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回唱 群山回唱 8.4分

以书之名

哎呦我去洗澡澡

花了两天看完,花了两天整理。由于书中人物比较多,所以做了人物关系图,希望有点帮助:

人物关系图

第一次画图,成就感满满哒~


接下来是时间线:

1942年 阿卜杜拉出生在阿富汗小城沙德巴格

1945年 帕尔瓦娜双亲去世,帕尔瓦娜独自照顾姐姐马苏玛

1946年 纳比来到喀布尔

1947年 纳比开始为苏莱曼·瓦赫达提打工(糟糕的厨师兼司机,笑~)

1948年 妮拉生病,在印度做了子宫摘除手术,无法生育

1949年 春天,帕丽出生,萨布尔丧偶

帕尔瓦娜将马苏玛送到了沙漠里

初夏,纳比初遇妮拉(20岁),不久,妮拉嫁给苏莱曼·瓦赫达提

1950年 冬天,帕尔瓦娜失去第一个孩子奥马尔

秋天,纳比带妮拉去了沙德巴格萨布...



显示全文

花了两天看完,花了两天整理。由于书中人物比较多,所以做了人物关系图,希望有点帮助:

人物关系图

第一次画图,成就感满满哒~


接下来是时间线:

1942年 阿卜杜拉出生在阿富汗小城沙德巴格

1945年 帕尔瓦娜双亲去世,帕尔瓦娜独自照顾姐姐马苏玛

1946年 纳比来到喀布尔

1947年 纳比开始为苏莱曼·瓦赫达提打工(糟糕的厨师兼司机,笑~)

1948年 妮拉生病,在印度做了子宫摘除手术,无法生育

1949年 春天,帕丽出生,萨布尔丧偶

帕尔瓦娜将马苏玛送到了沙漠里

初夏,纳比初遇妮拉(20岁),不久,妮拉嫁给苏莱曼·瓦赫达提

1950年 冬天,帕尔瓦娜失去第一个孩子奥马尔

秋天,纳比带妮拉去了沙德巴格萨布尔的家

1951年 帕尔瓦娜的第二个儿子伊克巴尔出生

1952年 秋天,萨布尔接受了纳比的建议,将帕丽卖到瓦赫达提家,帕丽被收养

冬天,萨布尔砍倒了大橡树,舒贾离开了沙德巴格

1955年 初春,瓦赫达提先生中风,之后妮拉带着帕丽(6岁)前往巴黎定居

50年代末 纳比无意中发现了瓦赫达提先生的速写本,才得知苏莱曼·瓦赫达提一直爱着自己

纳比为苏莱曼买了轮椅

1963年 妮拉和帕丽认识于连,随后成为情人

1967年 马科斯(12岁)第一次见到玛达丽娜(32岁)和萨丽娅,之后玛达丽娜前往雅典,把萨丽娅留在蒂诺斯

1968年 苏莱曼邻居巴希里兄弟的两个儿子伊德里斯和铁木尔出生

苏莱曼向纳比(四十多岁)表白

1973年 帕丽和于连重逢,两人同居

妮拉喝醉摔倒,进了急诊室

妮拉出院后在库尔贝瓦接受《视差》记者艾蒂安·布斯图勒采访

1974年 妮拉在法国自杀(45岁)

1975年 帕丽和埃里克相识

1977年 帕丽和埃里克结婚并怀孕,生下了第一个孩子伊莎贝尔

70年代末 阿卜杜拉逃难到巴基斯坦,并在那里结婚

1981年 帕丽生下了第二个孩子阿兰

1982年 巴希里家移居美国

阿卜杜拉夫妇定居美国,生下女儿帕丽

1983年 帕丽生下了第三个孩子蒂埃里

1993年 阿卜杜拉带着女儿帕丽去了蒙特雷的水族馆

1994年 阿卜杜拉开始让帕丽学习波斯语

巴希里先生(伊德里斯的父亲)去世

1997年 埃里克心脏病发作去世,帕丽成了寡妇(48岁)

90年代 伊克巴尔的儿子吴拉姆在巴基斯坦难民营出生,此时阿德尔的父亲在喀布尔发了战争财,贩毒,并夺走了伊克巴尔的土地

2000年 夏天,苏莱曼在纳比的怀中死去

2002年 玛达丽娜病逝

阿姆拉、马科斯先后来到喀布尔做义工

2003年 罗诗(9-10岁)的大伯因房产问题与罗诗父亲闹翻,杀害了罗诗全家,幸存下来的罗诗在医院接受治疗

巴希里家的两个儿子伊德里斯和铁木尔回到喀布尔,与纳比重逢

伊德里斯答应让罗诗接受治疗,兄弟俩之后回到美国,伊德里斯没有遵守承诺

2007年 阿卜杜拉中风,给妹妹帕丽留下了一封信和铁盒

2009年 伊德里斯在罗诗的新书签售会上和罗诗重逢,罗诗认出了伊德里斯,给他写下了两句话。

夏天,阿德尔的父亲在新沙德巴格建了女校,伊克巴尔父子来找阿德尔父亲,阿德尔认识了伊克巴尔的儿子吴拉姆,两人成为好朋友。当地法官烧掉了伊克巴尔的地契,伊克巴尔去找阿德尔父亲讨回房子,被打死

2010年 纳比逝世(85-86岁)

初春,马科斯通过电话找到了阿卜杜拉的妹妹帕丽(61岁)

夏天,帕丽来到喀布尔拜访马科斯,并回到了沙德巴格,企图寻找同父异母的哥哥伊克巴尔

冬天,帕丽来到旧金山,终于见到分开58年后的哥哥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住进了疗养院,几个月后阿卜杜拉的女儿帕丽前往法国看望姑姑帕丽,并转交了爸爸的信和铁皮茶叶盒

2011年 一月,马科斯(55岁)回蒂诺斯探望母亲,与萨丽娅(45-46岁)重逢


当然还有故事线:

故事线一(兄妹)

1952年,萨布尔为了全家生计,将心爱的女儿卖给了瓦赫达提家当养女,阿卜杜拉和帕丽兄妹分离。

故事线二(姐妹)

马苏玛和帕尔瓦娜是孪生姐妹,马苏玛人见人爱,帕尔瓦娜却像个丑小鸭,活在马苏玛的影子下。

九岁时,帕尔瓦娜爱上了萨布尔。半年后,马苏玛将帕尔瓦娜为萨布尔买的笔记本送给他,马苏玛和萨布尔喜欢彼此。

十七岁,萨布尔家来向马苏玛提亲,帕尔瓦娜抖动树枝,马苏玛从树上摔落,残疾。此后帕尔瓦娜一直照顾马苏玛。

1949年,马苏玛要帕尔瓦娜将自己送进沙漠,成全了妹妹和萨布尔。

故事线三(爱情)

纳比爱上了男主人苏莱曼的妻子妮拉,而这对夫妇之间并没有爱情,苏莱曼一直默默的爱着仆人纳比。苏莱曼中风后妮拉带着养女帕丽去巴黎定居,此后纳比一直陪在苏莱曼身边照顾他,直到苏莱曼生命的最后一刻。纳比在临死前请求马科斯将他与苏莱曼葬在一起。

故事线四(帮助)

小女孩罗诗的家人被大伯杀害,侥幸存活的自己则身受重伤在喀布尔的医院接受治疗,并得到了阿姆拉护士的悉心照顾,和伊德里斯建立了友谊,伊德里斯答应回到美国后安排罗诗接受治疗,但最终未能遵守承诺,六年后伊德里斯和罗诗重逢,此时的罗诗已在阿姆拉和伊德里斯的堂弟铁木尔的帮助下获得了康复,并成为了作家,在签售会上罗诗认出了伊德里斯,给他写下了两句话。

故事线五(母女)

1955年,妮拉带着六岁的帕丽到巴黎定居,妮拉成了巴黎著名的诗人,而长大后的帕丽则成为了一名数学家,尽管生活在一起,帕丽却始终觉得缺少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妮拉自杀后,帕丽成了家,有了三个孩子,在帕丽日渐衰老之际,马科斯通过电话找到了帕丽,帕丽终于得知自己的身世,开始寻找家人。

故事线六(伙伴)

阿德尔的父亲是80年代阿富汗反苏战争中的“圣战者”,战争结束后成为当地的英雄和大毒枭,发了战争财。与此同时,伊克巴尔带着儿子吴拉姆回到沙德巴格,希望重整家园,吴拉姆和阿德尔成为了好朋友,然而伊克巴尔家的土地已被阿德尔父亲占有,伊克巴尔希望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但遭到了欺压,地契被烧毁,最终死在了阿德尔父亲的手下,吴拉姆不知去向。

故事线七(友情)

1967年,玛达丽娜带着女儿萨丽娅来到蒂诺斯岛,住在朋友奥德丽娅家。萨丽娅五岁时被继父养的大狗咬掉了半张脸,容貌可怖,吓坏了马科斯,但之后两人成为了好朋友,萨丽娅在奥德丽娅和马科斯的帮助下拿下了面纱,融入了当地的生活。玛达丽娜为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将萨丽娅留在蒂诺斯岛,前往雅典,再也没有回来,而萨丽娅决定留在蒂诺斯岛,在马科斯离家时一直照顾年迈的奥德丽娅,2011年,马科斯回到了蒂诺斯,与家人团聚。

故事线八(团聚)

经过一系列的辗转和波折,已经步入老年的阿卜杜拉兄妹俩终于在分离58年后在美国团聚,阿卜杜拉68岁,帕丽61岁。然而此时的阿卜杜拉在丧妻之后经历中风,已经无法认出同样白发苍苍的妹妹。阿卜杜拉住进了疗养院,之后阿卜杜拉的女儿帕丽前往法国看望姑姑帕丽,并转交了爸爸的信和装满羽毛的铁皮茶叶盒。


不得不说,卡勒德·胡赛尼总有一种点石成金的能力,在他的笔下有丑态百出,窘迫潦倒的英雄,也有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正派人物,但不管是哪一类人都是他所处世界的主角,他们并不是除了好人就是坏人,正如这个世界也不是非黑即白。然而人们总是习惯于以一套所谓原则来评判世间的是非曲折,一想到自己也经常这么干,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点。不过就算如此,我们也总在无声的抗争着,然后是不甘的妥协,妥协之后又满怀希望的挣扎下去。在这样的背景下,结局是否圆满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是我看过的第二本卡勒德·胡赛尼写的小说,和《追风筝的人》一样,这本书又让我泪目了,但这不是重点。读他的书,就好比你正身处在喀布尔的街头,耳边充斥着小店老板的吆喝声,街上过往汽车的喇叭声,妇女们饶舌的说话声还有孩子们玩耍的嬉闹声,这时一位长者见你有趣过来跟你聊天,意外地发现你们特别投缘,结果聊着聊着就忘记了时间,你仿佛也化身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从喀布尔飞到了旧金山,飞到了巴黎;转眼你却加入了难民的队伍,逃亡到了80年代的巴基斯坦;接着一声炮响,你发现你又回到了喀布尔,圣战者端着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在你身边振臂欢呼。。当然,作为读者,除了阅读带来的冲击,我们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与亲历者一样感同身受,尽管小说的故事多是虚构,但世界的其他角落却有另一群人真实存在,他们过着和此刻的你我截然不同的生活,只有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们才能与彼此挨得更近,而在其他时刻,我会庆幸自己身处当下平凡得略显无聊的生活,然后带着幸存者的罪恶感,继续平凡下去。不过话说回来,眼下我们身处之处,似乎也没有太多值得庆幸的。

写到这里,我已经不知道写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只是觉得,只有做这件事,才是向作者表达敬意的最佳方式了。

我需要告诉你,哪怕就这一次,告诉你我一直爱着你,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纳比,请不要生气。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群山回唱的更多书评

推荐群山回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