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欢这忽然的春天

靜慧斋

—— 一个孩子的寂寞的絮语本来就是诗 春天是什么时候来的,谁也说不清,因为积雪与寒风总是模糊着季节的界线。 春天已经到来,这个忽然的消息,还是从金子美玲那一片温暖的耳语中得知。她说“忽然/丁香发芽了/忽然/迎春开花了/忽然/燕子回来了/好多好多的/忽然。” 好像就是因为这一片温暖的耳语,春天于沉睡中被忽然唤醒。 放下金子美铃的诗集,从冬天的窗口往外望,果真不假,窗外,季节的风已经把冬天吹成了春天,春的羽毛抖落一身雪花,轻披一身素寒,淡染一身嫩黄,悄然的,立春。在远些的地方,鸟从低空飞过,美好的女子行走在小道上。轻风一笑而过,这时,我听见了青草的呼吸。 忽然来的春天还有些寂静,是春之热闹喜悦前的寂静。土地怀抱着她的秘密在安睡,但马上就要醒了。 听着那南风的物候更替之声,我心中的花木也在萌动。我知道万物都准备好了,种子们在黑暗的土壤里侧耳倾听,有一些冒失的已经从大地缝隙里探出笑脸,但它们大部分的兄弟姐妹都还在等待,等吹着有阳光味道的柔软的风越过田野,等那些还留恋湖泊的水滴升腾成春雨落下,等那些叽叽喳喳的旧时燕从它们头顶飞过。到那时,它们都会醒来,春事也将烂漫得难收难管...

显示全文

—— 一个孩子的寂寞的絮语本来就是诗 春天是什么时候来的,谁也说不清,因为积雪与寒风总是模糊着季节的界线。 春天已经到来,这个忽然的消息,还是从金子美玲那一片温暖的耳语中得知。她说“忽然/丁香发芽了/忽然/迎春开花了/忽然/燕子回来了/好多好多的/忽然。” 好像就是因为这一片温暖的耳语,春天于沉睡中被忽然唤醒。 放下金子美铃的诗集,从冬天的窗口往外望,果真不假,窗外,季节的风已经把冬天吹成了春天,春的羽毛抖落一身雪花,轻披一身素寒,淡染一身嫩黄,悄然的,立春。在远些的地方,鸟从低空飞过,美好的女子行走在小道上。轻风一笑而过,这时,我听见了青草的呼吸。 忽然来的春天还有些寂静,是春之热闹喜悦前的寂静。土地怀抱着她的秘密在安睡,但马上就要醒了。 听着那南风的物候更替之声,我心中的花木也在萌动。我知道万物都准备好了,种子们在黑暗的土壤里侧耳倾听,有一些冒失的已经从大地缝隙里探出笑脸,但它们大部分的兄弟姐妹都还在等待,等吹着有阳光味道的柔软的风越过田野,等那些还留恋湖泊的水滴升腾成春雨落下,等那些叽叽喳喳的旧时燕从它们头顶飞过。到那时,它们都会醒来,春事也将烂漫得难收难管。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忽然的春天,并不是忽然来的,只是我们忽然的发现,其实春天近在眼前,美好的事物也近在眼前,只待你睁亮双眼去珍惜。我想记忆生活里每一片时光,每一片色彩,每一段声音,每种细微不可察觉的气味,都有其美好之处,都待你忽然的去发现。 转身回来又重新把金子美玲的诗拾起。晨起读诗,忽然读到《忽然的春天》,忽然发觉春天来了。也忽然心生感动,不禁讶于诗人这些短短的字句里,把只有属于孩子的喜怒哀乐,写得如此细腻又如此夸张。这些句子惊人的简单,朴素无华,却有一种触及灵魂的清澈。读来有着清新可爱的韵味,仿佛重回到童年;亦或是一个童真无限美好的孩子,闪着晶晶亮的眼睛问你问题。金子美铃的诗歌,没有华丽的辞藻在里面,她不用大词,不艰涩难读,没有读诗的正式感、深邃感,只是简简单单的语言叙述着简简单单的事。丁香,迎春,燕子,春天……翻着她的童谣诗集,却仿佛是在秋日阳光和煦、空气清明的上午捡拾落叶,一片一片都是她短短生命的碎片,令人身心透明又满溢着伤感。与其说那写的是诗,不如说她是在自言自语,自吟自唱。 我很喜欢金子美铃,喜欢安安静静地读着她安安静静的几首诗,诗写的就是我的生活,我的小心情。这同我读泰戈尔的《新月集》、读顾城的感受颇为相似,悲伤里面透着喜悦,柔软中藏着坚强,它们的背后是那样的一颗心:赤子之心,深深的爱,纯净无尘的体会——对他者,对自然万物。 春天了,“在你心里长不大的孩子,交给我保管吧。” 我呀,要在这忽然的春天里读一首童谣,给这长不大的孩子听,在这慢悠悠的早晨,一句句让早春的素寒都融化。 cz 忽然的春天 金子美铃 我最喜欢 忽然的春天 忽然 丁香发芽了 忽然 迎春开花了 忽然 燕子回来了 好多好多的 忽然 我最喜欢 忽然的春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向着明亮那方的更多书评

推荐向着明亮那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