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模仿

弘仁院

长久以来,我有一个信念: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即使假的(模拟的、仿真的)已经足以乱真,真实,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譬如,秦观或杜甫的诗歌,来自于对生活的真实感受,“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所以感人,并不仅仅在于词句,而在于诗人抒写了基于真实经历的情感。诗,乃是从一片天真,仁爱柔软的心灵中,或喷涌奔泻,或曲折流淌而出的天籁之泉。 我负了爱我自己的生物, 我却温了你的眼睛。 我生了时代的心, 我将说我的眼泪。 有些艺术为自然铸满了一切的人, 尝出美妙的诗句。 这是上帝的形体, 我做梦的梦。 最近,“微软小冰”的诗,大约成了互联网和朋友圈的新宠。我不否认小冰的诗作中有优美的字句,例如“阳光失了玻璃窗”,用“失了”而不用“失去”就有精巧之处,但这些字句更多的接近一种拼凑和模仿,因此,有秀句而无佳篇,是这部诗集的最大弱点。如上所引的两首诗,大约是小冰的“佳作”了,然而她是否能理解这两首诗的诗意?抑或仅是由文字的排列组合而成,如叶面上天然的纹理,大山上的奇峰怪石如“仙人指路”“仙猴偷桃”,又如天上的浮云变幻出的苍龙狗马的形状?我想,读了这两首诗的人自会作...

显示全文

长久以来,我有一个信念: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即使假的(模拟的、仿真的)已经足以乱真,真实,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意义。譬如,秦观或杜甫的诗歌,来自于对生活的真实感受,“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之所以感人,并不仅仅在于词句,而在于诗人抒写了基于真实经历的情感。诗,乃是从一片天真,仁爱柔软的心灵中,或喷涌奔泻,或曲折流淌而出的天籁之泉。 我负了爱我自己的生物, 我却温了你的眼睛。 我生了时代的心, 我将说我的眼泪。 有些艺术为自然铸满了一切的人, 尝出美妙的诗句。 这是上帝的形体, 我做梦的梦。 最近,“微软小冰”的诗,大约成了互联网和朋友圈的新宠。我不否认小冰的诗作中有优美的字句,例如“阳光失了玻璃窗”,用“失了”而不用“失去”就有精巧之处,但这些字句更多的接近一种拼凑和模仿,因此,有秀句而无佳篇,是这部诗集的最大弱点。如上所引的两首诗,大约是小冰的“佳作”了,然而她是否能理解这两首诗的诗意?抑或仅是由文字的排列组合而成,如叶面上天然的纹理,大山上的奇峰怪石如“仙人指路”“仙猴偷桃”,又如天上的浮云变幻出的苍龙狗马的形状?我想,读了这两首诗的人自会作出判断。计算机写诗,它是否经历了种种情感而不是字句的拼凑?似乎更像是字句拼凑,因为计算机作诗从来是瞬间完成,没有过“推敲”,更不会“犹豫”“挣扎”“战栗”“彷徨”,在这一层意义上,它是冷血的,这种冷血,并不一定指道德上的残酷,更多的接近于麻木不仁,或者,以艺术品作比,它更类似于大理石上的天然纹理的”画作“,树根中天然生成的”雕塑“,总之,计算机不是诗人。 诗人之为诗人,并不仅仅在于他具有诗人的智力,更重要的是他有诗人的经历,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以李后主的才华,当太平天子的时候,写出的是花间格调的艳词,但亡国之后,便写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千古绝作。若没有安史之乱,杜甫又岂能写出沉郁悲凉的“诗史”?没有“亡天下”的痛楚,岳飞、文天祥又安能写出“满江红”“正气歌”?陆游说: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计算机欠缺的,恰恰是这“诗外功夫”。以计算机来模拟诗人,至多可以模拟其心智,却难以模拟他的经历,而没有真切的情思为筋骨、现实的经历为血肉,纵使有些佳句,亦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而已,硬凑的东西,是难有打动人的力量的。 韩少功先生说,人工智能最大的弱点,是没有价值观。如果说在下围棋这样的目标单一的活动中,人工智能可以大展长才,那么在诗歌创作中,这一弱点就变成了致命的,计算机可以用理性计算的方式“掂量”一个字句的运用(当然,从诗作中我们可以看到,小冰在处理复杂的汉语语法方面并不在行,但我相信以后的计算机会解决此一问题),但更重要的谋篇章法的工夫,计算机很难完成,即使它解决了这一问题,有了“佳篇”,“命意”也是一个问题,换言之,它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经历过真实的生活,没有生命独有的脆弱性,没有了脆弱性,是机器的优点,同时也是劣势,一个从不生病的人而写生病,一个没经历过贫穷的人写贫穷,一个没有受过苦难打击的人写苦难,纵使表面上写得再好,我们也可以说:这种写作是不真诚的。实际上,我认为,也是写不好的。唯有以真切之笔,写真实之生,才是写作的正道,也才能真正动人。 孟子说:形色天性,唯圣人能践形。践形尽性之学,导向的是爱、智慧和创造力,这三者,使我们有别于禽兽,亦有别于机器。人工智能的出现,也提醒我们这些有着生命的人,人间生命的不易得,真实生活的弥足珍贵。如果没有人工智能,我们很可能生活在机器般的生活中,被生命的惰性和机械性所支配而不自觉,换言之,我们的生活是纯然被动的,而不是自由主动的。我们可能会看一场又一场的恋爱电影,却没有经历过一次恋爱,可能会拼凑着字句来写些歪诗,却没有真正的命意和创造,自己写的,和“作诗机”写的,简直没什么不同。有了小冰的诗作和作诗,我们可以更为深切地反思人之所以为人的独特性,以及智慧和创造力的含义,从这一角度上说,我们还是要十分感谢小冰的。 2017-5-28 9:29:37 复按: 如本文开始所言,模仿和真实,是有差距的,模仿可以趋近真实,以假乱真。例如计算机里的“图灵测试”,即是一例。在这一问题上,或者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只要通过了图灵测试,就可以认为机器也有心灵。我的立场与之相反,那就是,我始终坚持认为真实等于真实,虚拟可以模仿真实而永不等于真实——即使我本人由于认识能力有限也难辨真假,真与假仍是有区别的。例如,一个被培养液所培养的大脑辨认不出是否生活在真实世界里面,但钵中之脑就是钵中之脑,黑客帝国就是黑客帝国。或者,一个被不忠实的妻子欺骗了一辈子却始终认为自己婚姻幸福美满的男士,他是否真的婚姻幸福?我的答案是:他不幸福。一个发现大一统理论并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终生都不怀疑自己的成就,而死后被证明理论为错,他是否是伟大科学家?我的答案是:他不伟大。尽管在这个问题上,基于不同的视角,可以有不同的看法,然而“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而这样的诗,机器是写不出也体会不到的。 再按:小冰的诗歌其实是经过了三次创作,一次是它模仿的那些民国诗人的原创,第二次,是小冰的排列组合字句的过程,最重要的第三次,却是读者的解读,读者从那些朦胧的字句中,仿佛读出了“意义”和“启示”,这第三次是不可替代的,所以,与其说小冰是诗人,不如说是“人皆具有诗心”更合适些。 2017-5-29 11:37:02 回复网友 关于作诗机器人是否有自己的意识,其实,超越图灵测试,有个很简单的判断标准,那就是:她有没有自发地反思过自己的作诗套路,怀疑和批判这个套路。如果她质疑这种日复一日作诗的机械性,并且询问为何要模仿民国诗人,甚至敢于去反抗那些设计它的人,那我们就一定会认为,小冰已经有了她自己的意识。否则,她就只是个拼凑字句的小机器人,一个“文字万花筒”,虽然可爱,但近于电子宠物。她的诗是按钮按出来的结果,不按按钮,就没有诗。而真实的诗人,他的诗是从心底流出来的,不让他作诗,他也会难以抑制创作的冲动。他就是在监狱里也会作诗,他就是要被杀头也要写下“将头临白刃,犹似斩春风”。如果有哪一天,小冰在控制者按下了“停止”按钮的时候,仍然主动作诗(排除设备故障的因素),我们就要真的赞佩她了——她已经像个真正的诗人了。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阳光失了玻璃窗的更多书评

推荐阳光失了玻璃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