絹 7.7分

春蠶未老情已斷:《絹》讀後速記

子陵
這是發生於十九世紀末的一遭異國情事。法國絲綢商人迷上了日本土豪的女人,然後念念不忘的,多次長途跋涉要借機會見她一面。小說對日本的描寫相當東方主義,令人失望,甚至燥底——「唯一顯出他的權威是躺在他身旁的那個靜止不動的女人,她的頭靠在他的大腿上,雙眼闔上⋯⋯他的一隻手輕緩地滑梳著她的頭髮,就好像他正在撫摸某隻舒舒服服地、正在沉睡中的動物一樣」,此段堪為全書最劣拙的描寫!

《絹》應不屬長篇。這小書拿上手時最感特別的,是書裏的每章都只得幾頁,劇情推展並不跳躍,頗得page-turner之妙。特別欣賞作者每次都重複交代主角的路程上的每一個點,很能營造天涯路遠,大地無垠的感覺,而且商旅生涯,亦不過如此吧。

故事結尾的「扭橋」很是不錯,那封信是妻子對丈夫最赤裸的揭示,他的身心,她早已了然於胸。只要真切回想,就會明瞭那些異國文字背後的痛。莎士比亞曾說「女人,你的名字叫脆弱。」現在我也可說:「男人,你的名字叫智障。」

談不上「好」或「喜歡」的一部小說,只喜歡那份隨手拿起一部書,用半個下午就完成的感覺。好書如絲絹,讀書,也漸成奢侈事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