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 异类 8.1分

以我为例,分析90年代的普通青年,能否成为异类

Rui

异类说了几个成功的主要外界影响,时机,家庭,文化。

我看了不少的书评,说得都比较透彻,我倒是想以自己为例子,说一下这几点。我出生在1989年,那一年中国政治动荡,经济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我的父母从农村向城市迁移。大学毕业以后,我进了一家电商公司,赶上电商狂奔的几年。和我刚进公司相比,五年公司的规模增长了十倍有余,伴随着公司的成长,我也有意外的收获。

时机

先说时机,我非常幸运,我成长的时间已经过了中国最动荡的年代。顺便提下我的舅舅,他已经六十多岁。20岁的他响应主席的号召,全国跑,闹革命,也成了在天安门广场见到毛主席的千万红卫兵的一名,那时无比的自豪。但是他对我说,:“如果那个时候没有浪费那么多时间,现在或许不一样,那个年代,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人。”现在他是一名普通退休员工,偶尔跳跳舞,打打球,在家乡的小城安度晚年,生活惬意,只是有些不甘这平凡的一生。

而我恰好赶上了经济改革开放,教育上虽然还有不少政治色彩,但是网络的普及,已经可以让我接触到不少外界的信息和思想。大学之后自己通过阅读,获得了一定思想上的独立和自由,...

显示全文

异类说了几个成功的主要外界影响,时机,家庭,文化。

我看了不少的书评,说得都比较透彻,我倒是想以自己为例子,说一下这几点。我出生在1989年,那一年中国政治动荡,经济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我的父母从农村向城市迁移。大学毕业以后,我进了一家电商公司,赶上电商狂奔的几年。和我刚进公司相比,五年公司的规模增长了十倍有余,伴随着公司的成长,我也有意外的收获。

时机

先说时机,我非常幸运,我成长的时间已经过了中国最动荡的年代。顺便提下我的舅舅,他已经六十多岁。20岁的他响应主席的号召,全国跑,闹革命,也成了在天安门广场见到毛主席的千万红卫兵的一名,那时无比的自豪。但是他对我说,:“如果那个时候没有浪费那么多时间,现在或许不一样,那个年代,不知道耽误了多少人。”现在他是一名普通退休员工,偶尔跳跳舞,打打球,在家乡的小城安度晚年,生活惬意,只是有些不甘这平凡的一生。

而我恰好赶上了经济改革开放,教育上虽然还有不少政治色彩,但是网络的普及,已经可以让我接触到不少外界的信息和思想。大学之后自己通过阅读,获得了一定思想上的独立和自由,这些都是比我早一代的普通青年不可想象的事情。他们那个年代,只有社会顶尖家庭的子女,才拥有这样的可能性。最近在读《江城》,美国青年把自己在2000年左右支教中国的生活描述出来,作者笔下的小城青年,思想还在各种政治禁锢之中,这种禁锢,缺少了外界的契机,是很难自己突破的。

大学毕业,进入一家电商公司,这家电商公司现在已经处于中国数一数二的公司,随着公司,我也一同成长,和同背景的人相比,已经有了一些优势。

接下来的十年,是商业的黄金时代,充满变革与机遇,对于我这样的底层青年,又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总的来说,90出生的中国青年,有着思想独立的可能性,当然前提是自己愿意突破和探索,因为中国主流思想还是较为封闭的,仅仅依靠现成的教育机制,是远远不够的。对于智商平平的人,商业成为我们突破原有社会阶层最好的机会。

家庭

家庭,之前我一直认为家庭限制了自己的发展。我的家庭没有在物质上给我的事业提供太大的物质支持,我去北京第一份工作,带了一万人民币,这是我大学实习攒下来的,之后我没有再向家里寻求任何物质上的支持。我有非常糟糕的生活习惯,很难专注下来,看书和工作的时候,经常玩手机和做做其他事情,从小就没有养成好习惯。我的父母不看书,家里除了知音杂志,没有任何书籍,我的第一本书是一本同学送我的《孙悟空大战二郎神的漫画》。因此养成看书,学习的习惯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现在很少看电视,也是工作之后自己养成的习惯。对于孤独,欲望,性,也没有太多的正确了解,仅凭自己一点点探索。如此种种,和家庭教育良好的人比起来,差距太大。特别是在我读《傅雷家书》的时候,尤为印象深刻,父母和孩子之间通信的内容都是艺术,审美,人生价值,这都是我小时不可想象的。在去年之前,我对于自己的家庭一直心怀芥蒂。

有书中所说,孩子长大了,父母的满意慢慢不再是他们的生活的目的,他们在生活中寻找自己的骄傲和成就,渐行渐远,等到自己有了孩子以后,才发现,父母和孩子像是小河里的石头,层层叠叠。去年我也慢慢发现,我的现状和父母的观念和努力紧密相连。父母竭尽全力从农村来到城市谋生,因此我在小城最好的小学和初中接受了教育。家里揭不开锅的时候,父母从来没有考虑让我放弃学业。我初中考上最好的初中,但是因为户口原因,需要交纳4200元借读费,我记得我父亲骂了我,说我不争气,没有考上另一所不需要交学费的学校,但还是从姑姑家接了4200元交了学费。母亲在生活最拮据的时候,每天五点骑着三轮车去批发豆芽菜,然后去市场售卖,但是我每周回家还是可以拿到每周50块的生活费,偶尔还会有些零花钱。这些都源于父母的简单信念,穷人家的孩子要读书才有出息。要知道,并不是每一位父母都会这样做。如此种种,我才有幸大学毕业,踏上自己的人生之路。

文化

文化,之前听陈丹青说,中国经历过两次文化断层,一次是建国初期,一次是whdgm。两次政治运动把几千年的文化扫得一干二净,却没有新的有力的文化植入,让中国青年一代浮躁不安。开始去思考自己的文化根基,虽然嘴上对于政治书籍的宣传不削一顾,但是潜意识里面已经接受了唯物主义,接受了无神论。要知道这些这些我们理所当然的想法,在全民有信仰的印尼是不可想象的,前天面试一个50岁资深资经理时,我问他:“你经验丰富,但是也比较年长,觉得自己可以像年轻人一样承受高负荷工作吗?”他给我说,我相信上帝,上帝会指引我,告诉我可以。这样的回答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我觉得凡是愿意对哲学有所思考的人,都知道我们坚信的这一切都有可能是幻觉和谬误。我生活的文化基础,有太多政治因素。人开始怀疑,才是一个人精神独立生活的开始;开始怀疑,生活才有可能有新的突破。

我的父母来自农民家庭,农耕文化吃苦耐劳,和勤劳工作是我的信条,虽然不一定能做得很好,但是这些信念根植于心,这一点在慵懒的东南亚(并无贬义),尤为可贵。在印尼,商业几乎被华人垄断。

在时机上我是非常幸运的,没有赶上战争和大的政治动荡,家庭虽然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优势,但是为我突破社会阶层提供了基本的可能性,文化上,现在不是最好的时代,主流思潮有太多谬误,但是这个时代也为每一个追求思想自由的人提供了接入点。作为90年代普通青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没有拥有足够的资本去追求自己觉得美好的事物,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为一切,提供了可能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类的更多书评

推荐异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