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个角度看明清小说 换一个角度看明清小说 评分人数不足

明清小说的那些是是非非

寒雨青衣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里,明清小说是与唐诗、宋词一样有着重要的地位的,如果说唐诗、宋词是“阳春白雪”的话,那么明清小说无疑就是“下里巴人”,而这一点我们更多的是从读者的角度去界定的。对于一个以阅读故事为传统的中华民族来说,明清小说无疑更适合普通大众的阅读口味,故而因此产生了《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这样的“中国古典四大名著”。除了这具有代表性的四大古典名著之外,在明清这个古典小说的巅峰时期还产生了很多部有影响力的小说作品,其中有代表性的有《儒林外史》《海上花列传》《今古奇观》“三言二拍”等。但是,由于其产生的时代背景、作者的思想认识以及语言等诸多因素的差异,导致其作品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有些对于当下来说甚至不合时宜,不过其本身的价值也是不可忽略的,所以这就需要我们以现代的眼光立足于小说的当下,客观真实地去重新评介这些明清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以及作品的价值,以使其真正地让这些文学作品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因此,《括苍山恩仇记》作者吴越先生经过五十年潜心研究和著述,完成了“中华传统小说评注本丛书”的改写和评注,而本书则是其丛书中九部书的“导读”部分汇编而成的,是为《换一个角度看清小说...
显示全文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里,明清小说是与唐诗、宋词一样有着重要的地位的,如果说唐诗、宋词是“阳春白雪”的话,那么明清小说无疑就是“下里巴人”,而这一点我们更多的是从读者的角度去界定的。对于一个以阅读故事为传统的中华民族来说,明清小说无疑更适合普通大众的阅读口味,故而因此产生了《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这样的“中国古典四大名著”。除了这具有代表性的四大古典名著之外,在明清这个古典小说的巅峰时期还产生了很多部有影响力的小说作品,其中有代表性的有《儒林外史》《海上花列传》《今古奇观》“三言二拍”等。但是,由于其产生的时代背景、作者的思想认识以及语言等诸多因素的差异,导致其作品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有些对于当下来说甚至不合时宜,不过其本身的价值也是不可忽略的,所以这就需要我们以现代的眼光立足于小说的当下,客观真实地去重新评介这些明清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以及作品的价值,以使其真正地让这些文学作品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因此,《括苍山恩仇记》作者吴越先生经过五十年潜心研究和著述,完成了“中华传统小说评注本丛书”的改写和评注,而本书则是其丛书中九部书的“导读”部分汇编而成的,是为《换一个角度看清小说》。

《换一个角度看明清小说》是一部关于明清小说的文学评论文集,所评的九部明清小说都是争议最大、具有代表性的名著,包括《水浒传》《红楼梦》《儒林外史》《海上花列传》《九尾龟》《姑妄言》《今古奇观》和“三言二拍”。作者从常识的角度出发,运用朴素的是非善恶观念,以“对国家、社会、民族、百姓有利还是有害”作为评判的基本标准,换一种思维方法,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评介明清小说,并让文学评论发挥它应有的功效,以消解前人的误读、误解和误导。

在这本书涉及的明清小说里,《水浒传》和《红楼梦》是争议最大的,也是影响最大的。关于《水浒传》的评论不计其数,而且不同的时代的不同人根据自己的政治利益需求对其有不同的定位,是非曲直已经不在考虑之内了,更多的是总有一个唯上的无比正确的“中心思想”作为主导,这些是否符合小说本身的意图却是难以确定的。而《红楼梦》这部影响最大的清代小说,不但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一部红楼梦,道学家看到了淫,经学家看到了《易》,才子佳人看到了缠绵,革命家看到了排满,流言家看到了宫闱秘事”,而且还生出了一大拨红学家及其各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解读和续作,这些是否是其作者曹雪芹原作小说的意图更不可知,更多的是牵强附会的一厢情愿的愿望罢了。总之,对于像《水浒传》《红楼梦》这样的文学作品,不管怎么评价怎么界定,但以文学作品本身去看待是首要的,其次才是以客观事实去判断它的社会价值,这样才能发挥文学作品本身的价值和作用。

这本书虽然是一部关于明清小说评介的集中展示,但没有学究气、学院气,白话娓娓道来,语言浅近流畅,逻辑清晰,观点明确,结论客观,不唯小说而小说,也不以小说为现实,而是真正将小说与现实相互关照,充分体现了小说本身的文学价值以及社会价值。同时,其不仅打破了前人固有的、一边倒的观点,重新从常识角度的是非善恶去评价小说中的人和事,重新评价其文学价值、考量其社会意义,不以个人好恶为偏好,不以政治喜好为标准,单纯的就文学作品说文学作品,再据历史事实、历史时代综合评价整体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这本书不仅为文学评论注入了一股清泉,也为重新评介明清小说开启了一个新的方向,是一本在客观的文学评论稀缺的当下难得的一本颇有价值的好书。

不过,对于文学评论来说,任何文学评论都是评论者自己的认知和思考作出的相对的客观评价,就像“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所以对于明清小说中人和事的诸多是是非非是很难绝对完全地讲得清楚的,但作者不以“阶级分析论”为标准本身就是一种突破樊篱、回归常识,只是为了让文学的归文学,让社会的归社会。同时,对于《海上花列传》《姑妄言》《九尾龟》之类涉及性文学以及娼妓生态的文学评论,这在当下的历史环境下是很难得到客观直接地呈现的,只能说是一种 “不合时宜”的所谓“不正确”的遗憾了。

 2017.3.31于北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