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的进化 传播的进化 评分人数不足

凛冬将至,希望永存

鬼怪式
1,
2000年,科幻小说《三体》的作者刘慈欣使用 Visual Foxpro 写出了一款自娱自乐的诗词创作程序。在软件界面勾选段数、行数、是否押韵等选项后,点击开始写作,瞬间便自动生成一首风格颇为现代的诗歌。记者也采访了一些该领域的专家,他们认为,诗的内在的情韵流动是人类心灵内部的映射,通过这类写诗软件用语料碎片组合而成的东西不会有这种流动性。再者,软件产生诗的机制和人脑完全不同,实质上根本不是人类思维过程的再现,不可能产生真正的诗。

2016年,日本“星新一奖”比赛,共有1450篇小说参加,其中有11部是人工智能成果,作品《计算机写小说的那一天》甚至通过了评委初审。科幻小说作家长谷敏思表示虽然整篇小说的架构严谨,但仍然有些细节需要打磨,比如关于人物的描述。他还说:“能够完整写出小说太令人震撼了,如果100分满分的话我打60分,未来令人期待!”

2,
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并不一致。日本人工智能学会的成员也划分为两大阵营,地球派坚信人工智能将有效服务于人类,宇宙派则认为人类原本就是为了制造人工智能而存在(书,19页)。若阅读过《自私的基因》,对于后者的观点并不陌生。模因,作为文化的遗传因子,经由复制(...
显示全文
1,
2000年,科幻小说《三体》的作者刘慈欣使用 Visual Foxpro 写出了一款自娱自乐的诗词创作程序。在软件界面勾选段数、行数、是否押韵等选项后,点击开始写作,瞬间便自动生成一首风格颇为现代的诗歌。记者也采访了一些该领域的专家,他们认为,诗的内在的情韵流动是人类心灵内部的映射,通过这类写诗软件用语料碎片组合而成的东西不会有这种流动性。再者,软件产生诗的机制和人脑完全不同,实质上根本不是人类思维过程的再现,不可能产生真正的诗。

2016年,日本“星新一奖”比赛,共有1450篇小说参加,其中有11部是人工智能成果,作品《计算机写小说的那一天》甚至通过了评委初审。科幻小说作家长谷敏思表示虽然整篇小说的架构严谨,但仍然有些细节需要打磨,比如关于人物的描述。他还说:“能够完整写出小说太令人震撼了,如果100分满分的话我打60分,未来令人期待!”

2,
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并不一致。日本人工智能学会的成员也划分为两大阵营,地球派坚信人工智能将有效服务于人类,宇宙派则认为人类原本就是为了制造人工智能而存在(书,19页)。若阅读过《自私的基因》,对于后者的观点并不陌生。模因,作为文化的遗传因子,经由复制(模仿)、变异与选择的过程而演化。所以凯文凯利提出科技实际上是地球中除了动物植物微生物以外的第七种生命形态,也是一种同样拥有基因属性的物质。远古世界,科技的繁衍依托于第一次拿起树枝将其砍成木棒的猿人;当今世界,科技的发展依赖于制造出生产机器的机器的人类作为它的保育员;未来世界,科技的迭代完全依附于人工智能,彼时人类作为脆弱的碳基生命毫无价值。

史蒂芬·霍金、埃隆·马斯科,与比尔·盖茨等科技界大咖都发出声明警惕人工智能的发展。一个浅显的类比是将人工智能比喻成地铁。如果我们能够深入隧道,站在轨道旁边等待地铁驶过。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们翘首以待,可是目光所及仍旧漆黑一片。但是,我们终究会先瞥见一丝光线,之后便是巨响。我们不禁身体后仰,首先车头从我们身边快速掠过。刹那间,车尾也已远去消失不见。人类不仅被自己创造的事物超越,更加恐惧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个带有主观能动性的事物下一站会朝向何方。

实验室中有两个对象,一个是正常思维的人(A),一个是人工智能(B)。被试者(C)在看不到这两个对象的前提下分别与其进行沟通,结束之后若不能得出实质的区别来分辨A与B的不同,我们就会认为B是合格的人工智能。这就是图灵测试的主要内容。但是也有人质疑该方法,“中文屋”假想试验指出了图灵测试中的漏洞(书,121页)。人工智能并不代表快速检索数据库的能力。刘慈欣认为,“一个具有智能特性的人造系统,它产生、输出的内部的运算过程是人类智能所无法解析的。换句话说,只有我们不知道机器在想什么、怎么想时,才认为它有智能。”因此,我们是否可以假设有这样一种可能,真正的人工智能在进行图灵测试时,沟通时故意词不达意,有上句没下句,欺骗被试者,最终达到了它的(麻痹人类)的目的。

3,
作为跨界学者,牟怡博士将研究重点放在人工智能与人类交流。虽然立足于传播学,但是也能够体会到她在计算机科学、社会学、心理学、语言学和哲学等多领域的探索。全书主要内容包含传播模式、传播效果,以及传播进化。需要特别声明的是,虽然这是一本学术著作,但是阅读过程非常轻松愉快,甚至能够读到一些隐晦的梗,令人忍俊不禁。回想起自己读博期间,我的导师 Atkin 教授学术造诣颇深但同时也非常关注大众文化。课上有时会以影视剧中的情节为例,并且询问同学们是否看过。每到此时我都会骄傲举手。Atkin 教授笑而不语。随着次数逐渐增多,教授最终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有时间就多读读论文吧!”作为同门师姐,牟怡博士肯定也得到了 Atkin 教授的真传,在书中同样能够看到她通过流行文化为例,方便读者轻松掌握复杂概念或现象。

全书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是传播学理论在人工智能时代的应用,比如在第二章第七节中,牟怡博士提到了人际传播中的社交线索(social cues),性别、眼神,与面部表情在人机传播中的应用(书,89页)。传统媒体时代提出的传播学理论在互联网时代依旧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预想到了人工智能时代,学者们依旧可以依据经典理论为框架得出璀璨成果。试想,社会认知理论与涵化理论最早应用在广播听众及电视观众,之后是互联网用户,未来则是人工智能的用户,甚至有可能是人工智能本身。《哈利波特》系列中扮演斯内普教授的演员艾伦瑞克曼去世的消息引发了一场世界范围的悼念活动(书,29页),然而初音未来等虚拟偶像的出现使人们重新思考准社会交往理论,如果未来的粉丝可以直接“购买”人工智能艺人,普通人与“公众人物”的等级距离消失,又会给粉丝经济带来怎样的震撼效果?从跨文化传播的角度思考,高低语境,不确定性规避,时间感知等以人为主导的不同社会地区的文化模式是否也会转移到机器身上,来自东方与西方的人工智能相互交流时会产生矛盾么?

面对在人工智能这片新大陆中充满的如此诱人的研究角度与话题,传播学学者们完全可以大施拳脚。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4,
全书内容体现了牟怡博士对于人工智能发展的激进与保守并存的态度。一方面,牟怡认为对人性的强调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类中心主义(书,71页),人工智能的人格化也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将人格的概念延伸至机器就是人类的归类强迫症的一种表现(书,80页);另一方面,牟怡也承认只有人类与机器共同认可的伦理规范创建之后,两者之间的无碍交流才能实现(书,46页)。针对第二点,书中通过科幻电影《她(Her)》里的人工智能为例,机器同时爱上多个人,这算不算对于人类的背叛;如果机器将感情从人转移到另一个机器上,人类的爱人是否应该成“人”之美呢(书,46页)?

我与牟怡博士的观点基本保持一致。虽然当今时代可能连人工智能的初级阶段都算不上,但是已经涌现出了太多伦理问题。现今有人争议使用充气娃娃替代性工作者商用,未来是否也会出现机器人性奴隶;已有教育公司制造出赛博蟑螂,在蟑螂身上戳一个洞放入芯片,之后使用手机 APP 刺激其神经操纵前后左右移动。对待生命,部分人类已无怜悯之心;未来对待人工智能,若没有伦理道德甚至法律的约束,不敢想象可能发生的末世劫难。

5,
我在乘坐网约车时,司机师傅时不时会埋怨几句越来越严格的管控措施。我也会附和几句,新事物谁都害怕,汽车刚发明时马车夫肯定心里也不好受。马云在今年4月份的 IT 领袖峰会中也提到了这个故事。1865年,汽车正式投入使用。英国政府特地颁布了机动车法案(红旗法案)以保护马车夫的利益。具体来说,每一辆行驶的汽车五十米以外必须有一个举着红旗的人,汽车的速度不能超过他。因此,当时的车速是6.4公里每小时,与人走路差不多。

面对未来,我们最大的恐惧是恐惧本身。因噎废食不可取,相反,学界与业界应该联起手来,踏实且自信地为下一站铺路,我们才有能力控制那辆高速疾驰中的地铁的前进方向。

6,
住处附近的商圈有一大片区域租给商家推广销售各自的机器人产品。形象外表非常卡哇伊的小黄人机器人最受孩子们喜欢,他回答孩子们的提问,也会张开手臂拥抱。一位小朋友央求自己的母亲购买,那位女士看了看价格标签后摇头,小孩子痛哭流涕。

我们作为从传统媒体迁移到互联网的世代可以称为“数字移民”,但是我的学生一代则是彻彻底底的“数字原住民”。不多久,“人工智能原住民”也会诞生于世。从每个现代公民都必须掌握的媒体素养,网络素养,到近在咫尺的人工智能素养,不跟上,就掉队。牟怡博士的这本书会为所有关注人工智能,人类未来发展的读者打开一扇窗。

7,
英国社会学家吉登斯做过一个有趣的对比:“人类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大约50万年。而作为定居的必要前提的农业,却只有大约一万两千年的历史。至于文明,更不会先于大约六千年以前。如果我们把迄今为止人类存在的全部时间跨度想象为1天24小时,那么农业诞生于这一天的23点56分,而文明则出现在23点57分。现代社会的发展则始自23点59分30秒。”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已来。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传播的进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