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3分

他与我与地坛

雨落寒烟翠
想必很多同龄人都和我一样,和史铁生的第一次接触,源于小学时的一篇课文——《秋天的怀念》。那时并不能体会他的苦涩,只是依着老师的讲授,说一些牵强附会的课文主旨,倒是记住了一个新词语,“诀别”,记住了一片秋天的花海,还记住了一句短话,“要好好活儿”。

    2010年12月31日,清晨的一则新闻告知我史铁生的离世,他完成了这件无需急着去做,并且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情。只是我没有做好准备。记得面对这则播报我呆了好久,好像记忆随着记忆承载者的离开而变得残缺不全。此后我只能借助于他的文字,丰满他的形象,来填补我的记忆缺口。

    很少有人去北京的时候专程前往地坛公园,虽然离著名的雍和宫很近,但也少有游人问津。一车车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奔向佛陀祈求今世的满足和来世的安乐,那香火的烟灰或许都能随风而至地坛的石砖上。我带着《我与地坛》的情怀,也带着弥补记忆缺口的心愿,在清明的清晨而来。踏入公园,所见的完全不是史铁生笔下的那座荒芜冷落的古园。这里的清晨生机盎然:春日的新绿在阳光中洒下欣喜,晨练的人们踩着节拍欢声笑语,修缮的方泽坛端端正正不显沧桑。这一切让我...
显示全文
想必很多同龄人都和我一样,和史铁生的第一次接触,源于小学时的一篇课文——《秋天的怀念》。那时并不能体会他的苦涩,只是依着老师的讲授,说一些牵强附会的课文主旨,倒是记住了一个新词语,“诀别”,记住了一片秋天的花海,还记住了一句短话,“要好好活儿”。

    2010年12月31日,清晨的一则新闻告知我史铁生的离世,他完成了这件无需急着去做,并且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情。只是我没有做好准备。记得面对这则播报我呆了好久,好像记忆随着记忆承载者的离开而变得残缺不全。此后我只能借助于他的文字,丰满他的形象,来填补我的记忆缺口。

    很少有人去北京的时候专程前往地坛公园,虽然离著名的雍和宫很近,但也少有游人问津。一车车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奔向佛陀祈求今世的满足和来世的安乐,那香火的烟灰或许都能随风而至地坛的石砖上。我带着《我与地坛》的情怀,也带着弥补记忆缺口的心愿,在清明的清晨而来。踏入公园,所见的完全不是史铁生笔下的那座荒芜冷落的古园。这里的清晨生机盎然:春日的新绿在阳光中洒下欣喜,晨练的人们踩着节拍欢声笑语,修缮的方泽坛端端正正不显沧桑。这一切让我始料未及又激动不已。我走在园中细细端详,或许他曾在这棵古松下看着日薄西山,或许他曾在这段石墙边沉思静想,或许他曾在那个房檐下偷偷写作,又或许他曾经在那片树荫下听人歌唱。不知道如今这样活力四射的地坛是否被他喜爱,但是,这份对生活的热爱,毋庸置疑,是史铁生追求的理想主义。

    “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他感激这种安排,使他和地坛相逢,于是,生命有了极大的改观。他说:“如果我按下开关,那么黑暗中也会有光明。很多时候是心在造这个世界。”这座废弃的古园,是他参悟死亡、看透生活的精神的家园。

    我匆匆而来又仓促而归,但心愿已了。出门看到雍和宫不绝的人流,想到他的话:“残疾是上帝对人的缺陷的强调或者说是明示,人都有残疾,或肉体或精神。”祈祷神明不如在神明的逼迫中学会寻找,于是,所有的祈祷终能找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