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应与改变

乐开心

这本《美丽新世界》被列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在书里,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人类的产生来源于流水线制造,从授精开始已经被设计成各种等级的社会成员;没有人会不开心,大家都很满足于自己的社会角色定位;各类欲望可以得到无限满足,即使在现实中得不到,也可以通过服食苏摩来达成愿望。

但真的是这样美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本书就该是乌托邦式经典小说了。其实,从故事开头,作者就慢慢地给我们举了很多反例。比如那个不愿玩情色游戏的小男孩,比如4个多月只有1个性伴侣的莱尼娜,比如传说中血液里被注入酒精成分的伯纳德等等……甚至作者还告诉我们流水线的操作会由于某位技术人员的失误导致某个个体成年后死于传染病,告诉我们苏摩一旦服用过量会导致早衰和提前死亡等等。

而这些还远远不够,琳达和约翰的出现就是两个极端的表现。琳达从小接受着阿尔法阶层的教育,但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野人保留区,所以当她一旦有机会回归,宁愿在苏摩的幻境中早登极乐;约翰出生在野人保留区,却被带到了“美丽新世界”,最终难以与这个“新世界”融合而把自己放逐了……

看完书,我开始在那里思考,我到底是喜欢...

显示全文

这本《美丽新世界》被列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在书里,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人类的产生来源于流水线制造,从授精开始已经被设计成各种等级的社会成员;没有人会不开心,大家都很满足于自己的社会角色定位;各类欲望可以得到无限满足,即使在现实中得不到,也可以通过服食苏摩来达成愿望。

但真的是这样美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本书就该是乌托邦式经典小说了。其实,从故事开头,作者就慢慢地给我们举了很多反例。比如那个不愿玩情色游戏的小男孩,比如4个多月只有1个性伴侣的莱尼娜,比如传说中血液里被注入酒精成分的伯纳德等等……甚至作者还告诉我们流水线的操作会由于某位技术人员的失误导致某个个体成年后死于传染病,告诉我们苏摩一旦服用过量会导致早衰和提前死亡等等。

而这些还远远不够,琳达和约翰的出现就是两个极端的表现。琳达从小接受着阿尔法阶层的教育,但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野人保留区,所以当她一旦有机会回归,宁愿在苏摩的幻境中早登极乐;约翰出生在野人保留区,却被带到了“美丽新世界”,最终难以与这个“新世界”融合而把自己放逐了……

看完书,我开始在那里思考,我到底是喜欢哪个世界呢?最终的答案是没有答案,我出生于现在的世界,成长于现今的社会,我需要的是适应,是融合。尝试改变的琳达和约翰都倍尝痛苦,我怎么能免俗呢?

当然,唯一让我心动的是文中介绍的睡眠教育,就如作者在《重返美丽新世界》里提到的,这种所谓的睡眠教育应该只适用于人的浅睡眠状态或对人进行催眠过程中。文中提到的睡眠教育时只能进行道德教育,觉得完全可以在孕妇的胎教时进行尝试,这是否就可以避免一些我们人性的弱点呢?我不知道,将来真的有机会时是否会在第三代加以尝试呢?其中有会有何利弊呢?

总之,美丽也罢,丑陋也好,适应了就是最好的。往往最痛苦的就是那些普通的清醒者,他们异于常人,为大众所不容。至少我是不愿意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融合最重要。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