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娜拉走后怎样_

当我终于要下笔写我对文学的怀疑,才终于发现,我不过是个门外汉。我什么也不了解竟然狺狺狂吠要来声讨文学。我只有笼统的概念,只能写小说模糊地说,不能写议论文字句清晰地说。

我说语言有力量,名字有力量,可我不清楚力量,力量也因为用处不同,而分好坏,而本来就没有好坏,本来就是模糊的,你说坏他说好。

终于有人被文学杀了,执着于生死的概念。本来生死概念很清晰,死就是一个人断气了,再也站不起来,说不了话,无法思考。你读过几本书,就要重新来定义,明明还在呼吸走路,说自己已经死了,死过很多次了。

多少人,听到这样的死,要说自己也其实已经死了。多少人,找到了自己状态的名字?你知道有多可怕吗?这就是文学啊,杀人的文学。他在鲁迅眼里也是杀人的,他使人清醒,使人清醒就是杀人,因为铁屋子是万难破毁的,醒来就是迎接将死的痛苦。而他被「希望」骗了,真的有希望吗?怎么要为这样轻的两个字而站出来呐喊?

可是有人也说,我要清醒,清醒死去也好,不要不明不白。可是,那是因为你不明不白,所以执着要明白,当你终于明白,就再也无法不明白了。要出走,除了死就只能发疯,只能像房思琪发疯。林奕含给自己写的最好的结...

显示全文

当我终于要下笔写我对文学的怀疑,才终于发现,我不过是个门外汉。我什么也不了解竟然狺狺狂吠要来声讨文学。我只有笼统的概念,只能写小说模糊地说,不能写议论文字句清晰地说。

我说语言有力量,名字有力量,可我不清楚力量,力量也因为用处不同,而分好坏,而本来就没有好坏,本来就是模糊的,你说坏他说好。

终于有人被文学杀了,执着于生死的概念。本来生死概念很清晰,死就是一个人断气了,再也站不起来,说不了话,无法思考。你读过几本书,就要重新来定义,明明还在呼吸走路,说自己已经死了,死过很多次了。

多少人,听到这样的死,要说自己也其实已经死了。多少人,找到了自己状态的名字?你知道有多可怕吗?这就是文学啊,杀人的文学。他在鲁迅眼里也是杀人的,他使人清醒,使人清醒就是杀人,因为铁屋子是万难破毁的,醒来就是迎接将死的痛苦。而他被「希望」骗了,真的有希望吗?怎么要为这样轻的两个字而站出来呐喊?

可是有人也说,我要清醒,清醒死去也好,不要不明不白。可是,那是因为你不明不白,所以执着要明白,当你终于明白,就再也无法不明白了。要出走,除了死就只能发疯,只能像房思琪发疯。林奕含给自己写的最好的结局是成为精神病。可是她没能真的发疯。她在铁屋子里,经历呐喊和挣扎之后,终于清醒地死去。

我也太坏了,要说你是被文学杀的。可是文学只是助手,我不要谈你是被李国华杀了,我不要承认你的死只是他快乐的一个原因,这太痛了。为什么你要死,该被惩罚的不应该是一个变态的李国华吗?故事总是这样,受害者惨死,活着的施暴者逍遥法外,快乐地被大众的人权主义保护着。死者呢!没有人权了吗?太绝望了。为什么受害者总是要付出全部的代价?

生命这样重,是超过文学的,生活这样重,是超过文学的。是超过痛苦的,不要死啊。

我怀疑文学助于的思考,我更加怀疑文学助于的犯罪。我已经不知道该说的了。我已经无法说话了。我怀疑一切,我怀疑自己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不要再读了。可是唯有继续读,才能回答我的怀疑。可是我真的不要再明白什么了,没有尽头的。

因为心里生出文字,使自己活下去,使自己死去。欺骗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