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梦想,聊胜于无

Fiona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也是在看了《斯通纳》以后,才认识了John Williams,在读完《斯通纳》后,觉得十分意犹未尽,于是看起了这本《屠夫十字镇》。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是安德鲁斯,厌倦了日常生活,觉得琐碎的生活是压抑的、丑陋的、懒散的、毫无意义的,我们渴望冲破这样的束缚,我们心理模模糊糊有一个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诗和远方,觉得那个彼岸是自由的、充满希望的、美好的。正是报着这种非常模糊的希望,安德鲁斯离开了哈佛,离开了波士顿,这种隐约的冲动牵引着他来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他穿越了大半个国家,来到了他所渴望的旷野——西部。安德鲁斯拒绝了商人麦克唐纳的合伙人邀请,拒绝了妓女佛朗辛的诱惑,那时他的心中只有梦想,他孤傲而清高地拒绝了一切,开始踏上了征程。 去科罗拉的路上充满了坎坷艰辛,不得不说,安德鲁斯很善于忍耐,他的同伴们都长期生活在西部,都是有经验的打猎者,而安德鲁斯,却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儿。尽管如此,他依然忍受了长途跋涉的艰辛,同时忍受了缺水,高原反应,迷路的恐惧,酷热和严寒,并最终到达了目的的。按常理,在历经磨难实现理想之后,人们通常应该是快乐的,但是,安德鲁斯真的快乐吗?看上去,安德鲁斯...

显示全文

和大部分人一样,我也是在看了《斯通纳》以后,才认识了John Williams,在读完《斯通纳》后,觉得十分意犹未尽,于是看起了这本《屠夫十字镇》。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曾是安德鲁斯,厌倦了日常生活,觉得琐碎的生活是压抑的、丑陋的、懒散的、毫无意义的,我们渴望冲破这样的束缚,我们心理模模糊糊有一个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诗和远方,觉得那个彼岸是自由的、充满希望的、美好的。正是报着这种非常模糊的希望,安德鲁斯离开了哈佛,离开了波士顿,这种隐约的冲动牵引着他来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他穿越了大半个国家,来到了他所渴望的旷野——西部。安德鲁斯拒绝了商人麦克唐纳的合伙人邀请,拒绝了妓女佛朗辛的诱惑,那时他的心中只有梦想,他孤傲而清高地拒绝了一切,开始踏上了征程。 去科罗拉的路上充满了坎坷艰辛,不得不说,安德鲁斯很善于忍耐,他的同伴们都长期生活在西部,都是有经验的打猎者,而安德鲁斯,却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儿。尽管如此,他依然忍受了长途跋涉的艰辛,同时忍受了缺水,高原反应,迷路的恐惧,酷热和严寒,并最终到达了目的的。按常理,在历经磨难实现理想之后,人们通常应该是快乐的,但是,安德鲁斯真的快乐吗?看上去,安德鲁斯并没有快乐,也没有不快乐。到故事的最后,他们辛苦了一个冬天的狩猎成果,有一半牛皮掉进了河里,而另一半,则毫无意义,因为整个牛皮市场已经土崩瓦解… 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另一种是得到了。”在这本书中,John Williams并没有提及,当理想主义幻灭的安德鲁斯将去向何方,他离开了颓败的十字镇,抛弃了家乡波士顿,也许穷极一生,他也不会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也许最后他终将被生活打败,也许他会意识到所谓的梦想不过是幻觉,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时荷尔蒙的冲动。等到他老去,他可能会笑着去回忆这些荒诞的梦想,甚至嘲笑自己年少轻狂,他也许会发现,他努力所追求的生活,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们永远需要去感知当下的生活,而不是追求生活,生活是没办法追求的,因为生活不在别处,生活就在当下。既然每个人的终点都是死,那么这就意味着生活不需要梦想了吗? 没了梦想,平淡的生活怎能聊以慰藉? 关于梦想,我只能说,聊胜于无。 Miss Mara.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屠夫十字镇的更多书评

推荐屠夫十字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