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 7.4分

作茧自缚

葵庄
故事里的主人公们或许都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病态的执念。
  两个孩子由于家庭原因被硬生生扭曲了,经历了畸形的人生,伤害了想要靠近他们的人。
  罪恶的种子在文革中的一个雨夜播撒下,孽缘在暗地里滋蔓。
  探寻二位主人公性格之源,一切皆从祖辈的矛盾始。程守义的刚愎自用使李冀生和汪 怀恨在心,合谋将程守义弄成了活死人。汪 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上吊自杀,众人将杀人罪名全扣在汪的头上,李冀生得以置身事外,一步步平步青云,恰似什么也无发生。而汪家,却从此万劫不复,无时无刻不在地狱之火的炙烤中度过。
  李牧原一直知晓父亲的罪过,他对此事深感气愤,却无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只是力所能及地帮扶汪露寒母女。苦难得以使二人渐生情愫,但是,汪母罹患当年之祸,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汪母每次发病,都将汪露寒和李牧原在一起的可能撕扯出新的裂缝,他们都是罪犯的孩子,他们的心中都有着难以言说的伤痛,终于,汪露寒要离开了。
   因为不满父亲的所作所为,李牧原与父亲的矛盾愈演愈烈,在下乡之时,爱上一位美丽的乡村少女的美貌,便不顾父亲的阻挠执意与之结婚。然而,没有...
显示全文
故事里的主人公们或许都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病态的执念。
  两个孩子由于家庭原因被硬生生扭曲了,经历了畸形的人生,伤害了想要靠近他们的人。
  罪恶的种子在文革中的一个雨夜播撒下,孽缘在暗地里滋蔓。
  探寻二位主人公性格之源,一切皆从祖辈的矛盾始。程守义的刚愎自用使李冀生和汪 怀恨在心,合谋将程守义弄成了活死人。汪 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上吊自杀,众人将杀人罪名全扣在汪的头上,李冀生得以置身事外,一步步平步青云,恰似什么也无发生。而汪家,却从此万劫不复,无时无刻不在地狱之火的炙烤中度过。
  李牧原一直知晓父亲的罪过,他对此事深感气愤,却无可奈何,唯一能做的只是力所能及地帮扶汪露寒母女。苦难得以使二人渐生情愫,但是,汪母罹患当年之祸,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疾病。汪母每次发病,都将汪露寒和李牧原在一起的可能撕扯出新的裂缝,他们都是罪犯的孩子,他们的心中都有着难以言说的伤痛,终于,汪露寒要离开了。
   因为不满父亲的所作所为,李牧原与父亲的矛盾愈演愈烈,在下乡之时,爱上一位美丽的乡村少女的美貌,便不顾父亲的阻挠执意与之结婚。然而,没有爱情的滋养,没有相互交心的灵魂,他们的婚姻很快就变成了爱情的坟墓。可悲的是,这座坟墓,不仅是他们二人的梦靥,还是锁住女儿李佳栖的棺材。
   李牧原是叛逆使者的化身,他反对父亲的一切决定,坚定地与之对抗到底,但是,性格中勇气的缺失,必然导致他的悲剧。他无疑是才华横溢的,作为大学诗社的社长,在一个个美好的风花雪月的日子里,他与同侪们谈论着世间的一切,远大的理想,浪漫的行程。这样一个多愁伤感的才子,硬生生被残酷的现实磨平了身上的棱棱角角,浑身沾满了铜臭的气息,变成了商海摸爬的卑微小贩。梦想的破灭,酗酒带来的一瞬欢愉,当多巴胺的刺激过去之后,是循环往复的悔恨和与妻子无休止的争吵。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求死的心理作祟,他命丧车轮,结束了令人唏嘘的一生。
   虽然父亲从未曾给她的童年带来快乐,但李佳栖仍然深爱着自己的父亲。她渴求着父亲对她的一点点关心,然而始终难以实现,成年累计的压抑与欲求得不到实现,她变得孤僻,自卑又独特。她像是把自己锁在塔内,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自己。 即使被送到爷爷家中,也与家人们格格不入。或许是她的独特性,她的忧郁的性格和早熟的个性,她与程恭成为了好朋友,他们一起到死人塔探秘,一起到医院看望成为植物人的程恭的爷爷。在与父亲见面后,她实在难以抑制对父亲的依赖,便偷偷谋划与到北京寻找父亲。大失所望的是,父亲并没有对她表现出足够的爱与耐心,就匆匆远赴黄泉。正因如此,她的未完成的使命——寻找真正的父亲,伴随了她接下来的人生。
   程恭是可恨的,但是,他亦有其可怜之处。他的变化,可能是从母亲的离去,被送到那个毫无生气的家里开始。父亲是酗酒的小混混,姑姑是胆小懦弱的老处女,奶奶是自私泼辣的市侩老太婆,这个家庭像一个冰窖,把孩子身上仅存的一丝生气给吸走。在我看来,生活在母亲的身边,即使是穿着死人堆中捡来的衣服,也比生活在这样一个冷冰冰的地方好。他们家生活在南院的最底层,奶奶是全南院最不受待的人,即使是变成植物人的爷爷,在没有出事之前也是一个刚愎自用,居功自傲的尸位素餐的副院长。
    陈莎莎

(未完)









——————————
我们不需要窗帘,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秘密。也没有人会对我们好奇,想从窗户外面朝里面张望,看一看我们的生活。秘密只属于那些过得很好的人,他们才配拥有秘密,才配调动和支配别人的好奇心。
我坐在那个冷寂的角落,仇恨像越烧越旺的篝火。我守着它,浑身被烤得炙烫。血管在震颤,如同一根被人拧紧的绳子。一些古老的、沉睡的血醒过来。他们翻滚着,一下下涌向头顶。我听着身体里的海浪,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冲撞着我的胸腔。幽蓝的火苗上下蹿跳。
冬天的公园非常萧索,湖边的柳树像素描本上凌乱的铅笔线条。湖对岸有个亭子,低着檐角,像是在寻找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可它找不到,湖水已经结成了厚冰。多么孤独啊,连影子都不能陪伴它。
天空阴得发青,像受了伤的膝盖。
那么大的雾阻隔在中间,,每个人都像是扣在一只玻璃罩子里。我们就在玻璃罩子底下个子想着心事,思绪如同余残的火苗,在稀薄的氧气里熊熊燃烧。
沉厚的、灰丧的雾,没有尽头。我们走在秘密织成的大雾里,驱着双脚茫然前行,完全看不清前面的路,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茧的更多书评

推荐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