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理想国 8.7分

哲学家回洞是不是傻?

Dong

记得老师曾经在课上讲:“读完《理想国》,就算你把其他内容都忘了,但还没忘记洞喻,那这本书你就没有白读。”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不过洞喻在《理想国》全书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而在柏拉图之后以后的认识论发展,可以说或多或少都在为摆脱洞喻的局限而努力。

走出洞穴的哲学家无疑是应该重回洞内的,这是柏拉图构建理想国的最后一环。哲学王作为一个圣明完美的形象,是所有优良政体和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是所有政治构想的合理性基础。如果哲学家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哲学世界里,那城邦里也就无所谓拯救和进步,哲人王的继承发展也无法实现。

一、柏拉图的构建意图

要谈这个比喻,可以和《理想国》成书的历史背景结合起来。伯罗奔尼撒战争是《理想国》成书最重要的背景。在这场被称为“古代世界大战”的巨变中,雅典战败。苏格拉底开始意识到了雅典民主政治的弊端和落后。柏拉图作为苏格拉底的得意门生,师承苏格拉底。在长时间的观察实践中对希腊各城邦的政治制度进行了分析、批判,并形成了自己的政治主张。战后的雅典无论是精神信仰还是经济发展都受到重创,道德沦丧,正义的面孔模糊不清,所以才会有呼...

显示全文

记得老师曾经在课上讲:“读完《理想国》,就算你把其他内容都忘了,但还没忘记洞喻,那这本书你就没有白读。”这当然是一句玩笑话,不过洞喻在《理想国》全书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而在柏拉图之后以后的认识论发展,可以说或多或少都在为摆脱洞喻的局限而努力。

走出洞穴的哲学家无疑是应该重回洞内的,这是柏拉图构建理想国的最后一环。哲学王作为一个圣明完美的形象,是所有优良政体和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是所有政治构想的合理性基础。如果哲学家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哲学世界里,那城邦里也就无所谓拯救和进步,哲人王的继承发展也无法实现。

一、柏拉图的构建意图

要谈这个比喻,可以和《理想国》成书的历史背景结合起来。伯罗奔尼撒战争是《理想国》成书最重要的背景。在这场被称为“古代世界大战”的巨变中,雅典战败。苏格拉底开始意识到了雅典民主政治的弊端和落后。柏拉图作为苏格拉底的得意门生,师承苏格拉底。在长时间的观察实践中对希腊各城邦的政治制度进行了分析、批判,并形成了自己的政治主张。战后的雅典无论是精神信仰还是经济发展都受到重创,道德沦丧,正义的面孔模糊不清,所以才会有呼唤正义,呼唤制度拯救的渴望,《理想国》为此而生。

全书其实就是以民主政体下的种种问题为靶向,建立起一个理想化的道德圣地。柏拉图最终塑造出一个哲人王,用哲人王的回洞完成理想国的构建。正如书中所写:“我们的立法不是为城邦任何一个阶级的特殊幸福,而是为了造成全国作为一个整体的幸福。它运用说服或强制,使全体公民彼此协调和谐,使他们把各自能向集体提供的利益让大家分享。而它在城邦里造就这样的人,其目的就在于让他们不各行其是,把他们团结成为一个不可分的城邦公民集体。 ”

从书籍内容的发展来看,出洞人似乎面临着是否回洞的问题,但从柏拉图行文的出发点来看,不如把理想君主的回归统制当作起点,至于哲人王的优良品质,城邦的细节建立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而探索书写下的。

在第七卷当中,柏拉图借苏格拉底之口说道:“人家不会说他到上面去走了一趟,回来眼睛就坏了,不会说甚至连一个往上去的念头都是不值得的吗?要是把那个打算释放他们并把他们带到上面去的人逮住杀掉是可以的话,他们不会杀掉他吗?” 我将这里看作柏拉图对苏格拉底之死的回应。所谓哲学家的回洞在现实社会已经发生,那就是苏格拉底一直致力的正义教化。苏格拉底的死何其壮烈,又何其坦然。他在死前拒绝逃狱,并悲壮地说:“我是被国家判决有罪的,如果我逃走了,法律得不到遵守,就会失去它应有的效力和权威。当法律失去权威,正义也就不复存在。”既然苏格拉底的回洞都这么义无反顾,出洞的其他哲学家们又有什么理由再留在洞外的世界?

二、哲人王回归的制度和使命

柏拉图在书中其实谈到了哲人王回洞的制度安排:“一切自力更生不是被培养而产生的人才不欠任何人的情,因而没有热切要报答培育之恩的心情,那是正当的。但是我们已经培养了你们——既然你们自己也为城邦的其他公民——做蜂房中的蜂王和领袖;你们受到了比别人更好更完全的教育,有更大的能力参加两种生活。”这表明哲人王的选择其实是受情感羁绊,他的回洞是受恩情委托而不得不委屈自己的结果。

这一段论述其实是在说明社会教育的整体机制是如何形成一个环闭的回路,是如何一代一代自我教育和激发养成社会进步的内在动力。回洞是哲人王的责任,也是教育制度的要求。

另一方面,哲人王的回洞肩负着双重使命。

第一个使命是让“教化”发生在洞穴中,拉一部分人出洞,也就是培养下一代的哲人王。让更多人走出蒙昧,走向开智。第二个使命则是用具有哲学思考的政治思维来制定政策,统领国家。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用“想象”而非理性统领城邦的方式。就像苏格拉底和格老孔在之前谈到金银铜铁四种人种时的谎言那样,他们认为既然无法让每个人觉醒,不如就让他们永远活在至善框架下的影像中。哲人王肩负着这双重使命,同时也要做好平衡取舍。只有这样,洞穴才能从自然状态逐渐向一个成熟的政治共同体过渡。

三、洞喻和《理想国》

纵观《理想国》全书,苏格拉底和众人一起讨论正义,一起推演城邦,一起制定教育,到最后到达顶点,探求真理和至善。但正如老师在课堂上所讲:“真理不是一种绝对的状态,而是不断探求的过程”,即海德格尔“去弊”的过程。哲学家在出洞之后,看见太阳,明白至善。如果他这时选择离开洞穴,留在地面,那么他也只是明白了善,而非实践了善。苏格拉底在书中说道:“(让出洞人回到洞里)这是在向正义的人提出正义的要求。 ”回到洞穴中是牺牲,但更是对德性的成全。从这样意义上来看,回洞的过程是出洞人明白善的最后一步,即知恶而为善,牺牲个体幸福来成全集体幸福。毫无疑问,这种牺牲成全是一种更高的善的境界。

另一方面,如果真理本身就是可以不断发展的理念,那象征真理壁垒的洞穴也应该是可以不断拓宽其边界的。哲人王的回洞不但只是一次统治机会,更是一次反思真理,拓宽洞垒的契机。理所应当自以为是是真理的天敌。只有身怀谦卑和敬畏,对洞外的世界不断反思,才是一步一步看到更多真相的过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理想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理想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