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儒林外史 9.8分

阅尽儒林百态 终归诗酒田园

柒月

上学时,记得在课上学了《范进中举》一篇,当时读来觉得甚是滑稽可笑,而今读了整本的《儒林外史》,却为古往今来的读书人心酸,一生竟被八股文束缚,被功名利禄所绑架。

清代小说家吴敬梓创作的章回体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是一部写透了中国古代官场的百科全书式小说,虽写的是明代儒林,实为清朝康乾时科举制度下的知识分子,小说写尽了古代读书人的丑态,对泯灭人性的科举制度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吴敬梓以讽为谏,非只为骂世,实为警醒世人,让人们意识到自己身处的困境,作者真是用心良苦。

小说中刻画的人物众多,而且“画虎画骨”,作者将科举制度下人们被扭曲的灵魂也刻画的淋漓尽致,而这其中当属范进与胡屠户二人写的最为出彩。

范进五十多岁还是一个老童生,平时被妻子呼来喝去,老丈人胡屠户对范进也是冷言冷语,在胡屠户的眼中范进就是一个“现世宝穷鬼”,范进中了相公也是靠他积德带挈,范进在胡屠户面前低人一等,唯唯诺诺,范进要去乡试去找胡屠户借路费,胡屠户大骂他“癞蛤蟆想起吃天鹅肉”。谁想时来运转,当范进正在集市上等着卖鸡换米时,得知了自己中举,“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等爬起来...

显示全文

上学时,记得在课上学了《范进中举》一篇,当时读来觉得甚是滑稽可笑,而今读了整本的《儒林外史》,却为古往今来的读书人心酸,一生竟被八股文束缚,被功名利禄所绑架。

清代小说家吴敬梓创作的章回体长篇讽刺小说《儒林外史》,是一部写透了中国古代官场的百科全书式小说,虽写的是明代儒林,实为清朝康乾时科举制度下的知识分子,小说写尽了古代读书人的丑态,对泯灭人性的科举制度进行了无情的鞭挞。吴敬梓以讽为谏,非只为骂世,实为警醒世人,让人们意识到自己身处的困境,作者真是用心良苦。

小说中刻画的人物众多,而且“画虎画骨”,作者将科举制度下人们被扭曲的灵魂也刻画的淋漓尽致,而这其中当属范进与胡屠户二人写的最为出彩。

范进五十多岁还是一个老童生,平时被妻子呼来喝去,老丈人胡屠户对范进也是冷言冷语,在胡屠户的眼中范进就是一个“现世宝穷鬼”,范进中了相公也是靠他积德带挈,范进在胡屠户面前低人一等,唯唯诺诺,范进要去乡试去找胡屠户借路费,胡屠户大骂他“癞蛤蟆想起吃天鹅肉”。谁想时来运转,当范进正在集市上等着卖鸡换米时,得知了自己中举,“一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等爬起来的时候已然疯了,在众人的劝说下,胡屠户才壮胆打醒了范进,胡屠户用劲太大,手掌隐隐作痛,心里懊恼“果然天上‘文曲星’是打不得的,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

一前一后,都是范进这一个人,只因中举后范进身份变了,众人对范进就另眼相待,真是:十年寒窗苦用功,只为一朝跃龙门。而发现范进的周进,也是六十多岁才中了举,中举之后,“不是亲的也来认亲,不相与的也来认相与”。人情冷暖只拿是不是举人、当没当官来衡量,真是世态炎凉。中举之后当官的人,却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只为偿还自己十年寒窗的苦,根本不会想到为百姓造福,像王惠之流。不仅是读书人,就连广大妇女们也深受其害,蘧公孙的妻子鲁小姐天天催着他考个功名,不要误她终身。

科举制度也形成了巨大的产业链,造就了一批欺世盗名之徒。匡超人本是农家弟子,后流落杭州遇上了选印八股文的马二先生,自己摇身一变成了八股文的选家,人人购买他的选本,家家供奉“先儒匡子之神位”,也真是荒唐可笑。

科举制度下文人已渐渐销磨殆尽,而真正的文人雅士却流落市井风尘之中,出淤泥而不染,不与时代同流合污。整部小说以不慕功名的王冕开头,中间出现风四老爹,结尾又以四大奇人为结,正是这些人与儒林和官场形成对比,让我们看到做一个可爱的“人”要比做一个丑陋的“官”好多了。

仔细一想,时代虽进步但制度和人心还没多大的变化,现在的人们读书功利性也是很强,知识经济的时代,知识成为商业产品,成为自我炫耀的工具,而不是让人变得更丰盈的途径。

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归去来兮,吾谁与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儒林外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儒林外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