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 7.8分

厄运的腐臭味儿在弥漫

木木生
《米》并不是沉重的往事,而是黑白系的寓言。读完它,四个小时。对五龙来说,已是一生。

        主人公叫做五龙,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农民,一个孤儿。他爬上运货的列车,从遭灾的乡村逃往想象中的城市。火车从北向南,完全不顾五龙的饥寒交迫,一路奔来。它把主人公带入了命运。

        绝望的乡村和肮脏的城市只配得上黑白的影调。实际上,并没有理想化的纯黑和纯白,却是或浅或深的灰色。看惯了色彩的现代眼很快会厌倦这种乏味和单调。然而,这并是一部打算用来愉悦大众的“快餐”,它坚持在灰蒙蒙的胶片上映现所有的情节,因为愉快很多时候跟轻描淡写是同义词,而且愉快从不会令人警醒。
 
        五龙从盲目的逃荒者到奄奄一息的归乡者的演变用了一生时间。他从逃荒者到米店伙计,又先后成了米店两姐妹的丈夫,成了三个孩子的爹,往后又成了名震一时的黑道老大。五龙之所以有这样具有传奇意味的经历,完全是因为他内心强烈的欲望。
 
        他为了满足“...
显示全文
《米》并不是沉重的往事,而是黑白系的寓言。读完它,四个小时。对五龙来说,已是一生。

        主人公叫做五龙,是一个年轻力壮的农民,一个孤儿。他爬上运货的列车,从遭灾的乡村逃往想象中的城市。火车从北向南,完全不顾五龙的饥寒交迫,一路奔来。它把主人公带入了命运。

        绝望的乡村和肮脏的城市只配得上黑白的影调。实际上,并没有理想化的纯黑和纯白,却是或浅或深的灰色。看惯了色彩的现代眼很快会厌倦这种乏味和单调。然而,这并是一部打算用来愉悦大众的“快餐”,它坚持在灰蒙蒙的胶片上映现所有的情节,因为愉快很多时候跟轻描淡写是同义词,而且愉快从不会令人警醒。
 
        五龙从盲目的逃荒者到奄奄一息的归乡者的演变用了一生时间。他从逃荒者到米店伙计,又先后成了米店两姐妹的丈夫,成了三个孩子的爹,往后又成了名震一时的黑道老大。五龙之所以有这样具有传奇意味的经历,完全是因为他内心强烈的欲望。
 
        他为了满足“吃”欲,为了米开始了逃亡。扒上运货的列车是铤而走险,他很可能在货堆上被冻死,或在昏沉中饿死。可是他早听说过城市的纸醉金迷、花天酒地,他一定要去城市,因为那里有能满足欲望的东西。

       米店的米垛就是天堂。五龙手把着冰冷冷的米,心中的无比的踏实。他与米有着特殊的感情,大约就是源于米带给他的这种安实的满足感。人活着,谁不是在寻求各种各样的满足呢?可是到底,俗人一生为吃。

        五龙的欲望正在伸展。起初,他答应米店老板只求有口饭吃,并不奢望工钱。在他渐渐觉得自己在被欺压时,在他越来越不甘心于这般枯燥的日子后,他用了些心计,激米店老板每月付工钱。五龙一辈子挣下多少钱?谁也不知道。据说,他托人在老家买下了三千亩土地,这足够得意吗?当他躺在满车厢的白米堆上,任由列车不顾一切地由南向北开去,他感到这种衣锦还乡实现的满足吗?五龙在车上咽了气,随即他嘴里的两排金牙被儿子抠走了。五龙的性活动多少有些虐恋的心理成分,他最大的满足是抓一把米塞进女人的下体,他说米比男人的阳物干净。他从来没有爱过,也没被爱过,性对他来说只是玩,玩得多就是满足。冰冷的城市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欲望乐园,他找到了,也就失望了。终究城市要变成他的失乐园。这就是他的命运。

        五龙这一生都在重重的矛盾中度过。他臆想自己在灯红酒绿中的飞黄腾达,却念念不忘丰满的白米堆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安慰。他原是老实本分的农人,却要远走他乡做个油头滑脸的城市人。初到城市,为了讨食,他被码头兄弟会的人凌辱。在米店,他被冯老板和绮云欺凌。娶了六爷的情妇织云,又被六爷羞辱……零零散散的情节足够激怒一个血气方钢的穷青年。五龙被教会了:凶狠是铺张个性的的唯一途径,犯罪是城市生活改不了的基调。他看见了六爷的残暴、阿保的凶恶、米店冯老板的狡诈、织云的淫荡和绮云的刻薄。他早就受够了。他对城市一直在隐隐约约地失望,这种失望又一直伴随着他的次次得逞和满足。多少年过去了,五龙逐渐染上了暴躁和沉静——时而暴躁,时而沉静。在多少年积累的社会经验指使下,五龙学会了不动声色地心计杀人,学会了不相信任何人——城市里看来没有人值得相信。直到五龙又染上了不治的梅毒,他才心灰意冷,才真正面自己的难以逃避的死亡。他的归期到了,死回家去。

        五龙的来去都在颠簸的火车上,来为了米,去满车米;来是逃亡,去是死亡;来自北向南,去自南往北……过于强烈的对比带来的往往不是刺激,而是愤怒:从逃亡到死亡,是一生。这会不会就是你我平凡之辈的人生——已经发生的、正在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
 
        火车,米,梅毒,金牙,儿子,手枪,都是五龙欲望的象征物。可有哪一样一直令五龙愉快的?只有米。人与米的感情是多么亲切,人活着少不了米,米像救世的神。农民与米的感情是多么深厚,米就像农人乖巧的孩子,农人照顾着成长中的米,这孩子又反哺农人。商人与米的感情是多么复杂,米就像妓女,它满足了主人的欲望,又被主人出卖。

        米养活了在世上胡乱度日的无数众生。饥饿中,它比金子和性更令人安心。饥饿的盛世、铺张的末世总有米香四溢的富足理想给不知所措的人们活下去的理由。可是有了米,人们总想得到更多。

        本作的基调阴郁,结尾令人绝望,一股厄运的腐臭味儿在弥漫。米养活了五龙,也养活了五龙的不治之症,就在他死亡的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地狱召唤的嘶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米的更多书评

推荐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