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匠人的心得

笨笨的猪

#碎碎念#读书的乐趣之一在于可以透过一名作者的视野去结识另外的作品,另外的一部分人。刀尔登就是这样在我零星及胡乱的阅读中跳进我眼帘的作者。这是我第一本阅读他的散文集,满满都是一个认真读书人的即视感。我相信阅读本身和其他任何技艺一样,熟一定能生巧,量最终蜕变为质。但是思想系统的建立与整理后通过语言输出真是需要一定的天资。技艺高低就在于此!

王尔德说:“我们都在阴沟,很少人抬头望向星空”;康德说:“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 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 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我想刀尔登字里行间勾勒出的正是日常行走在“江湖”的我们,希望能够挣脱枷锁抬头仰望星空的愿望吧!正如他说的:“我们要活在真实的世界里,也要睡向另一个世界,更好的世界。”

没有给满分,主要有2个原因。1)我希望我的读书原则是“入世”。我承认我目前读书的动机还是很功利。倒不是说一定是“有用说”,如标的为“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但一定可以在现实中起到”直接的”应用作用。为啥有这个原则,以后有机会再表。2)很期待阅读他的大作“中国好人”,留点盘缠吧!综合来说,以作者60年代的生人,光是阅读量,已经...


显示全文

#碎碎念#读书的乐趣之一在于可以透过一名作者的视野去结识另外的作品,另外的一部分人。刀尔登就是这样在我零星及胡乱的阅读中跳进我眼帘的作者。这是我第一本阅读他的散文集,满满都是一个认真读书人的即视感。我相信阅读本身和其他任何技艺一样,熟一定能生巧,量最终蜕变为质。但是思想系统的建立与整理后通过语言输出真是需要一定的天资。技艺高低就在于此!

王尔德说:“我们都在阴沟,很少人抬头望向星空”;康德说:“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震撼人们的心灵: 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标准; 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 我想刀尔登字里行间勾勒出的正是日常行走在“江湖”的我们,希望能够挣脱枷锁抬头仰望星空的愿望吧!正如他说的:“我们要活在真实的世界里,也要睡向另一个世界,更好的世界。”

没有给满分,主要有2个原因。1)我希望我的读书原则是“入世”。我承认我目前读书的动机还是很功利。倒不是说一定是“有用说”,如标的为“黄金屋,颜如玉,千钟粟“,但一定可以在现实中起到”直接的”应用作用。为啥有这个原则,以后有机会再表。2)很期待阅读他的大作“中国好人”,留点盘缠吧!综合来说,以作者60年代的生人,光是阅读量,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

以下书摘,乃取自观之。


八一年

P013: 如同我们不能在同一时刻“全部”看见一张桌子上的什物,我们从来不能看见任何事情的“本来样子”(如果这个词有任何非形而上学的意义的话)。我们得选择自己版本的世界,给它涂上颜色;我们得决定自己要在哪一个世界里生活。

更好的生活

P030: 我们要活在真实的世界里,也要睡向另一个世界,更好的世界。

P031: 现在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当代文学中的两类,一类是写实际世界有多么多么坏——是的,但我知道了;一类是写得琐碎,想把“本来的样子”还原给我们——是的,但谢谢了。

P032: 一天一天地生活,一本一本地读书,两边的零星感受或相对较,或相掺和,有的已辨别不出原始,有的遥遥相对,我们不都是这么成长起来的吗?

P032: 书籍只是一半。小时候的晚上,多用来游戏。偶尔抬头向天,看到那种星空,就想把视线伸出去。至于现在,本来应该属于情感的,易主为理智,更何况提醒你只有一个世界的因素越来越多,其他的因素越来越少。不单是对成年人如此。

文学与序言

P46: 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的环境,现在想来,令人不寒而栗——那是一张由整套观念组成的网,对生活中的所有事件,无不有着最简单的解释,那是一个加工厂。但我们仍然长成了人,而非产品,因为生活,无论在其物理方面还是精神方面,都太纷乱了,世界还没有,也不会有一种观念体系,能够克服其杂乱无章。在这一方面,文学是做不到的,神学也是不能够做到。

最熟悉和最陌生的

P056: 这两千多年中,文明世界的变化是多么大,又是多么小!在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上,我们有多么辉煌的成就,而在人类的内部关系上,改进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亦摇亦点头

P061: 要想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先得清楚什么是“有用”。我总觉得,凡是喜欢提有用无用之类问题的人,心中的“用”,总是曲曲折折地同馒头包子(黄金屋)、性(颜如玉)和权力(千钟粟)有关,一件事,如果推导不至这三样,在他们看来,总归无用。

P65: 中国古代文学,在展现人类经验方面不够宽阔,在语言实验上则有相当的成功。他们将一种半枯死的语言,钻研到如此程度,足令我们羞愧,因为我们这批使用当代汉语的人,有更丰富的观察、更深切的理解,而修辞能力却远远不如古人。比这更重要的,是建立一种历史感,或经验感。我喜欢读这些抽象的理论著作,然后意识到,如果没有经验基础,没有对人类事物在细节上的体会,一个人有可能多么摇摆,又多么固执。

P67: 对我来说,那些数量有限的阅读,还是有用的,一是理 解事物,多了一种意义框架;二是对于所谓人类历史,知道 了许多细节,而我相信,细节,特别是孤立的、遭受概念污 染的程度不是很高、或有办法清洗掉这类污染的细节,是经验的最好内容。

读鲁迅,长大个儿

P071: 大约也是在高中时,形成了对鲁迅其人的印象。他性格中最让我着迷的,是他的独立和强硬,我从他那里接受了对愚蠢和软弱的厌恶(至于对强权的情绪,不是厌恶所能形容的了)。现在看来,在一个权力流行的世界中,鲁迅不追求权力,更不接受任何一种权力的欺凌。权力是人类的问题,而他只能在人类生活很小的一隅中来做意义模糊的实践,这种实践对他个人的意义,远高于对社会的。他有时完全明白这一点,更多的时候,按捺不住关怀之心,又去与旨趣大异于他的人结盟,被深微而细碎的伤害着,来反抗那显然而庞大的。

枪炮与草原

P077: 可惜的是,屠格涅夫后来受同时代人——特别是批评家和政治活动家——太多的影响,让自己的小说承担起不该由小说来承担的工作。我毫不反对一个作家有政治立场,不过,如何以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其社会态度,永远是个难题。对一个文学家来说,文学似乎才是他“自己的方式”,但“文学”——拟人地说——决不会这么想。

物理学里的文学

P096: 人为什么要看书?这个问题太大。我只知道,小时读书就是周游世界。小学时期,住在深山里,如在井中,书籍便是爬出这井的阶梯了。当然我所指的,不是将身子爬出来,是将精神爬出去。从书里,你不仅可以知道有广大的地理或物理世界(这一点似乎现在从电视里也可以得知),还可以知道有深邃的精神世界(这点似乎不容易从电视里发现);你知道,如果可能的话,一个人不仅可以走得多么远,还知道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想得多么多;你知道,一个人可以用大千世界纷繁奇妙的细节充满自己的生活,也可以块然独立于自己的默想之上。是的,书中的都是他人的经验,但在孩童活泼的想象中,两种经验原不易分别。小孩子的心灵,初无门窗之设,若仅从日常生活而来,每建一扇门,就又筑了些新墙,大约到十来岁时,四周围得差不多了。好在要开新的门窗,也很容易,不像我们如今这种年纪,门窗不是锈死,就是自己把它关闭了,仅留一二,还是用于向外倒垃圾,放进来的就很少了。

梭罗的啰嗦

P109: 许多人 - 包括我 - 犯过的一个错误,是将自然同社会相对照。是的,我认为这是个错误。从古代诗人到当代的旅行者,一说到“自然”,先想到的是人迹稀少的森林、草原和山峦,那同拥挤的人类社会,仿佛是两极,而山林的美丽,便在这种想法中,验证着社会的失败了。现在我不这么想了,现在我认为与自然相对的,是我们的内心,至于社会组织的状况,好也罢坏也罢,自然既不提供进步的线索,也不提供出逃的路径。自然绝不是对文明的否定。

读书无用论

P137: 为什么如此?我们疏离一件事物,粗浅地说,或者是没有发现它与我们的关系,或是那关系太紧密狭隘。正如生存是最不可忍受的生活方式,求知是最容易让人生厌的阅读方式。

P141: 我说这些,是粗浅的比喻,而仍没逃出有用无用之论。其实我最反对有用无用之论的滥用的,是这种观点,隐藏着狂妄与闭塞。说它狂妄,是它以为我们对世界及自己的了解足够丰富,足够深刻,能够判定一切或绝大多数事物会如何影响我们的利益;说它闭塞,是它把我们可怜的一点知识,转化为精神的牢狱,或说得好听些,一张道路旁午的地图,进而断言,道路之外,实无景致。古典功利主义者不能、也无法假定能够计算出行为的全部后果,我们就能了吗?我不知道未来人类会怎样理解类似的一批问题,但一个有可能存活数十亿年的种类,在才拥有两万年左右文明史时,便假装掌握了种种诀窍,是不是有点儿过早了呢?

P144: 回到开头的话——不是书令我隔三岔五地生厌,是自己的态度,精神上的不自由,心胸的不开放,回火到自己身上。怎么办?没办法,像在很多事情上一样,一边对自己不满意,一边依然故我。改是改不了啦,有所警戒,聊胜于无。

山峰及其他比喻

P150: 我承认在文学或艺术的传统内部,像在社会的其他结构中一样,势利总是有的,但接受“经典”这种概念,倾听他人的评价,重视经验丰富者的阅读经验,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承认“权威”的地位,很明显是更明智的做法,特别是在我们没有把握的时候。我不认为这是服从权威,我认为这是信任,是对他人的诚实和能力的信任,对社会淘汰莠见功能的信任。这种信任不能带我们到最远的地方,但没有它,我们一步也迈不开。一个人可以不喜欢福楼拜,读不下去《白鲸》,这没什么,要表达这意见,慎重的用语是“不合我的口味”,而不是“什么破玩意儿”之类——事实上,文学史中那些有名的作品,有很多我不喜欢,有一些我认为评价过高,但“破玩意儿”,我还没有发现。共同的欣赏经验,尽管屡受强加的影响,仍然是一张滤纸,能通过它的,总不会很差。

阅读的边疆

P169: 每读一本书,我们多了一些知识,更多了一些“已知的未知”——我们每将精神世界的边际向前推进一寸,未知世界的规模便扩大了一尺,这是折磨,也是最令人着迷的地方。人类作为整体把旅程和边疆记录在书里,没有人能够凭一己之力,在所有方向上加入探索的队伍,但当我们说“我最喜欢什么书”时,可能意味着,而且最好是意味着,为自己选择的一些方向,经过的一些路标,一些休息之地,这些路标被越过时,最值得回味,再次出发时,休息才有了意义。

书的物理

P191: 我们预测未来的事务时,最好意识到,“未来”在此描述的只是一个线段。我们对未来的所有谈论,无论是清明的想象还是胡扯八道,无不基于我们已经拥有的经验。我们的历史,我们对自己和世界的全部知识,都是有限的,我们的野心和理解能力,也是有限的,理性仅靠自身的力量,也无从产生真正的事务。有人会认为想象力是无限的,然而这里的“无限”只是一个修辞,正如在人类事务中“永恒”只是个修辞,——多想几秒钟就能明白,想象力也是有限的。还有的人,把想象力视同一种光线,可以让有限长度的物体,有无限长度的影子,然而想一想这光线的源头,或许就不那么乐观了——总之,我们无法预测在预测时无法理解的事物,我们没有那种能力,我们不能想象与我们的文明完全两样的文明的面貌,尽管那是有可能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亦摇亦点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亦摇亦点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