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题跋校注 东坡题跋校注 评价人数不足

磨了一半的墨

无蕊
几年前读《东坡题跋》,抄录了一则“看茶啜墨”,一直没有用处,其文曰:
“真松煤远烟,自有龙麝气。世之嗜者如滕达道、苏浩然、吕行甫,暇日晴暖,研墨水数合,弄笔之余,乃啜饮之。蔡君谟嗜茶,老病不能饮,但把玩而已。看茶啜墨,亦事之可笑者也。”
《东坡题跋》有一卷专门谈墨,看内容,东坡先生对于墨的痴爱实不减于啜墨的这几位,流放海南岛时还曾亲手烧烟制墨,洋洋得意。
从啜墨一节看,古人对于用墨实在讲究,砚必须干净,水必须清洁,墨自然更要纯正了,研出来要如婴儿眸子,不然黑漆麻乌的如何入口。
我自从恢复临帖习惯以来,因为买不到适用的墨汁,改用磨墨,到现在,只磨掉两根半墨条,所用的都是便宜货色,并不知道好的墨应该是什么样子,听古人谈墨,只如天方夜谭。
《梦溪笔谈》有一则谈石油:“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挹之,乃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帷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或言沈括预言了石油千年之后的大用,就原文...
显示全文
几年前读《东坡题跋》,抄录了一则“看茶啜墨”,一直没有用处,其文曰:
“真松煤远烟,自有龙麝气。世之嗜者如滕达道、苏浩然、吕行甫,暇日晴暖,研墨水数合,弄笔之余,乃啜饮之。蔡君谟嗜茶,老病不能饮,但把玩而已。看茶啜墨,亦事之可笑者也。”
《东坡题跋》有一卷专门谈墨,看内容,东坡先生对于墨的痴爱实不减于啜墨的这几位,流放海南岛时还曾亲手烧烟制墨,洋洋得意。
从啜墨一节看,古人对于用墨实在讲究,砚必须干净,水必须清洁,墨自然更要纯正了,研出来要如婴儿眸子,不然黑漆麻乌的如何入口。
我自从恢复临帖习惯以来,因为买不到适用的墨汁,改用磨墨,到现在,只磨掉两根半墨条,所用的都是便宜货色,并不知道好的墨应该是什么样子,听古人谈墨,只如天方夜谭。
《梦溪笔谈》有一则谈石油:“鄜、延境内有石油,旧说‘高奴县出脂水’,即此也,生于水际,沙石与泉水相杂,惘惘而出,土人以雉尾挹之,乃采入缶中,颇似淳漆,然之如麻,但烟甚浓,所沾帷幕皆黑。余疑其烟可用,试扫其煤以为墨,黑光如漆,松墨不及也,遂大为之,其识文为‘延川石液’者是也。此物必大行于世,自余始为之。”或言沈括预言了石油千年之后的大用,就原文看,“此物”指的是石油烟制成的墨,沈公或以为人们世世代代磨墨挥毫呢。
我磨掉两根半墨条了,都是亲力亲为,绝对不会想到磨墨机这样的勾当,我觉得磨墨本身是一种修行,它可以把临帖和世务隔开,可算是调整心态的一种良方,执墨正直,重按轻推,缓缓地一圈一圈磨下去,感觉墨汁渐渐浓起来,心猿也就给擒住了,这才算坐了下来。前两天将墨条放回墨盒时,忽然想知道何时开始磨它的,我记得上次两根墨条对接的时候拍过一张照片,一翻,竟是两年前的事了,原以为只是一年半载的样子,竟然两年前了,这样一个意外让我看着墨盒里空出的那一半,生了些感慨,那空出的一半墨盒装着我两年来零零碎碎的磨墨时光,也算是生命的碎片吧。我不知道剩余的那一半又将磨多久,于此我没有打算,我只是想,今后得买好一点的墨条,所谓好,只是要它杂质少,因为墨条里杂一点砂,磨起来会影响心情,必得找到它剔除它,而它小到看不见,只是在那感觉到砂的地方用刀子刮一刮,再磨便默然顺和了,那便是剔除了,再磨还碍手,那便再刮刮,为此我备了一把小刀。
五月二十七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东坡题跋校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坡题跋校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