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 奥斯维辛 9.2分

《奥斯维辛:一段历史》(劳伦斯•里斯)

远以至泽

全书基于英国历史学家和纪录片导演劳伦斯•里斯为BBC录制的一部六集纪录片《奥斯维辛:纳粹与“最终解决”》,所引每一段文字都出自两到三处历史记录,通过遗留下的文件记录和对受害人的采访还原了集中营囚犯所遭受的非人凌虐。 对于绝大多数犹太人,记忆是从某天突然被身边人孤立侮辱开始的。他可能是个十五岁男孩,在逃亡中向好友求助,然后在他家的谷仓中绝望地等来纳粹,而好友宣判道“再见,下次见面时你就在肥皂店的架子上了。”因为传言纳粹会用俘虏做肥皂。 他也可能跟更多来自斯洛伐克、匈牙利或者别处的犹太人一样,被到处是汗臭和排泄物的运牲畜火车运到集中营,也许是奥斯维辛,也许不是。这是好一点的情况,因为至少代表他还有一次被挑选的机会——或者运气更差些,直接被送往灭绝营,也许是贝尔赛克,也许是索比堡,也可能是更臭名昭著的特雷布林卡。 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按指令脱光衣服挤作一团,遣送部队的人告诉他们,洗个澡,然后就可以去工厂,得到工作和久违的食物。然而他们来到喷头下,被投放齐克隆B,他们尖叫、拥挤、呐喊但没有一点作用。他们的尸体堆积成山,被敲烂下颌撬掉金牙,有人在他们僵硬的身体上踩来踩去。他们的头发被编织成党...

显示全文

全书基于英国历史学家和纪录片导演劳伦斯•里斯为BBC录制的一部六集纪录片《奥斯维辛:纳粹与“最终解决”》,所引每一段文字都出自两到三处历史记录,通过遗留下的文件记录和对受害人的采访还原了集中营囚犯所遭受的非人凌虐。 对于绝大多数犹太人,记忆是从某天突然被身边人孤立侮辱开始的。他可能是个十五岁男孩,在逃亡中向好友求助,然后在他家的谷仓中绝望地等来纳粹,而好友宣判道“再见,下次见面时你就在肥皂店的架子上了。”因为传言纳粹会用俘虏做肥皂。 他也可能跟更多来自斯洛伐克、匈牙利或者别处的犹太人一样,被到处是汗臭和排泄物的运牲畜火车运到集中营,也许是奥斯维辛,也许不是。这是好一点的情况,因为至少代表他还有一次被挑选的机会——或者运气更差些,直接被送往灭绝营,也许是贝尔赛克,也许是索比堡,也可能是更臭名昭著的特雷布林卡。 来自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按指令脱光衣服挤作一团,遣送部队的人告诉他们,洗个澡,然后就可以去工厂,得到工作和久违的食物。然而他们来到喷头下,被投放齐克隆B,他们尖叫、拥挤、呐喊但没有一点作用。他们的尸体堆积成山,被敲烂下颌撬掉金牙,有人在他们僵硬的身体上踩来踩去。他们的头发被编织成党卫军的袜子,唯一一点值钱的东西进了盖世太保的腰囊,至于他们自己则被扔进焚尸炉,老老实实地化成一把烧焦的骨殖。 也有通过筛选而幸存下来的囚犯,被撵进奥斯维辛的工厂没日没夜工作,忍受各种手段的非人折磨,与亲人分开、被狱友出卖、挺过波卡的毒打,成为幸运的万分之一存活者,等来苏联军队的解放。女性囚犯在漫长的归途中忍受苏联人的强奸和侮辱,最终在1945年回到故乡。 她们敲开家门,看见一张陌生的脸,询问着自己的身份。“这是我的家。”犹太女犯对他说,陌生人往她脸上吐唾沫,重重砸上铁门说道:“滚开!你这个犹太人!” 从被捕到拥有幸运的活下来的机会,到捱过过集中营里几年非人折磨,忍耐住解放者对自己的二次伤害后,他们回到了自己面目全非的故乡,唯一可以面对的是无休止的歧视和失去亲人的伤痛,一切都只因为他们是犹太人,纳粹口中的劣等民族。 “确保自己能活下来的最好方法,是成为对某个德国人有用的人。如果那个德国人开始依赖你,你就能得到关照,甚至有可能免遭惩罚,或在某些情况下逃过死亡。” “想活得长,就必须忘得快。” “每个人都可能在这些环境之下变成好人或坏人。有的时候,碰上对我特别和善的人,我忍不住会想:要是把他放在索比堡,他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讲到了他的祖国苏联,讲到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改变,和平将会到来,还说如果有人能活下来,那他的责任就是告诉全世界这里发生了什么。” “人类的堕落没有底线,这是永远不改变的事实。” 通过幸存受害者的回忆,很难去想象在那个年代究竟发生过些什么,而几乎是与此同时,我们身在南京的同胞也正同样遭受着屠杀。看的同时非常压抑,想了很多,战争带给人类的苦难以及很多民族所遭受的重创,那个年代的资料哪怕看一眼都觉得残忍。 最后能作为结语的是书中的一段话: “人类从内心深处需要这个世界有公道存在,需要无辜的人最终得到补偿,有罪的人最终受到惩罚。但奥斯维辛的历史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慰藉。而这段历史最亏欠的,就是比克瑙那些得不到救赎也无法安息的冤魂。”[/cp]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