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1分

活着,以死亡的名义

mod
我觉得这本书适合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读,倚窗听风雨打叶,也把自己透支进那个戚戚的时代。
福贵年轻时确实是个混账东西,赌钱输光了家底,狠命打怀孕的老婆,骑在妓身上大摇大摆向老丈人打招呼。他狠狠辜负了家珍,家珍没有怨他,能摊上这么好女人是他几辈子的福分。福贵的父亲在面对家财尽散时的愤怒,颇有几分末路贵族的残喘气派。所以后来他教育福贵钱财来之不易时的原始和质朴也分外让人意外。
也许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福贵一生破败,最后只孤独地存活于人世。
有庆的死让我最哀恸,县长夫人生孩子大出血,硬生生抽光了一个“贱民”的血液。孩子最后嘴唇苍白,当他告诉周围人他觉得晕的时候,人们说“没出息,抽个血都晕”;当福贵万念俱灰地向医生询问孩子的死亡时,医生问“你怎么不多生一个儿子?”是啊,这样有用的移动供血站,那些澎湃汹涌于胸间的血液,怎么不再多些?怎么不再多死几个?
人生而分贵贱,就算那些那些天龙人想看烽火烧诸侯,你也得烧,为了他们的完整、为了他们的心情,有什么不能做的?人们说个人利益永远小于集体利益,《公正》中在谈到功利主义者和福利最大化时说:衡量一个政策好坏的标准,是看它是否能让集体福利最大化 。人人...
显示全文
我觉得这本书适合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读,倚窗听风雨打叶,也把自己透支进那个戚戚的时代。
福贵年轻时确实是个混账东西,赌钱输光了家底,狠命打怀孕的老婆,骑在妓身上大摇大摆向老丈人打招呼。他狠狠辜负了家珍,家珍没有怨他,能摊上这么好女人是他几辈子的福分。福贵的父亲在面对家财尽散时的愤怒,颇有几分末路贵族的残喘气派。所以后来他教育福贵钱财来之不易时的原始和质朴也分外让人意外。
也许是善恶到头终有报,福贵一生破败,最后只孤独地存活于人世。
有庆的死让我最哀恸,县长夫人生孩子大出血,硬生生抽光了一个“贱民”的血液。孩子最后嘴唇苍白,当他告诉周围人他觉得晕的时候,人们说“没出息,抽个血都晕”;当福贵万念俱灰地向医生询问孩子的死亡时,医生问“你怎么不多生一个儿子?”是啊,这样有用的移动供血站,那些澎湃汹涌于胸间的血液,怎么不再多些?怎么不再多死几个?
人生而分贵贱,就算那些那些天龙人想看烽火烧诸侯,你也得烧,为了他们的完整、为了他们的心情,有什么不能做的?人们说个人利益永远小于集体利益,《公正》中在谈到功利主义者和福利最大化时说:衡量一个政策好坏的标准,是看它是否能让集体福利最大化 。人人都将之信为真,所以我们要无私奉献,我们要牺牲自己成全大家,我们要禁私欲、灭人性。可这份集体不是个古典概型,每个人占的比重是不一样的,那些有权有势有钱有名的人就站在天平的下方,至于其他人?无关紧要的,哪怕死了,仍然能保证福利最大化。
可能是之前被有庆虐到了,当偏头女婿二喜迎娶凤霞时,我固执地相信那只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可后来看到二喜修房子买猪头,和凤霞手牵手回娘家,坐在外面主动喂蚊子,我又开始相信,可能这篇小说会有苦尽甘来吧,可能就真的会幸福和美吧。可是,我还是too young,to naive.
凤霞死那段,有个细节我特别感动。医生问“保大还是保小?”二喜回答是保大,可后来却抱出了一个男婴,二喜当时没有喜色,一下就怒了,跳起来叫到:“我没要小的!”就这个细节,让我完完全全相信了二喜对凤霞的真爱,因为对他来说,凤霞比传宗接代的“任务”重要百倍。
我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凤霞死了。
世上苦人多啊,这个女人小时候被父母送走,生了大病而又聋又哑,好不容易找到了爱情,却又在三口之家刚刚建立时就破碎崩塌。她一生在做别人手中的工具,挨饿吃苦,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有苦尽甘来的希望了,自己却无福消受。从古至今,该有的人生都被人过过了,在过去的黑暗年代,没有烛火和灯光,有多少凤霞静悄悄的来去,我不知道。
这部《活着》像是在以一个家庭的命运折射时代,这个家庭就像瓢泼大雨打浮萍,无力招架只能在微弱的嘶喊里承受痛苦。这些人经历了战争、大跃进和文革,他们正巧赶上了这个国家的一部分荒诞过往,并成为了大环境狂轰滥炸下的炮灰,只能静默地熄灭、冰冷然后被遗忘。
在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时期背景下,有一段让我第一次读很意外:家珍得软骨病没法干重活,福贵家少了个劳动力就少了很多工作量,当时福贵心里想:好在那时是人民公社,要不这日子又难熬了。我从小到大的所有教育都在告诉我那段历史是多么黑暗,多么羞耻,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任何人会在某一时刻感激于那种社会形式。可事实上,团队协作很可能酝酿出浑水摸鱼,这些听来百害而无一利的行为也会不经意帮了这个家庭一把。
在最后家里人都死光了,福贵想:我是有时候想想伤心,有时候想想又很踏实,家里人全是我送的葬,全是我亲手埋的,到了有一天我腿一伸,也不用担心谁了。我突然想起了电影《本杰明巴顿奇事》中的男主人公本杰明,电影中有一句台词是“Benjamin,we'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How else would we know how important they are to us?”福贵是本杰明的进阶版,他以为自己死后能赤条条无牵挂,毕竟已无人无事可挂怀,可福贵是必然经历过本杰明这个阶段的,只是像春生滚烫的手掌,已经吃苦都吃不出滋味来了。
“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人生注定悲剧,人们给自己找各种理由来维持生存,许多事毫无意义却也聊胜于无。我们生存的意义没有定论,但却有一样的内核,像电影《素媛》中所说“要死了,是人活在世上的理由”。
看啊,世界这样费力地哄骗我们活着,那就活着吧,以死亡的名义。



19:27
2017/5/2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