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控诉不公的书,也是控诉文学的书

艾灵

其实,不是思琪与怡婷对文学失望了,而是文学对她们失望了。文学多么好的词,是语言的力量,足以让人改变,人的思想是最可怕的武器,就像这本书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在渴望被男人疼爱,就连晓奇那么可悲的角色,也渴望破晓之后,能有一个人相爱。

我想问:女人除了爱,会死吗?

这本书里,出现最多的词是爱,但是没有一个人在爱。父母不爱孩子,他们把他们交给陌生的人,却毫不起疑;丈夫不爱妻子,所有的恭谨都在谦和的后面,这就透着日本人骨子里的东西,果然是被殖民过得,在最美好的外表下,藏着最毒的东西。李国华选择欺骗妻子,得到乐园。所谓漂亮的伊纹姐姐,也不爱一维,她喜欢他的样子,却从未爱上他的灵魂,他们住着完全不同的灵魂,却硬生生的说爱,如果放在真实的世界,他们可能连三个小时的对谈都做不到。这样的爱,肤浅到只有性与外貌,最后她也不爱毛毛,她知道毛毛会容忍她,所以她选择让他来陪。

最后她不让毛毛碰她,依然对一维张开了双腿,其实也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的方式,再换个人,就以为之前那个人是最爱,所以迟迟不敢迈出步子,她根本没有爱的勇气,爱不是溺爱,也不是纵容,而是管束,这本小说里的女人,明明知道不好,只...

显示全文

其实,不是思琪与怡婷对文学失望了,而是文学对她们失望了。文学多么好的词,是语言的力量,足以让人改变,人的思想是最可怕的武器,就像这本书里,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在渴望被男人疼爱,就连晓奇那么可悲的角色,也渴望破晓之后,能有一个人相爱。

我想问:女人除了爱,会死吗?

这本书里,出现最多的词是爱,但是没有一个人在爱。父母不爱孩子,他们把他们交给陌生的人,却毫不起疑;丈夫不爱妻子,所有的恭谨都在谦和的后面,这就透着日本人骨子里的东西,果然是被殖民过得,在最美好的外表下,藏着最毒的东西。李国华选择欺骗妻子,得到乐园。所谓漂亮的伊纹姐姐,也不爱一维,她喜欢他的样子,却从未爱上他的灵魂,他们住着完全不同的灵魂,却硬生生的说爱,如果放在真实的世界,他们可能连三个小时的对谈都做不到。这样的爱,肤浅到只有性与外貌,最后她也不爱毛毛,她知道毛毛会容忍她,所以她选择让他来陪。

最后她不让毛毛碰她,依然对一维张开了双腿,其实也只是习惯了一个人的方式,再换个人,就以为之前那个人是最爱,所以迟迟不敢迈出步子,她根本没有爱的勇气,爱不是溺爱,也不是纵容,而是管束,这本小说里的女人,明明知道不好,只是一味的忍受,她们知道痛苦,但还是选择忍受,这与心软无关,与爱无关,只是自我的那些悲悯,让自己萎缩在自己的空间里,不敢迈出去。

从一开始,伊纹对于一维就是一种索取,一种交易,她在给他第一次的时候说:你爱我吗?。。。。。然后一系列的爱不爱的话题,最后,她给了,可是结局并不好,她没有信心,也没有魅力去爱这样的一个男人,其实那是这个男人的本质,她觉得痛苦,也怕死,最后她选择离开。她是自私的,自私的替思琪难过,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马后炮,而且是自怜自哀的马后炮。毛毛与思琪之间有什么好做选择的,明明就不是一个事情,她想过杀人,却从未用理智想过,李国华很有可能再犯,所以,她其实有足够的时间争取证据。

这群女人竟然幼稚的拿着日记去找律师,如果日记有用的话,还要法庭干嘛?法庭当然是讲究的证据的地方,其实,那张在晓奇手里的照片,追溯到照片的位置,可以知道公寓,这件事的源头,可以从那篇晓奇写的贴吧文开始,她们这些全部都没有考虑过,最终考虑的是杀人,可也只能是想想,伊纹是个自私的人,她不可能那么做,也只能想想而已,连老公打她,她还对他说:求你下午上我,晚上打我。这样的妥协,是害怕反抗的后果的。怡婷更不可能反抗了,她一直活在美好的世界,被冲击后,根本束手无策,竟然自己送上门,说是要体会思琪的痛苦,这种逻辑就好比,一个傻子捅了自己几刀后突然觉得自己升仙了,为此感到幸运,她的目的就是如此,问题是那个傻子发现刀是假的,根本桶不死自己。

这群女人从来没有冷静的分析过,自怨自艾我知道是文人的毛病,当一种毛病变成理所当然,那就是罪恶了,其实我觉得思琪没有书中显得那么无辜,第一,她在文中说,我不是妓女。所以她这么做是为了爱情,不管她怎么爱上的,反正是自以为是爱着的了,那么一切就是自愿的了。被强jian本来是受害者,可你自愿了,还要为此痛苦的唯一的解释是,那个男人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爱你,所以你痛苦。如果李国华真的爱思琪,她不会疯。

女人可悲到爱上自己恨的人,还为此发疯,还承受了这个男人常年的对待,只能说是真犯贱,除了这个词还能说啥?罪犯可以得到惩罚,但是受害者拦在罪犯的前面挡枪子,其实是辜负了那些为受害者不平的人。就像伊纹从来不需要毛毛的关心一样,她至始至终都不需要。真正告别后,她无从选择的只能选择毛毛,因为那是她最容易掌控的,在他们暧昧的时候,伊纹心里就清楚。所以伊纹还是爱自己的,只是比较软弱,不敢维护而已。她不像思琪,所以她没疯,也不可能疯。如果一维没有打人的毛病,她说不定觉得自己选的非常的不错,毕竟颜值在那里,体贴也在那里。

思琪这个受害者,她完全可以不去接近李国华,但是最终她选择了接近他,腿是长在自己的身上的,她相信了李国华的话,所以她相信他爱她,然后为此纠结,她明明知道不是爱,却让自己去相信,这也是自己选择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的选择本该自己承受,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你当然找不到证据,因为他故意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你当然得不到公平,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强jian,全世界会说这个女人脏了,但你自己也这么觉得,那你就是真的脏了,而事实,并非如此,女人的yin道除了可以承载男人的世界之外,还可以承载孩子的到来,最重要的是,女人从出生到死亡,也都仅仅只是一个人,到底是谁这么恶毒,把女人跟男人死死的绑在一起,哦,是奴的思想。

女人的第一次,不是男人的猎物,一个男人进入女人身体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这个世界就是那么肤浅,总把动物之间正常的交配,看成高尚到无法越界的地方,我们是人的前提应该是动物,动物与我们的区别,除了情感,也就是工具。

李国华不恐怖,他仅仅只是一个一直处在发春期的动物,单细胞的动物,他脑子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上漂亮的小女孩,他享受那种肤浅的撕裂感,他同时也是人,所以他为自己的感受感到自豪。

这种人除了有病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是兽类,与人差异很大,可惜高物种的思琪往往败给了兽类,这最根本的原因是,跟一个没有心的人谈心是一件自讨没趣,而且活该的事。

我知道为什么作者会面临死亡,她最终过不了的不是世界,不是社会,而是自己那一关。

自己把自己杀死在了所谓的爱里。

不敢爱又没爱过的人,往往以为这种就是爱,其实真正懂爱的人是会明白什么叫珍贵,什么叫敷衍的。

一个男人爱不爱你,这么简单的推理,还要用嘴问出来,简直是侮辱了智商,一个男人爱你会在你不乐意下上你吗?会打你吗?会塞钱给你,开个证明为了自保,以后方便说你是倒贴的吗?傻不傻呢?问这么幼稚的问题,明明知道不爱,干嘛自欺欺人。

这本书不是讲的爱情,只是几个不懂爱,渴望爱的女人被所谓爱她的男人残暴的对待了而已。这是一种利用,男人善于利用女人对爱情的渴望,而女人自以为这种利用,是一种爱,这种病态,就喜欢从蛛丝马迹里去找爱的痕迹,他不爱我就不会上我!对!他闭上眼睛其实你是谁不重要,睁开眼睛重要的也只是你的脸。作者很清楚,她在言语中讽刺着这一点,但她却接受不了。他不爱我就不会送我回家!对!有种抱歉就叫做,我养的宠物,我来送。

现实中,像本书的女人,多了去了,离不开男人的多了去了,所谓的感情,有时候就是一种自欺欺人。所谓的爱情,有时候就是一场白日梦。我最恨的是伊纹与李国华,其实伊纹像李国华一样,给姑娘们添置着一个美梦,却从未让她们醒一醒,明明讨厌李国华,却从未提起,她是最伪善的女人,却最终要假装成最善良的女人,恶心。李国华用自己的学识,催眠着一个渴望爱的姑娘,最根本的原因是她们那可恨的父母。我想作者跟我一样,都恨着这些人,不然不会传达出那种嘲讽。

这本书能唤起大家的意识,可却用讽刺的手法收了个悲剧的尾巴,她恨伊纹,恨李国华,恨那些父母,可是她这些恨从未得到过释放,中国,乃至日本、韩国,从未放过女人,最终是女人的宽容造就了男人的放纵。宽容的女人往往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说服自己的同时说服世界,根源追溯,其实女人才是女人真正的敌人。男人只是坐享其成。

女人永远团结不了,就像思琪与怡婷再爱彼此,也最终会因为男人争吵到不自信,因为女人天身骨子里的占有欲与好胜欲,让她们把这个群体推向了深渊。

这是女人的悲哀,也是世界的悲哀,为男人服务的女人越多,这个世界就永远得不到平衡,男女斗了很多年,最后男人胜利,从母系社会变成男系社会的根源是,男人不再崇拜女人生育,而认为这是应该的,女人也这样认为之后。

这个世界,女人就再难翻身了。

曾经有个领导对我说:只是例假而已,为什么要请假。

这个领导是男人,部分男人的世界里,女人活得很轻松,也很容易,所以当女人站起来的时候,他认为理所当然,当女人疯了的时候,他认为活该,我深刻的记得,李国华说:贱人。男人只要不爱你,女人都可以是贱人。就连曾经我们班上的一个男同学,交了一个女友,女友只是说用力点,他就说,女人骚起来真没有边。

这就是部分男人的认知,短到可以用小拇指来计算,就像他在发浪着打飞机,却知道了一个女人也自卫的时候,他们就会唏嘘一声。不是骚就是贱的形容词扣在女人的身上,这样做的好处是,女人只能靠男人得到身体秩序的平衡,男人就更加有了存在感。好比女人从来不是人,只是一个物件,这个物件一旦活了,就是最不该的事情一样。这种认知,就是错的。当思琪下楼的时候,李国华从来不会觉得,思琪这是最大的宽容,只会觉得,这个傻逼又来了。

所以,女人,苍天饶过谁,不学着分辨,吃苦的是自己,不学着自保难受的是自己,万事留一手,不行踢蛋蛋,保护自己什么时候都不晚。其实女人也是人,过了25岁就发育完整了,需要啪啪了,所以也没什么觉得不应该的, 真正的脏不是身体,而是心,心脏的人,看什么人都是脏的,为什么要对心脏的人说道理,简直是浪费表情,真愿世界,少几个房思琪。

她的悲剧,社会占50%,李国华占30%,她自己占20%。

源于性格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