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数字秩序的革命》读后感

甄娜娜4
戴维.温伯格这本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富有远见卓识的哈佛大学教授,在本书中向我们展示了数字革命如何彻底改变了我们赋予生活意义的方式。阅读本书你会发现互联网的出现如何“悄悄地”改变了世界,而你的商业习惯也会因为这本书而发生重大变化。书背面还有一大波著名书目的作者们推荐此书道:“世界是混乱的,无论你喜欢与否,而且,随着网络打破了规则。你既可以保护这样的混乱,向往回过去美好有序的世界,也可以阅读本书了解为什么疯狂的无序现象会很快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克里斯.安德森《长尾理论》作者; “本书对我们理解数字化革命的影响具有深刻意义,探讨了从信息组织方式到知识的本质,再到意义确定方式这些话题。”-----理查德.桑布鲁克(BBC全球新闻总裁)……

也许,戴维.温伯格想告诉我们的正是在如今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怎样应对海量的信息,这非常困难,是人类现在巨大的挑战之一,但是我们却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组织这些信息,将挑战变为赠予,将困难化为果实。

一、这本书说了什么?
戴维.温伯格在序言中从鲍勃.梅迪尔的史泰博商店(Staples)说起,商店不想浪费消费者的时间,将顾客最想买的目标商品放在最显眼、最靠前的位置。...
显示全文
戴维.温伯格这本书的封面上赫然写着:富有远见卓识的哈佛大学教授,在本书中向我们展示了数字革命如何彻底改变了我们赋予生活意义的方式。阅读本书你会发现互联网的出现如何“悄悄地”改变了世界,而你的商业习惯也会因为这本书而发生重大变化。书背面还有一大波著名书目的作者们推荐此书道:“世界是混乱的,无论你喜欢与否,而且,随着网络打破了规则。你既可以保护这样的混乱,向往回过去美好有序的世界,也可以阅读本书了解为什么疯狂的无序现象会很快让我们变得更聪明-------克里斯.安德森《长尾理论》作者; “本书对我们理解数字化革命的影响具有深刻意义,探讨了从信息组织方式到知识的本质,再到意义确定方式这些话题。”-----理查德.桑布鲁克(BBC全球新闻总裁)……

也许,戴维.温伯格想告诉我们的正是在如今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怎样应对海量的信息,这非常困难,是人类现在巨大的挑战之一,但是我们却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组织这些信息,将挑战变为赠予,将困难化为果实。

一、这本书说了什么?
戴维.温伯格在序言中从鲍勃.梅迪尔的史泰博商店(Staples)说起,商店不想浪费消费者的时间,将顾客最想买的目标商品放在最显眼、最靠前的位置。为了不让顾客体会到失败(求助于店员)的感觉,史泰博商店将商品进行了更人性化、科学化的摆放,将描述卡变得微小,不阻挡其他的商品。但他们还是遇到了麻烦,“光临卖场的顾客寻找打印机墨盒的方式各不相同,”迪梅尔说,“他们会凭借旧墨盒、识别号、打印机型号或者盒子上的标签来寻找。”过去,史泰博专门讲市面上能见到的各种打印机墨盒归为一类,辟出一个诱人的专区来销售它们呢,但是只有7%的顾客会光顾这个区域。“这个墨盒区距相关商品太远了。”后来,史泰博让它们分别同相关的商品放在一起,比如你的打印机是爱普生的,那么爱普生专柜就能找到爱普生墨盒。将商品放在两个或多个地方,确实能很大程度方便顾客的需求,但是极端来讲,迪梅尔的团队无论多么出色,史泰博卖场里的大部分商品还是在妨碍我们。如果我的购物清单上有15件商品,那么卖场中陈列的另外7185件商品不但对我毫无意义,而且还会把我想要的隐藏于其中。这是物理世界无法解决的难题,但是在温伯格看来,数字时间可以,商品数量不再受到空间和简单操作性的限制,而顾客找到“杂乱丛生”的它们非但没有变难,反而更加容易,因为按照顾客的需求,它们能在各种相关类别中被找出来。世界被改变了。信息自由的多姿多彩。

第一章温伯格开篇就让我们摒弃这样一个想法——存在一种最好的组织世界的方式。数字时代,信息要靠我们自己组织和管理,日常生活中的我们无时无刻在处理信息,将其变得有序:将餐具摆成正确的样子、将衣柜收拾整齐、分拣邮箱里的邮件。但温伯格用一个简单的实例突出我们的困窘,人们永远没有办法跟上新照片生成的速度,解决信息过量的唯一途径就是添加更多信息。比如FLickr网站的一张照片:2005年庆祝杰米表弟的生日,萨利姨妈在墨西哥海滩夕阳中找了一张照片,背景是双胞胎正在打羽毛球,可以用能够想到的任何标签来为它注解:萨利姨妈,墨西哥,2005年,海滩,羽毛球……。总之数字时代让我们超越了现实世界中最基本的原则:同样的东西可以同时被安排到不同地方,要好过每一样东西都各就各位的情况。
温伯格还提到一个重要的概念:秩序的三个层次,本书后面的内容可以说都在此基础上扩充。以图书馆将书目进行主题分类为例,所谓第一层秩序,就是现实世界的物体秩序,比如图书馆里汗牛充栋的书罗列在书架上,受限于物理空间。我们需要第二层秩序来检索书籍,于是便出现了图书分类索引(其中甚为经典广为采用的就是杜威编目法,第三章提到)。这些分类索引写在卡片上,按某种序列排放。我们找书可从分类索引下手,获知在哪个书架,然后再按图索骥寻找之——这被称为第二层秩序(信息的信息)。第二层秩序的重要性在于:我们根本没有可能不通过它而直接从第一层秩序找我们想要的书。因为它使得对物理空间的需要变得小很多。但第二层秩序依旧无法记录某件藏品的所有信息,假如有一张南北战争中一位马萨诸塞州的士兵在战场上吃东西的照片,当时他身上还别着一把来福枪。这张照片可能会被列入“南北战争”或者“士兵”的类别之下,但不太可能被放在“马萨诸塞”,“来福枪”,“野餐”,“武器”这些类别下。但如果你想要找一张南北战争时期士兵自户外就餐的照片,就要翻阅一排又一排档案柜里的照片才能回答你。这种图书馆式分类,依然是由一小撮人(例如图书馆管理员)为大众进行图书类别选择。在数字世界中,第三层秩序出现了。它是一种“大众化分类”,核心的要件就是标签。每一个人都可以自行为一则信息添加自己想要的标签。比如在Corbis,无论是通过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士兵”、“南北战争”和“食物”,还是通过浏览目录和子目录清单,你都能找到那张南北战争时期士兵吃东西的数字照片。

第二章第三章温伯格直抒胸臆指出字母排序的缺陷和杜威十进制分类法的过时。他告诉我们要去找事物和信息的“自然节点”。但自然节点如何寻找呢,我们划分种族歧视并没有什么依据,但是人类定义行星和化学元素周期表的过程是有意义的,温伯格在这里说了一段很经典的话:我们称之为行星的那9个天体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我们有流传数千年的关于它们的故事。与其说保留行星这个概念反映了宇宙的特征,还不如说反映了我们自己的特征,以及我们徜徉于自己生活的这个蓝色星体之外的渴望。行星不是因为我们它是什么而重要,而是因为我们是谁,我们的梦想延伸到何处才重要。这并不意味着行星是没有意义的。恰恰相反,在缺乏有力科学依旧的情况下,我们还坚持这个概念,其实就表明了更深层的意义。随着越来越多领域打破原有的尺度和限制并融入了多姿多彩的漩涡,这种意义也越来越凸显出其重要性,那就是:我们组织世界的方式不但反映了世界,也反映了我们的兴趣、我们的激情、我们的需求和我们的梦想。

以亚马逊为例,它为每位顾客提供独一无二的体系,致力于找到任何一种我们想要的方式来组织书目,从我们已经知道的书籍A过渡到我们所不知道的书籍B、C,甚至是Z,亚马逊这样毫无节制的将一本又一本的书仍在你面前,也展示了温伯格想要告诉我们的道理:在第三层秩序中,杂乱无章的东西堆得越高,它所能够实现的可能性和提供的价值就会随之呈现指数级的增长,只要你把这些东西保管好,并使其保持真正的无序状态。

温伯格在第四章提出“嵌套”的概念,这种组织整合信息的方式成为人类最基本的技能之一,人类运用符号创造出一种想象中的“相”(类别)。假如世界上有一共有500头大象,那么对柏拉图而言,世界上就有501头大象:多出来的一头就是大象这个类别。事实上,柏拉图认为第501头大象比其他500头大象更加真实,因为它是永恒的,而其他500头大象之所以被称为大象,是因为它们嵌入了这头501号大象。亚里士多德认为门类是一种定义,这样我们在听到一个名词时就不用过多的解释,而是产生一个直观的想象。这也使树形思维方式根深蒂固存在于我们脑海中。但计算机却不需要事先确定“适当的”树形结构应该是怎样的,而是根据与用户的互动来即时建构树形图,我们跳到哪里,哪里就长出树杈,我们可以用任何喜欢的方式将信息一个接一个连接起来,直到找到想要的信息。在第三层秩序里,信息、知识和思想不会受到树形结构的限制,而是有了更多美丽存在的方式,树叶被不同的人挂在不同树杈上。

温伯格在第五章介绍了各种各样的树形信息结构,例如格蒂分类词典,将128000个术语分到了七个主要类别当中。但它必须以牺牲丰富性和深度为代价来达成广泛性。温伯格认为,有组织树形结构的本质就是它们构建的基础就是一遍又一遍地使用同一种关系:“B是A的一种”,或者“B应该向A报告”,又或者“B是A的孩子”。无论各个分支体系是何种关系,这种关系都太过简单化了,根本就不能体现事物自身及其相互关系的复杂性。原先的分类是一种权力的角逐,是政治性的,因为第一和第二层秩序要求出现赢家。而第三层秩序则解放了被分类体系统治的领域。人类获取信息同计算机获取信息方式之间的巨大差异恰恰就是知识革命的核心。正因为计算机储存信息的方式根本不受我们期待的呈现方式的制约,我们才能够免除不得不在一开始就按照最终想要的形式组织信息的麻烦。而维基百科存储的支离破碎的信息其实是一个巨大的仓库,我们可以随时随地完全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来组合和拼装它们。这比树的结构可复杂多了,往常知识的特点发生了改变,那些所谓的专家机构不再掌控我们的思维,控制权转移到了我们手中,信息丛林的新规则开始实施。

在第六章对物种定义中的本质主义(可理解为一切都是可以定义的)进行了颇有哲学气息的讨论和批判之后,温伯格提出,就像《哈姆雷特》能引出一系列混杂不清的延伸物(节选本、注释本、绘图本、原文译文对照本……)一样,也许我们终究找不到完美的叶片,但不完美就是多姿多彩世界的源泉,我们会越来越擅长将我们为自己创造的这些五花八门,杂乱无章的信息和想法产生最大意义。温伯格紧接着在第七章论述了维基百科中,匿名以及作者作品的无序集合里也可以沉淀出知识。维基百科页面上会有这样的公告:该文章的中立性和事实准确性存在争议、该文章或章节当前的版本有广告之嫌……维基百科似乎是在不遗余力地避免成为权威,而这恰恰加强了其权威性,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正体现了权威性本质的改变。

第八章温伯格指出含蓄信息难以言传的特点,而内隐信息和外显信息的转换则更难表达。例如我可以用树形结构组织说我的猫是哺乳动物、动物、生物、原子构成的实物。但是,当我看到我的猫趴在垫子上时,我知道却没有说出来的东西要比这多得多:猫可能很快就要站起来;猫趴在这块垫子上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垫子已经被抓烂了;这只猫很喜欢这个垫子,因为垫子又软又暖;猫咪在软垫上休息就说明家里现在很平静……这些未言明的东西,也就是内隐信息,在温伯格看来,具有被发掘、群集、排列和混合的潜力。这是我们了解和叙述的多元庞杂的资源库,而在第三层秩序中,我们能更大程度地将意义外显化。

我们从小就被教导,没件东西都有其恰当的位置,而我们掌握,也就是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就是辨识出这一个个的位置,然后强制实施这种秩序。但温伯格在本书的第九章告诉我们,人类似乎一直在抵抗一种杂乱无章的状态,但数字化秩序促使我们创造出一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庞大也更有用的混乱。温伯格反对亚里士多德对每一件事物都要定义,洞穿其本质的美好理想。我们对于事物的认知起源于“原型”,即我看到一只鸟的形象,才构建出鸟的其他周边印象,企鹅、鸵鸟、火烈鸟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鸟的很好的例子。因此,温伯格举例到,如果某家公司一定要将产品或雇员放到那些事先定义好的框框中,它其实是在做一件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在他看来,混乱并非缺陷,而是一种力量。每件东西都属于超过一处的地方——至少要比一处多一点。如今我们的任务不是发现某个东西是什么,而是去发现它的所有模糊、概率性的联系。认识的任务不再是看待简单性,而是去发现复杂性。

在最后一章中,温伯格发出了追问:摆脱纸张束缚的知识能以一种充斥链接和例外的方式呈现、交流并保存。知识还能够保持原来简单有序的状态吗?尽管也许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以完全相同的方式来理解世界,但是这些理解却可以是真实的和有用的。知识的弱点恰好成为了理解的优点。如今知识已经不是我们唯一的规划或者最高的使命了。理解我们所知的东西,是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任务,一个在意义的语境下实现认识的任务。温伯格还提到,过去只能从某些传统特定机构获取的信息被包含在了一堆人人都能获取的叶片之中,我们浏览信息的方式开放了。这导致很多传统产业的恐惧,但也带来了改变的机遇。知识就是力量,权威和专家正在丧失其力量,而我们也必须贡献知识,因为囤积知识只会削弱你的力量。温伯格最后满怀希望的说到,世界不会一直保持杂乱无章的状态,因为我们在齐心协力把它变成隶属于我们的。

然而,温伯格接着立马在尾声里提到一家古老的“杂货店”,这里的货物混乱不堪,毫无秩序,但当地的常客、小学生、有经验的热、收藏玩意儿的人都很和谐的处于这个看起来失序却实则“秩序井然”的环境中。但温伯格探讨的是显然是更宏观的问题,即他所说的第三层秩序,而其魅力正是透过混乱洞悉其意义。

二、这本书给我哪些思考
(一)神奇的第三层秩序已成常态
温伯格的这本书出版于2008年,书中最关键的观点——第三层秩序,可谓深刻总结和洞见了人类在应对信息方面上所做的努力。有关人类的历史并不长,但在这不长的历史中,我们显然一直在努力的认识世界,消除世界的不确定性,而将信息进行归类,是消除这种不安的最佳方式。但是随着人类越来越强大,有关我们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历史的信息知识越来越庞杂,我们不断增长自己的信息容量,却又陷入更大的信息恐慌当中,海量的信息总有一副要吞噬我们的可怖面孔。因此,我们应对信息的方式也在不断改变,抵抗信息的流变。这就出现了温伯格所说的第一次秩序、第二层秩序以及第三层秩序。只不过,在人类发展到今天,我们到达了第三层秩序的阶段,因此温伯格才可以批判曾经亚里士多德的本质主义思想,杜威十进制编目法的过时以及知识树结构的不完备性,当然他把人类现阶段抵抗海量信息的方式用第三层秩序贴切地作诠释,也十分伟大,也难怪这本书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和好评度。

那么,在今天的数字时代,成为常态的第三层秩序是怎样体现的呢?仅从现在互联网中用户每天都在使用的微博、微信,知乎,淘宝等,就能把温伯格所说的第三层秩序完全对应起来,而这种对应也是通过tag,即标签完成。以微博为例,我发布和收藏的每一条微博都可以为它编辑标签,标签可以是一个或多个。假如我要寻找有关网球的微博,只需直接用标签“网球”搜索即可,而如果我想找到一条关于费德勒的微博,则通过“网球”、“费德勒”两个标签可以找到,前提当然是我当时发布或收藏微博时添加过标签。否则只能使用普通的关键词搜索了,不过现在新浪微博的搜索功能像维基百科一样十分强大,你输入的关键字实则就是标签,你想找到的内容很容易显现。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微信对开放搜索功能的小心翼翼,但现在,你不仅可以通过搜索快速找到你的聊天记录和不知道跑到哪里的群组,还可以将指定搜索内容定位到朋友圈、文章、公众号、小说、音乐和表情包当中。而我们在注册知乎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话题,这是则就是一种标签,相同的问题可能被放置在很多不同的话题和标签下,比如“女生发现长得漂亮的人有捷径后,三观发生变化怎么办?”这一问题的标签有:教育、价值观、心理、女性和社会心理,也就是说在这些标签中你都可以看到和回答这个问题。再比如“有没有一件事让你后悔读大学?”这一问题则有大学生活、大学、生活故事、生活方式、人性阴暗面等标签。淘宝的第三层秩序就更加明显了,长尾理论让电商平台拥有无限的虚拟货架,淘宝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不卖的,而通过一样东西找到一连串相关的商品也不是稀罕事,这些都得益于温伯格所述数字格局带来的革命。总之,温伯格的第三层秩序已完全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数字秩序改变了我们的抵抗海量信息的方式,也使互联网时代权威性的专家失势,个人化的知识分享成为主流,从我所举例的微博、微信、知乎、淘宝都可以窥见这种趋势。

(二)第三种秩序的问题
温伯格在第一章就提到并不存在一种最好的组织世界的方式。数字时代,信息要靠我们自己组织和管理,日常生活中的我们无时无刻在处理信息,将其变得有序。而数字秩序之下,我们的信息是海量的,我们根本就没有能力将如此庞杂的信息更好的处理,因此温伯格提出了第三层秩序的方法,添加标签,即增加更多的信息来管理信息,这是一种令人看来无奈的方法,但从头至尾温伯格都对这种方法表现的很乐观。确实,希望能找到智能的叶片,将人类从海量信息中提取所需要信息的过程变得简单,添加各种标签是一种最好的方式。但是我依旧认为这里存在一个悖论,即温伯格在一开始提到史泰博商店时说过的,如果我的购物清单上只有15件商品,那么其他7185件商品对我毫无意义,甚至将我想要的东西隐藏其中。第三层秩序我们生成了无数更多、更详尽的标签,一定也会带来这种干扰和隐藏的作用,但确实我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就好像人类总是想要与人交流内心的想法,却在媒介愈发发展,无限延伸人类感官之后,愈发孤独一样,这是无解的。因此我也只能同意温伯格的观点,一直在努力洞悉这杂乱无章的状态,发挥第三秩序的威力,即使这种威力越发展,这种杂乱就越严重,但温伯格认为正是杂乱无章才让我们的世界多姿多彩。

具体说来,第三层秩序的规则在互联网的大肆盛行,使知识碎片化、信息碎片化的表现越来越突出,即使拿出法兰克福学派那些稍显陈旧的观点,也依旧能触及第三层秩序下互联网媒介生态的“痛处”,我们每一个人的隐私、知识、灵魂、思想似乎确实处于一种“危险”的状态,第三层秩序一方面赶走了商业和知识权威性地压制力量,一方面又创造出了这些权威性力量。我们无处可躲,必须赤裸着拥抱第三层秩序的到来,因为这是时代和人类的趋势,但对于那些不像温伯格和莱文森一样乐观的人来说,这过程着实是痛苦的。我们必须适应这种组织信息的新方式,放弃原先汲取知识、获取信息的模式,改变的过程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就像很多转型的传统媒体一样,央视、人民日报可以是成功的,但是那些地方报刊、电视台必定走向苟延残喘的境地。人类变得过于匆忙,急于创造越来越多的标签来抵抗这个世界的海量信息,却制造了更多的碎片信息,即使这并不耗费什么物理上的成本,但是对于数字平台上的信息来说,却可能造成一种新的失序。信息茧房出现了,碎片化的生活成为常态,本来立足消减人类信息庞杂和交流无奈的第三层秩序却造成了更大程度的信息杂乱,人们焦虑而忙碌,互联网平等对话的积极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人们活在一种新秩序的孤独当中。

上面那些情景很尴尬,令人痛苦,却也是必定发生的,只能回到前文的论述中,站回温伯格的领地:世界不会是不会一直保持杂乱无章的状态,因为我们在齐心协力把它变成属于我们的。

(三)传播的问题、哲学的问题
上部分探讨了那么多,其实回到了传播学的问题上,或者再追根溯源一些,我们回到了哲学的领地。温伯格在书中提到亚里士多德想要定义每一件事物,这种本质主义的错误就是想要把不能定义的东西也定义下来。但我们不能错怪亚里士多德,他的理想也是人类诞生以来最朴素、最基础的理想之一,即主客观的合一。在前段时间阅读的彼得斯《交流的无奈》一书中,苏格拉底希冀一种完全结合在一起的爱,像天使一样,我的想法能完全通透地传达至你的心里,我们的灵魂互相盘结,互惠往来,肉体的美和头脑交融,每个人都唤起了对方身上最美好的思想,像徜徉在故乡一样,人的灵魂真正回归、真正得救……多美啊,我也很羡慕和希望这种情形的成真。但是人类不是天使,我们有不能逾越的障碍,即自己的身体,因此完美的交流是不可能发生的,人类终其历史不过是在努力完成完美交流的梦想,而哈伯格的第一层秩序、第二层秩序、第三层秩序恰恰就是我们追逐完美交流梦想中一个普通的篇章。因此,亚里士多德当然无法定义每一个事物,哈伯格当然也承认我们人类面对杂乱无序的世界和越来越海量的信息是一种“宿命”。但我们一直在追逐梦想的旅程之中,人类从口语阶段发展到书写文字,再到后来的报纸,广播,留声机,电报,电视,电话,电脑和现在普及的移动媒介,VR甚至人工智能。我们的感官在不断延伸,梦想在不断接近,原先死去的人在留声机里听到他的声音,在电影画面里看到他的影像,在网络直播中我们克服了时间空间的距离,在互联网上释放着我们压抑的欲望,是啊,我们不断接近着自己的梦想,但我们终究发现梦想是难以完全实现的,甚至在我们还没有实现它时,那些我们曾经以为让人类接近梦想的媒介,例如互联网,手机,人工智能却带来了更多烦恼,人类更加孤独了,交流的梦想没有变近,反而更加遥远。但不会改变的是,我们会一直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前行,这是人类的宿命也是这颗星球赋予我们的本质。因此,温伯格的站在了人类这一边,他必然会遭受那些反思和痛苦,但也坚定,未来我们会距离梦想越来越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新数字秩序的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数字秩序的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