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小孩”还是变得“成熟”?

Koala.J.H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是一篇充满“神秘主义”色彩的小说。小说讲述了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因为频繁梦见金字塔,然后在吉普赛女人和撒冷王的指引下走向了寻找宝藏的路,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天命”的故事。“天命”,“预兆”,“命运”是贯穿小说始终的关键词,圣地亚哥关于金字塔的梦就是一个预兆,他在寻宝的路上也遇见了各种各样的“预兆”,而这些“预兆”最终指引着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完成了自己的“天命”,也正是因为圣地亚哥在履行着自己的“天命”,他的“命运”才变成了一段“奇幻之旅”。

小说的主体当然是在记叙圣地亚哥的“奇幻之旅”,而圣地亚哥在路上所遇到的人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样,也正是他们的平凡却各异的“命运”才突出了圣地亚哥命运的传奇色彩,他们对于“天命”的理解也融入到了圣地亚哥对于“天命”的领悟之中。讨论他们的“命运”以及他们对于“天命”的看法对于理解牧羊少年至为重要。

在圣地亚哥选择成为一个牧羊人之前,他的人生是由他的父亲掌控的。而他的父亲与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父亲一样,“为吃喝而操劳,夜夜在同一个地方睡觉”。圣地亚哥对于命运的抉择也是从他父亲那里开始的,按照他父亲的安排,圣地亚哥原...
显示全文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是一篇充满“神秘主义”色彩的小说。小说讲述了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因为频繁梦见金字塔,然后在吉普赛女人和撒冷王的指引下走向了寻找宝藏的路,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天命”的故事。“天命”,“预兆”,“命运”是贯穿小说始终的关键词,圣地亚哥关于金字塔的梦就是一个预兆,他在寻宝的路上也遇见了各种各样的“预兆”,而这些“预兆”最终指引着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完成了自己的“天命”,也正是因为圣地亚哥在履行着自己的“天命”,他的“命运”才变成了一段“奇幻之旅”。

小说的主体当然是在记叙圣地亚哥的“奇幻之旅”,而圣地亚哥在路上所遇到的人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样,也正是他们的平凡却各异的“命运”才突出了圣地亚哥命运的传奇色彩,他们对于“天命”的理解也融入到了圣地亚哥对于“天命”的领悟之中。讨论他们的“命运”以及他们对于“天命”的看法对于理解牧羊少年至为重要。

在圣地亚哥选择成为一个牧羊人之前,他的人生是由他的父亲掌控的。而他的父亲与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父亲一样,“为吃喝而操劳,夜夜在同一个地方睡觉”。圣地亚哥对于命运的抉择也是从他父亲那里开始的,按照他父亲的安排,圣地亚哥原本的命运轨迹应该是在学校读书写字,然后进入修道院,成为一个神父,圣地亚哥的生活原本也应当和他的父亲一样,和纺织品店老板的女儿一样, 日日夜夜在一个地方,重复同样的工作和生活,直到死去。但是圣地亚哥拒绝了这种生活,选择去云游四方,父亲最终同意并且祝福了圣地亚哥,而圣地亚哥也从父亲的目光之中发现“父亲也想云游四方,这个愿望一直存在,尽管几十年来他一直将这个愿望深埋心底”。父亲和这世上所有人一样,他们也一度发现了的“天命”,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企图证明,根本不可能实现天命”,于是,他们便把“天命”深埋在心中,然后被卷入重复的生活之中。圣地亚哥的父亲是这样,卖爆米花的小贩也是这样,他也曾经渴望出去闯荡,但最终也选择了隐藏“天命”而并不是去完成它。

水晶商人的梦想是去圣城麦加朝圣。他和圣地亚哥的父亲以及卖爆米花的小贩不同,他一直保有着自己前往麦加的梦想,但他却不敢实现他的梦想,“因为麦加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希望,使他能够忍受平庸的岁月,忍受橱柜里那些不会说话的水晶……他害怕实现他的梦想之后,他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圣地亚哥的父亲和卖爆米花的小贩是出于对现实的恐惧而选择隐藏自己的“天命”,而水晶商人则是害怕完成“天命”之后失去生命的意义而放弃“天命”,他们最终都没有实现自己的“天命”,他们的生命最终都被一天又一天重复的生活所消耗。

而圣地亚哥的命运,在他选择云游四方的那一刻,他就踏上了实现“天命”的征途。圣地亚哥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圣地亚哥对这个世界和对命运的看法和所有人都不一样,这也正是圣地亚哥会选择放弃日复一日的生活而毅然决然地选择云游四方并且完成自己使命的根本原因。

圣地亚哥对于世界和命运的看法是“反理性”,“反现实”的。这也是这部小说最为重要的两个特征。正如作者保罗·柯艾略在《自序》中提到的:“我发现了‘天命’和‘上帝的神迹’,然而我的理性推理却拒绝承认其真实性,因为它们过于简单纯朴。”而圣地亚哥正是作者的自我反思,圣地亚哥即代表“简单纯朴”,他的“奇幻之旅”即在证明“天命”和“上帝的神迹”如何战胜“理性推理”。

圣地亚哥曾经在一所神学院待到十六岁,他会读书识字,但是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并不是来源于书本。尽管小说中多次提到圣地亚哥在牧羊的时候会随身携带一本书,而且他还经常去拿自己的书和钱去换一本更厚的书,但是圣地亚哥看书的目的并不在于获取知识,而是为了消磨时间,他不在乎书的内容是什么,也不在乎他可以从书中学到什么,他唯一在乎的是书厚不厚,因为这直接关乎着这本书可以消磨多少时间。而当圣地亚哥踏上实现“天命”之后,圣地亚哥便再没有看过书,当他再次注意到他的书,已经是当他离开水晶商人,正准备返回安达卢西亚平原牧羊的时候:“圣地亚哥回到房间里,把自己的全部东西集中在一起。那是三个装得满满的包。正要离开时,他发现以前放羊时用的旧褡裢躺在房间的一个角落,皱成一团。他几乎记不得它了。里面还装着那本书和他的外套。”书对于圣地亚哥实现他的“天命”而言,没有任何益处,书代表着传统的认知方式,通过书来认识世界,这种认知方式对于实现圣地亚哥的“天命”不仅无益,在某种意义上而言,甚至是有害的。

与圣地亚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国人,他“酷爱”读书,他认识世界唯一的方式就是“读书”,他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读书”上。英国人几乎一切行为都与“书”有关,或许是作者有意造成英国人和圣地亚哥在这方面的对比,小说中每一处关于英国人的描写都必定离不开“书”:“想不到我这辈子竟沦落到这种地方,他边翻阅着一本化学杂志,边在心中这样想道,十年寒窗竟把我引进了一个牲口棚。”,“他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图书馆的常客,购买了有关炼金术的所有最重要和最罕见的著作。”,“只有英国人不在意这一切,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埋头读书。”,事实上,英国人从书中学会了很多东西,他明白一切的道理,他懂得圣地亚哥了解的一切知识,他知道“乌凌”和“图明”,知道“牧羊人最先认识王”,知道“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预兆”,他还知道很多圣地亚哥不知道的关于炼金术,关于化学的等等学问,这些都是“书”告诉他的。但他唯独不懂得“宇宙语言”,“宇宙中有一种人人都能懂的语言,但是这种语言已经被遗忘了。我正在寻找它,还有其他的东西,所以才来到这里。”英国人不仅看书,而且对书中的观点深信不疑,他不远万里,放弃一切来到沙漠寻找炼金术士也是因为他被书中炼金术和炼金术士的传说所深深吸引住了。

圣地亚哥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来自于观察,用心观察。他通过观察,触摸到了“世界灵魂”,领悟了“宇宙语言”,而这恰恰是英国人所缺乏和苦苦追寻的。

圣地亚哥和英国人曾经试图以彼此的方式去认识世界。“‘我得多注意观察商队。’英国人说。‘我得多读读你那些书。’男孩说”,但是,男孩根本看不懂英国人书中所写的那些东西,关于汞,盐,龙和王者什么的。“尽管如此,他发现,似乎所有书里面都在重复着一种观念:万物皆为一物的表现。”男孩反问英国人“难道通过观察人类和所有的预兆,还不足以发现万物精华吗?”,英国人批评男孩有一种把一切东西都简单化的癖好,毫无疑问,对于圣地亚哥来说,以“读书”来认识世界这一方式是失败的,这些只能坚定圣地亚哥既有的看法——“万物皆为一物”,“宇宙语言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懂的语言”,“朗朗乾坤之下的一切,都是由同一只手写就”,这些观念一直被圣地亚哥所深信或者深植在心中,“读书”并没有改变圣地亚哥的这些观念,而是坚定了他的信念。同样,对于英国人来说,“观察商队”也并不合适——“这几天来他一直注意观察商队,却根本没发现什么新东西”。他们两个人都对彼此认识世界的方式大失所望。

但小说的结尾是圣地亚哥一直通过用心观察这个世界,与世界沟通,最终完成了自己的“天命”,而英国人是否完成了他的“天命”,我们不得而知,“不过他已经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了。他开始观察沙漠了。”小说意在告诉我们的是——用心“观察”才是认识这个世界最好的方式,它是一个人完成“天命”的必要条件。

通过与英国人的交流,圣地亚哥再一次明白自己与他人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方式,他在心中反复对自己说。他的方式不属于我,我的方式也不属于他。”,这是小说中圣地亚哥第二次明白“每个人都不一样”,在某种意义上而言,这句话意味着“圣地亚哥和他们不一样”。圣地亚哥第一次明白这个道理是在他遇上水晶商人的时候——每个人对于自己“天命”的看法不一样,有的人因为害怕现实的残酷选择隐藏了自己“天命”,有的人害怕实现自己的“天命”之后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有的人则选择勇敢地去寻找自己的“天命”。而前两类人最终没能完成自己的“天命”的原因仅仅在于——懦弱,一种人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懦弱,因为他们害怕承担失败所带来的风险,所以选择隐藏或是忽视自己的“天命”,而将自己埋入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生活之中。圣地亚哥两次意识到自己与他人的不一样,他两次所领悟的实际上也正是为何他能够最终实现“天命”的原因——“用心观察这个世界”并“勇敢地追寻自己的天命”。

圣地亚哥没有像卖爆米花的小贩一样,“踏踏实实”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攒够足够的积蓄,然后在年老时前往非洲度一个月的假期,也没有像水晶商人一样害怕实现梦想之后失去活下去的动力,更没有像他的父亲一样,在“天命”向他昭示时便将其扼杀在内心深处,圣地亚哥挑战现实,挑战“重复生活”的勇气来自哪里?——来自圣地亚哥骨子里对于“传统”和“理性”的反叛,通过“书本”获取知识,这是“传统”的认知方式,规规矩矩在学校读书识字,进入神学院学习,成为一名神父,然后日复一日的生活,这是传统牧羊家庭的荣耀,而承认现实的压力,清楚现实具有毁灭一切梦想的力量,现实深不可测,这是大多数“理性”人都明白的事实。而圣地亚哥全然是对这种“传统”和“理性”颠覆,在他的认知中,世界不是书本上那些复杂而冗长的文字和深奥的图画,而是羊群,安达卢西亚的大平原,是纺织品店老板的女儿,是沙漠,是骆驼,是金字塔,是一切简单朴素充满新奇的东西,在他未发现自己的“天命”之前,他的命运是云游四方,在他发现自己的“天命”之后,他的命运是寻找宝藏的奇妙之旅,当然,在旅途中也云游了四方,他走的路远比任何一个牧羊人长,他见到了任何一个牧羊人都未曾见过的风景,而这一切都是由“心”而为之,圣地亚哥的所作所为表面上是按照“预兆”的指示做的,实际上是其听从内心自然而然的选择。而“心”是不需要“理性”的,“心”是不被“传统”束缚的,但“心”却有着巨大无比的“勇气”,这是实现“天命”的真正奥妙所在。

《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不是简单的不负责任的“鸡汤文”,它讲述了牧羊少年圣地亚哥怎么完成自己“天命”的故事,它告诉我们的不是怎么做才能成功,而是告诉我们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天命”,所有人都可能像圣地亚哥一样完成自己的“天命”。小说自始至终都贯穿着“天命”的观念,但这不是告诉我们要服从命运的安排,不要抗争,如果这么想就误解了“天命”,“天命”不是桎梏人的枷锁,而是每个人注定的“使命”,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并有可能完成它。

这个故事是以“童话”的方式讲述出来,“童话”是人类最浅显最美好的故事,“童话”诉说的往往是人世间最良善的美德和感情,以及最深邃的真理。《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某种意义上与《小王子》能够产生共鸣,《小王子》中有这样一段叙述:“只有用心灵才能看得清事物本质,真正重要的东西是肉眼无法看见的。”这段话同样可以作为《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的主旨,这是这两篇“童话”共同诠释的人类最简单也最深邃的真理。

《圣经·玛窦福音》有一段经文是讨论“天国中谁最大”:

就在那时刻,门徒来到耶稣跟前说:“在天国里究竟谁是最大的?”耶稣就叫一个小孩来,使他站在他们中间,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变成如同小孩一样,你们决不能进天国。所以,谁若自谦自卑如同这一个小孩,这人就是天国中最大的。”(《玛窦福音18::1~3》)

圣地亚哥是这部小说中唯一的“小孩”,在圣地亚哥身上,我们能反思的除了“实现天命”之外,还有更值得反思的东西——对人类理性的反思。“小孩”是没有“理性”的,“理性”是教育的产物,“理性”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品质,它是需要培养的。“心”在天性上是相信“天命”和“上帝的神迹”的,而不是相信“理性”,人的“天性”是趋于简单纯朴而不是复杂,而“理性”却引导人们拒绝“简单纯朴”的真实性而去相信复杂才是值得被信任的。人的“天性”展现给人类的世界是一片充满未知和新奇新大陆,展现给人类的命运是一次充满冒险的旅途,而“理性”让人深信日复一日的生活才是最有保障的和最为正确的生活。如果“理性”剥夺了人类如此多的可能性,那么,我们为什么还得选择相信“理性”呢?

成为一个“小孩”还是变得“成熟”,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更多书评

推荐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