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木圣经 毒木圣经 8.7分

毒木天父

百年孤读
西方文化和精神的殖民主义式荒谬积于“天父”一身:因自身的负罪而惩罚他人,用错误的“诺莫”为万事万物命名定义的刚愎自用;明明是遍生毒木和象草的丛林,却定要当作沃土去“播种”的盲目热忱;把最需要爱之福祉的家人拖入一己之欲的“圣战”里的自私冷酷,无视“她们”眼中的刚果只是雨季里淹没一切的烂泥堆和旱季里扫荡一切的蚂蚁群。
      父亲本来只是嫁接的枝,依非洲的根系汲取肥汁,却总想着反客为主,自成根系。他遗落谦卑,裹挟无知,眼睛长在嘴里,只有开口布道时能见自己,却不懂见造物如见主。当家人被迫上演死亡和分离的出埃及记,他却仍执迷于编纂和宣讲着自己的毒木圣经。他以自己是摩西,是士师为荣,却不知他人以他为法老而苦。他视自己是方舟,他人却见之如洪水。他早已是他人眼中的梁木,却还傲慢地认定能为别人去除眼中的刺。他以自己的思维方式“喜欢”非洲,却从不想非洲是否以同等的“喜欢”来待他。他只认凡“对的”必是对的,却不懂“对的”有地理界限,它跨不了洋,耐不住热,居不得丛林。
     后来的先走,当母亲在最小的孩子身上开始拯救,毒木天父连最近的邻人(家人)都...
显示全文
西方文化和精神的殖民主义式荒谬积于“天父”一身:因自身的负罪而惩罚他人,用错误的“诺莫”为万事万物命名定义的刚愎自用;明明是遍生毒木和象草的丛林,却定要当作沃土去“播种”的盲目热忱;把最需要爱之福祉的家人拖入一己之欲的“圣战”里的自私冷酷,无视“她们”眼中的刚果只是雨季里淹没一切的烂泥堆和旱季里扫荡一切的蚂蚁群。
      父亲本来只是嫁接的枝,依非洲的根系汲取肥汁,却总想着反客为主,自成根系。他遗落谦卑,裹挟无知,眼睛长在嘴里,只有开口布道时能见自己,却不懂见造物如见主。当家人被迫上演死亡和分离的出埃及记,他却仍执迷于编纂和宣讲着自己的毒木圣经。他以自己是摩西,是士师为荣,却不知他人以他为法老而苦。他视自己是方舟,他人却见之如洪水。他早已是他人眼中的梁木,却还傲慢地认定能为别人去除眼中的刺。他以自己的思维方式“喜欢”非洲,却从不想非洲是否以同等的“喜欢”来待他。他只认凡“对的”必是对的,却不懂“对的”有地理界限,它跨不了洋,耐不住热,居不得丛林。
     后来的先走,当母亲在最小的孩子身上开始拯救,毒木天父连最近的邻人(家人)都不懂得去爱是何其可鄙可悲,其唯一的“善行”是用出自他意志的非洲之劫影响了三个女儿,让她们用独立思辩写出了各自的关于生存和文明的勘误圣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毒木圣经的更多书评

推荐毒木圣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