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评论图宾根学派的进路

Ζήνων

先刚教授指出,图宾根学派强调柏拉图本人对“书写”与“口传 ”的区分,并且根据亚里士多德以及古代柏拉图学派的记载,来重构柏拉图学说的口传传统,进而揭示柏拉图学说的某种统一性。“未成文学说”认为,柏拉图的哲学存在两个“本原”:“一” 和“大和小”或“不定的二 ”。柏拉图哲学内容的展开或者辩证式的理路都是基于这种二元的“本原”的应用。(参:先刚,2014,页41-81)在笔者看来,“未成文学说”过分强调柏拉图哲学中的形而上学“本原”,完全跳脱出文本,反倒可能忽视柏拉图对话内容的复杂性。同时,先刚教授还说,“出于自己的世界观和哲学榜样,我们坚定地拒绝经验主义、反体系思维、不可知论、非理性主义、存在主义,也拒绝那些立足于该类论调的‘柏拉图诠释’。因为在这里呈现的是道路的分野而不是具体问题的分歧,所以我们对那些论调不再多加评论。”(参:先刚,《国外柏拉图研究中关于“图宾根学派的争论”》,先刚,2014,附录部分,第412-423页。)因而,图宾根学派的进路与其说是返回古代的尝试,不如说仍旧带有德国哲学传统下对哲学体系性强调的预设。正因如此,“未成文学说”代表了某种“绝对哲学”或传统形而上学的立场:它一方面拒斥英美...

显示全文

先刚教授指出,图宾根学派强调柏拉图本人对“书写”与“口传 ”的区分,并且根据亚里士多德以及古代柏拉图学派的记载,来重构柏拉图学说的口传传统,进而揭示柏拉图学说的某种统一性。“未成文学说”认为,柏拉图的哲学存在两个“本原”:“一” 和“大和小”或“不定的二 ”。柏拉图哲学内容的展开或者辩证式的理路都是基于这种二元的“本原”的应用。(参:先刚,2014,页41-81)在笔者看来,“未成文学说”过分强调柏拉图哲学中的形而上学“本原”,完全跳脱出文本,反倒可能忽视柏拉图对话内容的复杂性。同时,先刚教授还说,“出于自己的世界观和哲学榜样,我们坚定地拒绝经验主义、反体系思维、不可知论、非理性主义、存在主义,也拒绝那些立足于该类论调的‘柏拉图诠释’。因为在这里呈现的是道路的分野而不是具体问题的分歧,所以我们对那些论调不再多加评论。”(参:先刚,《国外柏拉图研究中关于“图宾根学派的争论”》,先刚,2014,附录部分,第412-423页。)因而,图宾根学派的进路与其说是返回古代的尝试,不如说仍旧带有德国哲学传统下对哲学体系性强调的预设。正因如此,“未成文学说”代表了某种“绝对哲学”或传统形而上学的立场:它一方面拒斥英美经验主义和怀疑论,另一方面在 “文学挑战哲学”的抗争中扮演哲学的最忠实卫士。尽管如此,在“图宾根-柏拉图”视野下研究德国古典哲学时,可以窥见柏拉图的本原学说在康德、费希特、黑格尔等哲学家学说中的连续性。先刚教授指出,基于德国浪漫派-德国唯心主义两条哲学路线本身的分歧以及它们在柏拉图诠释中造成的支配性对立,这个领域尤其大有可供挖掘的余地。在笔者看来,这才是“未成文学说”真正的借鉴意义所在,而非直接作为柏拉图阐释的方法论。并且,“未成文学说”的兴起使得我们思考,新柏拉图主义作为柏拉图学说的真实表达是否有效,以及我们如何审视“未成文学说”的一大基础:如何解决《斐德若》这一对话中关于言辞与写作的张力以及柏拉图的态度(我们其实难以确定柏拉图本人的看法)。

最近写的论文的一个脚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柏拉图的本原学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柏拉图的本原学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