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谁与共

三郎
公元1632年冬,杭州城大雪三日,人鸟俱绝。张岱住在西湖边,忽然有了看雪的雅兴。晚上八点,夜色已深,他身着细毛皮大衣,拥上一盆炉火,撑着一只小舟,独自前往湖心亭。是时,天与云、与山、与水尽皆雪白,浑然一体,天地一片苍茫,万籁俱寂。湖心亭静静地矗立在西湖之中,等待着张岱的到来。抵达后,张岱惊喜的发现,有两人已经在风雪之中铺毡对坐,炉子上的烧酒正沸,二人见到张岱也大喜过望,拉着他喝了三大杯才分手。张岱临走之际,旁边的舟子喃喃道,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痴,我觉得一语点破张岱。如果没有这种痴,谁会大半夜冒着刺骨严寒去看这片雪呢,于张岱而言,这是一种艺术追求,是对大自然无穷无尽之美的一种探寻和体验,在这个过程中,美不是手段,也不是目的,美就是本身,就是为了赏雪,就是喜欢,就是爱,别的什么也没有,也不需要。正如张岱所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深情与真气是张岱一生所追求,所践行,他的生命因之丰盈,也因之相识一群痴情的好友,时隔百年,重读这些文字和人物,真气犹存。

人生世上,还是有些痴的好。如果一定要给人生寻找某种意义和价值,痴,不妨是一种注解和...
显示全文
公元1632年冬,杭州城大雪三日,人鸟俱绝。张岱住在西湖边,忽然有了看雪的雅兴。晚上八点,夜色已深,他身着细毛皮大衣,拥上一盆炉火,撑着一只小舟,独自前往湖心亭。是时,天与云、与山、与水尽皆雪白,浑然一体,天地一片苍茫,万籁俱寂。湖心亭静静地矗立在西湖之中,等待着张岱的到来。抵达后,张岱惊喜的发现,有两人已经在风雪之中铺毡对坐,炉子上的烧酒正沸,二人见到张岱也大喜过望,拉着他喝了三大杯才分手。张岱临走之际,旁边的舟子喃喃道,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痴,我觉得一语点破张岱。如果没有这种痴,谁会大半夜冒着刺骨严寒去看这片雪呢,于张岱而言,这是一种艺术追求,是对大自然无穷无尽之美的一种探寻和体验,在这个过程中,美不是手段,也不是目的,美就是本身,就是为了赏雪,就是喜欢,就是爱,别的什么也没有,也不需要。正如张岱所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深情与真气是张岱一生所追求,所践行,他的生命因之丰盈,也因之相识一群痴情的好友,时隔百年,重读这些文字和人物,真气犹存。

人生世上,还是有些痴的好。如果一定要给人生寻找某种意义和价值,痴,不妨是一种注解和答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陶庵梦忆 西湖梦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