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号 树号 8.6分

藏在“树号”里的精神财富——读《树号》

凡悦颜
文/凡悦颜
“树号”,在树上砍掉树皮留下来的长方形痕迹,用此提醒着森林里的人们,不至于迷失方向。

《树号》,作者维克托.彼得洛维奇.阿斯塔菲耶夫,20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文学代表人物之一。作者用三十年断断续续写就《树号》,每篇独立成文,好似也是一个个“树号”,指引着作者的创作之路,并给读者以生活的启示。

语言美,是《树号》一书最显而易见的特点,作者通过白描、通感、拟人、动静结合等诸多手法描写看到的景,极具代入感,阅读过程中,读者就好像在看一桢桢3D电影,画面感很强。记得印象派大师莫奈,曾为画好日出和睡莲,而连续观察好久,让观众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光与影的流逝,不知道阿斯塔菲耶夫是不是也花了如此多的功夫,读者在阅读《树号》中也时常会有这种感受,在那里,河流、天气乃至植物的生长都有了律动。

“白桦树的绿叶上、冷杉树柔软的枝梢上有大颗大颗的水珠频频滴下。森林里风声簌簌,树枝折断发出阵阵咔嚓声”(摘自《绿色的星星》),诸如此类,细致入微,作者全方位唤醒读者视觉、听觉感受,他笔下的一切都是有灵魂的,他将博爱赋予他的文字,运用有力量的短句,让它们如诗、如歌亦如画。

《树号》包罗万象,形...
显示全文
文/凡悦颜
“树号”,在树上砍掉树皮留下来的长方形痕迹,用此提醒着森林里的人们,不至于迷失方向。

《树号》,作者维克托.彼得洛维奇.阿斯塔菲耶夫,20世纪下半叶俄罗斯文学代表人物之一。作者用三十年断断续续写就《树号》,每篇独立成文,好似也是一个个“树号”,指引着作者的创作之路,并给读者以生活的启示。

语言美,是《树号》一书最显而易见的特点,作者通过白描、通感、拟人、动静结合等诸多手法描写看到的景,极具代入感,阅读过程中,读者就好像在看一桢桢3D电影,画面感很强。记得印象派大师莫奈,曾为画好日出和睡莲,而连续观察好久,让观众在他的作品中感受光与影的流逝,不知道阿斯塔菲耶夫是不是也花了如此多的功夫,读者在阅读《树号》中也时常会有这种感受,在那里,河流、天气乃至植物的生长都有了律动。

“白桦树的绿叶上、冷杉树柔软的枝梢上有大颗大颗的水珠频频滴下。森林里风声簌簌,树枝折断发出阵阵咔嚓声”(摘自《绿色的星星》),诸如此类,细致入微,作者全方位唤醒读者视觉、听觉感受,他笔下的一切都是有灵魂的,他将博爱赋予他的文字,运用有力量的短句,让它们如诗、如歌亦如画。

《树号》包罗万象,形式上,有抒情的散文、有游记;内容上,有对哲理的探讨,亦有生活的随笔,作者说这些是“微型短篇小说”,在我看来,它们带有俄罗斯文学的印记,却不严格属于任何体裁。除此之外,全书末尾还收录了《俄罗斯田园颂》,阅读此中篇,或许能找到大家熟悉的影子——作家沈从文。《边城》是沈从文的代表作,这曲田园牧歌与《俄罗斯田园颂》类似,都是将写景作为情感抒发的依托,歌颂了平凡人最最普通的生活。《俄罗斯田园颂》里,作者写黄瓜的生长细节,一遍遍描写菜园的景象,那种天然的烟火气,最能打动人。

作家的经历也会影响其创作,沈从文经历了文ge最终转向考古研究,而作者亲历过战争,作品中更是将拒绝战争、向往和平的心表现得淋漓尽致。好的作家,骨子里都有对人类的爱,作者在书中多次描写战争——《肠断魂销》里的抗战老兵,虽赢得了奖章荣誉却度过了凄惨的后半生,乃至因为战争未能经历人生的娶妻生子。《泪水浸湿大地》里描写大地上的妇女们在阵亡将士墓前痛哭。《俄罗斯田园颂》里战争中将士们因饥饿等因素而产生的那种绝望,以及描写被杀死在菜园里的那对衣衫不整的母子,“孩子那张像老者一样饱经风霜的小脸。。。”描写战争,乃至描写故乡的白桦树,都透露着作者的善意和博爱。

正所谓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仅仅提供几种思路,进而引发读者深入思考。比如被王小波盛赞“集长篇小说、中篇小说、抒情散文、道德议论为一体”的《鱼王》,在作者看来并不是非常满意,在《最珍贵的稿酬》一文中,作者坦诚生病打乱了作品原有的节奏,讽刺自己在一系列外力的共同作用下完成了作品,这种讽刺在《回答不署名信》一文也曾出现,作者犀利地指出不完美的,也由衷肯定那些最朴实、最纯粹的,比如同在《最珍贵的稿酬》中出现的渔夫,他是善与美的化身,帮身处困境的人们解脱。

经典就是那些经受住时代的考验,且能让每位读者都从中寻到所需的作品。那些藏在“树号”里的精神财富,还有更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树号的更多书评

推荐树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