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你自己

一只飞碟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

弗洛伊德则说,面对你自己。

今日,弗洛伊德早已不新鲜,精神分析法完全被剧透,我们很难再体会到弗氏思想在当时引发的震撼与轰动。然而,阅读此书给我最大的启示就在于:面对你自己。

真,诚。

真诚地面对内心的潜意识、力比多,真诚地面对人性之中可能出现的最原始的欲望和悸动。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

这是傅雷先生为其翻译的《约翰·克里斯多夫》所写的献辞,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格言。

因而真正的人性,也应当不是永没有卑劣的缺憾,原始的悸动,粗鄙的欲望,而是知道人性的弱点之后还能相信人类社会的文明、纯真、美好。

再者,无论是弗氏的俄狄浦斯情节、释梦、潜意识、力比多,还是任何其他心理学理论,不过是科学研究的一个角度。弗洛伊德自言:科学并非总要建立在已经严格证实的命题之上。只有那些想用自己的教义去彻底取代宗教教义,妄想成为权威的人,...

显示全文

苏格拉底说:认识你自己。

弗洛伊德则说,面对你自己。

今日,弗洛伊德早已不新鲜,精神分析法完全被剧透,我们很难再体会到弗氏思想在当时引发的震撼与轰动。然而,阅读此书给我最大的启示就在于:面对你自己。

真,诚。

真诚地面对内心的潜意识、力比多,真诚地面对人性之中可能出现的最原始的欲望和悸动。

“真正的光明决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 所以在你要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

这是傅雷先生为其翻译的《约翰·克里斯多夫》所写的献辞,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段格言。

因而真正的人性,也应当不是永没有卑劣的缺憾,原始的悸动,粗鄙的欲望,而是知道人性的弱点之后还能相信人类社会的文明、纯真、美好。

再者,无论是弗氏的俄狄浦斯情节、释梦、潜意识、力比多,还是任何其他心理学理论,不过是科学研究的一个角度。弗洛伊德自言:科学并非总要建立在已经严格证实的命题之上。只有那些想用自己的教义去彻底取代宗教教义,妄想成为权威的人,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科学的教义中少有无可置辩的公理,更多的还是基于一定可能性的论断。科学思维的一大标志,就是要在接近真理时学会满足,在还缺少最后的确凿证据时仍然能将建设性的工作继续下去。

所以,

无需像道学家那样深恶痛绝,破口大骂。

无需像胆小鬼那样战战兢兢,怀疑人生。

所以,

面对你自己。

《精神分析引论》摘记

第一部分 失误行为

第一讲 导论

最早的言语其实是一种符咒,时至今日这份魔力犹存。一个人的言语可以使人心境澄明,也可以将人推向绝望的边缘;老师通过言语将知识传授给学生,演说家通过言语吸引听众的注意力,左右他们的判断。言语会引起情绪,是人们之间相互影响的常用工具。在心理治疗中,我们绝不应轻视谈话的作用,如果能够听到精神分析师与患者的对话,就该满足了。

精神分析试图填补的缺陷,它力求为精神病学提供其欠缺的心理学基础,找到能解释生理和精神障碍的共性原因。为达到这一目的,必须抛开解剖学、化学或物理学理论,从纯粹的心理学概念入手。

精神分析提出了两个触怒了整个世界的观点,由此招来世人的反感。其中一点与人们固有的理性观念相违,另一点则与主流的美学和道德观念不和。它们十分强大,是人类长期进化过程中的必要积淀。

精神分析第一个不受欢迎的命题是:心理过程主要是潜意识的,意识仅占整个精神生活的一小部分。

第二个命题认为,性冲动——无论是狭义的还是广义的——在精神疾病产生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认为同一股性冲动还参与了人类的文化、艺术和社会创造活动,为其卓越成就做出了巨大贡献。

文化是在生存的压力下,以牺牲欲望的满足为代价生成的。新文化不断被创造,是因为随后加入人类族群的个体为了顾全大局,不得不做出类似的牺牲。这些被牺牲的欲望中,性冲动占了绝大部分;它们被“升华”了,即它们被从原来的性目标身上转移开来,转向更高尚、与性无关的社会目标。这一过程是不稳定的,因为性冲动并未因此被约束;在每一个参与文化事业的人身上,它都可能发出抗议声。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如果性冲动得到彻底解放,并回归它原始的目标,文化就岌岌可危了。因此,社会并不愿意轻易触及文明这一棘手的根源,也无意承认性冲动的强大力量以及它对个体的重大意义。出于教化的考虑,人们更愿意将自己的注意力从这方面转移开来。所以他们无法忍受精神分析的研究结果,甚至不惜给其打上丑陋、不道德以及危险的烙印。

第二讲 失误行为 Ⅰ

精神分析绝不以从不研究小事自诩,它的研究对象就是这些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无足轻重的小事。问题的重要性和迹象的显眼程度不可混为一谈。

口误造成的言语错乱分为五类:调换、抢话、延时、混合和替换。

有些失误行为,如口误,有一定意义。其并非情绪激动、分心、注意力不集中等心理生理学因素,更重要的是一种完整的心理行为,它既有自己的目标,还有独特的内容和意义。

第三讲 失误行为 Ⅱ

科学并非总要建立在已经严格证实的命题之上。只有那些想用自己的教义去彻底取代宗教教义,妄想成为权威的人,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科学的教义中少有无可置辩的公理,更多的还是基于一定可能性的论断。科学思维的一大标志,就是要在接近真理时学会满足,在还缺少最后的确凿证据时仍然能将建设性的工作继续下去。

失误行为的核心本质:重要的不是失误的形式或手段,而是以不同的方式造成失误的内心意图。

很多情况下,主观行为会将自己伪装成客观现象。

第四讲 失误行为 Ⅲ

失误行为是一种有意义、有目的的心理行为。失误行为是两种不同意图相互干扰的结果,其中一种意图可以称为干扰意图,另一种则叫受干扰意图。其中一种意图必然在失误行为出现之前受到排斥,从而以对另一种意图造成干扰的方式显露痕迹。也就是说,这种意图必须先受到干扰,才能去干扰别的意图。

分类方法,将失误行为分成三类:口误、笔误、误读、误听是一类。遗忘是一类,根据遗忘对象的不同,还可以再细分成遗忘专有名词、外语单词、目的、印象等情况。误拿、误放、丢失物品则是第三类。

第二部分 梦

第五讲 困难及初步探讨

某些神经症患者的症状其实是有意义的。这是精神分析作为一种治疗方法的理论基础。

睡眠从生物学角度看是一种休养生息的行为,其心理学意义则是与外界保持隔离。借助睡眠这种手段,我们得以回到出生前的状态,回到母亲的子宫中:温暖、黑暗、不受刺激。成年人其实只有三分之二来到人世,还有三分之一仍然尚未出生。每天清晨一觉醒来,都是一次重生。

梦代表了介于睡眠和苏醒之间的多种中间状态,是不完全睡眠在不同阶段的表现。

从梦和睡眠的关系理解,梦是对干扰睡眠的刺激的回应。梦不会直接重现刺激,而会对它进行加工,影射它,将它加入一个情境中,或用其他事物替代它。

白日梦是一种幻想,与睡眠状态无关;白日梦的动机十分明显,当事人总会幻想一些有助于满足其自大、野心、权欲乃至性欲的事情。这类白日梦是文学创作的原材料,作家用特定的手法对它们进行改编、包装和删节,将它们用在故事、小说和戏剧上。白日梦的主角总是当事人自己,他或直接出现,或以显而易见的方式代入另一个身份。

第六讲 释梦前提和解析技巧

第七讲 显性的梦境和潜藏的梦意

与失误行为中的倾向一样,梦的元素并非梦者原有的思想,而是某种梦者所知但无法触及的内容的替代物。梦便是存在于潜意识中的事物被扭曲后的替代物。释梦的任务,便是找出这种潜意识的产物。

梦中的情境称为“显性的梦境”,将隐于其后、需要通过一连串联想才能获知的内容,称为“潜藏的梦意”。

第八讲 孩童的梦

梦是充分、完整的心理行为。梦是精神生活在睡梦中对日前经历的反应。这类经历中有遗憾,有憧憬,也有未满足的愿望。梦以直接、不加掩饰的方式使这些愿望得到满足。梦是对心理刺激的回应,它的任务是清除这种刺激,使睡眠得以持续。

梦并非人们说的那样,是睡眠的干扰者,反而是睡眠的守护者,是扫除干扰睡眠因素的清道夫。虽然我们以为没有梦能睡得更好,但这其实是一种错觉;事实上,没有梦的帮助,我们根本无法入睡。我们睡得香,正是它的功劳。当然,梦不免会对睡眠产生些许干扰,正如守夜者在驱逐闹事之徒时,自身难免发出一些动静。

梦的主要特征是,梦因愿望而起,梦境便是实现愿望的过程。梦不止表达一个想法,还会以幻想的形式使愿望得以满足。梦总是由愿望而起,而非某种担忧、意图或苛责;

梦的第二个特征是:梦不会简单地重现刺激,而会通过某种方式将它消除。

失误行为中存在着干扰倾向和受干扰倾向两种不同的意图,而失误行为是两者相互妥协的结果。同样的模式也适用于梦。受干扰的倾向不是其他,正是睡眠。而干扰倾向则是心理刺激——急需实现的愿望,

梦也是妥协的产物。人们一边睡觉,一边见证自己的愿望被消除;最终,愿望得到了满足,睡眠也得以继续。两者都部分得以贯彻,部分不得不做出牺牲。

梦的两大主要特征:梦以幻想的形式实现满足。梦因愿望而起。实现愿望应是梦的最主要特征。

梦是睡眠的守护者,由两种相互对抗的倾向生成。其中一种倾向是一成不变的,即睡眠的需求;另一种倾向则旨在使心理刺激得到满足。

它的两大特征是愿望的满足和虚幻的经历。

梦的产生过程、本质和作用:梦借助虚幻的满足消除有碍睡眠的心理刺激,

每当我们完全理解一个梦,都会发现它是一个虚幻的满足愿望的过程。

第九讲 梦的审查

梦的扭曲作用也可称为梦的工作。

梦的审查作用是梦发生扭曲的原因之一。显性梦境存在残缺,便是审查起作用的结果。进一步说,如果原本清晰的回忆中,突然出现了模糊、不确定或可疑的片段,那也是审查的结果。

第二种方式体现,即用委婉的表述、浅尝辄止的言辞和间接影射来取代原本的事物。

转移重点是扭曲梦的主要手段,它使梦境变得陌生,以至于梦者都不敢相信这是他本人的梦。

删减、修改和内容重组都是审查的结果,也是扭曲梦的手段。通常,我们也将修改和重组合在一起,概括为“转移”。

梦的审查有益无害,起着保护睡眠免受干扰的作用,这些坏念头并非梦的本质。

有些梦的存在是为了满足正当的愿望和急迫的生理需求,它们没有扭曲,也无须扭曲,因为它们不会触犯自我道德和美学倾向。诸位清楚梦的扭曲程度与两个因素成比例:被审查的愿望越容易让人不快,审查的要求越严格,扭曲程度越大。

我们的释梦行为基于如下假设:梦是有意义的,由催眠所发现的潜意识中的心理行为也适用于正常睡眠,所有的联想都事出有因。

只要心理生活中的确存在潜意识的倾向,即便相反的倾向在意识生活中占主导地位,也没有什么说服力。或许两种矛盾的倾向可以在精神生活中共存,且一种倾向占据主导地位正是另一种被迫遁入潜意识的原因。

精神分析只是证实了柏拉图的一句话:好人做梦,坏人作恶。

我们不会否定人性中尊贵的一面,也无意贬低它的价值;相反,我不仅向你们展示了那些被审查的坏念头,也揭示了使其不为人所见的审查过程。我之所以强调人性中恶的一面,是因为有人否认这点,而这无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精神生活,只会制造更多困难。放弃这种片面的道德评价,我们将能更好地理解人性的善恶。

梦的扭曲现象是自我中受认可的倾向对睡眠中出现的那些令人不快的愿望实施审查的结果。

干扰睡眠的梦中愿望是之前未知的,我们通过释梦才获悉它的存在。也就是说,它们当时存在于潜意识中。

第十讲 梦的象征作用

梦中元素及其解释的这类关系称作象征关系,梦中元素便是潜意识中梦意的象征。

梦中元素及其本意的四种关系,即用部分替代整体、影射、图像化(形象化的言语表述)、象征关系。

象征关系的本质是比较。但不是所有我们拿来与某个事物或过程做比较的事物,都可以在梦中作为其意象出现。另外,梦也只能象征特定的潜藏梦意,而非全部。也就是说,两方面都存在局限。

能在梦中以象征方式呈现的事物不多,大致有人的躯体、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出生、死亡,以及裸露,等等。代表人类躯体的典型意象是房子,外表光滑的房子是男人的躯体,有凸起和阳台的是女人的躯体。梦中的父母多以国王、王后,以及其他受尊敬的人物形象出现;在此,梦的态度是十分恭敬的。

精神分析对任何事物都不会采取隐瞒和遮掩的态度,我们不会为研究这类重要的材料感到羞愧;相反,我们有必要将一切原原本本地道来, 排除脑中那些具有干扰性的杂念,这不仅是正确的做法,也是正直的品行。即便听众有男有女,我也无须改变什么。没有哪门科学是专为男性开设的,也没有专为女性创立的学问。

首先,梦者能在梦中运用意象化的表达,在清醒状态下却对这些象征物浑然不知。第二,这些象征关系不是梦者和梦的工作所独有的。同样的意象也见于神话、童话、俗语、民歌、日常用语和文学创作。象征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梦的象征作用只占其中一小部分,单凭对梦的研究就想弄清整个象征关系,其实并不现实。第三,同样的意象在别处不一定有性意味,但在梦中几乎只代表性对象和性关系。第四个观点将把我们引回出发点和原来的路。我们曾说过,即便没有审查作用,梦也依然难解,因为仍需将梦的象征语言翻译成清醒时能够理解的语言。可以说,象征作用独立于审查作用之外,是扭曲梦的第二个因素。不难想象,梦的审查作用也会为象征作用提供便利,因为两者的共同目的就是使梦境变得离奇难解。

第十一讲 梦的工作

将潜藏的梦意转化为显性的梦境的过程,被称为梦的工作。反过来,由显性梦境推知潜藏梦意的过程便是释梦工作。释梦工作,其目的在于揭示梦的工作机理。那些幼稚的梦显然是实现愿望的过程,梦在其中的工作就是将愿望转化为现实,将思想转化为图像。

梦对潜藏梦意的加工过程。

梦的第一项成就是压缩作用。显性梦境只能体现一部分潜藏梦意,也就是说,后者在转化过程中遭到了删节。压缩的方法有以下几种:1.将某些潜藏的元素完全隐去;2.只显露某些隐性情结的一小部分;3.将潜藏梦意中具有某些共同特征的元素融合到一起,在显性梦境中以单一元素的形式出现。

梦的第二项成就是转移作用。这是审查作用的初衷。它有两种表现方式:1.潜藏的梦意不由自身的组成部分表示,而是由无关的元素来暗示;2.具有重要心理价值的元素以一种不太重要的方式表现出来,以至梦的重心转移,梦境也显得陌生了。

梦的第三项成就,将思想转化为视觉图像。同样,视觉图像也不是思想的唯一表现形式,但它却是梦的基本特征。

第十二讲 梦的案例分析

第十三讲 梦的远古性和幼稚特征

梦的工作是在审查作用的监督下,将潜藏的梦意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潜藏的梦意,其实就是我们清醒时所熟知的意识中的思想;因其新表现形式有众多特点,才令我们感到不解。我们曾说过,它与我们的文明发现相关,与图像语言、象征关系和思想语言出现之前的状态联系密切。我们称梦的工作的这种表述方式为梦的远古性或还原性。

说梦的工作将我们带回远古时期,包含了两层意思:首先,是个体发展的初期,即童年;其次,是人类种族发展的早期。每个个体由生至死的过程,便是在重复种族的命运。

爱的竞争具有很强的性意味、性特征。男孩小时候便会对母亲产生柔情,将母亲看成自己独有的,将父亲视作入侵领地的竞争者;同样,小女孩也将母亲视作妨碍亲近父亲的竞争者,认为母亲占据的地位,本应属于自己。这种状态很早就会出现,我们称之为“俄狄浦斯情结”,

第十四讲 愿望的满足

我们的第一项进展,就是发现所有的梦其实都是孩提之梦,它们的原始素材是幼稚的,它们的加工对象是儿童的心理冲动和心理机制。

梦的目的是使愿望得到满足。但要注意三点。首先,梦的工作并不一定能使愿望彻底得到满足,有些令人不快的情感会从梦意来到显性的梦境中。第二点,愿望的满足必能带来快乐,做梦者与自己愿望的关系十分特别。他指责它,审查它,总之对它不喜欢,所以愿望的满足不能给他带来欢喜,反而只会带去不快,甚至恐惧。第三,愿望的满足还有另一种方式可能引起不快,那就是惩罚作用。

梦的工作对思想进行加工,是梦唯一的本质特征。

梦不可能单纯是一种决心或告诫,而应该是在潜意识愿望的帮助下,以远古的表达方式出现,为满足愿望而生的决心或告诫。满足愿望才是梦的唯一本质特征,

第十五讲 疑问和批评

第三部分 一般神经病学

第十六讲 精神分析和精神病学

第十七讲 症状的意义

强迫症的表现,是患者脑海里充斥着他们并不感兴趣的思想,由此迸发出一股莫名的冲动,使他们不得不违心地做无趣的事情, 又欲罢不能。这种思想(强迫观念)本身可能并无意义,对患者来说可有可无,甚至常常显得愚蠢可笑;它无一例外是患者思考的结果,尽管患者本身可能对此并不乐见。他们不得不违心地思考和猜测,仿佛面临人生最重要的考验。患者在体内感知到的冲动也许幼稚可笑,但往往有一些沉重的内容,如犯重罪的诱惑。患者不愿承认这种陌生的情感,被它们吓得匆忙逃窜,不得不给自己设定种种戒律和约束,使自己不至于越雷池一步。当然,这种冲动从来没转化为现实,患者的逃避和谨慎总能取得最终胜利。他最后实施的所谓强迫行为,其实都是一些无害的琐事,大多是对日常行为死板的重复,从而使上床睡觉、洗漱、化妆、散步都成了极度无聊又无法摆脱的行为。他们只有一种办法,即将矛盾转移,用较好的想法替换愚蠢的念头,将某一种迂腐的禁忌转化成另一种较为平和的禁忌。总之,他可以转移强迫性,却无法消除它。强迫症的主要特征之一,是所有的症状都可以被转移直至失去原形。另外,心理活动的对立趋势(两极化)在这一病症中也尤为突出。除了积极和消极的强迫行为之外,强迫症患者还会越来越多疑,以致对常理也产生质疑。久而久之,患者会表现出犹豫不决、疲软乏力和自由受限等特征。另外,强迫症患者此前多精力丰富、固执己见,智力水平高常人一等。他们往往对自己有较高的道德要求,行事追求准确,更容易自责。所以诸位不难想象,即便只求对这些错综复杂的症状和特征半知半解,也少不了付出一番艰苦努力。

第十八讲 创伤的固置作用,潜意识

我们每遇到一样症状,便可断定患者内心存在某种特定的、包含症状意义的潜意识过程。这种意义必须是潜意识的,这是症状出现的前提。症状并非在意识中生成,如果潜意识中的内容进入意识中,症状便消失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治疗途径,一种使病症消失的办法:使含有症状意义的潜意识过程进入意识中,从而成功消除症状。

精神分析治疗的任务可以归纳为以下公式:将所有病态的潜意识转化为意识。

这个公式还可以用另一个来替代,那就是填补患者的记忆空白,消除他的遗忘。

第十九讲 反抗和压抑作用

每一个心理过程都先属于潜意识系统,随后才可能进入意识系统。

第二十讲 人类的性生活

精神分析毫无节制地拓宽性的概念,旨为以此支撑“神经官能症因性而起”和“病症具有性意义”这两种说法。我们扩展了性的概念,将性倒错和孩童的性生活包括在内,这其实重新定义了性的范围。精神分析理论之外的“性”则是一个狭义的概念,仅指为生殖服务的正常性生活。

第二十一讲 力比多的发展和性组织

俄狄浦斯情结的变种和反常表现对文学创作具有决定性意义。古往今来的戏剧家都主要从俄狄浦斯情结、乱伦情结,以及它们的变种和模糊形式中截取素材。

第二十二讲 发展和退化,病源学

升华作用,因为通常认为社会目标要高于个体自私的性目标。

神经官能症的三大致病因素:首先是性失败,这是普遍条件;其次是力比多的固置,它将力比多带入特定方向;第三是自我发展过程中坚决排斥性冲动的矛盾倾向。

心理模型的主要目的是是获取快感。我们所有心理行为似乎都是为了获取快乐和避免不快,统称为“快乐原则”。

心理模型的目的就是克服和战胜来自身心内外的刺激和冲动。性欲望的发展显然自始至终都遵从追求快感的目标,这个原始功能从未发生改变。自我欲望的目标最初也是如此,但受生活所迫,它开始学会用另一种方式去替代快乐原则。它将避免不快和追求快乐放在同等位置,意识到避免一些满足和快乐、忍受一些不快,以及放弃特定的快乐来源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这样的自我显然理性许多,它不再屈从于快乐原则,而是按照“现实原则”行事。现实原则从本质上看也是为了获取快乐,只是受条件所限,获得的快乐打了折扣。

第二十三讲 症状形成的途径

神经官能症的症状是围绕力比多新的满足方式产生冲突的结果。两股分散的力量在症状中完成合流,以形成症状的方式达成妥协。所以,症状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因为它的存在受到两方面的支持。

冲突的一方是受现实所制、没能得到满足的力比多,它必须借助其他方式得到满足。症状就是潜意识中性欲满足多次扭曲后的结果,它由两层相反的意思巧妙地混合到一起。

症状是失败的性满足的替代物。症状重复了幼稚时期的满足,但在由冲突带来的审查的影响下,这种满足感发生扭曲,通常让人感到痛苦,也含有致病的成分。由症状带来的满足是人们陌生的,所以患者不以为乐,反以为苦。

幻想的起源和意义。人类的自我受到外部窘境的影响,遵循现实原则行事。所有被迫放弃的快乐来源和获取快感的道路都以超脱现实之外的形式得到满足。虽明知一切并不属实,幻想愿望满足的过程仍会给人带去快感。在幻想中,人类可不受外界的束缚和限制。人们交替作为追求快乐的动物和理智的生命存在。幻想就是这样一片不受现实原则管束的绿洲。

幻想最广为人知的产物就是所谓“白日梦”。白日梦是那些自大、好胜和性愿望在意念上的满足,这些愿望在现实中越受压制和排挤,在幻想中就越枝繁叶茂。幻想带来的快乐,本质是在不受现实约束的情况下重获快感。这些白日梦正是夜间梦境的缩影和范例。夜间的梦无非是由夜间重获自由的欲望操控,是夜间心理活动扭曲的白日梦。白日梦不一定都是意识的,潜意识中也有白日梦。潜意识中的白日梦正是夜间梦境和神经官能症症状的源泉。

幻想的另一面,从幻想回归现实的捷径,便是艺术。艺术家从本质上说是内倾者,与神经官能症患者相差不远,他们的内心受到格外强烈的欲望需求的排挤,一心要追逐名利、财富、权力和女性的青睐,却苦于找不到满足愿望的途径。于是,他们像其他愿望不能得到满足的人一样,脱离现实,将自己所有的兴趣、力比多转移到幻想的世界中,其实一条腿已经迈上了走向神经官能症的道路。他们最终没有患病,肯定是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许多艺术家的能力因神经官能症而部分受阻,也是常有之事。或许艺术家的体质天生便能产生很强的升华作用,或是造成冲突的压抑作用不是很强烈。不管怎样,艺术家都不是唯一一群生活在幻想中的人,他们有自己的方法从幻想中回到现实。幻想是所有人的避风港,所有未能得到慰藉的满足,都可以在这儿得到宽慰。可是,不是艺术家的人从幻想中获得快乐的能力十分有限。受压抑作用的无情影响,他们的快乐来源仅限于进入意识中的白日梦,艺术家则自有一套手段。首先,他们能对白日梦进行加工,剔除个人色彩和让人感到陌生的事物,将它拿出来与他人共享。还有办法巧妙地掩饰作品那遭人唾弃的灵感来源。此外,艺术家具备惊人的能力,可将自己的作品打磨得与幻想中的观念完全一致。通过对外展现自己潜意识中的幻想,他们获得许多快感,并得以暂时摆脱压抑作用的束缚。如果艺术家能完成这一切,他便能用自己潜意识中的快乐源泉给他人带去慰藉,享受他人的感激和崇拜,并终于通过幻想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事物:荣耀、权力和女人的爱。

第二十四讲 一般的神经质

症状也受自我的保护,因为它有能使被压抑的自我倾向获得满足的一面。

此外,借助症候的形成来解决矛盾冲突既方便易行,又符合快乐原则,能为自我省去许多复杂而痛苦的内在工作。有时连医生也不得不承认患上神经官能症才是最无害又最能为社会所容忍的解决方案。面对世间百态,医生的确不可能事事都以追求健康为第一目标;他知道除了精神病带来的痛苦外,世间尚有许多真实的、无法逃避的痛苦。受形势所迫,有时人们不得不牺牲健康,牺牲一己之力,从而免除许多人的痛苦。如果说神经官能症患者是在冲突面前选择遁入疾病,有时候这种逃避合情合理。洞悉全情的医生面对这一情形,只能默不作声地退到一旁。

通常情况下,自我其实与神经官能症做了一笔亏本买卖。为了减轻冲突,它付出了惨重代价,症状带来的痛苦,本应等价替换冲突所带来的折磨,实际上却往往更令人感到不快。自我想摆脱症状的痛苦,又不愿放弃疾病带来的既得利益,从而陷入两难境地。由此可见,自我其实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样事事占据主动。

总的来说,无论疾病以何种方式产生,神经官能症的症状总是力比多造成的,是力比多使用不当的结果。

作为一门科学,精神分析的长处不是它研究的素材,而是它的方法。精神分析的贡献仅仅在于发现了精神生活中的潜意识。

现实神经官能症可以分为三类:神经衰弱、恐惧神经官能症和疑心病。

第二十五讲 恐惧

第二十六讲 力比多理论和自恋

第二十七讲 移情作用

疾病的所有基本前提和致病因素。(治疗的影响可以从何处入手呢?)

首先是遗传的倾向。其次是童年经历的影响。再次便是我们所说的“现实的失败”,如因爱的缺失而造成的生活不幸、贫穷、家庭纷争、婚姻失败、社会关系不融洽和苛刻的风俗要求。 这已经为干预治疗提供了足够的切入点,但成功的治疗,必须像维也纳民间传说中的约瑟夫国王那样,以权威的力量施加仁慈的干预,使万民心悦诚服。可我们是谁,哪有如此法力?我们也是社会中可怜的弱势群体,靠行医养家活口,甚至无力像其他医生一样为穷人提供免费治疗,因为我们的治疗费时费力,往往还不讨好。不过,你们也许仍然相信上述某方面可为治疗提供切入点。假如苛刻的社会风俗造成了患者的“失败”,我们可以在治疗中鼓励他们,甚至直接指示他们摆脱这层束缚,令他们将社会所推崇,但却往往无法实现的理想状态抛诸脑后,以实现个人的满足和痊愈。只要在性生活中能够纵情享受,神经官能症也会不治而愈。只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的治疗肯定也会背上有违人伦的骂名。为了满足某个个体,它伤害了大众的利益。

劝患者放纵性欲当然不是一种可行的治疗手段。我们知道,许多患者之所以得病,是因为力比多冲动和性压抑之间、欲望和禁欲观念之间存在难解的矛盾。无论助哪一方击溃对手,都解决不了最终的问题。我们知道,在神经官能症患者那儿,禁欲占了上风,其后果是被压制的性冲动化为症状表现出来。如果我们扶持性欲,那被赶到一边的性压抑会化为症状。所以,无论帮助哪边,内心的矛盾都没有真正得到消除,总有一方没得到满足。

在这件事上,人们往往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即神经官能症患者的病态冲突不是正常的心理斗争。两者虽发生在同一块土壤上,却无法相提并论。两股致病的力量一股存在于前意识和意识层面,一股存在于潜意识中,所以很难调和。冲突双方像北极熊和鲸鱼,极少有打照面的机会。两者只有被摆在同一个层面,才具有决定性意义。我认为,实现这一点正是治疗的首要任务。

我们尽可能避免扮演导师的角色,更希望患者能够自己做出决定。正因此,我们建议他们在治疗过程中,暂时不要做找工作、投资、结婚或离婚等人生的重大决定,将一切推迟到治疗结束后再谈。

观察者;我们带着批判的眼光去观察,所以实在难以拥护传统的性道德,赞成社会解决性生活问题的方式。我们很容易证明社会为了道德要求做出了过多牺牲,采取的手段既不明智,也难见实效。我们从不在病人面前吝谈性问题,并希望他们能跟其他人一样,能够不带偏见地对事物有自己的判断。如果在治疗结束后,他们能在纵欲和禁欲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我们就心安了。我们相信,一个人如果能认识和实践真理,即便其道德标准可能与社会通行的标准有所差别,也能抵御一切不道德的危险。此外,我们极力避免高估禁欲对神经官能症的影响。只有少数因性失败导致力比多淤积的病例,才能通过并不难实现的纵欲解决。 总之,你们不能将精神分析的治疗效果归为纵欲,而需要换一个角度。

我们或许应该用意识取代潜意识,让潜意识中的内容进入意识中。这样一来,压抑作用就会消失,症状形成的前提不复存在,病态的冲突也降格成了容易解决的普通矛盾。这正是我们希望能给患者带去的心理改变,只要心理状态有一分改观,患者就能有一分受益。如果压抑作用或类似的心理过程不再反复,我们的治疗便算达到了目的。 我们的努力目标还可用不同的方式表述:使潜意识意识化,消除压抑作用,填补记忆空白,

在你们看来,神经官能症患者经精神分析治疗康复之后,应该变成一个全新的人,而不是仅仅多了一些意识,少了一些潜意识。你们或许小看了这种内在改变的意义。痊愈后的神经官能症患者的确成为了一个全新的人,但同时他也还是原来的人,是他在有利条件下能够成为最好的自己。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如果你们知道为了实现这个微小的改变需要付出多少努力,就绝不至于轻视其在心理层面的意义。

请允许我离题片刻,提一个问题:你们可知道什么是治本?它指的是不直接针对病症表现,致力于消除病症根源的过程。精神分析是否旨在治本呢?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也没有意义。只要分析治疗不直接以消除症状为目的,就接近于治本,反之就不是。但从另一个角度说,精神分析也并不治本,我们在找到压抑作用这一本源之后,又进一步挖掘原因,追溯到了与体质和发展相关的欲望。假设我们可以用化学手段施加干预,可以随意提升或降低力比多的量,可以牺牲一种欲望,以使另一种欲望得到加强,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治本,而精神分析则在其中起着侦查病情的作用。

我们必须将潜意识类型化,先在他们的记忆中找到压抑作用的根源,再消除压抑作用,从而使意识得以替代潜意识。压抑作用又该怎样消除呢?于是我们便进入了第二个阶段,首先要发现压抑作用,再消除由此带来的抵抗。抵抗如何消除?还是老办法,推断出它的存在并展示给患者。抵抗或来自我们试图消除压抑作用,或来自早期反作用力所产生的压抑作用的影响。所以,我们还像从前一样,进行分析、推断和告知,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正确的位置。反作用力或抵抗并不属于潜意识,而属于自我。自我即便不愿存在于意识中,也必须与我们合作。

我们希望通过分析让自我也认识到这一点,从而放弃抵抗,收起反作用力。在这种情况下,究竟有哪些欲望会与我们展开合作呢?首先,是患者痊愈的欲望,这驱使他与我们齐头并进;其次,是来自患者理智的帮助。我们的分析增强了他的理智程度,他只要能看到希望,便能辨识出抵抗和压抑作用的所在。

事实上,这一前提适用于歇斯底里症、恐惧状态、强迫症等多种神经官能症。通过寻找压抑的所在,发现抵抗,再将其展现给患者,我们的确完成了消除抵抗,废除压抑作用,从而使潜意识成为意识的任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清楚地看到患者内心产生了激烈的交锋。在位于同一心理区域内的这场正常的心灵交战中,一方要求维持反作用力,一方则要求将它收起。前者是造成压抑作用的旧动机,后者则是旨在以我们的方式解决矛盾冲突的新动机。我们成功地唤醒了导致压抑的冲突,对原已盖棺定论的过程进行修正。一方面,我们提醒患者之前的选择足以治病,并承诺他们可由另一条途径恢复健康;另一方面,在获悉了第一点之后,各种关系都发生了改变。此前的自我懦弱而幼稚,将力比多的要求视作威胁;如今,自我变得强大而富有经验,还有医生在一旁施以援手。所以,被唤醒的冲突理应有更好的出路,而非生成压抑作用。诚如我所说,这种疗法对歇斯底里症、恐惧神经官能症和强迫症有不错的疗效,也从侧面证实我们是对的。

移情作用。我们认为柔情是被转嫁到医生身上的,因为治疗的情境根本无法合理说明这一切。移情作用从治疗开始之初便已产生,并一度成为推进治疗的最强动力。

第二十八讲 分析治疗

催眠治疗的目的是在精神生活中覆盖或掩饰某些东西,精神分析治疗则旨在解放和移除某些东西。前者像化妆,后者则像手术。前者利用暗示禁止症状出现,它加强了压抑作用,却没有使症状形成过程中的其他因素发生任何改变。后者关注疾病的根源,运用暗示手段,消除诱发症状的矛盾冲突。在催眠治疗中,患者无所作为,其状况也没发生任何改变,所以在新的病症面前依旧无力抵抗;在精神分析治疗中,医生和患者都必须积极努力,以消除患者内心的抵抗。这样一来,患者的心理状况发生了永久的改变,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从而足以保证其免受新病症的滋扰。这种改变才是精神分析治疗的主要功效,患者是其中的主角,医生则利用暗示,扮演好辅助者和教育者的角色。所以有句话说得很对,精神分析治疗是一个再教育的过程。

精神分析治疗则直接针对移情作用,使它尽可能释放力量,为我们所用。借助暗示,我们得以控制病人,使其不仅受到自身的暗示,还受到我们的引导。当然,前提是患者的心理机制尚可接受外界影响。

在治疗过程中,我们所要对抗的力量,一是自我对特定力比多的厌恶感,这可能表现为压抑的倾向,二是力比多的固执和黏附性,这表现为依附旧对象不愿离开。所以,治疗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在第一阶段,我们迫使力比多离开病症,进入移情作用;接着,战争围绕着新对象展开,我们要迫使力比多离开新对象。在理想情况下,我们借助新的矛盾冲突消除了压抑作用,从而防止力比多再次遁入潜意识,不为自我所触及。实现这一点的前提,是病人的自我需在医生的暗示下发生改变。在分析治疗中,通过将潜意识转化为意识,我们以牺牲潜意识为代价,扩大自我的领地,并敦促它与力比多达成和解,允许力比多获得一定满足;同时,如果少许力比多能通过升华作用得到分化,自我对力比多的畏惧之心就相应减弱。治疗的过程越符合理想的描述,就越有希望取得成功。如果中途遇到困难,那一方面可能是力比多过于固执,不愿离开从前的对象,另一方面则是病人的自恋牢牢限制了对象的转换。对于治疗过程中的动力学,还可以补充一点:我们要做的就是借助移情作用将力比多吸引到自己身上,从而将脱离自我控制的力比多一网打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精神分析引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精神分析引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