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围城 9.2分

你有枷锁,你就在围城

ROC黄
荒诞主义并非像虚无主义那样宣称人生没有意义,荒诞主义相信:
1、人有一种追求自我价值、人生意义的倾向;
2、人没有办法找到这种内在价值或者人生意义。
正是这样的冲突,才是荒诞的根源。

     第一次读《围城》还是初中的时候。起因是看了韩寒的《三重门》,得知他深受钱钟书的影响才,就回头去找。过去这些年,两本书的情节我确实是一概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时的感觉:“真是刻薄得有趣啊,作者简直犀利痛快!”

     前几天听人提起《围城》,忍不住重新找出来细细读过。直到这时才感觉,这真是一本“残酷的书”——满纸的荒诞,书中所有人的挣扎或表演、所有人的骄傲或者卑微,最后只成为旁人眼里的一堆鸡零狗碎,一地鸡毛。这样的嘲讽,映射在哪怕今天的许多人眼中,就算你不明就里,也无可避免的感觉无奈、愤怒和孤独。

     这本书告诉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围城”,都是荒诞:

     所有的故事,都是“围城”里的荒诞故事:故事从1937年开始,大的时代动荡不安,属于那个时代的弄潮儿也在不停翻卷风浪。但...
显示全文
荒诞主义并非像虚无主义那样宣称人生没有意义,荒诞主义相信:
1、人有一种追求自我价值、人生意义的倾向;
2、人没有办法找到这种内在价值或者人生意义。
正是这样的冲突,才是荒诞的根源。

     第一次读《围城》还是初中的时候。起因是看了韩寒的《三重门》,得知他深受钱钟书的影响才,就回头去找。过去这些年,两本书的情节我确实是一概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时的感觉:“真是刻薄得有趣啊,作者简直犀利痛快!”

     前几天听人提起《围城》,忍不住重新找出来细细读过。直到这时才感觉,这真是一本“残酷的书”——满纸的荒诞,书中所有人的挣扎或表演、所有人的骄傲或者卑微,最后只成为旁人眼里的一堆鸡零狗碎,一地鸡毛。这样的嘲讽,映射在哪怕今天的许多人眼中,就算你不明就里,也无可避免的感觉无奈、愤怒和孤独。

     这本书告诉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围城”,都是荒诞:

     所有的故事,都是“围城”里的荒诞故事:故事从1937年开始,大的时代动荡不安,属于那个时代的弄潮儿也在不停翻卷风浪。但在《围城》里,你似乎看不到一丁点这个时代。《追风筝的人》里,当年教授伸出干枯的手乞讨时、当年的将军在市集贩卖时,你都会感受阿富汗战争在所有人身上的烙印;但在《围城》里,同样是战争,同样是“社会精英”这群人,好像真被隔绝在某个“围城”里面——战争与他们无关,国家命运与他们无关,他们忙着惺惺作态、忙着互相展示、忙着自我陶醉……

     人与人的关系,从普通的社交、到亲情、友情、爱情,都在围城,都是荒诞:有人说,《围城》里的人,虚伪得可笑,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荒诞。每个人都在心里打着自己的算盘想要“自我价值最大化”,却又都试图在别人眼中表现出自己“博学、能干、体谅、高尚”的形象——他们都有“追求显得自己人生有价值的倾向”;然而,无论台面上彼此如何互相吹捧,无论人与人之间有多少礼仪谦让,他们在对方眼里,就从来只是“一堆狗屎不如的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办法能够真正实现他们想要显示出来的价值。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围城”里,懦弱如鼠却又自命不凡。

     在社交场中,董斜川和褚慎明尤是荒诞(如:董斜川当场写诗后,“斜川把四五张纸,分发同席,傲然靠在椅背上,但觉得这些人都不懂诗,决不能领略他句法的妙处,就是赞美他也不会亲切中肯。这是就欧精辟。他等待他们来恭维,同时知道这恭维不会满足自己,仿佛鸦片瘾发时只找到一包香烟的心理;如:禇慎明:“你好像问我研究什么哲学问题,对不对?”对这个照例的问题,禇慎明有个刻板的答案,但那时候因为苏小姐还没来,所以他留到现在表演);在风月场中,也是几乎人人荒诞——苏小姐在船上希望方鸿渐对她示爱,是因为觉得姑且整个船上方鸿渐好像配得上他,“输给”风流的鲍小姐,不甘心反而变成了对方的心结;苏小姐的追求者们,哪里是因为有爱,只是因为追求才女是一种风潮;范小姐自己“假装成自己的追求者”在书页上留言,向自己倾慕的赵辛楣展示自己是“有魅力,又贞操如玉”的;亲情也是荒诞:方遁翁不那么在意是否能给儿子确实的帮助,但每每和儿子交流完毕,都要回味一下刚才自己展现了怎样的尊长姿态;友情也颇为荒诞:觉得彼此是情敌时,赵辛楣就设局奚落羞辱方鸿渐,突然发现原来都被甩了,就突然变成肝胆相照的兄弟了,只可惜却每每空口答应在前,事实上却做不到。

     最让人心塞的就是,书中为数不多的“真实”,最后也逃不出“围城”,成了一地横流的荒诞:方鸿渐时时刻刻的内心世界对他而言是真实的,每一步、甚至每句话他都精心打算,然后时乖命蹇,先是从“风流倜傥”、在几个女子间周旋自如的少年郎,一夜之间变成情场落魄,远走他乡的求职“教授”;继而从忍气吞声的接受“副教授”职务,到拿不到聘书黯然离开;最后又再次丢掉了工作,和老婆也闹翻,一个人昏昏然的沉沦……他就像罐子里的蛐蛐,好像正努力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却逃不脱游戏人的玩弄(这又多么像一个围城!);方鸿渐对唐晓芙的感情是真实也热烈的,他甚至为此做出过书中几乎是唯一一次真挚而勇敢的“僭越”——明确拒绝了苏文执的求爱。可是,当他试图走出自己的围城时,唐小姐还在自己的城中,纵使心已经软了,嘴却硬得很,最终方鸿渐逃了回去,唐晓芙也远走重庆;孙嘉柔对方鸿渐,也有真实的感情和期待,然而,就像杨绛后来所说:“她的天地极小,只局限在围城内外;她最大的成功时嫁给了一个方鸿渐,最大的失败也是嫁了一个方鸿渐”。

    一切都是荒诞,这群人的集合是荒诞的、人与人之间的虚伪是荒诞的、哪怕人的真实也还是逃不出荒诞——只因为,你们就像罐子里的蛐蛐,命运身不由己,都在围城之中。

PS:我之前不解——钱钟书婚姻幸福、学术地位卓然,何以会写出这样充满“荒诞”压抑感的作品,现在想通了,大约这就是天才对凡人的嘲笑吧:你有枷锁,你就在围城中。

谁在围城外呢,钱钟书自己。有一些佐证:
1、杨绛说钱钟书有“痴气”,说到底,就是率性真我没有枷锁:在学术上,钱钟书一生流连书海,阅读无数,研究精深,但虚名从未争取过半分,不是清高,而是嫌麻烦;在生活上,年级大了他还如老顽童一般,给熟睡的小孩肚子上画鬼脸,从不在乎尊长的威严。
2、年轻时钱钟书确实有天才的“傲气”——清华没有一个人配当他的研究生导师,这句话若不是率性无忌又才高八斗,怕是说不出来的。
3、钱钟书年老之时回看自己的“少作”(包括《围城》)都不满意,惊且骇然,恨不能大改特改(杨绛语),在我看来,也许因为年长之后,觉得嘲讽不必太烈了。

大概我们这些凡人,终无法达到少年钟书这样“率性自然、毫无枷锁”,但如果我们能迈出一步,正视自己的枷锁,有意识的克制这些枷锁对我们行为的干扰(比如,有人因为家境贫穷而产生的敏感自卑,如果不加以克制,甚至会把别人的好当成对自己的讽刺,就过头了),那人生能走远一些,看远一些,也许还总是可能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