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之秋 天国之秋 8.6分

公道自在人心——浅谈《天国之秋》

BoomMT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历史源远流长,而历史中吸取教训,一直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大部分。 但我们所了解的历史就是发生的客观事实吗?并不是,许多历史在编纂者手里,就变成了任人驱使的奴婢,为不同的目的服务。太平天国运动这段历史也不例外。在中小学历史课本中,这段历史被放在“近代中国反侵略、求民主的潮流”一章中,其褒贬韶然若揭。但历史上的太平天国运动真的只是一场反侵略的民主运动吗?裴士锋教授在《天国之秋》一书为我们揭开了太平天国的真实面纱。裴教授作为马塞诸萨大学的历史教授,对中西关系史的兴趣已持续24年了。而在《天国之秋》这本著作中,他从全球史的角度出发,研究了西方列强,清朝以及太平天国本身在这场运动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此外,他还翻阅大量资料,客观描写出当时洪秀全如何创立太平天国;洪仁玕如何靠才学与声望促进太平天国的发展;曾国藩如何临危受命;以及戈登如何在维持英国的“中立”政策等等情形,最终写出了这本尊重史实、文风严谨同时又生动有趣的精彩作品。

         洪秀全创立太平天国绝非是为了推翻帝制,而是其想通过科举以外的方式实现人生价值。裴在书中提...
显示全文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中国历史源远流长,而历史中吸取教训,一直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大部分。 但我们所了解的历史就是发生的客观事实吗?并不是,许多历史在编纂者手里,就变成了任人驱使的奴婢,为不同的目的服务。太平天国运动这段历史也不例外。在中小学历史课本中,这段历史被放在“近代中国反侵略、求民主的潮流”一章中,其褒贬韶然若揭。但历史上的太平天国运动真的只是一场反侵略的民主运动吗?裴士锋教授在《天国之秋》一书为我们揭开了太平天国的真实面纱。裴教授作为马塞诸萨大学的历史教授,对中西关系史的兴趣已持续24年了。而在《天国之秋》这本著作中,他从全球史的角度出发,研究了西方列强,清朝以及太平天国本身在这场运动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此外,他还翻阅大量资料,客观描写出当时洪秀全如何创立太平天国;洪仁玕如何靠才学与声望促进太平天国的发展;曾国藩如何临危受命;以及戈登如何在维持英国的“中立”政策等等情形,最终写出了这本尊重史实、文风严谨同时又生动有趣的精彩作品。

         洪秀全创立太平天国绝非是为了推翻帝制,而是其想通过科举以外的方式实现人生价值。裴在书中提到:洪秀全从小聪颖过人,七岁开始读儒家经典,十六岁就靠教书来养活自己。当时,全家人都对这个天才寄以厚望,期盼他能光宗耀祖,然而,洪秀全从一八二七年第一次参加科考,一直考到了一八三七年,仍然乡试落榜。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洪秀全崩溃了,于是他大病一场,开始做异梦。之后,研读了基督教布道小册《劝世良言》的洪秀全解读了自己的异梦,从此大彻大悟,认为自己是耶稣的弟弟、天父之子,并在一八五一年成立了太平天国。洪秀全是否真做了异梦,人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正是因为在科考制度中屡受挫败,他无法实现人生价值,只能另寻出路,皈依“基督教”,并对原来的儒家之道深恶痛绝。裴教授同样认为,太平天国中的天王制以及荒诞不经的“基督”教义体现出洪秀全并不是真的皈依基督教,基督教只是一个他用来号召群众的工具罢了。

         同样,太平天国规模的迅速壮大也并非是百姓们想要追求民主社会,而是当时清朝政府腐败,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必然结果。农民百姓们并不在乎信仰谁,他们只想有口饭吃。另外,书中提到在加入太平天国之后,农民们必须得烧掉自己原来的房子以示决心,这样,加入了太平天国的百姓们就不再有回头路了。因此,在精神信仰(基督教),物质激励(食物)以及无路可退的条件下,太平天国的队伍迅速壮大了起来。
         
         在太平天国的兴起部分,另一个在书中占有大片篇幅的人就是洪秀全的胞弟洪仁玕。在香港居住数年的他长期与外国传教士接触,在学习了正统基督教的同时也对西方的政治文化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于是,得到了洪秀全重用的洪仁玕在南京大施拳脚,他不但提出中国历史上第一份从全球视野提出的改革建议 ——《资政新编》,在文化方面,他也是首位将中国视为世界平等诸国之一的人。这些效仿西方的改革措施得到了显著的效果,太平天国至此站稳脚跟,与清朝分庭抗礼。

         至此,裴士锋教授从刻画人物的角度出发,清晰明了地为读者展示了太平天国逐渐兴起的历程。更值得一提的是,裴虽然是从人物生平入手,行文却保持了客观性,几乎没有带入作者的任何感情色彩,严谨而不失生动的叙事让天平天国运动是反侵略、求民主的观点不攻自破。然而,一直围绕洪秀全、洪仁玕等人的人生经历展开描写,难免对当时社会背景的刻画稍有欠缺,使读者对于当时人物做出选择时的艰难心境了解得不够透彻。譬如在写洪秀全多次科考不中时,裴只写了背负着光耀族门使命的天才洪秀全在落榜后身心崩溃,从而病倒,而对科考的难度描写只有寥寥几笔,只是说“科考很难,一次乡试没上,通常表示要再等几年才有机会再考”,对于洪秀全的刻苦备考更是只字未提,没有突出当时“三十少明经,五十少进士”的残酷科考情况以及考生们悬梁刺股的艰苦备考。缺少了这些背景描写,读者对后文中洪秀全万念俱灰地皈依上帝以及其对孔子,儒学的恨之入骨理解就不够深刻了。

        描写完太平天国的兴起,书中后两部分叙述了太平天国是怎样在曾国藩带领的湘军以及英国人的共同打击下消亡的。首先,裴士锋教授仍从人物入手,讲述了曾国藩如何临危受命,挽狂澜于既倒。曾国藩出身于湖南的一个贫困农家,他通过科举得到了权利、名望以及养活家人的报酬,因此他对儒学深信不疑,对清廷也充满感恩。 当他看见自己安身立命之基础以及信仰的一切都被洪秀全的太平天国挑战时,他站了出来,靠着清廷少得可怜的支持在家乡湖南招兵买马,训练士兵以对抗太平天国军队,甚至在清朝首都被洋人攻克,皇帝出逃的情况下仍然不改初心,坚守阵地对抗太平天国。从这里读者可以看出,对于曾国藩来说,太平天国所挑战的不只是他所效忠的清廷,更是他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如此一来,曾国藩的自身利益与清廷的利益就被捆绑在了一起,这也是为何曾国藩不惜一切代价打倒太平天国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的功臣是英国人。裴士锋教授提到, 英国人自认为是上位者,他们认为自己国家完全有能力控制中国的战争走势,然而出于道德舆论压力,他们在全面打开中国市场,增加对华贸易的同时,又对流血杀戮、攻城略地这些为达目的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装出惊骇不已的样子。此外,英国人的种族优越感使他们不想与低自己一等的清军合作,认为“把有身份地位的人说成在亚洲野蛮人底下做事,实在荒谬。”于是,英国人自称在战争中保持中立 ,实际上一直在变相帮助清廷镇压太平天国。但是为什么在太平军明显强大于清军,并对于外国军队更加友好的前提下,英军仍然百般描黑太平天国并与之交战呢?裴在书中只是提到清军的延续更有利于英国的在华贸易发展,却没有细谈原因。这个观点一针见血, 因为在结束战争后,英国不可能像对印度那样全面接管中国政府,因为中国是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接管中国对于英国来说需要消耗的人力物力太过巨大,所以英国需要在完全拿下中国的贸易市场后有一个傀儡政府来帮助英国治理中国。一方面,清政府气数将尽,相较于太平天国更易于控制。另一方面,在宗教上,真正了解太平天国所谓“基督”教义的基督徒都会觉得这是一种对神的亵渎。若是支持了太平天国,间接承认了这种荒诞的基督教,这对于英国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综上读者可以看到, 清朝保住了自己的统治有内外两个原因。外部:英国人的随意干预。内部:曾国藩的省级民兵队。两者共同攻打太平天国,虽有不同立场,但他们都相信清朝的延续更加有利于他们各自的未来。而裴教授在书中提到,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伦理上反对向洋人求助的曾国藩恰是英人干预的最大获益者;而倾其所能希望获得英国支持,并一再忍让英国出格行为的太平天国总理洪仁轩却被英国人毁灭。曾国藩与洪仁玕的共同之处是他们都自认为对英国人非常了解。裴教授指出这个极具讽刺的对立,只想让读者明白跨越文化与距离的联结——即人们对同一德行下所有人没有差别的信念——其实只是人们虚构的东西,当人们庆幸自己终于看透窗户那头的另一个文明时,人们只是在凝视自己内心的倒影。这也是裴教授希望读者能从书中得到的,读者可以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在二十一世纪的国际关系中找到一个稳定的基础,而更加尊敬彼此的差异。

        从洪秀全被逼无奈的起兵造反,到曾国藩迫不得已的临危受命,再到英国人机缘巧合的起兵援助,命运二字贯穿全书。他们都是被迫推上命运的风尖浪口做出抉择。裴士锋教授虽然在书中事无巨细地写出了他们如何艰难的做出抉择,却对他们做出的选择并没有多加评判。也许裴想通过这种文学笔法来引起读者的思索,在面对不可抗的命运时, 人们做出的选择很难分辨孰是孰非,但他们的选择愧对自己的良心吗?虽然曾国藩在这场战争中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并不代表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正确的,湘军的残暴比之太平军有过之而不及。而失败的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在被俘时说道:

“是天意使我如此,我到今日无可说了,久仰胜帅威名,我情愿前来一见。太平天国去我一人,江山也算去了一半。我受天朝恩重,不能投降。败军之将,无颜求生。但我所领四千之兵皆系百战精锐,不知尚在否?至我所犯之弥天大罪,刀锯斧钺,我一人受之,与众无干。”

          这正是裴不加评论的文学笔法能引起的读者的哲学思索:不论如何时过境迁,公道自在人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国之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国之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