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 7.6分

悲剧的命运底色

_EarlyAutumn
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他遇到的人、遇到的事,而是他的性格,他童年的经历。童年是一个人命运的底色。
李佳栖父亲的命运是早已注定的。他有天赋、要强、有着诗人的浪漫主义气质和感性。他是个情绪化的人。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也为他悲剧的命运奠定了基础。他孤僻,在火车上不会像别人那样形成小圈子。他的性格注定了他过的不会好。他很要强、追求完美,追求理想的状态,他自己和他的生活不能让他满意,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诗人,他又太缺少与人和社会相处的圆滑和世故,所以他酗酒,在醉酒中逃避生活的不如意。于是他越来越失去向上的力量与改变现实的能力,不可避免地滑向悲剧。
比起李佳栖的父亲,她的母亲是幸运的。他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对生活不会有那么多理想的期待和追求,所以她很容易知足。也不会像她父亲那样有那么凌厉的棱角,她更容易适应周围的环境。
李佳栖也继承了她父亲悲剧的底色。她一生都困在他父亲的影子下。唐晖不能将她拉出。唐晖给她爱、给她安稳的生活,给她完整踏实的幸福,可她却一次次被和她父亲有关联的,不能给她幸福和稳定感情甚至根本不爱她的人走到一起。她和唐晖的分开是注定的,因为她已经从小习惯了不安全和不安稳的关系,习惯...
显示全文
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他遇到的人、遇到的事,而是他的性格,他童年的经历。童年是一个人命运的底色。
李佳栖父亲的命运是早已注定的。他有天赋、要强、有着诗人的浪漫主义气质和感性。他是个情绪化的人。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也为他悲剧的命运奠定了基础。他孤僻,在火车上不会像别人那样形成小圈子。他的性格注定了他过的不会好。他很要强、追求完美,追求理想的状态,他自己和他的生活不能让他满意,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诗人,他又太缺少与人和社会相处的圆滑和世故,所以他酗酒,在醉酒中逃避生活的不如意。于是他越来越失去向上的力量与改变现实的能力,不可避免地滑向悲剧。
比起李佳栖的父亲,她的母亲是幸运的。他没读过书,没有文化,对生活不会有那么多理想的期待和追求,所以她很容易知足。也不会像她父亲那样有那么凌厉的棱角,她更容易适应周围的环境。
李佳栖也继承了她父亲悲剧的底色。她一生都困在他父亲的影子下。唐晖不能将她拉出。唐晖给她爱、给她安稳的生活,给她完整踏实的幸福,可她却一次次被和她父亲有关联的,不能给她幸福和稳定感情甚至根本不爱她的人走到一起。她和唐晖的分开是注定的,因为她已经从小习惯了不安全和不安稳的关系,习惯了要费力争取的爱,即使她没有遇见那些和他父亲相关的人,她也还是会被另一些“危险”的、不稳定的人吸引,去靠近他们。她和高中时的男朋友不就是这样吗,他对她粗暴时,她和他在一起,一次次去找他,他想对她好的时候,她却觉得索然无味了。弗洛姆说爱是一种需要后天习得的能力。但同样,被爱也是后天习得的能力,不是人人都有。很多时候,没有获得爱和幸福并不是因为没有,而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配得到。父亲在她生命中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位置,然而父亲给她的爱太少,她总是要小心翼翼的去争取,她总是担心再也见不到父亲。长大后,一方面她总是会去靠近那些和父亲一样不能给她足够爱的、不安全不稳定的人,另一方面,她一次次出轨,终于让唐晖离开了她,她不断向自己证明着,果然那种完整的幸福和爱是不属于她的,向自己证明她不配拥有这样的爱和这样安稳的生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茧的更多书评

推荐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