重启蒙娜丽莎

FR-3

● 谷中久美子 ● 安琪 ● 蒙娜 【烟城】 ● 鬼魂是父亲的临别礼物,全身黑衣的秘书在成田机场的候机室交给了她。光滑的黑色圆角矩形物体,一侧印着到处都能看见的玛斯-新科标记。 ● 空荡荡的座位使得空乘人员心情紧张,那是她父亲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 母亲去世后第七周,她十三岁生日的前一晚,父亲决定让久美子去伦敦。这儿有麻烦。 ● 玛斯-新科的第五十一代生物芯片在她身旁的座位上召唤出模糊的人影,这个男孩来自褪色的狩猎油画。 ● 科林:不用说得那么大声,默读就够了,我通过皮肤什么都听得清。 ● 他们加速超过一辆无人驾驶的欧运公司货运卡车,粗钝的车头遍布传感器和成排的大灯。 ● 这里和东京毫无相似之处,在东京,历史留下的所有遗迹都得到了小心翼翼的照顾。在东京,历史是稀罕之物,需要计数清点。 ● 斯温住在诺丁山,居所是三幢互相连通的维多利亚式排屋。

【非洲小子】 ● 滑溜站起身,在牛仔裤的大腿上擦拭双手。小鸟摸索着从耳后插孔中拔出绿色的五级技师微件,立刻忘记了拆解机器人的圆锯所需的八点伺服校准程序。 ● 非洲小子的气垫车里藏着个男人,不知道是已经死了还是只是陷入昏迷,全身上下接满了气泵、点滴袋、导管和拟感设...

显示全文

● 谷中久美子 ● 安琪 ● 蒙娜 【烟城】 ● 鬼魂是父亲的临别礼物,全身黑衣的秘书在成田机场的候机室交给了她。光滑的黑色圆角矩形物体,一侧印着到处都能看见的玛斯-新科标记。 ● 空荡荡的座位使得空乘人员心情紧张,那是她父亲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 母亲去世后第七周,她十三岁生日的前一晚,父亲决定让久美子去伦敦。这儿有麻烦。 ● 玛斯-新科的第五十一代生物芯片在她身旁的座位上召唤出模糊的人影,这个男孩来自褪色的狩猎油画。 ● 科林:不用说得那么大声,默读就够了,我通过皮肤什么都听得清。 ● 他们加速超过一辆无人驾驶的欧运公司货运卡车,粗钝的车头遍布传感器和成排的大灯。 ● 这里和东京毫无相似之处,在东京,历史留下的所有遗迹都得到了小心翼翼的照顾。在东京,历史是稀罕之物,需要计数清点。 ● 斯温住在诺丁山,居所是三幢互相连通的维多利亚式排屋。

【非洲小子】 ● 滑溜站起身,在牛仔裤的大腿上擦拭双手。小鸟摸索着从耳后插孔中拔出绿色的五级技师微件,立刻忘记了拆解机器人的圆锯所需的八点伺服校准程序。 ● 非洲小子的气垫车里藏着个男人,不知道是已经死了还是只是陷入昏迷,全身上下接满了气泵、点滴袋、导管和拟感设备,包括电池在内的所有东西都固定在古老的合金急救担架。非洲小子请滑溜把那男人藏两三个星期,留下雪莉照顾他。 ● 他出钱给非洲小子,让他保持这个状态,还有把他藏起来。

【马里布】 ● 海滩屋里发生的事情很少能逃出感网公司;安琪的幽静生活,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 ● 诊所的医生用化学钳子从大脑里的受体部位撬走成瘾性。开始治疗后过了一周,她自行出院。医生并不同意。脱毒过程进行得很顺利,他们说,但心理治疗尚未开始。 ● 自从洛阿上次驾驭她,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他们上次触碰她是三年之前的事情了。 ● 她父亲死了,死在七年前,人生记录没能告诉她太多东西。只知道他服务过某个人或某个存在,换得的报酬是知识,还有他曾用她献祭。 ● 第二段人生很短暂,节奏很快,非常奇异。名叫特纳的男人带她逃出亚利桑那,将她留给波比、波伏瓦和其他人。然后波伏瓦带她和波比去新泽西,一幢低收入安置房的第五十三层楼,波伏瓦教她理解她的梦境。他教她认识她在梦中见到的那些实体的名字。他告诉她,所有梦境向下挖掘都是同一片海洋;他向她展示,在那片海洋里她的存在是多么不同但又依然如故。只有她能同时驰骋旧海和新洋。 ● 洛阿指引着她,她和波比出发去营造她的第三段也就是现在这段人生。安琪和波比彼此相配。 ● 布丽奇特毫无征兆地触碰了她。安琪立刻感觉到她的存在,知道了她的身份,布丽奇特妈妈,布丽奇特小姐,最古老的亡灵。 ● 听我说,你有敌人,他们密谋对付你。受到威胁的有许多,要恐惧毒药,孩子。你不能留在这里,这是死亡。

【流浪】 ● 他要一个女演员,还要一个精明人,帮她混进那地方,让她待在里面。你可以和这儿吻别了。 ● 蒙娜醒着躺在闷热的黑暗之中,逃跑的梦想在脑袋里转了又转,光明而美好。

【波托贝洛】 ● 莎莉:你父亲把你托付给斯温不是因为你母亲,而是因为开战了。自从我出生到现在,极道内部还没有过高级别的内斗,但现在开始了。 ● 罪犯,我建议你该和更像样的人打交道,例如我。女人是鬼佬,北美人。男人是伦敦东区人,显然是数据窃贼。

【晨光】 ● 在孤狗原,只要愿意花时间,你基本上能找到任何东西的零件。就算孤狗原没有,泽西垃圾地带还有另外五六个城镇,堆积了无数英亩的报废机械等着你去翻检。 ● 你为非洲小子做事多久了?差不多一周吧。你真有医技执照?反正足够我照顾伯爵。 ● 滑溜即将在工厂度过第三个冬天,但滑溜找到这地方的时候,简特利已经住了四年。他们一起收拾干净了简特利这个上下层的工厂,滑溜得到的房间现在由雪莉和非洲小子称之为伯爵的男人占据。简特利理所当然地认为工厂属于他,因为他首先占据了这里,瞒着聚变管理局偷电。 ● 简特利讨厌人类。他成天和操控台、仿真器官和全息投影仪混在一起,肚子不饿就不出房间。

【那儿哪儿都不是】 ● 多年以前,她父亲在亚利桑那警告过她不要接入。你不需要,他这么说。她也没有接入,因为她总是梦见赛博空间,数据网的霓虹格线像是就在她的眼皮里等待。 ● 她记起自己在玛斯的高级职员托儿所里,听满脸笑容的辅导员给大家上课,屏幕上闪过一幅幅画面:操控员戴着巨大的头盔和模样笨拙的手套,原始的神经电子虚拟世界技术将他们接入网络位面,一对缩微视频终端向他们灌输电脑生成的战斗数据洪流,震动触觉反馈手套提供按键和开关组成的触控世界。技术逐渐进化,头盔越来越小,视频终端慢慢消失。 ● 她打开弹性头带,将电极放在两侧太阳穴上,全世界人类最常见的动作之一。她的手指摸到第二个按钮揿了下去,她被投了出去,穿过静电噪音墙壁,落向赛博空间庞杂而广阔的概念性虚无,数据网的明亮网格在四面八方展开,仿佛无尽的牢笼。 ● 希尔顿·斯威夫特先生来电:你想说感网公司的保安部门没有留意波比的行踪?我想说我不知道,安琪。这是实话。 ● 我想回来工作了。我今天上午打给连续体,我打算录一期轨道站的节目。我正在看塔丽以前录的节目,也许能给我灵感。 ● 进入塔丽的肉身,用塔丽的身体呼吸。我怎么可能取代你?我怎么可能给予人们同样的愉悦?

【德克萨斯电台】 ● 她出生时没有分配单证号,也就是单一识别证号码,因此她成长于绝大多数官方体系之外。 ● 佛罗里达唯一可爱的地方是毒品,很容易搞到,不但便宜,而且大部分是工业级的强度。 ● 一张桌子背后贴着安琪·米切尔的海报,蒙娜没见过这张海报,她停下脚步,饥渴地扫视着它,先看明星的衣物和妆容,然后尝试辨认拍照的背景。 ● 蒙娜对安琪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因为她们俩挺像,嫖客也这么说,就好像她是安琪的姐妹。 ● 他们来到机场时正在下雨,佛罗里达的雨,温暖的水滴像撒尿似的从看不见的天空洒落。她这是第一次进机场,但她在拟感节目里见过机场。

【地下】 ● 美久子:我们去见嘀嗒的时候,你没有做任何预防措施。我们很容易被跟踪。你请嘀嗒刺探斯温的情况,但还是没有做任何预防措施。你带我来这儿,却做了那么多预防措施。为什么? ● 因为有时候甩掉所有尾巴,从水底下浮出来感觉很好。 ● 你的房间里有个靠人声激活的窃听器,管家检查录音的时候听见你对我说话。第二段对话更加有意思。 ● 我又有他们的消息了,斯温说,她还在海滩上,但似乎很快就要有动作了。 ● 还有一个要求,今天刚过来的。他们希望事情做得像是她被干掉了,看上去像是被我们干掉的。

【形状】 ● 所谓的科萨科夫手术,他们对你的神经元做手脚,因此你的短期记忆就不会驻留,你服刑的时间就是你丢失的时间。到他终于出来,刑期结束,三年时光化作一长串模糊的恐惧和困惑片段。 ● 因为他请我照顾一阵子他的两个朋友。我欠他这个人情,简特利。我说了你不喜欢附近有别人。

【下楼走走】 ● 喜欢拟感节目吗,蒙娜?普莱尔问。 ● 有人想雇佣你,付你很好的酬劳;他们想确定你的身体完全健康。

【南极洲从此处开始】 ● 斑岩说她是硅晶片的圣女贞德,而派柏的热情似乎全献给了工作。她是安琪的个人技师,据说是全公司最优秀的故障检修员。 ● 自由彼岸环形站归谁所有?目前归朱莉安娜集团和加勒巴纳轨道站联合所有,他们将其重新命名为马斯蒂克二号。 ● 安琪不由开始琢磨,这个问题她已经思考了许多次:她父亲的神秘遗物,他在她大脑里刻画的魔符,为什么没被任何一家诊所探测到过。 ● 也许雷格巴对数据网的赛博空间有着近乎于无穷尽的访问权,能够篡改扫描设备产生的数据流,魔符因此变得透明。正是雷格巴,安排了她在业内的初次演出,后来又强势崛起,结束了塔丽·伊珊长达十五年的网络巨星生涯。 ● 阿什普尔去世时很可能只差首富约瑟夫·维瑞克一筹了。另外一方面,这家人同时也变得非常古怪,大批克隆后代。

【鹰架】 ● 把非洲小子的药包给简特利是个错误。他不知道简特利用的真皮贴是什么成分,也不知道简特利的循环系统里本来有些什么东西。总而言之,简特利这会儿疯得一塌糊涂。 ● 我们将见到我们这位客人遨游的微小宇宙的形状。在那个形态之中,滑溜·亨利,我将看见。

【玩具】 ● 花瓣:下次你一定要试试奶油,战后就再也弄不到了。德国那头的雨云飘过来,母牛从此都不太对劲。

【银色散步】 ● 蒙娜躺在那儿,心想他在录制拟感信号,要是愿意,随时可以调出来欣赏,天晓得她是他在这儿搞的第几个女人。

【断层丝缕】 ● 时间线从泰瑟尔和阿什普尔结婚开始,这场联姻在当时最受企业金融媒体的关注。两人只是中等商业帝国的继承人,泰瑟尔家族的财富源于应用生物化学界的九项基础专利,阿什普尔继承的是从墨尔本发家的大型工程公司。 ● 与玛丽-法兰西·泰瑟尔婚后的第一年内,阿什普尔变卖了他对自家公司所持的九成股份,投入轨道站产业和穿梭机设施,肉体联合的产物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由代孕母亲在泰瑟尔家比亚里茨的别墅养育。 ● 玛丽-法兰西出乎意料地展现了企业家的风采,她设立了数据避风港,专门满足国际银行业不那么体面的一部分需求,财源滚滚而来。避风港反过来帮助他们与银行及其客户牵线搭桥。 ● 战争开始,泰瑟尔-阿什普尔躲在高墙背后。他们目睹波恩在闪光中毁灭,然后是贝尔格莱德。轨道站纺锤体的建设过程在那三周内只中断了极短的时间,更加难熬的反而是后续那混乱的十年。 ● 保险库的第一批住户是十对克隆胚胎:让2和2简、让3和3简。 ● 波比向她讲述过老牛仔们的一致看法:事情在某一天发生了变化,但具体过程和发生时间还有不同的意见,他们管这个叫大剧变。他们认为洛阿是新近出现的实体。 ● 第二遍看完贝克尔的纪录片,安琪知道了是谁杀害了玛丽-法兰西·泰瑟尔。 ● 说数据网内有神更加确切,因为大家认为这个存在的全知全能仅限于数据网之内。

【城市跳跃】 ● 莎莉,久美子说,我们去哪儿?蔓城。

【监狱时光】 ● 简特利崩溃倒下了,他看见那东西的时候。 ● 简特利:必须留下。跳线已经插好了。我不会再打扰他。雪莉也可以留下。指着伯爵头顶上的东西说,这不是LF,而是一台阿列夫机器。

【刀下】 ● 安琪的拟感节目还没有拆封。她随便拿起一盘,插进卡槽,戴上电极。罗宾·拉尼尔在那儿等待,英俊潇洒的罗宾,身穿黑色粗羊毛衫,在安琪几乎所有的拟感节目里演对手戏。 ● 杰拉德是整容医生。要给你做手术。蒙娜,有人说过你有多么像安琪吗?

【希尔顿·斯威夫特】 ● 她从进入感网公司起就认识他了,她入行的时候,他已经站上了制作人金字塔的顶峰,是塔丽·伊珊团队的领袖之一。得知安琪和波比分手,看着波比离开,斯威夫特显然松了一口气。 ● 安琪,对一个无名新人来说,你的经纪人好得出奇。说起来,你的经纪人在合同里加了个关键条款,就是我们必须同样接纳波比·纽马克。 ● 连续体。波比·纽马克,我的朋友,他去了墨西哥城。希尔顿说他对某种东西上瘾。连续体,是药物吗?

【阿列夫】 ● 简特利跳过了赛博空间的形状,直接开始阐述他对阿列夫装置的推测。简特利说伯爵接入了个狗娘养的大块头微件,他认为那个灰色东西是一整个生物芯片。假如真是这样,那东西存储能力就是货真价实的无穷无尽,制造成本昂贵得难以想象。主要是存储海量加密数据。因为不连接全球数据网,所以这些数据不需要担心赛博空间内的任何攻击。 ● 不是拟感,而是完全交互的。还有个尺度问题。假如这是一台阿列夫级的生物件,里面就真的可以拥有一切。就是这样,他可以模拟一切。 ● 通过直接感官链接恐怕没法进去,他举起电极网帽。简特利说,要进去的是你。

【鬼魂与虚无】 ● 有人逼着斯温做什么事情,花瓣知道这一点。反正斯温是这么说的,说有人逼他。所以我就开始琢磨,斯温到底有多需要我。结论是非常需要,所以他们允许我带着亲分的女儿,他害怕某些人胜于害怕你老爸。当然,也可能是某些人会比你老爸更让他发财。 ● 东京有百分之三十五的面积建筑在废物之上,前一个世纪,人们系统化地用废物在东京湾填出了这片土地。垃圾在东京是一种资源,需要管理,经过收集和分类,小心翼翼地沉入海底。 ● 蔓城的废物则是另外一码事,它仿佛肥沃的腐殖质,从衰亡中绽放出钢铁和塑料的怪诞奇观。单单是缺乏规划这一点就足以让她目眩神迷,这和她本国文化中高效利用土地的传统完全背道而驰。 ● 喂,老芬,哥们儿,她的声音里有着不寻常的犹豫。她在追杀我,老芬。十四年了,发疯的贱人咬着我屁股不放。你知道凯斯在哪儿,对不对,老芬?也许她也在追杀他。 ● 她父亲的书房里也有类似的物体,一共有四个,黑色涂漆的立方体,在松木矮架上一字排开。每个立方体上悬着一幅黑白肖像照。照片里的男人都穿黑西装打黑领带。解释说立方体存储着以前的管理者、组织首领的人格。 ● 我和凯斯分开后,我走遍了整个欧洲。我们上路的时候有很多钱,至少看起来很多。冬寂通过一家瑞士银行支付钱款。 ● 整个数据网,就好像它不再存在于数据网内,而是变成了数据网本身。 ● 我们离开的时候,老芬,就好像她什么都不在乎了。不在乎我为她杀了她疯狂的老爸,凯斯打破了他们的数据核心,放他们的人工智能进入数据网。 ● 罗杰·斯温派了个手下去我的赌场,叫普莱尔,一门心思想往上爬的那种货色。普莱尔带了个礼物给我,打印件,差不多有一米长。姓名、日期、地点。所有事,我自己都快忘记的事情。他说对不起,不能怪他,但他只能来逼我。因为有人在逼他,他也有他的一米长打印件要担心。 ● 斯温说幕后是3简。要他抢人,一个活着的名流,安琪。

【魔镜魔镜】 ● 我们向鼻子里植入了一段软骨,通过鼻孔插进去,然后摆弄牙齿。笑容。漂亮。我们增大了乳房,用人工培植的勃起组织重建乳头,然后改变眼睛色调。 ●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杰拉德说以后要是她希望,他可以帮她恢复原貌,但她很怀疑他还能不能想起她以前的样子。

【在一个孤独的地方】 ● 简特利认为那东西能引领他走向终极形状,他追寻了那么久的宏大命题。 ● 一个男人站在巨大的壁炉前,他身穿紧身牛仔裤和白T恤,光着脚,右手拿着一个犹如球茎的酒杯。滑溜诧异地看着他:我猜到非洲小子迟早会搞这么一手。 ● 那就好,滑溜。因为要是有人来找我,又不是我那位爱扯淡的浑球朋友非洲小子,那你们可就遇到大麻烦了。我要你记住我的话。要是有任何角色在你们这个工厂露面,你们唯一的希望就是把我接入数据网。记住了吗?

【回东方】 ● 访谈本身倒是很顺利;作为一名采访者,丹妮尔技巧出众,能借助虚情假意穿过痛苦的限度,不至于惹来激烈的反抗。她的指尖擦过太阳穴,揿下一个皮下按钮,关闭录音设备。安琪紧张起来,准备迎接真正的攻击。 ● 安琪:用药之后,声音就消失了…她放弃了刚才的念头,没有说出大布丽奇特。

【黑幕】 ● 回到旅馆大堂,花瓣坐在蓝色天鹅绒扶手椅里等待。带她回去,莎莉说,就今晚。 ● 玛斯-新科以人格为基础的生物芯片程序,旨在帮助和辅导身处英国的日本访客。 ● 拉尼尔:我的感觉是他们不但要安琪,也要你的刀锋妹子,他们也会带走她的。 ● 科林:我认为斯温先生最近掌握了一个级别极高的情报源,正忙着把它转换成权力。显而易见的是他正在向上爬,变得越来越强大。有些内在证据能说明他扮演的角色比一周前更加重要了。 ● 不,科林,不打电话了。我有更好的办法,我要离开这儿。

【恶女】 ● 她看见普莱尔撞在墙上,然后倒在地上,不再动弹,另外一个人出现在门口,隔壁房间的灯光从背后照亮这个人,她看见那张脸上有两道红色的弧形反光,红色来自假窗的日落。 ● 蒙娜喝着咖啡,打量女人的衣服和发型,等待普莱尔恢复知觉,至少她们似乎是在这么做。 ● 蒙娜,你要跟茉莉走了。

【伴儿】 ● 小鸟:马维他们有伴儿,两辆气垫车和一架直升机等等。好多人,看着像士兵,其实不是。 ● 滑溜拽着她躲进阴影深处,一架没有开灯的黑色本田直升机划破冬日的黄昏天空,晃动身躯降向工厂。 ● 咱们找他谈谈,滑溜。你进去,这次我和你一起去。

【冬日之旅】 ● 科林:你必须小心。迪克这会儿已经把斯温的人叫来了,斯温要是去找特种分部的那个朋友,他能组织起一场大搜捕。 ● 莎莉说要是嘀嗒不在,我可以找你。莎莉·谢尔斯。 ● 科林带着她从玫瑰与王冠来到荷兰公园进地铁,说三井银行的芯片现在比没用更加糟糕,要是拿它搭出租车或买东西,特种分部的探员会看见交易的火花,在赛博空间的网格里比镁光弹还耀眼。

【抢人行动】 ● 斑岩软绵绵地翻倒在座位里,粉红色的舌尖伸了出来。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安琪的腹部...我是来绑架你的。 ● 有人要对付你,同时也要对付我。本来安排我下周绑架你,去他妈的,我必须和你谈谈。认识一个3简吗?

【3简】 ● 3简:每个人都在找波比。我也在找他,找他的躯体,你见过他的躯体吗? ● 没事。滑溜听见简特利说,他坐过牢,被诱发了科萨科夫综合征。刚才的转换吓得他屁滚尿流。 ● 简特利:你曾经是牛仔,但现在你有了新的身份。你在寻找什么东西,但不是从任何人那里窃取。我也在找它。 ● 波比:你说得对,说起来,我一直在研究到底是什么导致了大剧变。 ● 波比:她早就死了,你看见的是她的概念体。她花光了家族的全部财富,修建那个鬼东西。她恨我恨得要命。你要明白,我偷走了她的灵魂容器。我出发去墨西哥,她把自己的概念体存放在这儿,所以你总能看见她。问题在于,她死了。我指的是外面那个她。但另一方面,她在外面的所有屁事,各种阴谋诡计,全依靠律师、程序、各路走狗。 ● 波比:她母亲在数据网早期聚集起了几个人工智能,都是非常厉害的角色。然后她母亲死了,人工智能在企业核心里慢慢发酵。其中之一开始自己和外面交易。

【冬日之旅2】 ● 直到第一个德古拉仔忽然挡住她的去路,四件黑色雨衣和皮包骨头的惨白面孔紧紧包围了她。 ● 久美子低下头,看见玛斯-新科装置落在一摊灰色泥浆里。她捡起小装置,看见外壳摔裂了。她从裂缝里甩掉渗水,使劲握住。隧道此刻空无一人。科林没有出现。

【明星】 ● 但那女人自己驾驶,一路开回蔓城,这会儿停在一个二十层的立体停车场的屋顶上。 ● 茉莉已经走了至少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她带着一个手提箱离开。蒙娜从她身上只看出了一点:她和杰拉德认识了很久,但普莱尔不知道。 ● 两个街区之外,五十层楼之上,直升机转向她,一头扎了下来,是神药的幻觉吧?

【玛尔盖特街】 ● 看见离她最近的一幢房屋有一扇门开了一半,灯光照亮了一张扭曲的丑陋面孔和一头油腻的卷发。嘀嗒! ● 嘀嗒:数据网。出事了。解释起来太麻烦,直接给你看吧。说得好像能解释似的,其实我根本做不到。要我说,此刻有四分之三人类接入了数据网,在看这场表演。 ● 嘀嗒:莎莉已经抓住米切尔,把斯温在蔓城的手下打了个半死。这会儿他们反正都在追杀他。很快所有人都会开始追杀她。 ● 嘀嗒:大约四小时前,一个纯白色垂直圆柱体出现在显示画面的正中心。鬼东西比什么都巨大,谁也不知道它从何而来和属于哪一方。

【工厂之战】 ● 滑溜:他和大富豪混在一起,听说了这东西。它叫什么灵魂容器,拥有者按时间租给那些富豪。波比试用了一次,然后溜回去偷走了。他和非洲小子做交易,掏钱请非洲小子把他藏起来,在他接入机器的时间里照顾他,因为他已经越来越接近了。 ● 他们到底有多少个人?小鸟没告诉他。两辆气垫车,一架本田直升机。十个?更多?除非简特利在哪儿还藏着枪,否则小鸟的步枪就是他们所有的枪械了。 ● 调查员扑向气垫车,钢铁脚掌拍得冰雪和松脱的水泥块四散乱飞,最大限度地张开钩爪。气垫车的驾驶员开始倒车,抵消冲量。调查员的钩爪恶狠狠地刺向突出的气囊。

【灵魂容器】 ● 但安琪听见了布丽奇特的声音,在直升机的机舱里,在新铃木使节饭店的屋顶上:孩子,相信她。她听从了洛阿的意愿。 ● 你父亲的魔符遭到篡改,被部分抹除、重绘。作出决定的是连续体,斯威夫特必须服从连续体的命令,否则感网作为一个实体就不可能存在下去。连续体的动机是接近我。另一套体系。连续体放任罗宾·拉尼尔在3简人马的帮助下搞破坏。

【白鹤】 ● 斯温的活动威胁到了政府?岂止威胁,他要改变格局。按他的意愿重新分配权力。 ● 久美子眼巴巴地看着脚下的蓝色船形物体逐渐拉长,变成一条天蓝色的细丝,被牵引穿过间距,落向那一团黑色。然后,经过一个异常奇特的瞬间,她与嘀嗒和科林被拖进了稀薄的... ● 母亲的面庞一闪,变成另一张脸。洋人,宽嘴唇,尖鼻子。 ● 科林:我想起来我是什么了。改装我是为了给久美子出主意和保护她,她遇到的情形会比原本设计我的工程师能够设想的更加险峻。 ● 科林:其实不是永生不死,而只是能够让她发号施令。狭隘、偏执、幼稚得独一无二的号令。谁能想象到呢?3简女士的欲求目标和她羡慕得噬心啮骨的对象居然是安琪拉·米切尔? ● 科林:3简知道米切尔的一个秘密,知道米切尔和数据网的关系;米切尔曾经有可能成为万事万物的中心,但其实并不值得。3简嫉妒得...

【工厂之战】 ● 简特利躺在全息投影台前的椅子里,双手抱着脑袋,眼睛盯着白色的圆柱体,它在蔓城赛博空间那些熟悉的缤纷形状之间直插天空。 ● 雪莉瞪大双眼:你告诉他,他很快就要死了。除非你帮他退出数据网,立刻送他进特护病房。液体正在充满你的肺部,你的肾脏已经停止工作,你的心脏开始衰竭。 ● 波比:有几个人正在过来的路上。算是朋友。他们会从你们手上拿走阿列夫机器。他们赶到之前,我会尽可能阻止外面那些人。 ● 独臂的法官就在灯光的正中央。法官前方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双眼是镜子,将灯光反射回来。 ● 莫利:今晚我做了个交易。我带某某人来和波比·纽马克团聚,我的黑历史就一笔勾销。你得告诉我上哪儿找他。

【太过分】 ● 走吧,雪莉说,滑溜多半回上面找简特利和伯爵了。你刚才说什么?这是安琪·米切尔的声音,和拟感节目里一模一样。

【粉色丝缎】 ● 安琪拉·米切尔打量着房间和房间里的人,视线穿过不停变动的数据层。 ● 连续体为什么在这儿?因为他是你的表亲,由玛斯生物芯片建造而来。因为他还年轻。我们陪你走向你的婚礼。但你是谁,布丽奇特?你到底是谁?我是你父亲吩咐写下的信息。我是他在你脑内画下的魔符。

【谷中先生】 ● 你逃离斯温的住处是正确的,父亲说。全都结束了,秩序与和谐已经重新建立,斯温也死了。

【工厂底层】 ● 安琪就在那儿一动不动,她坐在死人担架旁的地上,两腿叠放在身体底下,双臂搂着死人。 ● 莫利:要我说,你留下,让他们作决定。你没有做过任何事情,这些没有一件是你的主意。他们应该会好好待你。 ● 她听见远处古老的巨大建筑物里传来了金属摩擦的响声,随后是引擎发动的声音,茉莉驾驶的那辆气垫车。 ● 我不是安琪,我知道,黑人说,但她长在你身上。

【法官】 ● 他忙着用银色胶带把两块太阳能电板贴在法官宽阔的胸膛上。灰色阿列夫机器已经用胶带固定在了法官的背后。

【光滑石块之上】 ● 他们住进这幢大宅:灰色石墙,石板屋顶,永远处于初夏时节。草坪明艳而茂盛,但长秆草从不生长,野花从不凋谢。来得最多的客人总在黎明迷梦中到访。 ● 名叫科林的少年对她微笑:阿列夫是数据网的近似体,他说,算是一种赛博空间。数据网获得知觉的那一刻,它同时感觉到了另外一个数据网,另外一个知觉,在人马座。 ● 很难解释数据网和另外这个相遇的时候,究竟为什么会分裂出那么多巫毒和各种人格。老芬说,不过等咱们到了那地方,应该就会明白。等一纽约分钟,咱们这就到了,老芬说,不骗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重启蒙娜丽莎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启蒙娜丽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