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就是台湾的余秋雨

那么

作为读书笔记的开篇,关于这本书的讲述会非常少而简单,我会多费点笔墨在阅读这件事情上。

(我给自己新定了个任务——每周读一本书、写一篇读书笔记)

读书,一直是我的主要爱好之一。

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民儿子,小时候没有像样的书看。到了小学,偶尔能借到高年级小伙伴的课外书,在夏日午后,读一本已经翻烂的书,那种幸福,一念及还仿佛昨天。到初中,有点零花钱可以买书了,但仍很有限。

当我到了高中,第一次走进图书馆,那感觉真是神奇极了。如果今天给北韩民众接入互联网,估计他们可以体会我当时的感受。

是的,我真正的阅读从高中才开始。那时候才开始接触王国维、胡适、鲁迅、钱钟书、老舍、茅盾、三毛、梁实秋、莫言、余华、石康、沈从文、刘震云、顾城、海子、北岛、食指。。。就像我现在噼里啪啦打出这些名字一样,高一那年,这些人就是这样噼里啪啦地闯进了我的世界。中间也涉猎了弗洛伊德、莎士比亚、海明威、陀思妥耶夫斯基、雨果等老外。我当时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比上高中还要好的了。

因为我是住校生,所以我的阅读史是与我的自由史一起开始的。

我所在的高中非常宽松自由,每天只有上午有课,下午和晚上...

显示全文

作为读书笔记的开篇,关于这本书的讲述会非常少而简单,我会多费点笔墨在阅读这件事情上。

(我给自己新定了个任务——每周读一本书、写一篇读书笔记)

读书,一直是我的主要爱好之一。

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民儿子,小时候没有像样的书看。到了小学,偶尔能借到高年级小伙伴的课外书,在夏日午后,读一本已经翻烂的书,那种幸福,一念及还仿佛昨天。到初中,有点零花钱可以买书了,但仍很有限。

当我到了高中,第一次走进图书馆,那感觉真是神奇极了。如果今天给北韩民众接入互联网,估计他们可以体会我当时的感受。

是的,我真正的阅读从高中才开始。那时候才开始接触王国维、胡适、鲁迅、钱钟书、老舍、茅盾、三毛、梁实秋、莫言、余华、石康、沈从文、刘震云、顾城、海子、北岛、食指。。。就像我现在噼里啪啦打出这些名字一样,高一那年,这些人就是这样噼里啪啦地闯进了我的世界。中间也涉猎了弗洛伊德、莎士比亚、海明威、陀思妥耶夫斯基、雨果等老外。我当时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比上高中还要好的了。

因为我是住校生,所以我的阅读史是与我的自由史一起开始的。

我所在的高中非常宽松自由,每天只有上午有课,下午和晚上都是自习课。高中的三年我几乎下午都在图书馆,晚上一般时间都在阅览室。

我甚至还成了图书馆的兼职管理员,帮助新书上架,帮助登记其他同学的借阅,重点是,我可以进到里面一个不开放的空间,读到很多不开放的资料和书籍。我现在还时常想起其中一个矮矮胖胖可爱至极的年轻女馆员,我很少可以那么清晰的记得一张快二十年不见的脸。

记得有一天晚上,馆员们都走了,她们锁上门,但忘记了里面还有我。我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走的。于是,我被锁了一晚,最要命的是,没有地方上厕所。

事实上,我无法确认这段记忆的真实性。或许是我一个人躲在角落看书时常常担忧发生这样的事情,慢慢虚构成了一个回忆。

高中的阅读体验一直影响着我,之后再也没有那么疯狂的阅读时光,但是它就像初恋一样,指引着你对恋爱这件事情的信仰。

到了大学,因为自由的身体突然获得了自由的意识,时间开始有了新的分配去向,比如兼职、比如恋爱、比如运动、比如喝酒。。。阅读依旧是独处时最好的朋友,只是独处的时间有限。

工作的头几年,阅读的时间进一步被压缩。后来自己创业了,阅读量才大致回到大学的水平,现在也差不多。

决定这次阅读计划的时候,我正在同时阅读两本书,另外还在听一本书(听书这个习惯,我今年才慢慢接受、适应),其中一本就是《蒋勋谈宋词》。

而就在前几天,鄙人老来轻狂,喝多了跟夜场的保安干了起来,结果被打的嘴唇破裂,缝了十几针。今天去复诊,出门时料想医院排队必定费时无聊,便带上了已经看了小半的《蒋勋说宋词》。结果等号的时间远远超过我的预估,剩下的一大半,在医院嘈杂的过道看完了。

我对陪我去医院的朋友说,别人看我这个捧着书如饥似渴的装逼样,一定想不到这孙子的嘴唇是跟夜场保安无故斗殴被打破的。

这很有意思。喜欢读书和文质彬彬没必然关系。你去看看高晓松。

有的书是读不快的,但是蒋老师的书是可以读得快的,就像余秋雨的书。这类书的特点就是不求甚解,所以读起来很轻便。我觉得这本书作为了解宋词启蒙书还是不错的。

这应该是一本由录音讲稿编辑成的书,文字很松散,很口语,不过也恰如其名,说宋词嘛。

唐诗也好,宋词也好,我们认识它们、认识它们作者的经验,跟我们认识其他的文学类型和作者的经验是不一样的。比如我认识王国维是高中的事,因为我那个时候才看的《人间词话》。大部分的阅读是一种严肃的介入。但是唐诗宋词不一样,它们会见缝插针地在我们人生的各个时刻闯进来。可能三岁,可能十三岁,可能三十岁。

这也是我觉得读这本书还算有趣的地方,它里面从五代到北宋到南宋依次列出的那些经典,每一首都勾起你第一次或者其中一次遇见它、阅读它的场景、心境。这跟我们偶尔听到一首熟悉的老歌的感受是一样的。伴随着作者的碎碎念,你进入词的意境,这个意境和你的“想当年”混杂在一起,词句本身又有了新的活力。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至于书里涉及的一些关于文学与美学的思考,可惜要么浅显,要么不满意于作者的洞见。总之,鲜有启发之处。

草草结尾:一本轻松的读物,一个感性有亲和力的作者。如果你本身喜欢宋词,可以选择这本书来重温那些经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蒋勋说宋词(修订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说宋词(修订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