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工业化之路

牛童的四季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突然再次作为一个超级经济大国出现在地平线上,震憾了世界。但是,西方主流的经济学理论却并没有很好地诠释这一重要历史事件。中国崛起是英国工业革命后最壮观的历史性事件。本书通过新“新阶段论”或“胚胎发育”理论的理念框架,解释经济发展的核心历史逻辑,并论证这一逻辑在英国工业革命和中国增长奇迹的历程中是一以贯之的。
一、英国的工业革命之路
(一)发端于纺织业
工业革命最新发生在英国,并最先发生在纺织业行业,可见纺织业对工业革命极为关键。 19世纪的法国、德国和美国,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日本,乃至台湾、香港和韩国都遵循了用机械化生产轻工业消费品最终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可见,纺织业几乎就是工业革命的起点。英国工业革命发端于纺织业是因为只有具有高收入弹性需求的巨大市场才能刺激并维持机械化大规模生产。
从产业角度看,工业革命不可能发端于农业。农业属于土地密集型产业,对大自然非常敏感,主要靠天吃饭。这一点能从西方发展史得到印证,农业一直都是实现现代化的最后一个产业部门。因此工业革命应当来自具有普遍需求的工业领域。衣食住行,与其他轻工消费品相比,纺织品市场潜力最大,既可做原料也可做最...
显示全文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突然再次作为一个超级经济大国出现在地平线上,震憾了世界。但是,西方主流的经济学理论却并没有很好地诠释这一重要历史事件。中国崛起是英国工业革命后最壮观的历史性事件。本书通过新“新阶段论”或“胚胎发育”理论的理念框架,解释经济发展的核心历史逻辑,并论证这一逻辑在英国工业革命和中国增长奇迹的历程中是一以贯之的。
一、英国的工业革命之路
(一)发端于纺织业
工业革命最新发生在英国,并最先发生在纺织业行业,可见纺织业对工业革命极为关键。 19世纪的法国、德国和美国,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日本,乃至台湾、香港和韩国都遵循了用机械化生产轻工业消费品最终走向现代化的道路。可见,纺织业几乎就是工业革命的起点。英国工业革命发端于纺织业是因为只有具有高收入弹性需求的巨大市场才能刺激并维持机械化大规模生产。
从产业角度看,工业革命不可能发端于农业。农业属于土地密集型产业,对大自然非常敏感,主要靠天吃饭。这一点能从西方发展史得到印证,农业一直都是实现现代化的最后一个产业部门。因此工业革命应当来自具有普遍需求的工业领域。衣食住行,与其他轻工消费品相比,纺织品市场潜力最大,既可做原料也可做最终消费品,可分割性强,收入弹性极高。从市场条件看,工业革命前,已经花了数百年时间培育并创建了巨大的全球纺织品市场。再从生产角度看纺织生产更容易分成许多中间生产环节,细化劳动分工,并为机械化创造需求。
(二)循序渐进的发展历程
工业革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英国经历了一个从农村原始工业化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再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现代化道路。可见,如果工业是一个复杂有机体,那工业革命就是这个有机提按照顺序展开的“胚胎发育过程”。每一个阶段都会后一个阶段创造条件,前一个阶段的完成期即构成下一阶段的激活期。这一发展过程的核心是,通过需求法的推动和供给方的反馈,在几个阶段之间逐渐建立规模化生产、规模化销售、规模化供应链和工业群,来实现规模经济效益,并建立一个能自我反馈的良性循环体系。农村原始工业化刺激农村商业化,用劳动密集型轻工业吸收原始工业化后挤出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又用基于劳动密集型轻工业的重工业反哺工业和农业,最终实现农业机械化和现代化以及所有生产工具的量化生产。
   当然,工业革命的每一个阶段并不是泾渭分明,界限清晰的。不同行业,领域和地区的产业升级也不是“一二三、齐步”,而是各个部门和地区按照各自步伐共同发展,呈叠加波似地次第推进。英国在19实际中叶开启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后,它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旗舰产业,纺织业,继续统治着全球纺织品市场知道20世纪才被美国完全取代。
(三)重商主义国家护航
重商主义政府作为市场的创作者和商业组织者这是本书重点强调的观点,也是英国工业革命获得成功关键因素之一。大多数重商主义文献之八重商主义看作贸易保护主义的一种形式和对外汇储备的盲目崇拜,而忽视了他重视商业贸易和制造业的核心论点。本书认为,一个国家要想引爆工业革命,必须具备以下条件:(1)一个统一的国内市场和一大批富有冒险精神的商人阶层以及由他们创造的商业网络;(2)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在重商主义的观念下支持并推动制造业和海外市场(原材料)开拓;(3)一个连通全国并连接海外的交通运输系统以方便货物和原材料流通;(4)一个着眼于纺织品及其他具有全球性大市场的轻工业消费品的正确产业政策。
工业化和技术创新的水平是有市场规模决定的,而市场规模是有国家能力实现的。之所以是英国而非荷兰引爆了第一次工业,其根本原因是英国在政商强强联合体制下成功开辟了18世纪全球最大规模的纺织市场和棉花供应链,因而必然使得它在全国范围内采用纺纱机和工厂体系变得有利可图。
透过英国工业革命之路,我们能发现本书梳理的工业革命成功的关键因素:正确的发展战略,有为的重商主义政府,持续不断的市场创造与维护。
二、中国的工业化之路
(一)历史上的失败
从1860年的洋务运动到1976年“文革”结束,中国已经走过了近120年的风风雨雨并进行了三次既波澜壮阔又悲壮惨烈的现代化运动。然而,反复的尝试不仅没有实现工业化,反而使这个文明古国沦为世界上最穷,人口最多的国家。
晚清洋务运动
洋务运动是中国在近代史上第一次试图开启工业革命的尝试。洋务运动的起因是两次鸦片战争失败,思路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师夷长技以制夷”,结果是甲午中日战争惨败宣告了洋务运动的失败。洋务运动失败的关键在于没有采用重商主义的发展战略,利用全球贸易契机,在政府统一领导下为民族工业开辟和创造世界市场,让全民经商致富。只单纯官办一些现代企业的工业化运动根本没有惠及占人口90%以上的农民和激发农村生产力,因而不具备引爆工业革命的能力,把整个国民经济拖垮是早晚的事。
辛亥革命后到解放前
1911年的辛亥革命是中国正式结束封建统治进入现代共和时代的开端,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二次向工业化发起的进军。辛亥革命的积极意义在于向中国输入了现代民族国家的理念和“富国先富民的思想”。但是辛亥革命主要是一场自上而下的政治体制革命,仍没有掌握工业革命的秘密,没有触及封建地主界的私有产权利益,没没有把农民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它仍然无法为广大的草根阶层,尤其是农民创造致富的条件——通过开辟全球小商品尤其是纺织品市场,从而开启乡村的原始工业化运动并通过这次场运动迅速积累原始资本和郭明储蓄,为国防和军事现代化提供金融支持。因此在1911年至1949年的38年间,中华民国仍然继续在贫穷和内乱的泥潭中摸索。
辛亥革命带来的最大不足是误以为工业化的先决条件是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选举。从辛亥革命开始,国民政府一直把注意力放在政治体制改革上,以为引进了美式西方民主政治,中国就一定能够自然而然地走上工业化道路。然而,全民投票权和政治权力的开放是工业革命的果实而非原因。在未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建立的不成熟的民主,注定会奔溃或变质。
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前
1949年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通过解放战争获得政权。从此中国获得了自洋务运动近一百年以来非常珍贵的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宁。在6亿赤贫农民的支持下,毛泽东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并且开始了中国历史上第三次雄心勃勃的工业化尝试——这次是通过模仿苏联的计划经济而不是资本主义的市场和民主。可惜从1949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由一系列五年计划构成的第三次工业化运动并没与获得真正的成狗,以致在“文革”结束是中国国民经济“处于奔溃边缘”。
当市场及市场价格缺失时,包含高额固定成本额经济组织和投资项目容易被误导,经济增长变得不可持续。由于中央计划在没有市场的情况下完全忽视了盈利能力,以供给决定需求的整个苏联式工业组织的国家体系几十年都是亏损的。毛泽东在1949-1976年许多激进的社会实验一再证明,如果没有市场机制和面向需求的基层决策,大规模农村组织与合作单位是无法盈利和积累资金的。因为供给本身不可能创造对其自身的需求。
(二)计划外的成功
1978开始的改革开放是中国120年来的第四次工业化尝试。然而一次却“意外”成功了,并且震惊世界。中国的这次化尝试跟英国的工业革命在逻辑上是一致,发端轻工业,沿着从原始工业化到第一次工业革命再到开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轨迹阔步前行。跟英国的工业革命之路相比,此次工业化尝试主要有以下几个关键步骤。
1.解决粮食安全问题。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地是是引爆工业革命的的前提。实行以家庭为单位的土地承包制度后,农民成了满足政府生产配额后的剩余产量的所有者。建国后建立的农村灌溉体系和村镇公共道路网络大大提升农业生产力。地方和全国农产品市场的建立使农产品专业化和商业化变得有利可图。这些使得1978年改革后的最初几年,中国农业出现了前所前所未有的繁荣。这场初级的农业革命为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
2.乡镇企业功不可没。1978年改革以后,雨后春笋般出现的乡镇企业成为农村地区原始工业化的核心主体。在早期原始工业化阶段,欧洲和英国主要靠有实力的商人阶层牵头在农村投资、承包组织村镇作坊开展生产和销售。他们就是大市场的创造者和生产的组织者。然而,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缺乏这样一个庞大的商人阶级,因此远距离市场和组织原始工业生产的重任主要是由中央、地方和村镇一级政府承担。与西方发展史相比,中国原始工业化的速度、规模是史无前例的。1978-1988年十年间,中乡镇企业从150万个变为1890万个,农村工业生产总值从515亿元增长到7020亿元,农民总收入从87亿元增到到963亿元。
3.重商主义意识形态转型。希望依靠一个自由放任的市场发酵过程来开启工业革命就算在20世纪以前可行,现在也已经不可行了。在国家和地方政府积极领导下组织弄完成市场发酵,在当今战后的和平秩序下,是实现不发达农业国快速工业化的一个更好的方式,且可能是唯一可行的方式。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领导的政府采纳了一个新的国家意识形态:在政治稳定和社会秩序保证的前提下,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发展经济。各级政府积极领导并参与商贸和制造业活动,成为市场的商业活动的组织者、市场的创造者,挖掘农村剩余劳动力就地参与制造业和国际贸易。
三、中国现阶段工业革命的几个问题
规模化生产的前提是安全、可靠、有序的统一市场。没有世界市场就不可能有工业革命。建立“统一、安全、可靠、有序”的大市场及相应的工业组织的社会成本非常高,需要政府和市场参与各方付出巨大的协调努力和社会投资。发展中国家最缺乏的不是民主和现代高科技企业,而是市场的创造者。重商主义主导下的、自上而下的、由简到繁的、从农村到城市的、由轻工业到重工业的、由政府主导的“市场创造”到循序渐进的产业升级的发展战略对于国家工业化成败是最为关键的。工业化必须按顺序经历几个主要且独特的阶段每个阶段都会面临着不同的市场确实和市场创造着确实的问题。成功的经济发展需要许多轮自下而上、用市场需求来驱动和创造供给,按次序进行产业升级。只有先创造市场,供给才能应运而生。
管理革命
纵观整个资本主义发展和现代工业文明过渡的过程,生产方式经历了革命性的改变,而管理方式也是如此。在18-19世纪之交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起飞阶段,英国经历了一场以工厂为标志的管理革命。19-20世纪之交的美国在二次工业革命的起飞阶段,经历了以泰勒管理系统为标志的管理革命。目前正处于第二次工业革命起飞阶段的中国正面临一场深刻的管理革命。如果说市场是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那么管理是配置资源的另一方式,而且是更高级更重要的方式。如果没有在工业生产、工业流程、售后服务、消费者服务和政府行政体系上的管理革命,中国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就不能真正完成并顺利进入一个和谐的福利社会。中国未来的经济改革,不仅要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更要让科学管理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
“一路一带”
2014年末,中国成为一个资本净输出国。在下一个十年期间,中国预期输出1.25万亿美元来支持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提出了宏伟的“一带一路”计划。中国现在是世界工厂和全球制造业的中心,产品和机器的供给者。因此很自然中国需要一流的全球分销体系来运输其大规模生产的产品和机器,并从各个角落吸收原材料。因此,我们不能单纯从产能输出的角度看待“一带一路”计划。这一计划至少涵盖三项重大意义:最直接的是对外输出过剩产能,同时为中国制造建立完善的供需分销网络,最为关键的是为中国工业化进程创造全球市场。
“反腐败”
关于目前的反腐败斗争,许多评论依然停留在意识形态的偏见或者是内部权力斗争的臆想。若从工业革命发展阶段的角度来分析,我们会得出全新的结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腐败也是无处不在的。同样反腐败也是任何一个社会和政体任何发展阶段的内生需求。然而,反腐败成本高昂。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只有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快完成这个关键时期的工业资本主义国家,才能真正抗击腐败并将其控制在一个非泛滥的,不对未来经济增长和繁荣造成严重威胁的水平上。这要归功于这些国家由于工业化而能获得的能够克服监管成本的经济实力、监察技术和实施经济制裁的能力;同时也因为随着不断纠缠的既得利益,中产阶级和政府都已成为了工业革命果实的重要“股东”或“利益攸关者”。
在30多年的快速工业化之后,中国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社会政治诉求、金融资源、管理资本和信息技术来支撑更为彻底的行政制度改革和法律强化。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就十分强调反腐,但是不可能做到,就像美国历史上无法做到一样。目前中国已经到了即将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阶段,因此已经到了通过完成制度建设来保护第二次工业革命果实的临界点,到了制度改革收益超过制度成本的临界点。因此,不仅中国的反腐败被提上议事日常毫不奇怪,而且由于工业化的深入,中国反腐败的能力和意志将进一步提到。

公众号:过客临安,shuiyuanfayu0513。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