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liction of Duty Dereliction of Duty 评分人数不足

寫的比較零碎,但是不失是一本好書

gespenst

McMaster在這本書里的任務很明確,首先他確定1964年軍事介入的後果,然後開始追責。這個很像是provost marshal的做法,但是當時他是中校,正在讀參謀課程,所以他需要用最小限度的證據開始作一個演繹法推理,而這本書做的挺不錯的。無論是作為文獻綜述(華府檔案綜述)還是作為一本推理小說,更有甚者,作為一本現象學研究著作,我覺得都是非常好,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首先,從現象入手,我們可以知道1975年南越堅持獨立的努力全告失敗。而根據近代研究來看,這個結果在1964年美國決定逐步升壓(gentle pressure)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南越需要面對的政治形勢和軍事形勢都非常嚴峻,如果不能斷行政策,實在難以保全。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威斯特摩蘭-艾布拉姆斯-魏延德給南越續了10年的命同時打死百萬VC也真是難為了他們,不過從把陸軍污名化這個觀點來看還真是十分不值得,這也是後話了。那麼,1960-1964年這個決策過程中發生了什麼呢?

主要發生的情況有兩點。首先從政界。約翰肯尼迪在進步主義的路上走得太遠,以至於在1962年發生古巴危機時他無法依靠已經被他削弱太多的軍事力量來自然化解這次危機。麥克納馬拉使用一種半公司化的手段管理國防部,因此國...

显示全文

McMaster在這本書里的任務很明確,首先他確定1964年軍事介入的後果,然後開始追責。這個很像是provost marshal的做法,但是當時他是中校,正在讀參謀課程,所以他需要用最小限度的證據開始作一個演繹法推理,而這本書做的挺不錯的。無論是作為文獻綜述(華府檔案綜述)還是作為一本推理小說,更有甚者,作為一本現象學研究著作,我覺得都是非常好,非常有教育意義的。

首先,從現象入手,我們可以知道1975年南越堅持獨立的努力全告失敗。而根據近代研究來看,這個結果在1964年美國決定逐步升壓(gentle pressure)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南越需要面對的政治形勢和軍事形勢都非常嚴峻,如果不能斷行政策,實在難以保全。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威斯特摩蘭-艾布拉姆斯-魏延德給南越續了10年的命同時打死百萬VC也真是難為了他們,不過從把陸軍污名化這個觀點來看還真是十分不值得,這也是後話了。那麼,1960-1964年這個決策過程中發生了什麼呢?

主要發生的情況有兩點。首先從政界。約翰肯尼迪在進步主義的路上走得太遠,以至於在1962年發生古巴危機時他無法依靠已經被他削弱太多的軍事力量來自然化解這次危機。麥克納馬拉使用一種半公司化的手段管理國防部,因此國防部更加接近於傾向計算損益的國務院而非計算效果的軍隊。由於參聯會大多反對這種在敵軍意志不明的情況下仍然採取漸進的手段,導致國防部和總統之間的聯絡機構遭到大幅裁撤,到約翰遜接任時這個聯絡渠道已經基本上名存實亡了。這個名存實亡的原因主要在於馬克斯韋爾·泰勒在政壇和軍屆搖擺不定(McMaster對此的解釋是因為JFK的autocratic charm,我也傾向於buy這個說法。有人認為,考慮到後來他即使被任命為駐越大使后態度的轉變,也可能是他的功名心所致,但是LBJ這個公務員一樣的性格和JFK實在不能比)。Whiz Kids的問題被反復說過很多遍,McMaster沒有深入分析,但是知識分子在the chips seems down的時候傾向於搖擺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不利因素。只要邏輯可以自洽,事實是其次的,結果更加是無關緊要的。這就類似於“唉呀媽呀我早知道這旮沓電梯早晚會出問題我就是不說”的邏輯。

艾森豪威爾對於軍產複合體的批判對於國防部而言雖然不很順耳,但是對於產業界卻很中聽。產業界一貫對於軍隊對於武器性能說三道四感到很不滿意,此時麥克納馬拉出來給他們撐腰簡直是墜吼滴。這個問題在本書里算是次要中的次要,所以略過不表。

其次在軍方McMaster一貫的說法是軍隊應該如實反映軍事上的option,即使國防部長和國務卿不喜歡聽,但是一直在前方的是軍隊,為了自己也得發聲,但是參聯會實際上在1964-65已經被白宮直接override,這時候就得看參聯會主席的聲音了。但是接任泰勒的Earle Wheeler被新聞界稱讚為“理想的新時代軍事領袖”的原因竟然在於他長得帥IQ高就很有問題了。為了維持參聯會對白宮的形象,即使是最看重結果的李梅也給足了Wheeler面子,不止一次和他達成妥協以跟麥克納馬拉和白宮決策層交涉,但是結果卻是一次次失望。李梅1965年卸任空軍參謀長的人事最後也被發現是LBJ為了維持白宮的穩定和堵住李梅的嘴(Goldwater對於越南intervention的分析在後來被認為是正確的,但是LBJ卻正是通過嘲諷他是warmonger和人身攻擊才能贏得landslide)。客觀來看,如果LBJ放棄掉越南而堅持進行他的great society的話,結果可能會更好,但是他是從黨內和院內調停人這條線一路過來的,顯然會選擇please all(great society也正是一個please all的結果,過了30年來看it pleases no one)。這就告訴我們遇到困難不慫正面剛的重要性。慫人傾向於說謊,而圓謊花費的精力遠遠比敗者復活來的要多。

總而言之,McMaster接任國家安全顧問的時候,他應該是有個明確的結論的。Flynn因為說了謊話被解任,而他作為正面剛的代表,應該要堅持他的原則。這種原則不是去please all,而是從事實出發去解決問題。畢竟連事實都不看的話還要智商有什麼用呢?

就說到這裡。

1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推荐Dereliction of Duty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