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枕梦 单枕梦 8.4分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慧极必伤

februaryliu

姥爹 小米 罗步斋 余游洋 赵闲云 铁小姐 赫连天 李晓成 尚若然 竹溜子 白先生 泽盛 马面先生 迷海大师 九一道长 感谢书友冯哲推荐本书。初读,仅是当作网络玄幻之书,零零散散翻翻读读;读到后1/3时,阅读之时心随书动,书中人物跃然纸上,时而攥拳出汗有所畏忌,时而忧心忡忡焦虑心急,哀她他屡番错过之不幸,喜终了轮回善报之有情。 书中不修道,不修佛,却贯穿道义佛理;不独善不避恶,却展现善恶有情。两千年容颜不老之子非,经九一轮回而顿悟之道长,修行千年重回人身之寄生草,恪守情多不寿真理之人精。 过去即是将来,将来即是过去!师即是徒,徒即是师!圆即是缺,缺即是圆!来来往往,往往来来,轮轮回回,回回轮轮,是为大人生! 轮回看似简单,如同轮盘钟表往往复复;若加入人间情丝万缕,往复缠绕复杂不可言喻。 书中姥爹与小米屡次相逢屡次分离,魂魄善恶争斗不离不休,奈何有情人难成眷属,时空差错戏弄人生,身边人或敌或友时聚时散,希望如萤虫之火忽暗忽明。 善也罢,恶也罢,均是业报;生何欢,死何哀,都要轮回;贪无尽头欲无终点,盈满则灭;善而好施无心之识,亏而重圆。 读完本书曾与夫人商议,如若未来能够拥有一女,...

显示全文

姥爹 小米 罗步斋 余游洋 赵闲云 铁小姐 赫连天 李晓成 尚若然 竹溜子 白先生 泽盛 马面先生 迷海大师 九一道长 感谢书友冯哲推荐本书。初读,仅是当作网络玄幻之书,零零散散翻翻读读;读到后1/3时,阅读之时心随书动,书中人物跃然纸上,时而攥拳出汗有所畏忌,时而忧心忡忡焦虑心急,哀她他屡番错过之不幸,喜终了轮回善报之有情。 书中不修道,不修佛,却贯穿道义佛理;不独善不避恶,却展现善恶有情。两千年容颜不老之子非,经九一轮回而顿悟之道长,修行千年重回人身之寄生草,恪守情多不寿真理之人精。 过去即是将来,将来即是过去!师即是徒,徒即是师!圆即是缺,缺即是圆!来来往往,往往来来,轮轮回回,回回轮轮,是为大人生! 轮回看似简单,如同轮盘钟表往往复复;若加入人间情丝万缕,往复缠绕复杂不可言喻。 书中姥爹与小米屡次相逢屡次分离,魂魄善恶争斗不离不休,奈何有情人难成眷属,时空差错戏弄人生,身边人或敌或友时聚时散,希望如萤虫之火忽暗忽明。 善也罢,恶也罢,均是业报;生何欢,死何哀,都要轮回;贪无尽头欲无终点,盈满则灭;善而好施无心之识,亏而重圆。 读完本书曾与夫人商议,如若未来能够拥有一女,可名之“小米”以纪念本书! -------------------------------------------------------------- 【笔者:姥爹计划消灭小米魄身之日,两人先后不自觉地吟出似曾相识的词,令人心痛】 “鬼门关,恶鬼欢,十人去,九不还。。。”老爹也轻叹一声。他抬起头来,无奈地看着天空的月亮。 “何须去,何须还,死何哀,生何欢。君归去,莫寡欢。妾如草,待君还!”小米突然接着姥爹的话念到。 ------------------------------------------------------------- 【笔者:似曾相识的这段词源于前世二人还是师父和子鱼之时鬼门关前分别之际子鱼念诵给师父的同样一段词】 子鱼念唱道:“鬼门关,恶鬼欢,十人去,九不还。何须去,何须还,死何哀,生何欢。君归去,莫寡欢,妾如草,待君还!” 他听得热泪盈眶,在子鱼身后大喊道:“你别走这么急,我随后就来!什么名誉,什么师徒,什么勾心斗角,我全不要了!” 可是子鱼仍然穿过了那个牌坊。 她的余音从牌坊那里传来:“来世我将化为一棵草,不懂人情,不能动心,随春风而生,见落雪而枯。倘若有缘,你来看看我这棵草就好了,但我既无人身,便不可与你眷恋,不会破坏你的修行!” ------------------------------------------------------------- 【笔者:姥爹远在前世为迷海大事师父之时既已知晓小米后世魂魄分离,为化解魄身怨气需要80年时光祈福超度、消除罪孽,即从前世开始为后世而诵经。时空轮换,非有因而果;前世后世,无所谓先后。】 朦朦胧胧的迷海迷惑道:“师父,你我在这里靠吸食阳光维生,不用五谷,还要小米干什么?” 他看了一眼天上朦胧的月亮,说道:“此小米。非彼小米也。她多年后会遭遇不测,成为厉鬼。而那时的我虽然是祖宗级别。却无祖宗手段挽救她。等到此事已成,那时的我即使用余生念诵经书,也无法将她怨气消解,所以我这辈子就开始给她念诵经文,使她能迷途重返。” 姥爹看着气冲冲的小米,温和地说道:“小米,我刚才想起来了,我的前世在峨眉山已经为你念诵了许多年的经文,为现在的你祈福超度。” 【另】 小米由愤怒变得惊讶。 “正是由于那时候我已经给你念诵了无数遍经文,你现在的魄还不至于恶到极致。我想应该还有挽救的余地。可是那一世的我后来不得不去了西藏对付自己的魄,也就是你知道的弱郎大王,没能将你现在的恶全部洗净。再者,即使那时候时间足够,可是时间相隔太久,并且有前世今生之隔阂,效果大大折损,仍然无法完全超度现在的你。”姥爹不无遗憾地说道。他忍不住掩住嘴咳嗽两声。由于之前的拜鬼,由于刚才的过度透支,姥爹露出疲惫的表情,身子也摇摇晃晃起来。 ------------------------------------------------------------- 【笔者:同样的情境同样的人,不同的戏份不同的局,你仍是你,我仍是我,但剧本已不相同】 通过被泪水盈满的眼睛,他看到天色更加朦胧,月亮更加模糊。姥爹记得曾经读过一句话,叫做“古人不见今时月,明月曾经照古人。”他曾经深以为然,感慨不已。可是此时他不再相信这句话。 哪有什么古人今人?都是同样的人。 哪有什么今时月古时月?都是同样的月亮。 在同样朦胧的夜,朦胧的月之下,他为来世的小米念诵经文,消除罪孽;他追逐黄泉路上的小米,痛哭流涕;他引出小米,针锋相对。 同样的月光,同样的人,却是不同的喜怒哀乐。 -------------------------------------------------------------- 【笔者:肉身是容器,精神可来去,肉身不再有,精神亦难存】 泽盛的肉身和灵体消失于六道之内。人生如苦海,肉身是舟,魂魄是划舟的人。泽盛的舟被烧掉了,舟上的人也烧掉了。在这片苦海之上,他已经湮灭。 -------------------------------------------------------------- 【笔者:奈何桥旁等你,落寞但充满期待】 姥爹见妈妈哭得伤心,拍了拍她的手,故作轻松地说道:“孩子,你不记得我曾经教过你一首湘西的歌吗?连就连,我们相约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我提前去世,不会立即转世投胎,我会在那黄泉路忘川河旁边等小米的,等她来到我身边了再走。” -------------------------------------------------------------- 【笔者:哀一世之不幸,喜轮回之圆满。人生匆忙,一世之得失亦无所嗟叹,又何会罔顾一时之得失】 马脸长袍又露出笑容,说道:“我露出笑容不是因为他们一家重聚,而是想到你父亲终于可以和小米一起踏上黄泉路,一起去那边,一起再投胎转世,再续前缘。我是不会为其他人或喜或悲的。人生在世,如白马过隙,如蜉蝣一梦,瞬息之间而已。得了又怎样,失了又如何?” 【另】 所谓前世情缘,对记起来的人来说就是心中的根,或是命里的痛,对已经忘却的人来说就是一个梦,一个睁眼醒来即已忘却的梦。梦确实在昨夜梦过,但是你已忘却,那个梦到底还存在不存在呢?”住持在枕头上侧过头来,像是问小米,又像是问自己。 -------------------------------------------------------------- 【笔者:二人此次诀别之前虽未能记忆起二人以往姻缘,但潜移默化地倾慕对方,谢小米更是大胆地抛出“山有木兮木有枝”表达对姥爹的爱慕。情,无色无味触不可及,但发自心,存于世,跨轮回,越生死,强大而不可匹敌。】 “山有木兮木有知,心悦君兮君不知”---君山 外公说,谢小米在世的前一天留下的那句诗叫做《越人歌》,是中国最早的译诗。全篇是“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据说当年楚国的鄂君子泛舟河中,打桨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这首歌,鄂君请人用楚语译出。越女说的意思是: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我驾着小舟在长江上漂。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啊!我竟然能与你在同一艘船!承蒙你看的起啊!不因为我是泛舟的身份而嫌弃我,甚至责骂我。我的心里如此的紧张而停止不住,因为我居然看到了你!山上有树木,而树上有树枝,这人人都知道,可是我这么喜欢你啊,你却不知! 谢小米与越女有着同样的心思,却也有着同样与生俱来的自卑。越女自卑是因为自己只是一个打桨的下人,认为配不上鄂君子。谢小米则觉得自己是寄生之草,又寄生在一具充满尸气的尸体上,也配不上身有功名的姥爹。因此,谢小米内心纠结一如越女。 注1:出自《越人歌》,是中国最早的译诗。全篇是: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译文: 今晚是怎样的晚上啊河中漫游,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与王子同舟。 深蒙错爱啊不以我鄙陋为耻, 心绪纷乱不止啊能结识王子。 山上有树木啊树木有丫枝, 心中喜欢你啊你却不知此事。 注2:君山,古称洞庭君山、湘山、有缘山,是八百里洞庭湖中的一个小岛,与千古名楼岳阳楼遥遥相对。相传道教有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皆仙人居处游憩之地。世人以为通天之境,祥瑞多福,咸怀仰慕。君山由大小七十二座山峰组成,被“道书”列为天下第十一福地,是潜隐默修的好去处。君山距离画眉村仅仅一百里左右。 -------------------------------------------------------------- 【笔者:姥爹一开始只是想婉约地表达自己对谢小米倾慕之心的接受,并未意识到所用“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褥”诗句之后,结局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因此感到遗憾和后悔,是否因为自己选用的诗句造成了后来两人相遇而不能相伴的结局。三恩和尚为姥爹解惑:预示不能改变事物发展的本质,无需后悔,命运已经书写,不因预示而改变】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褥” “是啊。一个人只能活一辈子,总想着这辈子如果没有做已经做过的那些事,会不会有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三恩和尚说道。 这句话触动了姥爹的心。姥爹的目光越过三恩和尚,看着虚空的前方,说道:“将近二十年前,我在离这里不远的洪家段托付几个鬼戏子带话给一个人,那句话是;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褥,当时确实应心应景,后来才发现那是《节妇吟》里的第二句话。诗的结尾是;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三恩和尚接口道:“所以小米在你婚礼上回来的时候你没有怨恨其他人,而认为是这句诗早早预示了后来的事情吗?” 姥爹见他说起小米,心中微微惊讶,点头道:“是啊。我常想,如果当初没有说出那句话,是不是现在的情况就会截然不同。” 三恩和尚道:“人生处处都有预示。看面相算八字都是想偷窥天机,得到预示。占卜抽签,也是想得到预示。日常中种种细微的表象都是预示。面相、手相、骨相、八字、龟壳、竹签等等只是人们发现的其中少数几类而已。” “所以我说的那句话也是预示的一种了?”姥爹问道。 三恩和尚对着茶水之上的热气挥了挥手,热气随之摇摆。三恩和尚问道:“命运便是这茶水,预示便是这热气。预示是依附于命运而存在的,并不因为我刚才一挥手影响了热气动向,茶水就有所改变。缘也是一种预示,两人能否相遇相知相伴是既定的。但人们喜欢将相遇相知相伴称为有缘,将不能相遇相知相伴称为无缘。这其实是马后炮,并无意义。” “你的意思是,不管我有没有说出那句话,我最终还是会到今天这般景象?”姥爹似有所悟。 注:《节妇吟寄东平李司空师道》,唐代诗人张籍自创的乐府诗。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褥。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笔者:一个残酷而悲哀的不变真理,如同天枰的左右两端,二者不可兼得也。然而人大多还是会追求长相厮守、共结连理,对情的渴望甚至超过对生命的执着,可悲?可泣?】 情深不寿 老人收起笑容,轻叹一口气,说道:“你听说过一句话吗?情深不寿。” “情深不寿?” “嗯。这句话的意思是,感情太深的话,这感情的寿命就不会太长。你太在意一个人,太喜欢一个人,用情太深,反而伤害到你自己和你喜欢的那个人。就我的经验来说,情深不寿还有一个意思,就是用情太深的人不会活太久。古代深情之人,容易心情郁结,悲春伤秋,进而影响身体,多抱怨而终。前朝人尽皆知的多情活佛仓央嘉措,才华惊人的满清第一才子纳兰容若,写出来的诗词用情颇深,催人泪下,但他们都在三十岁左右就陨落。多情女子没有善终的例子,有因情而病亡的,有因情而自尽的,那就不胜枚举了。” 小米轻轻点头。 “所以,我要成为人精,第一道修炼法不是其他,而是摒弃一切感情。” 小米一愣。 “感情对人精来说才是第一大孽障。除了悲春伤秋,我还得忍受曾经熟悉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我。像我这种人,什么白头偕老,什么生则同床死则同穴,那都是不可能的。” 小米想想也是。谁能跟一个千年不死的人白头偕老? 老人继续说道:“如果我对人用情太深,我就会在这种离别的折磨中痛苦不堪。如果我痛苦不堪,那我的生命还要这么漫长干什么呢?那不就是无法翻身的无间地狱了吗?这就跟我追求长生的目标相违背了。所以,我的修炼第一课,是除却烦恼的源头——不要用情。一个从不用情的人,如果给一个深陷其中的人一些建议,那不是笑话吗?” -------------------------------------------------------------- 【笔者:胎中之谜是阻断人前世今世轮回记忆的工具,可称之为记忆之劫,有了记忆之劫,人不能跨越转世轮回而继续思索,只能从婴孩开始重新认知世界,但也许阿赖耶识埋下的种子能够协助记忆度劫,谁知道呢~】 胎中之谜---罗汉有住胎之昏,菩萨有隔阴之迷。 “就算你是神通广大的罗汉,再一入胎,也就把你所有的神通都忘了。就算你是觉行圆满的菩萨,一经过这个胎,一投胎之后也就迷了。罗汉和菩萨都怕转世投胎,更不用说一个凡夫俗子了。”九一道长说道。 -------------------------------------------------------------- 【笔者:整部故事中,姥爹和小米从暗生情愫、相互爱慕 到 情丝缠绕、相约共赴黄泉,都是暗自倾心、神会而情动,唯一的一次直接而激烈的表达就在此段,而且全文只此一次。应该说,在二人的感情交互中,姥爹因其由魂身形成因而满怀善因,性格上也不善直接表达;小米无论是魂魄兼具之时还是仅以魄身存在,强大的魄身展现出小米善妒、暴戾、嫉恨的性格,对情感的表达也相对直白。只不过这一次,懵懂的小米第一次遇见如此激动的姥爹,定会感叹幸福来临地如此突然。也许是子非的存在触动了姥爹,也许是回忆起和子鱼两千年前分离的痛楚,姥爹终于突破常规,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珍惜当下才是王道】 “或许这真是冥冥之中安排好了的吧。”小米伸出手来,接住一缕月光,“你看,这片月光来到我的面前,来到我的手里,也是时空巧合,也是安排好了的。” 姥爹看着小米的手和她手里的月光。 “你我今生依然没有机缘,也是安排好了的。只是……我希望来生可以像这片偶然的月光一样来到你的手心,而你恰好伸出手来将我接住。” “不,我不会在来生接住你的。”姥爹说道。 小米惊讶地看着姥爹。 姥爹往前迈出一小步,更靠近小米,双手捧住了小米白皙的脸,如同掬起了一片月光。 “如果你是月光的话,我会双手掬起你……” 小米听了姥爹这句话,浑身颤栗不已,仿佛是一棵被风吹动的弱柳。 姥爹感觉到了她的颤栗,他自己也在颤栗,要说出这句话来其实不易。他以前碍于身份,碍于年龄,碍于他人,从不敢在她面前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总觉得自己与她之间有一层能够看透却介于中间的窗纸,有一条我跨不过去她跳不过来的鸿沟,想要捅破窗纸,却犹豫不决,想要跳过鸿沟,却怕力量不够。如今既然已经将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窗纸已经捅破,鸿沟已经越过,他心中在紧张之后忽然轻松起来。一切的障碍似乎都不再是障碍。 “我……曾经吸食过月光……”姥爹语气艰难地说道。 “啊?”小米不懂他的意思。 “如果你是月光的话……”姥爹伸长了脖子,将嘴唇碰在了小米的嘴唇上。 “唔……”小米发出惊讶的一声,但没有丝毫退缩。 姥爹后来回忆说,那是他这辈子吸食的最好的月光。在此后的无数个岁月里,姥爹经常梦回月光之下。 -------------------------------------------------------------- 【笔者:人为万物之灵,但难以脱离万物而生。人悲悯万物,而本身同样可悲。切莫妄自尊大。】 小米以前跟姥爹在画眉村的农田边上看农人驱牛犁地的时候感叹道:“牛是多么可怜可悲的动物啊,它忍受不了鼻子上的一点疼痛,就将它的一生赋予了他人。其实拴住它鼻子的鼻栓只要敲一下就会脱落,可是它天天面对这么轻易就能取下的‘枷锁’却无能为力!还有什么比它更可怜可悲的生灵?” 姥爹道:“人哪。” “人?” “是啊。看看天下,人之熙熙,皆为利来;人之攘攘,皆为利往。人是最自由的,却又最不自由。虫鸟禽兽其实是自由的,只要它们不落在人的手里。” -------------------------------------------------------------- 【笔者:悲剧之前,小米已安排好了后事。虽毛躁、善妒、暴戾,嫉恨,但在处理身后之事时,小米异常清醒冷静,留下手镯是为给姥爹的纪念;指派给姥爹的亲人佩戴是为了不让姥爹独自思念;生前就摘下避免忌讳是为了让姥爹亲人容易接纳。。。千年的修炼给小米留下的不仅仅是法力和灵智,对姥爹的情让小米爱屋及乌,接纳了他身边的所有亲人。大爱~】 第二天,姥爹看见小米从水中缓缓升起的时候大呼小叫,这是他唯一一次在村里人面前失态。 他拍着巴掌大喊道:“你们看!小米回来了!她回来了!”他以为小米只是潜了一下水,这次浮出水面是要吸一口新鲜空气的。他的意识已经混沌不清了。他甚至面露喜色,高兴得手舞足蹈。 在别人帮忙将小米打捞上来之后,姥爹发现小米手上没有戴血丝玉镯子,他居然还问小米:“小米呀,你的玉镯子呢?怎么不戴着?”他很认真地看着小米,似乎要等待她的回答。 甚至在赫连天他们帮忙给小米办葬礼的时候,姥爹依然是神志不清的。 他呆呆地看着小米的还散发着新漆味的新棺材,跟着做水陆道场的道士一起唱哀歌。 让姥爹醒悟过来的是小米的血丝玉手镯和她留下的纸条,那已经是小米丧礼的第七天了。第七天是出葬的日子。 那是余游洋在翻找小米的遗物时发现的。余游洋找到了小米的血丝玉镯子。在小米被人抬进马家老宅的时候,余游洋就发现小米手上没有戴血丝玉镯子。她还以为小米落水之后玉镯子脱落了。 余游洋不但找到了玉镯子,还发现了一张小米生前留下的纸条。 余游洋看都没看纸条,就拿着玉镯子和纸条跑到姥爹面前,在姥爹发呆的眼前挥舞着玉镯子和纸条,喊道:“马秀才!马秀才!小米给你留了东西!” 姥爹的眼睛突然有了神,一把从余游洋手里夺过玉镯子和纸条,摸了摸玉镯子,急忙将纸条展开来。 纸条上的字不多,可是姥爹看了很久很久。 原来小米那晚听到姥爹和子非说的话之后就已经打算自己来对付弱郎大王了,她也预料到自己会遭遇不幸,所以提前写了那个纸条,请求姥爹原谅她没有按照计划行事。 她在纸条中再次央求姥爹娶尚若然,救赵姐一命。 纸条上的最后写着:“既然我无法陪伴你,赵姐也无法陪伴你,那就让我的血丝玉镯子陪伴你吧,所以我留下了它。你可以让尚若然戴着它,让马岳云将来的媳妇戴着它,那么我也算一直陪在你身边了。如果我死之后才摘下来,我担心她们不敢戴。” 姥爹的泪水滴在最后一句话上。已经干涸的墨再次变得湿润,在纸上侵染开来,如同开了一朵朵黑色的花。 后来姥爹没有让尚若然戴这个血丝玉镯子,而直接转交给了外婆。 -------------------------------------------------------------- 【笔者:与之前生龙活虎威风凛然相比,受伤后的白先生呆滞、笨拙、一落千丈。白先生的变化映衬了姥爹一众人的心情,由喜之悲,而且是大悲。】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声:“白先生来了!” 灵堂里的人都立即安静了下来。包括姥爹,他也突然静了下来,转头去看那只缓缓走来,略显痴呆的白先生。 在那几天,白先生一直没有出现。纵使赫连天还在这里,也无法将白先生召唤出来。赫连天猜测,它要不是太悲伤了,就是脑袋被撞坏了。 所以当白先生在小米葬礼的第七天出现的时候,赫连天忍不住开口道:“白先生给小米送灵来了。” 当时姥爹他们都穿着素白的孝服,门口贴着素白的对联,地上撒落着圆形白纸。白先生身上的毛就是白的,只有少许灰色,所以看起来也如穿了孝服一般。 它在门口外不远的地方站住,朝灵堂中漆黑如炭的棺材望着。它的白毛变长了一些,被风吹得起伏凌乱。 余游洋看到白先生,立即泪流满面,说道:“它变傻了,不进这个家了,不认识我们了,可是它还知道来给小米送灵。它还是记得小米!” 姥爹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村里帮忙的人见这猫如此有灵性,都自然而然地让开了一条路,让它进来。 白先生站了一会儿,又迈开步子,晃晃悠悠地朝灵堂走来。它的身体非常虚弱,好像随时会倒在地上。它其实已经瘦骨嶙峋了,长长的白毛遮掩了这一点,但是风吹动白毛的时候,那皮包骨的架势就是能看得清清楚楚。它这些天在外面肯定没吃没喝才会这样。 余游洋忍住泪水去厨房拿来一些猫爱吃的东西,可是白先生自始至终没有去嗅一下,没有去吃一口。 白先生走到门槛处,没有像以前一样一跃而入,而是前腿先趴在门槛上,后退用力地蹬地。它没有力气跳跃了,或者说它忘记怎么跳跃了。而姥爹家的门槛比别人家的要高很多,所以白先生爬起来非常费劲,完全没有了当初威风凛凛生龙活虎的样子。 爬到门槛上之后,它居然从门槛上摔了进来。它连落地的力气都没有。 众人见它走进灵堂来,纷纷侧目。 它是要拜祭小米吗? 它是要在这里哭灵吗?像小米的亲人一样? 众人都不知道这只猫要干什么,也不忍心打扰它做要做的事。姥爹和赫连天也不知道它要做什么,只是呆呆地看着它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继续往小米的棺材走。 白先生走到了小米的棺材旁边。(92ks.com 就爱看书网) 小米的棺材是搁在两条长凳上的。棺材的正下方点着七星灯,一根芯分成七个小灯芯,分别点燃。 白先生顺着长凳的腿往上爬。这比过门槛还要艰难。它的猫爪子在长凳的腿上刮出嗤嗤嗤的声音,每刮一下都仿佛挠在姥爹心上,又痛又痒。 白先生终于爬上了长凳,它继续往棺材上爬。 -------------------------------------------------------------- 【笔者:看似向前流逝,实则往复循环。不是预知,便是亲见,看见未来,穿越时间,然未来不可触动,不可更改,滚滚流水已逝,花落花开依然。高维生物远远的望着各个时间轴中的我们,仅仅只能远观而已。】 姥爹大为惊讶,忙也双手合十,问道:“如此说来,高僧可以预知未来?” 老僧哈哈大笑,摆手道:“贫僧并不能预知未来。” “高僧如果不能预知未来,如何知道这首还没有写出来的诗呢?又如何知道这首诗的作者会在七十五岁之后大放异彩?”姥爹问道。 老僧将宣纸收起,卷成一个卷,说道:“我只是知道过去而已。过去,现在,未来,看似不同,实则循环往复而已。” 姥爹知道老僧道行匪浅,忙求教道:“如何说来?” “倘若我经历了去年的春花秋月夏风冬雪,便能知道今天春夏秋冬是什么状况,什么景象,也能知道一棵树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落叶。这便是知过去则知未来。” “高僧说得不错,可是人的一生有许多春夏秋冬,每个春夏秋冬经历的事情不一样,这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老僧将卷起的宣纸用小绳系住,抚着银白胡须说道:“春夏秋冬是小范围循环。倘若你看过顶天雪山,看过奔腾河流,看过万川入海,看过雷云风电,便知道水从何处而来,在哪里汇合,在哪里流淌,在哪里归宿,又如何蒸腾成云,又如何云凝成雨。这小小一滴水的循环,便如人间轮回。这是大范围循环。这也是易经中九九归一的诀窍所在。” 老僧再次拿起毛笔,在砚台上蘸饱了墨,在新的宣纸上画了一个圈。 “这些万物都遵循九九归一的道理。人在时间上如春夏秋天小轮回,在运程上如由川入海大轮回。诸多轮回组合,便是单个人的人生。” 姥爹似有所悟,忙问道:“莫非高僧已经通晓轮回奥秘?” 老僧慈悲地笑道:“轮回也说不上轮回,通晓也说不上通晓。如面见镜子一般,在某个节点上,过去即是未来的映照,未来即是过去的重复发生。” -------------------------------------------------------------- 【小米的名字1】 “行路望云情更切,不因小米故多添。你就叫小米好了。”姥爹说道。 谢小姐的尸体笑了笑,吟出这首诗来:“我生正坐山水癖,展卷见山如蜜甜。古树含烟黑个个,远山落日见尖尖。险绝岂惟游子虑,清幽足慰老夫潜。行路望云情更切,不因小米故多添。这是一首好诗。我在开悟之后,常常坐在树枝上欣赏山水美景,江山如画。谢小米,我喜欢这个名字。”说完,她飘然离去。 注: 题米元晖画 元 王冕 我生正坐山水癖,展卷见山如蜜甜。 古树含烟黑个个,远山落日见尖尖。 险绝岂惟游子虑,清幽足慰老夫潜。 行路望云情更切,不因小米故多添。 -------------------------------------------------------------- 【小米的名字2】 “小桃枝上春风早,米侯好古生已迟。” 冯俊嘉的父亲摇头晃脑说道:“小桃枝上春风早,米侯好古生已迟。”他在学校里教学生的时候要求学生一边读书一边摇晃脑袋,他认为只有这样“动脑子”才能记下所学的东西。 “这是什么意思?”冯俊嘉的母亲问道。 “你看,她是春天生的,不是应了‘小桃枝上春风早’吗?可是这说早又不早了,我们等了这么多年才盼来她,不是应了‘米侯好古生已迟’这句话?取两句话的第一个字,刚好是‘小米’二字。”冯俊嘉的父亲仿佛在课堂上给一群不懂国学的学生讲课一样。 注: (不知出处) 珍重江南沈炼师 惜无诗思似当时 小桃枝上春风早 米侯好古生已迟 -------------------------------------------------------------- 【小米的名字3】   姥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但嗓子似乎变得异常艰涩,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说出话来。姥爹干咽了一口,费力的问道:“请问,你第四个女儿的名字叫什么?”姥爹以前听到这段往事的时候,并没有听到具体的名字。   老头嘴唇颤抖地说道:“她的名字……叫做小米……”   “小……小米?”   老头点头道:“是的。我给她取这个名字,意思是家里余粮不足,能用小米来养活她已经算不容易了。”   小米每一世的名字都有不同的含义,可最后竟然殊途同归,都归结到了这“小米”两个字上! -------------------------------------------------------------- 【小米的名字4】 我决定避开这个小女孩。 但是离开之前,我问了老婆婆一个问题。 我问道:“冒昧问一下,您孙女的名字叫什么啊?” 老婆婆和蔼地笑着说道:“你叫她小米就可以啦。” 我的胸口一闷,仿佛耳边被人突然敲了一锣似的嗡嗡响。天地也旋转起来,让我几乎站不住。 -------------------------------------------------------------- 【笔者: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一次次遇见而不能相认,一次次期待而又错过,残酷而煎熬。 往世难追溯,尘缘乱如麻,当珍惜当下,享今生幸福。】 (九一道长)那些梦境是那么的真实,曾经一段时间里,让他分不清何时是在做梦,何时是在现实。 那段时间里,他常常在刚刚睡着的时候惊醒,惊醒之后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已经醒来。他已经分不清梦的界线,以为白天吃饭玩耍其实才是梦,晚上在梦中才是清醒的时候。他觉得梦才是真实的,而真实生活其实是个虚构的梦。 梦里都有一个女孩的影子。 这个女孩将许许多多的梦联系在一起。他在不同的时间清晨,中午,黄昏,晚上看到这个女孩;他在不同的岁数孩提,成年,中年,老年看到这个女孩;他在不同的地方草地,山间,集市,小道看到这个女孩。他看到这个女孩快乐,看到她悲伤,看到她发呆。 有时候他是一位年迈的耄耋老人,在黄昏的时候看见这个女孩在一片草地里天真无邪地玩耍。有时候他是一个放牛的牧童,在清晨的田埂上看见这个已经成长为丰腴妇女的她在山间锄地。有时候他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在中午喧闹的集市上看见已经老得白发苍苍的她和抱着他的妈妈擦肩而过。有时候他是一个采药的中年医生,在太阳下山后顺着小道回家时看见一个陌生人抱着还未满岁的她迎面走来。 无论她在什么岁数,在什么地方,他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出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她。在他看来,她的眼神,她的眉毛,她的气质,她的呼吸从来没有改变过。仿佛她能散发一种昆虫才能发出的气味,而他瞬间就能感应到。 由于这些几乎与真实生活混淆的梦境,他想起了前世的前世,顺而想到了前世的前世的前世,以及更多。 后来他才明白,这么多的场景是在不同的前世发生的。 场景共有四十一个,也就是说,他跟那个女孩认识了四十一世。 再后来,他才明白自己在四十一次前世的时候开始寻找她,可总是错过。有时候看起来近在咫尺了,可很快又陷入茫茫人海,再也找不到。 促使他记起前世的,正是他的执着——他每次死亡的时候都心有不甘,决定下辈子一定要弥补缺憾,一定要找到她。 为了弄明白自己为什么喜欢她,为什么要寻找她,他记起的前世超越了四十一次前世,想起了他还不是人的时候,想起了他以前是牛是羊是狗的前世。 “那你弄明白了吗?”姥爹问道。 九一道长点头说道:“在我身为山间一只兔子的那一世,她跟着她的将军父亲狩猎,她那箭法高明久经沙场的将军父亲一箭将我射杀。被射中的我痛苦不已,非常恐惧。她的父亲要将我带回去将皮毛剥下,说要给她做一顶兔毛帽子,要将我的肉分给他的士兵烹成美味。她却违背她父亲的意愿,执意要将我埋葬。在她将我放进坑里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再也没有恐惧,再也没有痛苦。” “成为人之后,我每一世都能记起前世,都能在梦里见到她,又梦见自己是一只兔子,被人射杀,然后被她双手捧着送进土坑里埋葬。我完全恢复前世记忆之后,便到处寻找她。有时候我想起了她,可是自己已经年纪太大,即使找到她也不能打扰她。有时候遇到她的时候我自己还小,大人们不相信我的话,以为我中了邪,于是与她相认的机会错过,此后再没有见到她。我总是因为类似的原因与她匆匆见一面又错过。其后的寻找便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姥爹道:“这就是有缘无分吧?” 九一道长摇头道:“世界上其实从来没有缘,只有分。有缘无分,其实就是无缘无分。” 两人相遇又相守,就是有缘有分;两人相遇不能相守,便是有缘无分;两人没有相遇,便是无缘,无缘相见自然谈不上相守,也谈不上有分无分了。这本是世人公认的“缘分”之说。可九一道长居然不承认世界上有“缘”,只承认世界上有“分”。这让姥爹觉得奇怪。 姥爹问道:“道长为什么这般认为呢?” 九一道长踱步至窗边,对着外面的星空说道:“人海茫茫如星空渺渺,有人说,世间如此多人,你偏偏与这人或者那人相识,便是缘。其实这是不对的。你既然来世上一遭,就必定认识一些人,这是无可避免的,你不认识这些人,就会认识那些人,总有一群人在你生命的不同时期不同地点等着你去认识,等着你去结所谓的缘。人生在世与人相处,就如你一头扎进喧闹的人海集市,必定看到许多人,碰到一些人,有人跟你同行,有人跟你擦肩,无法避免。既然是无论如何都要遇见的事物,那就不叫缘,也没有缘。你遇到了心爱的人,你以为是缘,但如果那个心爱的人不出现,你仍然会遇到另一个心爱的人,或许与她相伴一生。以此推之,假如你遇到了心爱的人,以为是缘,或许是因为你没有遇到原本会更加心爱的那个人,却与没有这么相爱的人相守一生。因此,所谓的缘,是人们自己欺骗自己,又骗骗他人罢了。” 九一道长继续说道:“我经历了这么多次前世,曾在没有想起她之前,遇到不少的姑娘,我以为自己跟那些姑娘有缘,结为连理,后来遇到了她,才想起自己最喜欢的人原来是她。可是自己已经有家有室,无法再跟她相聚。” 姥爹说道:“虽然你总与她错过,但每一世都与她相见,这也算是缘啊!有多少人能在前世今生来世次次相遇相见呢?” 九一道长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说道:“为什么我前面四十一次前世苦苦追寻,锲而不舍,却要在这一世遁入大云山,坐等油干灯枯呢?你知道吗?” 姥爹摇头。 “因为我想通了,因为我知道所谓的缘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我以为跟她有缘,就如千万人中,我跟她的脚间系了一根独一无二的红线,哪怕其中有乱线头一般的纠结错杂,只要我好好清理,永不放弃,就必定能顺着红线找到她。” “对呀。你就应该这样。你要相信,你们还是有缘的,经历这番磨难之后必定最终可以相遇相守。”姥爹安慰道。虽然他知道,一个经历了如此多前世挫折的人,或许心都已经起了茧,再温软如绵的安慰或者再尖锐如刺的激将,对他来说都无关痛痒。 “非也。就像我刚才说的那句话一样,缘是自欺欺人的说法。我以为我跟她有缘,但是想一想,她一直就是那么善心如佛一样的女孩,除了埋葬过我之外,你又怎么知道她未曾埋葬过其他的弱小生灵?你又怎么知道其他生灵转世之后不会苦苦寻觅她?” 姥爹竟然一时语塞。 九一道长走到姥爹身边,轻拍姥爹的肩膀,仿佛需要安慰的人是姥爹,而不是他。 姥爹知道,九一道长自从逃入大云山的时候就想通了,现在提起这些,不过是想借此来劝他不要再寻找小米而已。 九一道长说得确实有道理。那个女孩能在将军父亲的箭下埋葬一只兔子,就可能同样埋葬其他小动物,甚至在将军未发射弓箭之前救下其他生灵,也可能长大之后在将军的屠刀下救下其他人的性命。与亲手埋葬九一道长的前世相比,未杀之前救下性命似乎更加值得报恩和挂念。九一道长能记住她,追寻她,不见得其他生灵不会记住她,追寻她,甚至在那一世就开始像后来的九一道长一样苦苦寻找。 或许那个女孩在那一世就与被她救下的人相守一生,白头到老。 更有甚者,说不定女孩的多少次前世曾是弱小生灵,曾被其他人救下。而她也在寻找令她眷恋不舍的人。 姥爹想,九一道长是非佛非道的修行人,既熟悉道教经典,又熟知佛家哲理,他或许就是看到这个典故之后决定不再追寻那个已经追寻了四十一世的女孩。 一个经历了四十一世大约四千年的人,寻缘而不得,自然不会再相信“缘”字。 “你不过是第一世而已。”九一道长以这句话结束了当晚的聊天。 后来姥爹再次遇到小米,之后又看到了一个佛教典故,才真正体会到了九一道长苍茫凄凉的心境。 -------------------------------------------------------------- 【笔者:莫信因必果,无奈缘交错,善从今世起,缘自往来生。】 那个佛教典故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多情书生,他与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可到了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 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家里人怎么劝慰都没有作用。 眼看着这书生奄奄一息,不久将辞于人世。这时,有一个游方僧人路过这里。游方僧人听说了此事,便来到书生面前,从怀里摸出一面镶鱼骨镜子来,叫书生看。 书生在镶鱼骨镜子里看到茫茫大海,看到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 海滩边偶尔有人路过。第一个路过的人看了那女子的尸首一眼,摇摇头走了。 第二个路过的人看到了女子的尸首,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盖在女尸的身上,然后走了。 不久第三个人路过这里,他走了过去,挖了一个坑,小心翼翼地将尸体掩埋了。 镶鱼骨镜子里的景象就此消失,书生看见了自己。 书生茫然不解,问游方僧人给他看这个干什么。 僧人收起镜子,解释道,这是能够看到前世的镜子,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她一件遮掩的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个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书生顿悟,不久病就好了。 -------------------------------------------------------------- 【笔者:无心插柳柳成荫,诸多无心便是有心,追随心的指引,行快意之人生。】 “我要跟你们学驱鬼!以后我再看到拖走村里人的鬼时,就不用躲了,还可以把他们赶走!”她抬头挺胸,斗志昂扬。 姥爹笑道:“我们可以答应你。不过还要你家里人同意呀。如果你爸爸妈妈不同意,我们答应也没有用。” 她信心满满道:“我会说服他们的!” 姥爹原本以为她家里人绝对不会同意的,所以用这样的话来回答她。姥爹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徒弟,他认为单身多年的比他年纪还大八九岁的罗步斋也没有考虑过将自己的本领传授给谁。他回答余游洋的时候其实还在犹疑间。 可就是这一句犹疑间说出的话,居然让罗步斋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余游洋不仅经过父母的同意跟他们一起回了画眉村,后来居然还恋上了她认为很可怜的罗步斋。罗步斋将他毕生所学尽数教给余游洋,并在三年之后娶了她。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你刻意去努力,并且付出很多,以为可以改变人生,多年后回头看时,发现那些你为之付出的东西实际上无足轻重,可有可无;而你当时不经意去做了一件事情,属于无心插柳,多年后回头再看,那里已经绿荫一片,甚至足以改变你的人生。 -------------------------------------------------------------- 【笔者:佛与花。花有神奇,赏花亦神奇。从自然平实之事物中揭示修行奥秘人生真谛并流传世人,可谓功德无量之举。】 姥爹淡然一笑,说道:“佛和花有很深的因缘。不但有‘佛祖拈花一笑’的说法,还有‘借花献佛’的说法。佛门称花为‘华’,献于佛或者菩萨前的称为‘献花’,散布坛场四周的称为‘散华’。佛陀的一生,从出生到成道再到涅槃,都与花有密切的关系。不但如此,佛门在大乘菩萨道的修行法门中也常以花来表达不同的修行境界。” “花还能表达不同的修行境界?” “是啊。大乘菩萨道的修行法门分为六度,六度依次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而一朵花就具有这六度精神。  拿布施来说,花开时流露清香,展现美丽的姿容,令人一见心生愉悦,带给人欢喜,因此它有布施的精神。  拿持戒来说,花守时守分,总在一定的时节和范围绽放,不像葛藤会攀附在其他的植物上。它虽美丽,但不会侵犯别人,所以具有持戒的精神。  拿忍辱来说,花开之前须经种子深埋土里,历经一段时日的孕育,其间必须忍受黑暗、潮湿、寂寞,而后抽芽;乃至开花后,还要耐得住风霜雨雪,以及蜂蝶采蜜时的伤害,所以具有忍辱的精神。  拿精进来说,一朵花,无论花期长短、久暂,总是努力散布花的芬芳香味,展现它最美的一刻;即使谢了,仍旧‘化作春泥更护花’,甚至留下种子,为继起的生命而努力不懈,生生不息,所以具有精进的精神。  拿禅定来说,花静静地开放,表现出宁静、祥和、安忍的气质,这就是禅定的境界。  拿般若来说,花有各种颜色、大小、香味,千变万化,奇妙不已。花的世界就像人的世界,蕴含无限的智慧。 因此,一个人若能懂得欣赏花的美,必能升华精神生活。甚至修行也不一定是诵经、拜佛才是修行;能够从赏花、看花中获得启示,这也是一种修行。古代有许多祖师大德就是在观看花开花谢的无常变化中,明心见性,所谓‘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妙谛’,又所谓‘一花一世界’,就是这个道理!” -------------------------------------------------------------- 【笔者:暗自倾心、神会而形动,一个眼神、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情可传递,意可达心,无需介质,甚是奇妙啊。】   歪道士跟外公的年纪差不多,小米在村子里的时候,他也是有记忆的小孩子了。他小时候就对姥爹看小米,还有小米看姥爹的眼神记忆深刻。在姥爹过世之前的几天,歪道士来看望姥爹,还跟他提起过。歪道士说:“马秀才,这辈子最记忆深刻最打动我的眼神,来自于你。这辈子最记忆深刻最寒心的眼神,也来自于你。我一生中最大的喜悦和最大的悲伤,都是来自于你。”   姥爹那时候已经滴水不进,神志不清,听完没有任何反应。   歪道士出来之后,外公追上去问他。他说,他小时候因为长相被人嫌弃,亲生母亲生下他后觉得人生无望,偷偷离开了画眉村。父亲随后离世。所以他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关心,哪怕是一个眼神。他曾有一次在姥爹家的门口看到小米从外面回来,姥爹坐在竹椅上。小米对着姥爹笑了一下,然后去屋侧的一个水缸旁边洗手。姥爹也对着小米笑了一下,然后继续晒太阳。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但那眼神几乎让歪道士融化在太阳底下。   那个对接的眼神,歪道士在此后余生里无论何时想起,都会无比感动。此后的余生里,他见过无数的眼神,但是再也没有一个眼神让他如此感动。他分不清那是长辈对晚辈的慈祥,还是男人对女人的温柔,抑或是血脉亲人间的默契。这让他在幼年渴望父母关怀,在成年羡慕异性之爱的时候,都能从姥爹和小米的眼神中找到他希望得到的那份情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单枕梦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