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呢

大师哥肯听人劝,真是太阳从西边出啦,除非小师妹劝他,他或许还这么少喝一斤半斤。

有些人可以骗 有些人不能骗

仪琳心乱如麻,内心深处,隐隐有一个渴求的愿望,可是这愿望自己想也不敢想,更不用说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了,一颗心怦怦乱跳,只觉说不出的害怕,却又说不出的喜悦。

仪琳师妹陪着我一起死,却不是我灵珊小师妹。她.......她这时候在干什么?

他剑法如此之精。但所奏胡琴一味凄苦,引人下泪,未免也太俗气,脱不了市井的味儿,

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

是啊,我生病之时,一合眼,便见到你了。那一日发烧发得最厉害,妈说我说呓语,尽是跟你说话。

令狐冲笑了笑,道:“你病一好,我即刻遍胖了。”

令狐冲闭目养了会神,点了个松明火把,又到后洞去看石壁上的剑招。初时总是想着岳灵珊如何传授林平之剑术,说什么也不能凝神细看石壁上的图形,壁上寥寥数笔勾勒成的人形,似乎一个个都幻化为岳灵珊和林平之,一个在教,一个在学,神态亲密。他眼前晃来晃去,都是林平之那俊美的相貌,不由得叹了口长气,心想:“林师弟相貌比我俊美十倍,年纪又比我小得多,比小师妹只大一两岁...

显示全文

大师哥肯听人劝,真是太阳从西边出啦,除非小师妹劝他,他或许还这么少喝一斤半斤。

有些人可以骗 有些人不能骗

仪琳心乱如麻,内心深处,隐隐有一个渴求的愿望,可是这愿望自己想也不敢想,更不用说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了,一颗心怦怦乱跳,只觉说不出的害怕,却又说不出的喜悦。

仪琳师妹陪着我一起死,却不是我灵珊小师妹。她.......她这时候在干什么?

他剑法如此之精。但所奏胡琴一味凄苦,引人下泪,未免也太俗气,脱不了市井的味儿,

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

是啊,我生病之时,一合眼,便见到你了。那一日发烧发得最厉害,妈说我说呓语,尽是跟你说话。

令狐冲笑了笑,道:“你病一好,我即刻遍胖了。”

令狐冲闭目养了会神,点了个松明火把,又到后洞去看石壁上的剑招。初时总是想着岳灵珊如何传授林平之剑术,说什么也不能凝神细看石壁上的图形,壁上寥寥数笔勾勒成的人形,似乎一个个都幻化为岳灵珊和林平之,一个在教,一个在学,神态亲密。他眼前晃来晃去,都是林平之那俊美的相貌,不由得叹了口长气,心想:“林师弟相貌比我俊美十倍,年纪又比我小得多,比小师妹只大一两岁,两人自是容易说得来。”

好汉子三个字,那是不敢当,总算得还是个言行如一的真小人。

桃根仙道:“我宁可她骂咱们是六条狗子,不愿见她放声大哭。”

原来令狐冲体内受桃谷六仙六道真气的交攻煎逼,迷迷糊糊中见岳灵珊在眼前,冲口而出的便道:“小师妹,我⋯⋯我想得你好苦!你是不是爱上了林师弟,再也不理我了? 小师妹,我和你自幼一块儿长大,一同游玩,一同练剑,我⋯⋯我实在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恼了我,要打我骂我,便是⋯⋯便是用剑在我身上刺几个窟窿,我也没半句怨言。只是你对我别这么冷淡,不理睬我。”这一番话,几个月来在他心中不知已翻来覆去的想了多少遍,若在神智清醒之时,纵然只和岳灵珊一人独处,也借机不敢说出口来。

那胖大和尚呵呵笑道:“你日思夜想,挂念着这个令狐冲,我只道是个怎生高大了得的英雄好汉,却原来是躺在地下装死、受人侮辱不能还手的小脓包。这病夫,我可不要他做女婿。咱们别理他,这就走罢。”仪琳又羞又急,嗔道:“谁日思夜想了,你胡说八道。你要走,你自己都好了。”

那时候我是个傻猪屠夫,爱上了她妈妈,她妈妈睬也不睬我,我无计可施,只好去做和尚。当时我心里想,尼姑和尚是一家人,尼姑不爱屠夫,多半会爱和尚。”仪琳啐道:“爹爹,你一张嘴便是没遮拦,年纪这样大了,说话却还是像孩子一般。”

仪琳大是忸怩不安,说道:“爹爹,令狐大哥早就⋯⋯早就有了意中人,如何会将旁人放在眼里,你⋯⋯你今后再也别提这事,没的教人笑话。”

咦!为什么呢胡说?你日思夜想的记挂着他,难道不是想嫁给他当老婆?就算嫁不成,难道不想跟他生个美貌的小尼姑?

奇怪,奇怪!见不到他时,拼命要见。见到他时,却又不要见了。就跟她妈妈一模一样,小尼姑的心事,真是猜想不透。

江湖风波险恶,多多保重。

他说他平生最不喜欢的事,便是听到有人说令狐冲的坏话。我说我也不喜欢。

你真好,怪不得,怪不得,这个不把天下男子瞧在眼里的人,对你也会这样好。

在下令狐冲,山野少年,怎称得上“公子”二字

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连酒也不能喝,女人也不能想,人家欺到头上不能还手,还做什么人?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爽快。

她爱这么说,我便听她这么办就是。

行了将近十里,山道渐觉崎岖,行走时已有些气喘。那婆婆道:“我走得倦了,要歇一会儿。”令狐冲应道:“是,”坐了下来,心想:“听她气息沉稳,一点也不累,明明是要我休息,却说是她自己倦了。”

我本来就没名誉,管他旁人说甚长短?婆婆,你待我极好,令狐冲可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你此刻深受重伤,我倘若舍你而去,还算是人么?

那婆婆道:“倘若我此刻身上无伤,你便舍我而去了是不是?”

眼前只有你我二人,怎地“婆婆,婆婆”的叫个不休?少叫几句成不成?

又是婆婆,你一辈子没叫过人“婆婆”是不是?这等叫不厌?

那婆婆哼了一声,道“说话没点正经,难怪你小师妹不要你”

那婆婆在高处见他摔入山涧,心中一急,便也顺着斜坡滚落,滚到令狐冲身畔。

婆婆,原来你是一个⋯⋯一个美丽的小⋯⋯小姑娘。

好啦,令狐公公,令狐爷爷。你叫了我这么久婆婆,我也叫还你几声。这可不吃亏、不生气了罢。

令狐冲低下头来,见到她娇羞之态,娇美不可方物,心中一荡,便凑过去在她脸颊上问了一下。

令狐冲道:“我虽不知道,却也猜到了八九成。”那姑娘脸上微微变色,道:“你猜到了?怎么猜到的?”令狐冲道:“现在还不知道,到得晚上,那便清清楚楚啦。”那姑娘更是惊奇,问道:“怎地到得晚上便清清楚楚?”令狐冲道:“我抬起头来看天,看天上少了哪一颗星,便知姑娘是甚么星宿下凡了。姑娘生得像天仙一般,凡间哪有这样的人物。”那姑娘脸上一红,“呸”的一声,心中却十分喜欢,低声道:“又来胡说八道了。”

我叫做“盈盈”,说给你听了,也不知你以后会不会记得。

你不会成为老婆婆的,你这样美丽,到了80岁,依然是个美的不得了的小姑娘。

盈盈顿足道:“都是你不好,教江湖上这许多人都笑话于我。倒似我一辈子……一辈子没人要了,千方百计的要跟你相好。你……你有甚么了不起?累得我此后再也没脸见人。”令狐冲又哈哈一笑。盈盈怒道:“你还要笑我?还要笑我?”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盈盈又咬了咬口唇,说道:“我叫祖千秋他们传言,是要你……要你永远在我身边,不离开我一步。”说了这句话后,身子发颤,站立不稳。令狐冲大是惊奇,道:“你……你要我陪伴?”盈盈道:“不错!祖千秋他们把话传出之后,你只有陪在我身边,才能保全性命。没想到你这不顾死活的小子,竟一点不怕,那不是……那不是反而害了你么?”

仪琳低头不语,心中想:“我许过几千几百个愿,盼望能再见你,终于又见到你了。”

我待你如何,你早已知道,你如以我为重,决意救我下山,你自会取胜。你如以师父为重,我便是拉住你衣袖哀哀求告,也是无用。我何必站到你的面前来提醒你。

深觉两情相悦,贵乎自然,倘要自己有所示意之后,令狐冲再为自己打算,那可味之极了。

也不知是什么缘分,我就是⋯⋯就是喜欢你这个轻薄浪子。

小师妹倘若要我陪她堆雪人,便有天大的事,我也置之脑后了。

你奶奶的,冰清玉洁有什么用,我闺女生了相思病,倘若令狐冲不娶她,她便会不了。但我一提到这件事,我闺女便骂我,说什么出家人不可动凡心,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限你一个月之内,去请令狐冲到恒山来见我女儿,就算一时不能娶她,让他们说说情话,也是好的,我女儿的一条性命,就可保得下来。

就是你从来没骂过她一句,因此我师父要哭了。

浮滑无行,危害不大,好酒贪杯更于人无损,野心勃勃,可害得人多了。

她明知毒水中人即死,却挡在我身前,唯恐我受伤。有妻如此,令狐冲复有何求?

莲弟既要杀你,一定是你不好。那你为什么不让他杀了?莲弟喜欢干什么,我便得给他办到。当世就只他一人真正待我好,我也只待他一个好。

一个人武功越高,在武林中名气越来越大,往往性子会变。他自己并不知道,可种种事情,总是和从前不同了。

盈盈,你不妨担心别人,却决计不必为我担心。我生就一副浪子性格,永远不会装模作样。就算我狂妄自大,在你面前,永远永远就像今天这样。

但愿你事事顺遂,早日前来。我⋯⋯我在这里日日夜夜望着。

令狐大哥,那姓林的没半分及得上你,岳小姐是个糊涂人,才肯嫁给他。

众师姐叫我来劝劝你,别把那个糊涂的岳姑娘放在心上。

令狐冲哈哈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哭?令狐冲是个无行浪子,为师父师娘所不齿,早给逐出了师门。小师妹怎么会……怎会……哈哈,哈哈!”纵声大笑,发足往山道上奔去。

这一番奔驰,直奔出二十余里,到了一处荒无人迹的所在,只觉悲从中来,不可抑制,扑在地下,放声大哭。哭了好一会,心中才稍感舒服,寻思:“我这时回去,双目红肿,若教仪和她们见了,不免笑话于我,不如晚上再回去罢。”但转念又想:“我久出不归,她们定然担心。大丈夫要哭便哭,要笑便笑。令狐冲苦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她弃我有若敝屣,我若不伤心,反倒是矫情作假了。”

当时嵩山绝顶之上,数千对眼睛,只有一双眼睛才不瞧左岳二人相斗。自始至终,仪琳的眼光未有片刻离开过令狐冲的身子。

盈盈,我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盼你不要见怪。

我自然不会怪你,如果你当真是个浮滑男人,负心薄幸,我也不会这样看重你了。我开始开始对你倾心,便因在洛阳绿竹巷中,隔着珠帘,你跟我说怎样恋慕你的小师妹。

一个人心中爱了什么人,他就只想到这个人,朝也想,晚也想,吃饭时候、睡觉时候也想,怎能够又去想第二个人?

我只是盼他心中欢喜,我从来没盼望过他来娶我

我知道,因此从来没有劝过你一句。

你这硬脾气,大家知道是惹不得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笑傲江湖(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傲江湖(全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