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娱乐至死 8.6分

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十九君

“这本书是对20世纪后半叶美国文化中最重大变化的探究和哀悼;即印刷术时代步入没落,而电视蒸蒸日上。这种转变从根本上不可逆转的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随着印刷术影响的减退,政治、宗教、教育和任何其他构成公共事务的领域都将改变其内容,并用最适合于电视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开篇如是说。

为什么印刷术的没落以及电视的兴起会造成这么大的威力?

“和语言一样,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话语符号”,作者是信奉麦克卢汉著名的“媒介即信息”理论的。然而,他发现“媒介虽然指导了我们看待和了解事物的方式,但它的这种介入却往往不为人注意”,因此,波兹曼将其修正为“媒介即隐喻”。隐喻是存在的,从语言的产生,到文字,到图像、照片、电视、互联网,每一种媒介都有自己的隐喻,每一种媒介都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并通过这种方式控制文化。

作者无疑对印刷术控制下的文化情有独钟,那时“话语清晰易懂、严肃有理性”,而在电视的统治下,公众话语变得荒唐。为了说明这一点,作者用了两章来叙述印刷...

显示全文

“这本书是对20世纪后半叶美国文化中最重大变化的探究和哀悼;即印刷术时代步入没落,而电视蒸蒸日上。这种转变从根本上不可逆转的改变了公众话语的内容和意义,因为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媒介不可能传达同样的思想。随着印刷术影响的减退,政治、宗教、教育和任何其他构成公共事务的领域都将改变其内容,并用最适合于电视的方式去重新定义。”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开篇如是说。

为什么印刷术的没落以及电视的兴起会造成这么大的威力?

“和语言一样,每一种媒介都为思考、表达思想和抒发情感的方式提供了新的定位,从而创造出独特的话语符号”,作者是信奉麦克卢汉著名的“媒介即信息”理论的。然而,他发现“媒介虽然指导了我们看待和了解事物的方式,但它的这种介入却往往不为人注意”,因此,波兹曼将其修正为“媒介即隐喻”。隐喻是存在的,从语言的产生,到文字,到图像、照片、电视、互联网,每一种媒介都有自己的隐喻,每一种媒介都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并通过这种方式控制文化。

作者无疑对印刷术控制下的文化情有独钟,那时“话语清晰易懂、严肃有理性”,而在电视的统治下,公众话语变得荒唐。为了说明这一点,作者用了两章来叙述印刷术控制下的思想和美国,并在后面的大量章节分别从宗教、政治、教育等方面表现电视在公众事务领域所表现出的力量。他坚信,电视只有一种声音——娱乐的声音。而“随着印刷术的边缘化,公众话语的严肃性、明确性和价值都出现危险的退步”,“电视文化的认识论”将使我们变得越来越可笑。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所说的印刷术统治下的时代,即“阐释时代”,并不包括电报产生以致报纸兴盛的时代。他认为以电报为基础的报纸的“内容无聊”,“表现无力”,“形式散乱”,因为电报使得脱离语境的话语信息变得合法化,信息的价值不再取决于其在社会和政治对策中所起的作用,而是它是否有趣。这完全改变了“信息——行动”的模式,过去人们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获取信息,而现在是为了让无用的信息派上用场而制作问题。报纸只提供了一种“伪语境”,只有娱乐功能。而电视正是在这一点上延续,并发扬光大。

传统的文字是我们最初接受的媒介,印刷的文字内容严肃、清晰,用理性逻辑的方式来传达信息与论点论据。更重要的是,在阅读的同时,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节奏,可以适时地记录或思考。这些宝贵的特点,受到了现代化发明的冲击。

在印刷术之后出现了电报,它以更迅速的方式来传达信息,但这些信息往往是转瞬即逝的信息,人们看到这些信息不需要也不容思考。它的内容是碎片化并且不连贯的。对电报来说,智力就是知道很多事情而不是理解它们。

另一个突破是照片的出现,它脱离了语境,可以独立存在,以不同的方式来表现意义。照片在报纸、杂志、广告牌上已经非常普遍了,可它没有开始、没有中间、没有结束,它的存在只是现在,而不是故事的任何一部分。很多人都已经习惯用照片取代阅读,一眼就可以成为判断的基础。可惜,这些照片往往并不必然与其表达的意义以及匹配的文字拥有真正的关联,或者只是断章取义,会让人产生不真实的错觉 ,图像的革命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伪事件”。

再然后是书中抨击最多的电视,因为它的出现人们渐渐忽略了内容与逻辑,而只是关注自己的感官享受。正是因为如此,电视出现之后总统没有了胖子,电视上的政客嘉宾关心的只是给关注留下的印象,而不是自己的观点与逻辑。他们更希望甩几句俏皮话,让它成为第二天的新闻。我们不会意识到电视潜移默化中的的特殊视角,它只会助长语无伦次与无聊琐碎。我们听到的只剩下一种声音——娱乐的声音。电视理应充当文化的传播者,但实际上它没有完成文化传播的使命反而攻击了文字文化,而看电视的目的变成了情感上的满足。激烈的辩论与分析不再是为了分析问题,而实际只是在导演一场场表演。

“娱乐业时代”已经到来,一个新的以互联网为核心媒介的时代不期而至。很显然,它和电视是不一样的。但有一个相同的并且颇具杀伤力的特征,它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对于成长中的少年来说,这是极其可怕的。因为处在现实的语境中,交互也是现实的,身体是运动的,那样的游戏会给人带来满足感,而电视以及虚拟游戏,只能带来空虚。这种空虚想必大部分人都深有体会。我虽然没有看过《童年的消逝》,但猜想大概和这种影响有所关联。童年的消逝可不是小事。

整本书流露出的对于电视的强大以及印刷术的式微的担忧,更是对一种逻辑分析、独立思考能力退化的担忧,波兹曼的态度是悲观的,他希望我们切记赫胥黎的警告。“只有深刻而持久的意识到信息的结构和效应,消除对媒介的神秘感,我们才有可能对电视、电脑,或任何其他媒介获得某种控制”。这种控制的途径,是教育。当然这是渺茫的。突破这些桎梏的唯有个人,对真理孜孜以求并且能够独立思考的个人。

欢迎扫码关注“南山往事”(sjj-boo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娱乐至死的更多书评

推荐娱乐至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