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来自民间,应反馈回当地,造福于人民

う灵·子ぃ
这本书叫《大地上的亲人》,作者是毕业于中山大学的文学博士,现在任教于广东金融学院。2016年春节前后,作者写的一篇《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也就是这本书的副标题,在网上一经发表就引起广泛讨论和关注,那其实像这种返乡体近年越来越多出现,比较早的返乡体可以回溯到费孝通的《江村经济》,近些年的像梁鸿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或者说另外一位文学博士王磊光的返乡笔记,都是讲的农村出身的知识分子如何运用专业背景观照家乡现实状况,从而对中国农村、农民的整体命运进行反思。

这本书所不同的,以自己的亲人作为书写对象,可以足够熟悉,不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了解背景并进入情境,但也很容易感性而不中立,而不利于社会调查这也为作者所坦诚。
如果我们也有自己回不去的家乡,读的过程中就会容易产生共鸣,有一些地方甚至还蛮感动的。因为她写的就是当下发生的实实在在的事情,或为我们亲历,或为我们耳闻。


 梁鸿的《出梁庄记...
显示全文
这本书叫《大地上的亲人》,作者是毕业于中山大学的文学博士,现在任教于广东金融学院。2016年春节前后,作者写的一篇《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也就是这本书的副标题,在网上一经发表就引起广泛讨论和关注,那其实像这种返乡体近年越来越多出现,比较早的返乡体可以回溯到费孝通的《江村经济》,近些年的像梁鸿的《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或者说另外一位文学博士王磊光的返乡笔记,都是讲的农村出身的知识分子如何运用专业背景观照家乡现实状况,从而对中国农村、农民的整体命运进行反思。

这本书所不同的,以自己的亲人作为书写对象,可以足够熟悉,不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了解背景并进入情境,但也很容易感性而不中立,而不利于社会调查这也为作者所坦诚。
如果我们也有自己回不去的家乡,读的过程中就会容易产生共鸣,有一些地方甚至还蛮感动的。因为她写的就是当下发生的实实在在的事情,或为我们亲历,或为我们耳闻。


 梁鸿的《出梁庄记》、《中国在梁庄》

作者先生的继父,个性古怪,打骂小孩,沉迷赌博,直至偷窃自家的几乎所有东西去变卖,全家人出入房间都要随时反锁以防着这个所谓的一家之主。或如早年外出做建筑包工头的四姐夫,想带领村里的人一起致富,却由于大量欠款收不回被催债,一家人躲在城中村里,十年来没怎么回过家。又如作者的侄子,去上了机电技校,也进了专业对口的工厂,到最后还是回到家乡,跟着父亲干起了工地活,重复父辈的命运。再如她的其中一个外甥女没念完初中就出来中山深圳的工厂打工,通过作者跟她谈话,透露出工厂的很多血泪史,一个女孩子生了病但请不了假,因为工厂在赶货,第二天发现她死在了宿舍里,接着车间里就闹鬼,工厂就每年烧纸辟邪……这一方面展开讲的话,又是另外一部《打工女孩》或者《工厂女孩》了。

书里还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人物命运,读到最后我们会发现,比起主流媒体渲染的伟岸光辉的“中国梦”,各种各样的计划和超额提早完成,这些才是切实发生在身边的人和事。倒也不认为现实只如此般绝望,记得有一次活动,中山大学华南农村研究中心主任吴重庆在被问到“家乡变得这么凋敝,应该怎么样反哺它?”这样的问题时,是这么回答的,现在有很多退休了的知识分子回到自己的家乡,担任起以往“乡绅”这样的角色,兴土木,搞文化,把村民从牌桌拉到露天电影院来,拉到广场舞中来,办乡村篮球赛等等,重新笼络起村子里的人心……今天,像这样的书越来越多的出版,正是我们看到希望的所在。

1999年,日本“东京新闻”采访20世纪对世界贡献最大的社会科学家,在中国采访的是费孝通先生,记者问费先生:“您既是官员又是学者,这在国外是很难想象的,您一直强调的是学以致用,它会不会影响学术的本真性?”费先生没有正面回答他,他说作为人类学和社会学学科,它的知识来自民间,作为学者就是要把来自民间的知识体系经过学者的消化后造福当地,反馈回当地,服务于人民,而中国本身的学术也有学以致用的传统。


2017年春节笔者返乡拍摄的乡村篮球赛颁奖礼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地上的亲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地上的亲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