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雀記 黃雀記 7.5分

浅析仙女的命运悲剧

杨杨杨杨杨耍
《黄雀记》中的仙女始终不曾像她的名字一般,不识人间烟火,纤尘不染,高雅脱俗。相反,她像绝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市侩、虚荣,追赶潮流,崇尚金钱、喜欢帅气男孩,即使是在被玷污以前。
        鲁迅说过:“所谓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仙女的人生无疑是个悲剧。她拥有瘦小的瓜子脸,乌黑发亮的信眼,搭配得紧凑而完美的五官,谁都承认她容貌皎好,喂兔子的时候可爱而妩媚。小时候,她鉴别不出所有精神病人的状况,把他们一时同仁地当作玩伴,陪他们跳房子;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去工人检票院当检票员,因为能够每天穿到漂亮的制服还能看到所有免费的电影;她暗暗倾慕柳生、罗医生儿子以及旱冰场上那个白色连帽球衫男孩因为他们帅气时髦,尽管在那个还不懂什么叫爱情的年纪;在爷爷眼里拥有8块钱就不可思议的她竟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攒下了70块,再加上讹骗保润的80块,用这笔巨款买了一台录音机,因为她狂热地爱着毛阿敏、程琳还有邓丽君。她爱滑冰、爱电影、爱音乐、爱小拉、爱兔子……在渐谙世事的过程中,来自家庭、社会、时代以及命运的几重摆弄,通过她的性格作用于她命运的悲剧之上,她开始堕落。
 &nb...
显示全文
《黄雀记》中的仙女始终不曾像她的名字一般,不识人间烟火,纤尘不染,高雅脱俗。相反,她像绝大多数年轻女孩一样市侩、虚荣,追赶潮流,崇尚金钱、喜欢帅气男孩,即使是在被玷污以前。
        鲁迅说过:“所谓悲剧,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仙女的人生无疑是个悲剧。她拥有瘦小的瓜子脸,乌黑发亮的信眼,搭配得紧凑而完美的五官,谁都承认她容貌皎好,喂兔子的时候可爱而妩媚。小时候,她鉴别不出所有精神病人的状况,把他们一时同仁地当作玩伴,陪他们跳房子;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去工人检票院当检票员,因为能够每天穿到漂亮的制服还能看到所有免费的电影;她暗暗倾慕柳生、罗医生儿子以及旱冰场上那个白色连帽球衫男孩因为他们帅气时髦,尽管在那个还不懂什么叫爱情的年纪;在爷爷眼里拥有8块钱就不可思议的她竟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攒下了70块,再加上讹骗保润的80块,用这笔巨款买了一台录音机,因为她狂热地爱着毛阿敏、程琳还有邓丽君。她爱滑冰、爱电影、爱音乐、爱小拉、爱兔子……在渐谙世事的过程中,来自家庭、社会、时代以及命运的几重摆弄,通过她的性格作用于她命运的悲剧之上,她开始堕落。
        首先,是来自家庭的悲剧。仙女从小是个弃婴,一开始就好像注定了命运的罹难。被人收养,却是更不幸的开始,进一步沦为一个不健全家庭结合下的产物:收养她的爷爷是个从小被狗咬了睾丸打了大半辈子光棍的老花匠,奶奶是个丧失了生育能力的寡妇,他们既无法满足仙女经济上需求,更不可能懂得用爱去温暖抚平她精神上遭受的一系列创伤,本身他们身上带着无法治愈的伤痛,被动选择隐忍和接受,麻木地承担着命运无情的打击。他们不能提供给仙女提供正常的住宿条件,她只能住在精神病医院里经常被人误认为公共厕所的铁皮屋内,过着没有玩伴和影子跳房子的孤独童年。把精神病人对小孩的伤害无知地解释成鬼魂变身和勾魂,曲解仙女对于这个世界的正确认知,这很大程度上放大了她的惶恐和不安,颠覆了一个孩童对于未知世界的所有憧憬和信任。在仙女遭受性侵后,受到邵兰英小恩小惠的笼络,和少不更事的仙女一起选择隐瞒事实真相,让无辜之人蒙冤,这无非在道德教育这门课上给仙女起了最大的错误示范作用。最后,老花匠干不动活了,老夫妻双双回乡下养老,留下无依无靠的仙女单枪匹马地和这个世界较量,地狱之门由此开启,仙女的灵魂开始一股股地堕落和丢失。
       其次是保润、柳生和仙女三个人的命运悲剧。命运就像保润手中的如意结,不断玩弄他们,越是挣扎绑得越紧。保润爱仙女,从窃取她睥睨世界的黑白两寸照片开始,到最后笑着说的那句“我喝多少酒你明天就知道了”他始终热烈庄重却又润物细无声地爱着仙女。但却又是他,一次又一次绑死了仙女的命运之结,让她万劫不复。从保润把那张来历不明的有着她愤怒的面孔的照片撕成碎渣塞进深邃且绵长的洞孔开始,就已为仙女无辜的青春开始堕落做了铺垫,最后他用玻璃渣和墙泥彻底堵死的洞口,好像在宣称仙女的一生就此完结,再无任何翻盘可能。水塔里他用莲花结把任性刁蛮却又孤立无援的仙女捆绑在铁梯上,成了剥夺十五岁女孩贞操的帮凶,成为仙女堕落的滥觞。直到最后,八月初八那天,她准备好了无数的仪式开始新的生活——去丽人行美容院、哈根达斯、翡翠行、西部牛排以及买回来那瓶叫做毒药的香水,保润的出现毁了她所有的计划,好像在告诉她,“算了吧,仙女,你的人生不可能重新开始了”,再一次让她成为千夫所指,众人诋毁、辱骂和攻击的焦点。他真的堵死了她生命里的所有可能,她完了。而仙女对保润从未产生过情愫,在她眼里,保润又俗又土,甚至还十分抠门,时髦前卫的她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粗野的国际大傻逼,她甚至成为让保润蒙受不白之冤的合伙人。无论是和保润看电影、还是跳小拉,亦或是最后一无所有寄居在保润家她都在极力排拒着他。明明最爱她最不可能伤害她的人,潜移默化成为她最抗拒害怕和提防之人。
        柳生和仙女好像总永远只有一步之遥,明明只有一步,却衍生成为两人无法跨越的鸿沟。十五岁的仙女在还没有明白什么是爱情的年纪喜欢上了柳生,如果当初在水塔里跳小拉的是他们,如果柳生当时明白爱女孩的方式,如果仙女对柳生的爱再坚定一点点,如果水塔之约再推后三年,故事的结局会是怎样呢?柳生和白蓁初次见面并重新爱上她时,如果他能够放下自尊表露,白小姐停止实现那些自己也不相信能成真的誓言,他们又会是怎样的呢?或许在故事的最后,仙女进退为难之际,出现闪念让柳生二选一的时候,柳生选择了做那个愿意给她一辈子做早餐洗衣服的人,而不是选择躲开,故事或许就该以大团圆结局了。柳生和仙女,一个风流放荡,一个刁蛮任性,彼此爱过却又极不坚定。仙女遭遇困境时——第一次被绑在水塔里、向瞿鹰索债、再次被保润所绑、企图堕胎索要营养费、怀孕后的出路等等,她一次又一次寄希望于柳生,但两个人始终处于背离状态,柳生或是沦为罪恶帮凶加剧她的困境,或是站在一旁熟若无睹,又或是仙女抛下为她狼狈作战的柳生仓皇而逃……他们始终未曾并肩作战,相互支撑去解决生命里的困境。
        另外,以爷爷奶奶为核心构成的井亭医院系统、以柳生和保润为核心构成的香椿街系统形成了仙女命运悲剧的社会因素。仙女从小生活在精神病医院里,未受到足够的爱与尊重,更没有人教她如何正视和爱这个世界,她开始退缩并仇恨,把自己从人群中抽离,委身于两只兔子之中,给它们取名字,只有它们能以恰当的方式回应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她就是一个没有长大的任性孩子。她把自己垂青的世界局囿于爷爷买给她的兔笼之中,垂青的生灵以单纯可爱的兔子作为代表,具有强烈的排他性。没有人来矫正她对世界的认识,长此以往,殃及无辜,医院内外的人类一律没给她留下什么好感,包括养育她的那对老人,她始终带着愤愤的谴责性目光怒视着这个世界。香椿街居民射灯般的目光,爱嚼舌根的看客心理,封建愚昧的落后思想让最后走投无路避难于此的仙女弹尽粮绝……
        最后,仙女始终走在时代前沿的个性实际上是与这个封建时代格格不入的,这也是造成她命运的时代悲剧和性格悲剧。她是来自新时代的人,当她开始堕落的时候,打着浅绿色的阳伞,沿途碰撞祖先密集的苍老的幽灵,洞里隐约传来凄厉的哭声,来自她,也来自遥远的祖先。改革开放的大时代背景,每个人都浮躁、冷漠,信仰着金钱至上,仙女也不例外,金钱和地位成了她评价一个人唯一的标准,于是,她凄凄惶惶,做妓女,做公关,犹如行尸走肉,在大时代下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所,她触犯了祖宗的魂灵,来自遥远民族的魂灵。她是处于时代转型期的人物,带着时代病,宛如世纪人,承受着时代给予她的恶的馈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黃雀記的更多书评

推荐黃雀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