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的诗社与诗学 中国古代的诗社与诗学 评分人数不足

小题与大作

之于式

这是一部历时六载完成的一百二十万字、一千多页的古典文学研究的鸿篇巨著。更重要的是,这部书没有做成求大求全的资料汇编式的参考书,也没有做成凝滞在诗社这一历史现象的源流述略,而是两位作者(郭鹏博士、尹变英博士)在其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文学批评史视野中的古代诗社研究”的基础上放眼古今之变、参合一家之言的升级作品(尤其惊人惊奇的是他们在和理工科分工实验大不相同的人文领域也做到了珠联璧合式的优势互补,行文丝毫看不出有不协之处)。这份功夫在附录的那篇一百二十页的《诗社与古代文学理论批评研究的相关问题》中表现得特别明显,他们近乎是在这个历来不很为人注意的领域做了开创性的探讨并且将其臻至一个相当成熟的程度。全书经纬绵密,纲领昭畅,在丰赡准切的材料基础上涉及理论探索与学术争鸣,在宏观缜密的理论统摄下运用史书诗话和金石碑刻,所以我认为此书的学术价值非常之高,而且也将会给相关课题的学术研究提供非同一般的臂助(有时要看一本学术著作的水平如何,看它底下做的注解就知道了,而显然的,这本书在这方面下的功夫超迈同辈)。我是因为要写一篇关于黄庭坚的论文关注到了这本书,可惜时间局促,不及备览全书,只...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历时六载完成的一百二十万字、一千多页的古典文学研究的鸿篇巨著。更重要的是,这部书没有做成求大求全的资料汇编式的参考书,也没有做成凝滞在诗社这一历史现象的源流述略,而是两位作者(郭鹏博士、尹变英博士)在其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文学批评史视野中的古代诗社研究”的基础上放眼古今之变、参合一家之言的升级作品(尤其惊人惊奇的是他们在和理工科分工实验大不相同的人文领域也做到了珠联璧合式的优势互补,行文丝毫看不出有不协之处)。这份功夫在附录的那篇一百二十页的《诗社与古代文学理论批评研究的相关问题》中表现得特别明显,他们近乎是在这个历来不很为人注意的领域做了开创性的探讨并且将其臻至一个相当成熟的程度。全书经纬绵密,纲领昭畅,在丰赡准切的材料基础上涉及理论探索与学术争鸣,在宏观缜密的理论统摄下运用史书诗话和金石碑刻,所以我认为此书的学术价值非常之高,而且也将会给相关课题的学术研究提供非同一般的臂助(有时要看一本学术著作的水平如何,看它底下做的注解就知道了,而显然的,这本书在这方面下的功夫超迈同辈)。我是因为要写一篇关于黄庭坚的论文关注到了这本书,可惜时间局促,不及备览全书,只是将其中编看了,虽然,有很多以前不很清楚的地方也摧蹋廓清了。譬如我们一提起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的文学流派江西诗派,就觉得它好像已经是一个自然存在了的事物了,所以也就忽略了在它之前的源远流长的诗社传统的土壤,也忽略了它是怎样的一个具体形态——比如它究竟是一个全国性的、还是地方性的,是统一宗旨的、还是各有特色的群体?两位学者在书中以翔实的材料雄辩地证明了,江西诗社群是有一个由小而大,由散而整的过程的,而且诗社演变为诗派的过程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诗社与诗派的不同:诗社以活动为主,诗学观念与创作批评等活动和诗人们的交游相处等具体活动相关。而诗派则就历史文本性的作品而言,是文学史学的认知结果;诗社是文学活动范畴的问题,而诗派则更多地属于文学史研究范畴的问题。诗社趋于稳定的主张和风格会导致诗社在文学史上以诗派的面目出现。但诗派则有时须要诗社活动去支撑。诗社活动不一定形成诗派,而诗派中的诗人们当时也不一定有群体意识,诗派也不定必须有诗社活动去支撑。一个时代的诗人们在创作与批评上有共同特点,就易于被后人称之为诗派。这给后来的相关研究提供了一个很好地区分。这本书的债先欠着,等忙过了这段时间一定要回来好好再读一读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古代的诗社与诗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古代的诗社与诗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