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和世界和解

南瓜
年已二五,还因缺乏老道的社会经验被人赤裸裸的欺侮,每每想起,范二心里就会油然升起一股凉意。是不是该软软的和这个粗暴的世界和解?被道德和自尊遮掩,不能诉说的会是什么?范二把风吹树叶声,车辆刷过马路声,大大小小泡沫在河面啵啵啵的破裂声都误会为落雨的声音,唰啦啦响在范二心里,有一条钢丝做的蠕虫往脑子里钻。

范二张不开口,对很多吊诡的事情张不开口,所谓吊诡就是对立,是孤寡,是遗弃。房思琪就活在吊诡的世界里,身体被李国华掌锢,灵魂被维持环境平衡的力量囚禁,所以房思琪到发疯都没有把自己遭受的所有痛苦感受用声音讲述出来。她只是将灵魂飘离身体,再用旁观者的眼睛观看着只有肉体的房思琪被李国华狠狠地压在身体下面。她用唇语和怡婷交流,用日记来记录屈辱,她闷声不响,直到她永远不能再发出声响。

思琪禁声,李国华重新开始狩猎。“有时候李国华在秘密小公寓的淋浴间低头看着自己,会想起房思琪。想起谨慎而疯狂,明媚而自我膨胀的自我,整个留在思琪里面。而思琪又被他纠缠拉扯回幼稚园的词汇量,他的秘密,他的自我,就出不去思琪的嘴巴,被锁在她的身体里。甚至到了最后,她还相信他爱她。这就是话语的重量。”

 ...
显示全文
年已二五,还因缺乏老道的社会经验被人赤裸裸的欺侮,每每想起,范二心里就会油然升起一股凉意。是不是该软软的和这个粗暴的世界和解?被道德和自尊遮掩,不能诉说的会是什么?范二把风吹树叶声,车辆刷过马路声,大大小小泡沫在河面啵啵啵的破裂声都误会为落雨的声音,唰啦啦响在范二心里,有一条钢丝做的蠕虫往脑子里钻。

范二张不开口,对很多吊诡的事情张不开口,所谓吊诡就是对立,是孤寡,是遗弃。房思琪就活在吊诡的世界里,身体被李国华掌锢,灵魂被维持环境平衡的力量囚禁,所以房思琪到发疯都没有把自己遭受的所有痛苦感受用声音讲述出来。她只是将灵魂飘离身体,再用旁观者的眼睛观看着只有肉体的房思琪被李国华狠狠地压在身体下面。她用唇语和怡婷交流,用日记来记录屈辱,她闷声不响,直到她永远不能再发出声响。

思琪禁声,李国华重新开始狩猎。“有时候李国华在秘密小公寓的淋浴间低头看着自己,会想起房思琪。想起谨慎而疯狂,明媚而自我膨胀的自我,整个留在思琪里面。而思琪又被他纠缠拉扯回幼稚园的词汇量,他的秘密,他的自我,就出不去思琪的嘴巴,被锁在她的身体里。甚至到了最后,她还相信他爱她。这就是话语的重量。”

 思琪懂得词汇的虚伪,言语的重量,它的危险性。当一个人还不懂的这个词汇的真正意义却随意使用它时,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一个中文老师,用重复的词汇训练自己,用不同的对象来检验自己的训练成果,从中体会意淫的快感。对于这样的国语老师,诱奸少女、娇喘微微、红楼梦,乃至楚辞、史记、庄子同为一体。李国华自顾自的对文字的串联,加重了房思琪以为爱上一个人原来可以这样简单的困难感。哪怕这个对自己犯下滔天罪行的人拥有看起来在社会上的面貌上的十分之一呢?其实如果有的话,当思琪问他为何当年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当时还那么小,老师怎么舍得?”李国华就不会回答说:“这都是你的错,怪你太美丽。”丑陋的现实,美丽的情话,原来这世界真的有“忍心”这个词,有可以将“忍心”做到极致的人。

思琪感受到的屈辱是不断反噬的过程,一层层的热浪,一回比一回冲击的热烈,她会回想起13岁的那节作文课:
“他把她转过来,掬起她的脸,说:‘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他脸上挂着杀价而招架无力后,搬出了最低价的店小二委屈表情。思琪出声说:‘不行,我不会。’掏出来,在她的犊羊脸为眼前血筋暴露的东西害怕得张大了五官的一瞬间,插进去。”
思琪一次次反问,当时自己说出来的为什么不是“不要”,而是“不行,我不会”,她像个学生交不出老师满意的作业而愧疚不已。温良恭俭让,温良恭俭让。

李国华从老师这个永不衰老的职业里获取年轻漂亮小姑娘的爱戴,在厚厚的情书里快速自我膨胀,“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所以当李国华选中房思琪的时候断定这女孩会因为自己绝对的自尊而失声,她的羞恶之心太重。他甚至喜欢以蹂躏思琪的羞恶心为乐。“李国华心想,他喜欢她的羞恶心,喜欢她身上冲不掉的伦理,如果这故事拍成电影,有个旁白,旁白会明白地讲出,她的羞恶心,正是他不知羞耻的快乐的渊薮。射进她幽深的教养里。用力揉她的羞耻心,揉成害羞的形状。”有人艳羡人有我无,卑劣者回去践踏拥有者,他会狠心的蹂躏、剥落,从掠夺中寻找弥补的快感。

也正像李国华断定的,思琪在去往台北前和妈妈整理衣物的时候探测:
“听说学校有个同学跟老师在一起。”
“这么小年纪就这么骚。”
她一瞬间决定从此一辈子不说话了。

思琪从此嫉妒能大声说出来的东西,能大声说出来的爱。因为能说出来的,才不是被唾弃、嫌恶的,她需要更多一寸的空间,让自己大声说出自己的屈辱。为了能够活下去,思琪得找到和这个世界和解的方式,她不能讨厌自己,原谅是为了让自己能够活下去,她得让自己爱上这个让自己满心恶心的老师。
“如果她只是生他的气就好了。如果她只是生自己的气,甚至更好。忧郁是镜子,愤怒是窗。可是她要活下去,她不能不喜欢自己,也就是说,她不能不喜欢老师。如果是十分强暴还不会这样难。”

思琪打电话给流产后的伊纹,一个长大了的思琪,经历了衰老却能解脱的幸存者。这是她唯一的一次质问,思琪说:
“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所谓的教养就是受苦的人该闭嘴?为什么打人的人上电视上的广告广告牌?姐姐,我好失望,这个世界,或是生活,命运,或叫他神,或无论叫他什么,他好差劲,我现在读小说,如果读到赏善罚恶的好结局,我就会哭,我会宁愿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我最讨厌的人说经历过痛苦才会成为更好的人,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我讨厌大团圆的抒情传统,讨厌王子和公主在一起,正面思考是多么的媚俗!可是姐姐,你知道我更恨什么吗?我宁愿我是一个媚俗的人,我宁愿无知,也不想要看过世界的背面。”思琪哭得字跟字都连在一起。
 
而后郭晓奇遭遇的声讨印证了思琪的缄默,最后思琪在缄默里发了狂,她明明有那么多的委屈和屈辱要诉说。

在思琪失声之后伊纹对怡婷说:“虽然你才十八岁,虽然你有选择,但是如果你永远感到愤怒,那不是你不够仁慈,不够善良,不富同理心,什么人都有点理由,连奸污别的的人都有心理学、社会学上的理由,世界上只有被奸污是不需要理由的。你有选择——像人们常常讲的那些动词——你可以放下,跨过去,走出去,但是你也可以牢牢的记着,不是你不宽容,而是世界上没有人应该被这样对待。”

思琪会问李国华“怎么忍心?”范二也犯同样的错误会问“怎么忍心?”好像不曾有人问过“怎么会不忍心?”
忍心这个词包含了多少悲悯恻隐之心,它存在的基础是心,是人心,是宽阔能容忍对立面的心。肯定和否定,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温度。伊纹电话里对思琪说:“好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大大方方问你,你好吗?也大大方方接纳你的答案。”她们不必为吊诡遮掩,为求生存和这已经混乱的世界和解。她们不必用温良恭俭让来说服欺骗自己,把恶说成善,把丑说成美,把嫌恶说成是爱,最后把真实封闭在自己的身体,撑到爆炸。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