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阉割的雌性

抱字

诚如本书题目所言,这本是一本关于女性的故事,可之所以不用人类的男女性别划分,命名为《女性的草地》,恐怕是因为在这个故事里,女性这个角色已经弱化成了某种无知无觉的禽兽,所以她们被称之为雌性,而不是女性。

甚至于这些女性连禽兽都比不上,因为在她们身上,雌性基本的「性」是被压抑、扭曲乃至阉割的。

是的,在那个年代,她们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求欢、恋爱、婚嫁、生育,她们的「性」被阉割了——哪怕是非牧马班里的其他女性,比如营长妻子,也是如此。

只不过这种「阉割」在不同人身上有着不同的痕迹。

比如沈红霞,她是主动选择「阉割」。除了把自己作为女性的特征给抹除外,她还把自己作为正常人的特征也一点点从身体上挖掉。当她的身体机能全部毁灭时,她自身也就成为了一座丰碑——一座没有人性的丰碑。

可是,当我们回顾沈红霞的一生,她真的是心甘情愿成为丰碑的么?

恐怕,我们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如果没有那个隐藏的将军「父亲」,没有从小种下的理想——对,这理想是被外界强行种下的,它并不是沈通过历练得出来的——或许沈本该是一名优秀的女性,而不是一座冷冰冰的丰碑。

如果说沈是由于理想而「...


显示全文

诚如本书题目所言,这本是一本关于女性的故事,可之所以不用人类的男女性别划分,命名为《女性的草地》,恐怕是因为在这个故事里,女性这个角色已经弱化成了某种无知无觉的禽兽,所以她们被称之为雌性,而不是女性。

甚至于这些女性连禽兽都比不上,因为在她们身上,雌性基本的「性」是被压抑、扭曲乃至阉割的。

是的,在那个年代,她们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求欢、恋爱、婚嫁、生育,她们的「性」被阉割了——哪怕是非牧马班里的其他女性,比如营长妻子,也是如此。

只不过这种「阉割」在不同人身上有着不同的痕迹。

比如沈红霞,她是主动选择「阉割」。除了把自己作为女性的特征给抹除外,她还把自己作为正常人的特征也一点点从身体上挖掉。当她的身体机能全部毁灭时,她自身也就成为了一座丰碑——一座没有人性的丰碑。

可是,当我们回顾沈红霞的一生,她真的是心甘情愿成为丰碑的么?

恐怕,我们会给出一个否定的答案,如果没有那个隐藏的将军「父亲」,没有从小种下的理想——对,这理想是被外界强行种下的,它并不是沈通过历练得出来的——或许沈本该是一名优秀的女性,而不是一座冷冰冰的丰碑。

如果说沈是由于理想而「阉割」,那么柯丹则是愚昧而「阉割」,柯是一个原始却又充满生命野性的女人,她本是最有可能释放出女性特征,抱有原始冲动的女人,但是她却由于愚昧而选择了阉割,她从始至终都不相信也不理解沈这样的人,但是由于愚昧的自卑她还是在这种无形的力量前屈服。

为了让自己的这种屈服能够心安理得,她索性自我放逐,贬身为奴,关闭了思考自然就不会感到屈辱了。

柯丹是愚昧,那么老杜就是愚蠢。老杜是一个至死都不知道女性应该是怎样活着的角色——因为她丑。是的,由于丑,她被那个时代周遭人理所当然的丢进了非女性角色,她甚至只能靠臆想受虐来感受一点点的女性体验。

在老杜这里,她不是被阉割,而是根本就没有被这个时代赐予「性」。

毛娅作为这些女性中唯一有可能或者说曾经产生过「性」的人,最后却成了牧马班里最悲惨的人——她悲惨一生被当做了献祭的牺牲品,只因为她曾经有过爱,有过对爱的憧憬——毕竟逝者无须受苦,生者却还要接受数不尽的折磨。

至于另外三个庸常的女子,她们虽然没有力量,但是她们的人多势众裹挟着其他人,毛的悲剧、杜的苦难、柯的受难,甚至于沈的自我牺牲都是由于这些盲目的大多数,是她们无视了这些生命,也是她们在默默助推——虽然她们也再助推自己的悲剧。

那么剩下那个不曾被时代所沾染的小点儿呢?

初次登场时小点儿有如一只美丽的小兽,她没有世俗上的道德感,她也没有时代所强加的善恶感,她有的只是「活着」。她虽然曾经发生过性行为,但是那种行为只能称之为「雌性」的交配行为,而不是「女性」的性爱行为。

从这角度来说,小点儿作为人的特征还不如老杜——虽然小点儿比老杜美多了。

这只小兽就这样在草地上徘徊,直到她窥见了文明社会——那个笼罩在类宗教下的帐篷,于是它走了进去,它成长为了她,却也杀死了自己。

是谁杀死了它,又是谁杀死了她?

或许是这个时代合谋杀死了她,也或许是她自己选择杀死了自己,每个人都需要为她的死负责,就像每个人都需要对牧马班的姑娘的生命负责一样。

但是,

每个人负责就意味着没有人负责,她们就这样凋谢了,以「雌性」的角色凋谢,而不是「女性」,且是以无比难看的样子凋谢,糜烂,最后消失。

我之所以一直用「阉割」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舒服的字眼来描述一群姑娘,不是因为我残忍,是因为作者残忍。

不同于普通小说里正常套路,这本书里没有一个角色是真正讨喜的,每个人身上都找不到让读者感同身受的特征,设计出一群不讨喜的角色本身就是作者最大的残忍:让她们没有价值的活着,然后死去。

可是,真的是作者残忍么?

恐怕也不是,作者只是把「残忍」用飘忽不定的语句镶在了纸面上,用穿插倒转的时空叙述把真相从草地底下挖了出来。

如此赤裸,如此惊人,如此残忍。

有一只大手,正残忍的把一条条鲜活靓丽的生命捏成枯槁,把一个个梦想撕开、剪碎然后投进了那张饕餮的大嘴里,在此之前它已经吞噬了千千万万的芳子姐、万万千千的陈黎明,而下一个牧马班又在哪里等待着被吞噬呢?

是谁杀死了她们?


Ps:

本书的分节非常有意思,其每篇都是用A、B、C卷来划分的,而不是用文字标题来划分;而更为奇怪的是每个章节页数相差很大,具体见附表,而且A、B、C直到L后突然跳过MNOPQRSTUVWXY这一系列英文字母直接进入了Z卷。

真是奇怪的分章节法。

A:1-55

B:55-113

C:113-133

D:133-144

E:144-171

F:171-185

G:185-186

H:186-203

I:203-209

J:209-234

K:234-255

L:255-280

Z:280-282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雌性的草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雌性的草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