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仅前两部分)

忧郁的浅田
2017-05-26 15:23:14

人物 雷切特:被害人 布克生:波洛友人 康斯坦丁生 皮埃尔·歇尔:列车管理员(保姆的父亲) 赫克特·奎恩:秘书(父亲是处理阿姆斯特朗案子的警官) 马斯特曼:男(阿姆斯特朗的勤务兵) 赫伯德太太:姆斯特朗太太的母亲 葛丽泰·奥尔森瑞典女士、护士(阿姆斯特朗家护士) 玛丽·德本汉小:英国人,和瑞典女士一屋(阿姆斯特朗家教师) 阿布斯诺上校:抽烟斗,和现场的烟斗通条一模一样(朋友) 安东尼奥·福斯卡雷利:高大的意大利人,与男仆一屋,到过芝加哥(阿姆斯特朗家司机)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是阿姆斯特朗的朋友 施米特小姐:公主的女仆(厨师) 安德烈伯爵夫妇:夫人是(阿姆斯特朗太太的妹妹) 哈德曼先生:实为

...
显示全文

人物 雷切特:被害人 布克生:波洛友人 康斯坦丁生 皮埃尔·歇尔:列车管理员(保姆的父亲) 赫克特·奎恩:秘书(父亲是处理阿姆斯特朗案子的警官) 马斯特曼:男(阿姆斯特朗的勤务兵) 赫伯德太太:姆斯特朗太太的母亲 葛丽泰·奥尔森瑞典女士、护士(阿姆斯特朗家护士) 玛丽·德本汉小:英国人,和瑞典女士一屋(阿姆斯特朗家教师) 阿布斯诺上校:抽烟斗,和现场的烟斗通条一模一样(朋友) 安东尼奥·福斯卡雷利:高大的意大利人,与男仆一屋,到过芝加哥(阿姆斯特朗家司机)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是阿姆斯特朗的朋友 施米特小姐:公主的女仆(厨师) 安德烈伯爵夫妇:夫人是(阿姆斯特朗太太的妹妹) 哈德曼先生:实为侦探,保护雷切特

事件 雷切特实际为绑架犯,收到恐吓信。 九点十五分——火车驶离内尔格莱德 约九点钟到九点四十分——男仆伺候雷切特,为他倒好了安眠药。 约十点钟——麦奎恩离开雷切特房间。 十点半或十点四十五——奥尔森错进了雷切特的包厢,当时他在看书。 零点十分——火车驶离文科威(延迟发车) 零点三十分——火车被困 零点三十七——出现很响的呻吟声,雷切特按铃,管理员来查看,敲了两次门,走道另一端响起铃声,一间房间门上的小灯亮了,这时,雷切特包厢里传来法语“没事,我搞错了”。 零点三十八——公主按铃叫来女仆,女仆大约半小时后离开,女仆在去公主包厢的路上,撞到了冒充管理员的神秘人,样子符合哈德曼的描述。 一点十五分——列车员在座位上,但一点过后不久曾离开过,然后听到赫伯德太太的铃声,接着去给波洛送水,半小时后,去给麦奎恩铺床。一切在两点前发生。 一点十七分左右——赫伯德太太按铃召唤管理员 一点十五到一点四十五——绯红色便袍的女士,水果香味。 靠近餐桌的门没有锁上。 早晨五点钟,德本汉小姐看到走廊上有穿绯红色便袍的人。

线索 尸体:睡前(可能)服用了安眠药,十二刀,其中两刀仅刮伤,三刀致命。有一刀为左手,还有两刀是死后戳的。 厢内发现两根不同的火柴,其中一根是火车供应的,一根是雷切特自己的、绣着H的精致手绢、烟斗通条(雷切特身上无烟斗)、停在01:15分的表。 火柴为凶手留下,烧掉纸,纸上线索“记小黛西·阿姆斯特朗”发现雷切特是绑架小女孩的罪犯卡塞蒂。 玛丽德本汉与阿布斯诺的可疑对话;担心失火事件耽误时间,非赶上东方快车不可;东方快车停住后又没那么焦急。 赫德太太:瑞典女士来时,让她确认门栓插上了。看到了男人的影子,按铃很久后,管理员到来,男人消失,门栓开了。在房内发现列车员纽扣。曾听见雷切特包厢有打鼾和女人的声音。 男仆和奥尔森分别证实室友(意大利人和德本汉小姐)未离开过。 伯爵外交护照上的油渍(?) 哈德曼说雷切特描述凶手矮个儿,深色皮肤,嗓音像女人。保证没有人从后面的车厢或车外进来过。 想到结局了,谎话太多已经不能称之为线索,没有必要更新啦。很喜欢的结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书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