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中录 簪中录 8.0分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秦三阙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评《簪中录》)

  

  好久没有看过如《簪中录》一般令人大呼过瘾,拍案叫绝的小说了。

  这部还是偶然在喜马拉雅听书频道看到的,书封上的图案很是教人印象深刻,湖绿的底色,衬着一名女子的发髻,青丝如许,一条红色小鱼在正中游弋,红如朱砂。当时没有在意,想着养肥了在听也不迟。

  

  没成想第二天百无聊赖的搜寻书单,同样的名字又入了眼帘,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看了起来。

  

  作者文字清冽,文字功底很深,读起来一气呵成,很是流畅。通篇全无古言小说的沉珂,关于情感方面并不着力描摹,没有经典古言那般矫揉,李舒白与黄梓瑕的情意,如深谷幽兰一般,清新自持。这部小说,无关乎请,不止于情,而是着眼于一桩又一桩难解难断的奇案,剥茧抽丝地将真相一点一滴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当我们眼前只有一些零散的线索的时候,一切都是那样匪夷所思,而当所有的线索交织、铺陈起来,将最终的真相缓缓推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一切的一切,又都是那样的合理合情。

  

  一切都要从黄使君一家老小惨遭横死讲起,原本锦衣玉食的黄家小女儿一夜之间从誉满天下的断案...

显示全文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评《簪中录》)

  

  好久没有看过如《簪中录》一般令人大呼过瘾,拍案叫绝的小说了。

  这部还是偶然在喜马拉雅听书频道看到的,书封上的图案很是教人印象深刻,湖绿的底色,衬着一名女子的发髻,青丝如许,一条红色小鱼在正中游弋,红如朱砂。当时没有在意,想着养肥了在听也不迟。

  

  没成想第二天百无聊赖的搜寻书单,同样的名字又入了眼帘,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看了起来。

  

  作者文字清冽,文字功底很深,读起来一气呵成,很是流畅。通篇全无古言小说的沉珂,关于情感方面并不着力描摹,没有经典古言那般矫揉,李舒白与黄梓瑕的情意,如深谷幽兰一般,清新自持。这部小说,无关乎请,不止于情,而是着眼于一桩又一桩难解难断的奇案,剥茧抽丝地将真相一点一滴呈现在我们的面前。当我们眼前只有一些零散的线索的时候,一切都是那样匪夷所思,而当所有的线索交织、铺陈起来,将最终的真相缓缓推出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原来一切的一切,又都是那样的合理合情。

  

  一切都要从黄使君一家老小惨遭横死讲起,原本锦衣玉食的黄家小女儿一夜之间从誉满天下的断案奇才变为毒害全家性命的通缉犯。出逃路上,机缘巧合混入夔王仪仗队中,她与命中的他相遇。兴许是冥冥注定,她已然认定他是她能够为枉死的亲人翻案的倚仗。一场定盟,真正把他们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从京城的四方案开始,再到王若案、黄氏满门惨死案直到最后那桩皇室内的秘辛,这几场大案看似毫无关联,实则有着千丝万缕般的联系,环环相扣,看到最后才能明白,之前作者所埋下的诸多伏笔之处。那条一直带在他身边游弋的阿伽什图,鲜红如血,竟然也成为迷惑人心的利器。

  

  书中最戳我们的场景有二。其一是夔王李舒白北上回京为爱黄梓瑕留下的绝笔信。当时的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后事,让她在蜀中等他归来。他亲口交代下人,倘若一年之后他回不来,再给她看的绝笔信。一字一句之间,尽显李舒白与她高岸深谷一般的情意。也正是这封信,被聪慧的她察觉到,拿来看了去,又急又气之下坚定了北上与他风雨同渡的信念,也是书中重要的转折点。每每读到此处,入目处一片湿润:

梓瑕如晤:

展信之时,必是我已死之期。

朝堂风雨,无人能免。数年来呕心沥血,如履薄冰,终有倾覆难收之时。日薄西山,王气衰竭,此非我所能救,却有忌惮我能毁之。以我微躯,纵殚精竭虑,亦不能挡天地悠悠,朝野洪流。

此番赴死,我亦期待十余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与其窃窃偷生,不若直面黄粱梦醒之期。我一生原无牵挂,唯愿知晓此身谜团,便死而无憾。只当日暮春,与你骤然相逢,自此一步步走来,竟至忘我。梓瑕,你是我此生大错,亦是大幸。

琅琊王家并非良枝,我之后便该是王家倾覆。你如今与王蕴已无瓜葛,以你慧眼,必能另觅良缘,如意圆满。

  

  他的身上有太多重压,也可能是自小以来的内敛与沉重,就连诉衷情也是这样的隐忍,记得在书中,最明显的表白也不过是那两颗红豆。真正的情深是不必挂在嘴边的,而是要流露在每一件为她做的事上的。李舒白对黄梓瑕从未说过一句动人的情话,但就这一封绝笔信,全天下没有一个人如他一样,爱她入骨。

  

  还有一处,与其说是感动,不如说是一大发现。

  

  在书的最后一章中,一切尘埃落定,两人两马,并驾齐驱。

  

  他翻转过那个送给她的簪子,对着阳光,指给她看那一行小字:中心藏之,何日忘之。也是在那一刻,她才明白,他早已沦陷在她的一双清亮的眸中。

  

  原来他对她情根深种了那么久,那么久。长久到那时的他,看起来还是对她冷冷淡淡,清清冽冽。谁说情深不寿,分明是深情似海。

  

  那时他注意到她查案时总有个小习惯:总喜欢随手摘下发间的簪子涂涂画画,梳理案情。而那时她已经摇身一变成了王府的末等宦官杨崇古,总不能每一次拔下簪子来披散下来一头秀发,生生的教人识破了身份去。心细如他,早将自己的情意镌刻在发簪里,传递给了她。

  她习惯性地又抬手去摸头上的簪子,李舒白在她对面看着,见她的受按在鬓边,又慢慢地放了下来,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他的唇角几不可见地弯起一点弧度,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细长锦盒放在桌上,用两根手指推到她的面前。黄梓瑕疑惑地看着他,问:“什么东西?”

“你看看。”他说。

“和本案有关系吗?”她拿过来问。

李舒白偏过头端详着桌上那条在琉璃盏中静静游曳的小红鱼,以一种十分不耐又冷淡的口气说:“算是吧,为了让你方便破案。”

黄梓瑕打开锦盒,之间丝锦的底衬上,躺着一支簪子。她疑惑地拿起来看,簪子长约五寸,下面的簪身是银质的,前头是玉雕的卷叶通心草花纹,除了纹样优美细致之外,看不出什么异样,十分适合她这样一个王府小宦官使用。但簪子一入手,她便觉得重量不称,细细看了一下,立即发现了关窍。她按住通心草最下面的卷叶,只听轻微的咔一声,外面的银簪脱落,里面又抽出一支较细的白玉簪来,入手冰凉温润,光滑内敛。她抬眼望着李舒白,迟疑许久,才问:“是……送给我的吗?”

李舒白嗯了一声,依然看也不看她,口气平静淡漠:“老是去摸簪子,摸到了又不敢拔,令人厌烦。而且,你的头发要是散下来了,容易被发现是女子,以后也不好处理。”

黄梓瑕却仿佛没听到他冰冷的话,也不在乎他说厌烦自己。她收起盒子,望着面前这个人,真诚而郑重地说:“谢谢王爷,这是我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了。”

  

  “中心藏之,何日忘之。”他的真心也一直小心地珍藏着,不可言说,直到她的发现。

  

  原来随着年岁渐长,喜欢的书也会发生着变化。原来古言只喜欢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恋,缱绻缠绵,现在反倒喜欢清清淡淡的情,细水长流。

  

  总有一个如李舒白的人,如玉树清风,对你说:

  

  “从今以后,只要你在我身边,就不必再忧虑惊惧。”

2016年2月27日夜于意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簪中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簪中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