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读摘选

听雨者

这不是一本只读一遍就能充分理解的书,全部读完本身花的时间不多,但是自16年的十一在武汉买了这本书,直到今天才读完,差不多八个月吧,从那会到现在心境变化了很多,整体细读了一遍,有些地方读了很多遍,有些观点不能认同,有些理论现在看来已经过时,但是,仍然有很多闪着光的思想对于此时的人类社会也很有用处,或许等再过个几年,我的观念又要有所变化,只是现在权当做了读书笔记或者说摘录,挑出文中我喜欢的语句。

1.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2.最后,当这些集团中有一个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超过了其他一切集团的时候,那么结果你就不再有许多小的分歧的总和,而只有一个唯一的分歧;这时,就不再有公意,而占优势的意见便只不过是一种个别的意见。(党派政治的弊端)

3.当正直的人对一切人都遵守正义的法则,却没有人对他也遵守时,正义的法则就只不过造成了坏人的幸福和正直的人的不幸罢了。

4.人民永远是希望自己幸福的,但是人民自己却不能永远都看得出什么是幸福。公意永远是正确的,但是指导着公意的判断却并不永远是明智的。

5.当风俗一旦确立,偏见...

显示全文

这不是一本只读一遍就能充分理解的书,全部读完本身花的时间不多,但是自16年的十一在武汉买了这本书,直到今天才读完,差不多八个月吧,从那会到现在心境变化了很多,整体细读了一遍,有些地方读了很多遍,有些观点不能认同,有些理论现在看来已经过时,但是,仍然有很多闪着光的思想对于此时的人类社会也很有用处,或许等再过个几年,我的观念又要有所变化,只是现在权当做了读书笔记或者说摘录,挑出文中我喜欢的语句。

1.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2.最后,当这些集团中有一个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超过了其他一切集团的时候,那么结果你就不再有许多小的分歧的总和,而只有一个唯一的分歧;这时,就不再有公意,而占优势的意见便只不过是一种个别的意见。(党派政治的弊端)

3.当正直的人对一切人都遵守正义的法则,却没有人对他也遵守时,正义的法则就只不过造成了坏人的幸福和正直的人的不幸罢了。

4.人民永远是希望自己幸福的,但是人民自己却不能永远都看得出什么是幸福。公意永远是正确的,但是指导着公意的判断却并不永远是明智的。

5.当风俗一旦确立,偏见一旦生根,再想加以改造就是一件危险而徒劳的事情了;人民甚至于不能容忍别人为了要消灭缺点而碰一碰自己的缺点,正像是愚蠢而胆小的病人一见到医生就要发抖一样。

6.人们可以争取自由,但却永远不能恢复自由。

7.就财富而言,则没有一个公民可以富得足以购买另一人,也没有一个公民穷得不得不出卖自身。这就要求大人物这一方必须节制财富与权势,而小人物这一方必须节制贪得与婪求。

8.有人说,这种平等是实践中所绝不可能存在的思辨虚构。但是,如果滥用权利是不可避免的,是不是因此就应该一点也不去纠正它了呢?恰恰因为事物的力量总是倾向于摧毁平等的,所以立法的力量就应该总是倾向于维持平等。

9.如果斯巴达和罗马都灭亡了,那么,还有什么国家能够希望亘古长存呢?假如我们想要建立一种持久的制度的话,就千万不要梦想它成为永恒的吧。为了能够成功,就不要去尝试不可能的事,也不要自诩能赋予人类的作品以人类的事物所不允许的坚固性。

10.一旦公共服务不再成为公民的主要事物,并且公民宁愿掏自己的钱口袋而不愿本人亲身来服务的时候,国家就已经是濒临毁灭了。需要出征作战吗?他们可以出钱雇兵,而自己待在家里。需要去参加议会吗?他们可以推举议员,而自己待在家里。由于懒惰和金钱的缘故,他们便终于有了可以奴役自己祖国的军人和可以出卖自己祖国的代表。

11.只要有人谈到国家大事的时候说:这和我有什么相干?我们可以料定国家就算完了。

12.全体公民既然根据社会契约是人人平等的,所以全体就可以规定什么是全体应该做的事,同时又没有一个人有权利要求别人去做他自己所不做的事。

13.立法者的共同体是不可能被腐蚀的,但却易于受欺骗;它的代表是不容易受欺骗的,但却易于被腐蚀。

14.当人民(主权者)“使自己负有服从一个主人的义务”时,国家唯一的契约即社会公约就被破坏了,于是人民便又重新回到自然状态。

15.在国家之中,并没有任何根本法是不能予以废除的,即使是社会公约也不例外;因为如果全体公民集合起来一致同意破坏这个公约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能怀疑这个公约之被破坏乃是非常合法的。格劳秀斯甚至于认为每个人都可以退出自己原是其中的一个成员的国家,并且在离开国土时就重新获得了自己天然的自由和自己的财富。如果说集合在一起的全体公民竟不能做他们每个人分别开来所能做的事,那就未免太荒谬了。

16.在大会里人们越是能和衷共济,也就是说人们的意见越是趋近于全体一致,则公意也就越占统治地位;反之,冗长的争论、意见分歧和吵闹不休,也就宣告个别利益之占了上风和国家的衰微。

17.因为政治的结合乃是全世界上最自愿的行为;每一个人既然生来是自由的,并且是自己的主人,所以任何别人在任何可能的借口之下,都不能不得他本人的认可就奴役他。断言奴隶的儿子生来就是奴隶,那就等于断言他生来就不是人。

18.有两条普遍的准则可供我们规定这一比率:一条是,讨论愈是重大,则通过的意见也就愈应当接近于全体一致;另一条是,所涉及的事情愈是需要迅速解决,则所规定的双方票额之差也就愈应该缩小,在必须马上做出决定的讨论中,只要有一票的多数就够了。这两条准则中的前一条似乎更切合法律,而后一条则似乎更切合时务。但无论如何。都必须依靠两者的结合才能确定我们可以宣布其为多数的最好的比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社会契约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契约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