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主论 君主论 8.7分

《君主论》小札

徐强
《君主论》小札

文/徐强

    [1]“对于这种知识,我曾经长时期地孜孜不倦地加以思考和检验,现在我把它写成小小的一卷书献给殿下。”(《君主论》马基雅维里上洛伦佐•梅迪奇殿下书)
    向权势献媚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物质的,一种是精神的。和氏献璧给楚王,失去的只是双脚;而精神上的献媚,将使人们丧失赖以独立思考的脑袋。
    [2]“革新的记忆与原因,由于统治已经年代久远并且连绵不断而消失了。”(《君主论》第2章)
    人们一旦习惯了某种统治秩序,他们的反抗意识就会处于惰性状态。这对统治者来说,是最安全的。而要做到这一点,最有效的办法,一是封闭,二是“洗脑”。统治者一方面对外界的消息进行严密封锁,一方面则源源不断地灌输现行制度合理性的观念,致使治下之民记忆缺失,认为现行的统治秩序就是天底下最理想最美好的政治模式,从而放弃了对更优越的社会制度和更公平合理的社会秩序的了解与追求。这种社会状态,鲁迅称之为“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3]“对人们应当加以爱抚,要不然就应当把他们消灭掉...
显示全文
《君主论》小札

文/徐强

    [1]“对于这种知识,我曾经长时期地孜孜不倦地加以思考和检验,现在我把它写成小小的一卷书献给殿下。”(《君主论》马基雅维里上洛伦佐•梅迪奇殿下书)
    向权势献媚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物质的,一种是精神的。和氏献璧给楚王,失去的只是双脚;而精神上的献媚,将使人们丧失赖以独立思考的脑袋。
    [2]“革新的记忆与原因,由于统治已经年代久远并且连绵不断而消失了。”(《君主论》第2章)
    人们一旦习惯了某种统治秩序,他们的反抗意识就会处于惰性状态。这对统治者来说,是最安全的。而要做到这一点,最有效的办法,一是封闭,二是“洗脑”。统治者一方面对外界的消息进行严密封锁,一方面则源源不断地灌输现行制度合理性的观念,致使治下之民记忆缺失,认为现行的统治秩序就是天底下最理想最美好的政治模式,从而放弃了对更优越的社会制度和更公平合理的社会秩序的了解与追求。这种社会状态,鲁迅称之为“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3]“对人们应当加以爱抚,要不然就应当把他们消灭掉。”(《君主论》第3章)
    这句话完全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翻版,只不过听起来更加令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马基雅维里指出:“谁是促使他人强大的原因,谁就自取灭亡。”意思是说,对于威胁到统治安全的势力,绝对不能心慈手软,一定要心狠手辣,斩草除根;谁纵容自己的敌对势力,谁就为自己培养了掘墓人。马基雅维里认为,这是一条“永远没错或者罕有错误的一般规律”。是规律就得遵守,否则必遭惩罚。
    [4]“所有武装的先知都获得胜利,而非武装的先知都失败了。”(《君主论》第6章)
    暴力对维护君主的统治地位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中,花了大量篇幅来阐述武力和军队的重要性。他认为,君主的“唯一专业”,就是思考战争、军事制度和武装训练问题;军事训练在和平年代比在战争时期更值得注意;国家的主要基础是法律和军队,没有良好的军队,就不可能有良好的法律,而有了良好的军队,就一定会有良好的法律;当君主树立的“信仰”对人们失去约束力量的时候,必须动用武力来说话,迫使人们就范。武力使人类社会的秩序产生了深刻变革,“古之取天下也以民心,今之取天下也以民命”,唐人皮日休这句话,我以为其精辟程度并不亚于马基雅维里。
    [5]“人们忘记父亲之死比忘记遗产的丧失还来得快些。”(《君主论》第17章)
    因为人天生是邪恶的,所以在他们眼里,财产的得失比亲人的死活更值得关心。这是一种“精彩”而刻薄的“性恶论”观点。《君主论》里有很多权术,正是基于这种“性恶论”而提出来的。君主必须比所有人都凶残邪恶,统治地位才能有所保障。拿破仑的“亲密战友”塔列朗是一个很好的例证,他和拿破仑密谋发动“雾月政变”,最终却出卖了拿破仑。塔列朗的人生信条是:“与人为善便是恶,作恶多端才是善。”
    [6]“君主必须是一头狐狸以便认识陷阱,同时又必须是一头狮子,以便使豺狼惊骇。”(《君主论》第18章)
    君主所处的环境,决定了他的多重性格。君主不是君子,但却必须是伪君子。君主是人性和兽性的统一体,虽然干的是男盗女娼的勾当,但却要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假好人”。为了达到巩固政权的目的,君主可以不择手段。君主的一切行动,都必须以是否有利于统治为标准,如果遵守信义对自己不利,“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马基雅维里对君主本性的深刻认识,连君主自己都感到害怕。这部献媚之作,生前并没有给他带来好处,但在他死后四百多年,《君主论》却被作为礼物献给墨索里尼,并且在德国,成为希特勒施行专制极权统治的“思想奶娘”。
    [7]“君主务必把担待责任的事情委诸他人办理,而把布惠施恩的事情自己掌管。”(《君主论》第19章)
    马基雅维里认为,君主如果不能赢得人民的爱戴,那么他至少应该避免引起人民的憎恨。把坏事交给奴才去办,而好事则留给自己来做,人们就会觉得,君主总是好的,只是奴才把事情搞砸了。历史上“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有趣现象,大多得益于这种高明的笼络术。牺牲几个贪官污吏,借以保证君主统治的体制安全,这就是“清官政府”、“好皇帝政府”的奥妙所在。
    [8]“一切良好的忠言,不论来自任何人,必须产生于君主的贤明,而不是君主的贤明产生于良好的忠言。”(《君主论》第23章)
    这段话的言外之意是,君主永远都是正确的。即使这种正确是别人发现的,也只能通过君主的嘴巴说出来。世界上有不少“永远正确”的东西,实质就是权力正确。任何人的智慧劳动成果,都可以贴上权力标签,集中到君主一个人身上,以此树立君主的威信——所谓“权威”,不过如此。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君主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君主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