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下的个人选择

风吹草低

内有天平天国等起义、外有各国侵略者虎视眈眈,清廷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时代,整个中国也处于一个内有外环的时代。这一段历史就是由这一段时间里面的无数人的思想以及他们的行动组成。

针对中国落后的问题,康有为在博览群书后发现,八股文考试只考先秦的内容,而时代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选拔人才的方式非常低效,进而提出要革新。而在革新的内容方面,他进一步提出,之前已经搞了三十年的洋务运动实行不通的,革新如果只是在具体细枝末节上改进,就如同一个系统只是去更新具体的组成元素,而不考虑改变系统的结构,注定是低效的。因此,革新的重点也应该放在政治体制的改革。可以说,认识到中国的科举考试有问题,进而提出具体的改进途径,这一条路是完全对的。

康有为从最开始的单枪匹马进京面圣到最后的实际与皇帝交流,中间经历了十年。在这十年间,他需要培养一个队伍,而不是单枪匹马的打,同时,他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以获得对方的重视。十年光阴,就为了一次见皇帝的机会。

可以说康有为是一个彻底的拯救派,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没有放弃这条路,在谭嗣同去世之后,他依然坚信革命尚未成功,只是需要努力。支撑着一切行动的是他的认...

显示全文

内有天平天国等起义、外有各国侵略者虎视眈眈,清廷处于一个内忧外患的时代,整个中国也处于一个内有外环的时代。这一段历史就是由这一段时间里面的无数人的思想以及他们的行动组成。

针对中国落后的问题,康有为在博览群书后发现,八股文考试只考先秦的内容,而时代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选拔人才的方式非常低效,进而提出要革新。而在革新的内容方面,他进一步提出,之前已经搞了三十年的洋务运动实行不通的,革新如果只是在具体细枝末节上改进,就如同一个系统只是去更新具体的组成元素,而不考虑改变系统的结构,注定是低效的。因此,革新的重点也应该放在政治体制的改革。可以说,认识到中国的科举考试有问题,进而提出具体的改进途径,这一条路是完全对的。

康有为从最开始的单枪匹马进京面圣到最后的实际与皇帝交流,中间经历了十年。在这十年间,他需要培养一个队伍,而不是单枪匹马的打,同时,他需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以获得对方的重视。十年光阴,就为了一次见皇帝的机会。

可以说康有为是一个彻底的拯救派,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没有放弃这条路,在谭嗣同去世之后,他依然坚信革命尚未成功,只是需要努力。支撑着一切行动的是他的认识,中国经历了太久的皇权,不能直接摧毁,需要渐进改变。这种思想是正确的,但是太超前于时代,群体总是会被极化,而很难保持一个渐进的思考。所以,不下猛药,渐进改变的康有为,在维新时期被清朝憎恨其改革,在民国时期被革命人士憎恨其守旧。时代交替,他就这样成了一个标本,即使还活着,也已经被世间当做不存在了。

这种渐变,在道理上是正确的,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不应该用猛药,可是为什么行不通呢?是守旧势力太强大,还是说中国这种社会对立太严重,无法正常对话?

与康有为的行为形成对比的是梁启超。在维新的时候维新,在民国的时候跟随民国,在共产党的时候跟随共产党,这种算不算投机取巧呢?应该不算,涉及到自身的性命就不太好去揣度别人是投机主义了,毕竟,谁会拿身家性命去投机呢?只能说,与康有为的理想主义相比,梁启超更加注重实际,在每一波的浪潮中都跟随前行,随着这个时代的趋势走,所以,最后梁启超的下场比康有为好多了。

另一个主角则是谭嗣同。在失败后可以不死的情况下,选择就死。他的理由是如果没有选择,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如一个必须死的人,要用他来宣传信仰,未免有点拔高。而当一个人本来可以不死的时候,他用死来说明某种信仰,某条道路行不通,就比较有说服力了。

谭嗣同的想法是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选择死,从而可以警醒世人维新之路行不通,一个人的有想法,然后根据此想法采取行动,然而在外面看来,却不是单一的映射关系了,比如,梁启超认同他的结果以及他的想法, 而康有为则会根据他的结果来辅证自己的观点。这种事实单一、解释多元的现象,也是书中其他很多问题的概括,比如忠臣。岳飞死了是单一的事实,但判断岳飞的价值确是多元的。在历史的长河中,那些我们所歌颂的真的值得歌颂吗?而那些我们所鄙视的真的是值得鄙视吗?那些被证实超前的观点又如何理解?老师说,评价历史人物应该回到现场,这不也只是一种观点吗?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句话不是很有道理吗?

谈论到佛教。佛教的教义是抽象的,也存在无数种解读。真的有一种解读比另一种解读更高明吗?寺庙的本义是拜佛,而寺庙的修建却劳民伤财,与佛教教义背道而驰,这种行为的意义是什么?佛教是讲出世还是入世,或者是同时有入世和出世?或者说,佛教是一个和稀泥的,就如同论语一样,总是可以让你找到一个观点,来支撑你的行为,解释你行为和想法的可理解性。

宗教,或许是人需要宗教才产生的,人需要证明自己的正确性,才形成了经典,从而可以傍大树。与宗教相对应的就是科学,是一个确定性的系统,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有的时候人太懦弱,就会跑到宗教里面去,不敢承认自己的错误,而总是引经据典来逃避。

书中提到甲午中日战争对中国伤害特别大,原因在于对比太强,被西方国家欺负可以理解,对方本来就强,但被日本这个以前的附属国家打就特别憋屈。这也是一种病,不承认变化,总是拿自己最辉煌的时候来作为标准,谁没有辉煌的时候呢,换日本的标准那清朝早该揍了。

日本一方面跟清朝打,一方面扶持第二第三势力,这基于两方面的考虑:既可以通过第二势力来威胁第一势力,又可以跟第一势力谈价,价钱合适的时候把第二势力卖了。看历史,去看历史中人的思考与行动,才是最有趣的。

//*******************************************************************************************************************

现在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应该学习的表达方式就是言简意赅,简洁清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京法源寺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京法源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