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的坟

土拨鼠
2017-05-27 看过

鲁迅在题记里说,“所以虽然明知道过去已经过去,神魂是无法追蹑的,但总不能那么决绝,还想将糟粕收敛起来,造成一座小小的新坟,一面是埋藏,一面也是留恋。至于不远的踏成平地,那是不想管,也无从管了。”

这话说的真是中肯,可惜的是鲁迅近一个世纪前掘下的新坟(当今应算作老坟了),竟在中华民族的运动中又开始松动,甚至于被可恶的盗墓贼挖开,全然暴露出来,重新出来造恶。

在论证之前我想先谈谈读《坟》的机缘。

第一次读应该是高二,去年这个时候,大概在四月份,照例为了讨好领导们进行运动会开幕式的排练,我腰上别着个腰鼓,两个小鼓槌插在两端,颇有小奥斯卡的风范。跳秧歌歇息的时候,我先是在读《三体》,读完以后又恰逢领导的学生很无能地瞎指挥排练队形,害得我们荒废了大半个下午,我于是在鲁迅的作品中来觅一丝通感。

第一篇是《我之节烈观》,和当时的场景很是相应,读完了队形也排的差不多了,当时的印象是,鲁迅所批判的节烈观到今天也没有改变。我说的自不是诸位仁人志士,我们这一代人观念无疑先进了许多;我所说的是当局。甚至就连这种不要脸的精神激励法也毫无改悔之意,前段时间共青团中央居然在那位归国之际发文高歌爱国主义,题为“67年前的这封信 今天读起来依然热血沸腾!”,调子难听到了极点。第二篇《论照相之类》读了个开头便没有继续读下去,后来便弃置了。

最近因为考试的缘故,重读《阿Q正传》,连带着读了后面的《彷徨》,等到小说读到近烦时,我于是终于记起了鲁迅的杂文,陆陆续续读起来。

我说重新造恶并非信口胡诌。拎出《我之节烈观》、《坚壁清野主义》看,最近又听到很多女性同胞不幸被性骚扰和强奸的新闻,居然还有人对受害者冷嘲热讽,我是真的不能理解了。《我之节烈观》中鲁迅写道,“即如失节一事,岂不知道必须男女两性,才能实现。他却专责女性;至于破人节操的男子,以及造成不烈的暴徒,便都含糊过去。男子究竟较女性难惹,惩罚也比表彰为难。其间虽有过几个男人,实觉于心不安,说些室女不应守志徇死的平和话,可是社会不听;再说下去,变要不容,与失节的女人一样看待。他也只好变了‘柔也’不再开口了。” ;“社会的公意,向来以为贞淫与否,全在女性。男子虽然诱惑了女人,却不负责任。”这真是不折不扣的费厄泼赖了!

再说“坚壁清野”。不久有性教材尺度过大之说,最近台湾同性恋婚姻成功合法化,两岸差距如此之大中国的初等教育阶段,性被堵死了,是大禁忌,性教育几乎没有,而大学以后家长又赶鸭子上架地催孙子,实在是不讲道理。连性教育都没有的中国,谈什么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怕是只能用周总理的段子取乐,以泱泱大国的名号来享受亚洲首个国家的美誉。更可笑的是,出生率下降以后,共青团竟谋划起青年们的婚姻前途,这是只有果而没有因,不去普及性教育,树立正确的爱情观,改善经济形势,把锅往青年们身上推,有什么用?就好比牧羊人想多薅羊毛,既不去改善羊的居住条件,又不肯给它吃一点点仙草,整天用鞭子抽羊,破口大骂:“畜生,你怎么还不长羊毛?!”

往开了说,我们在人权这一方面,也很有坚壁清野主义。豆瓣不也是坚壁清野主义吗,那些书籍和电影也确乎是快没有人知道了。连人机大战的直播权都要悉数收回,我还能说什么好呢?鲁迅说,“社会不改良,‘收起来’便无用,以‘收起来’为改良社会的手段,是坐了津浦车往奉天。这道理很浅显:壁虽坚固,也会冲倒的。”墙外的某人也已经开始尝试推墙了,成功与否还难以定论。

《未有天才之前》说的好,“天才并不是自生自长在深林荒野里的怪物,是由可以使天才生长的民众产生,长育出来的,所以没有这种民众,就没有天才”然而现在社会上的论调和趋势,一面固然要求天才,一面却要他灭亡,连预备的土也想扫尽。中国现在当然也有土,只是是在温室里好好培养,预备给他们自己的种子的;倘若野种萌发开来,他们就无情地趁其幼嫩之势把它连根拔掉。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大致告诉我们,你和他讲道理,他跟你讲法律,等你用法律呢,他又用道德和价值观来打压你,不管怎么样,话语权都在他们手上。怎么办呢,唯有握紧拳头痛打落水狗!当年尚可如此,现在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拳头怕是还没碰上就不幸做了刀下亡魂,哀哉!

我小的时候读历史杂志,上面说有两种盗墓贼,一种是民间的散兵,另一种是官府组织的正规军。民间的不用说,历朝历代都有为财不惜铤而走险者,往往遭到世人唾骂;官府的正规军竟可以在所谓的国难之际来盗取前朝遗物来维系,太不要脸。但是这个时候呢,世人又往往奉承起来,之前的标准全然忘记了,因为官府挖出来的财宝他们是有一份的,况且盗墓的合法,还是官府说了算呐!就这样一座一座墓被挖空了,最后的结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说的就是这个意思。我想,一个朝代到了依靠掘墓来维系,而不是借力于众,怕是在自掘坟墓,死的一天也不远了。

现在又有一群盗墓贼,更是可恶,不仅挖以前的宝墓,别人挖烂了的,早就不屑一顾的臭冢他们也要去刨几下,惹得一身臊不说,后面的豺狼们跟着就来了,好一个浩荡的队伍!

关于盗墓,最后我想说的是,历代的珍宝往往在盗墓中不幸遗失,就算去挖烂坟,也终究打开了棺椁,盗墓贼的可恶之处往往在于只管打盗洞,完全不顾墓的死活。我在文首已经说过,鲁迅的旧坟已被挖开,现在又算得上是新坟了,那么谁将来忍辱负重地替盗墓贼盖上棺椁呢?《在未有天才之前》里,这样的伟人已经再也长不出来了啊!最后的最后,盗墓贼也要进棺材,和他的恶果连同国家一同在荒漠里被风沙埋葬。

遥远的守墓人,你在哪里呵!

5 有用
2 没用
坟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坟的更多书评

推荐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