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新秩序 世界金融新秩序 评分人数不足

中国撬动国际金融新秩序

柳言鹰语

中国撬动国际金融新秩序

目前,世界经济重心正从欧美转向亚洲,世界经济格局亦正随之改变。虽然美国还占据主导地位,或在集体行动中仍充当着领导者。但是,美元独享着“与黄金一样好”的特殊地位正成为历史。“‘非霸权合作’时代到来了,想要阻止分裂和异化,重新自守一方,变得越来越苦难。”正如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创始人马克乌赞所言,金融全球化的特征在改变,完成“布雷顿森林体系未竟之业”需要决心。这就是未来要坚守的理想,剩下的就是启动这场变革。金立群、林毅夫、李稻葵、余永定等编著的《世界金融新秩序: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蜕变与未来》一书,不但直接反映了诸多国家领导人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维护和调整所作出的承诺,全球60多位最具话语权的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央行行长在聚焦国际问题的基础之上,深入浅出的预判了国际金融危机、G20与中国、区域经济与新兴市场、人民币国际化,以及美元本位与中国角色、储备货币多极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治理改革和国际金融体系重建等全球及国际经济发展大势。

任何金融体系的改变都是慢慢发生的。不存在外界说的“崩溃”或者“颠覆”。正如林毅夫在《世界金融新秩序》中所言,...


显示全文

中国撬动国际金融新秩序

目前,世界经济重心正从欧美转向亚洲,世界经济格局亦正随之改变。虽然美国还占据主导地位,或在集体行动中仍充当着领导者。但是,美元独享着“与黄金一样好”的特殊地位正成为历史。“‘非霸权合作’时代到来了,想要阻止分裂和异化,重新自守一方,变得越来越苦难。”正如新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创始人马克乌赞所言,金融全球化的特征在改变,完成“布雷顿森林体系未竟之业”需要决心。这就是未来要坚守的理想,剩下的就是启动这场变革。金立群、林毅夫、李稻葵、余永定等编著的《世界金融新秩序: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蜕变与未来》一书,不但直接反映了诸多国家领导人对国际金融体系的维护和调整所作出的承诺,全球60多位最具话语权的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央行行长在聚焦国际问题的基础之上,深入浅出的预判了国际金融危机、G20与中国、区域经济与新兴市场、人民币国际化,以及美元本位与中国角色、储备货币多极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治理改革和国际金融体系重建等全球及国际经济发展大势。

任何金融体系的改变都是慢慢发生的。不存在外界说的“崩溃”或者“颠覆”。正如林毅夫在《世界金融新秩序》中所言,从“复本位”、“金本位”、“金本位解体”、“金本位重建”,到“布雷顿森林体系”、“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再从布雷顿森林的黄叶飘散,到“石油美元”的黯然落寞,国际货币体系始终处于渐进的演变之中。每次演变,都反映了市场(主要是贸易、投资及其随之而行的资本流动)和政治环境条件的双重演变。或者说,国际货币体系的变迁是国家间政治权力的博弈和重建国家间财富分配格局的过程,是大国之间博弈的一种规则。尽管“与19世纪英国主导的金本位制相比,‘二战’之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在组织结构、运行方式等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其运行结果尽管保证了一定时期内国际金融体系的稳定,但最终维护的是美元霸权”。一如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向阳所言,美国依靠强大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优势,通过建立并操控诸如十国集团黄金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各种国际会议,对国际货币体系进行调整和改造,以巩固自己在世界经济政治格局中的主导地位和美元的霸权地位。纵使霸权地位正历史性的“衰落”,美国也绝不允许其他国家对国际货币体系进行改革。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正如意大利史学家克罗齐所说,或许布雷顿森林依旧葱郁,不过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世界货币金融秩序向来是内生于历史的,适应历史变化,树立并秉持强烈而清晰的前瞻意识,以及广阔的国际视野,是正确认知并有效推进国际货币体系和金融秩序改进创新的前提。世界经济大萧条不但埋葬了一切与黄金挂钩的梦想,还敲响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丧钟。目前,以美元为核心地位的国际金融体系弊端重生,造成了世界经济周期性失衡和金融危机频发,旧的体系正在瓦解,新的体系在逐渐探索建立之中。“我相信,在2020年之后,全球金融体系将需要重新启动并进入一种新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黄金将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而美元则将失去作为唯一储备货币的地位,而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则会变得更加强大。”一如欧洲知名金融家米卫凌在《大洗牌:全球金融秩序最后角力》一书中所言,在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下,中国不但是国际金融新秩序的规则制定者和协调者,还是国际新金融体系变革中的重要塑造者。从历史经验来看,国际货币金融体系就像一架环环相扣的精巧机器,一旦某个器件“磨损”,整个机器就将分崩离析。所以,无论怎么强调国际货币和国际金融体系的重要性都毫不过分。

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石油美元”体系,新兴经济体都只是规则的接受者。“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在管理机构方面做了一些调整,但对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来说,仍旧是不够的……”或者说,不要指望美国会主动稀释在世行的投票份额,更不要指望有朝一日新兴经济体会在这个组织中实现与美国平起,唯一且可行的路径便是打造新开发金融体系。如果这个体系能够兼具国际普适性,则完全有可能成为全球金融新秩序的标杆。中国主导创立的“金砖银行”和“亚投行”不仅对国际金融领域有着显著的意义,还在金融领域之外有着深远的影响。或者说,“金砖银行”和“亚投行”正是打破旧的、不合理的国际金融秩序的有益尝试。一如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言,倡建“金砖银行”和“亚投行”“不存在打破现有秩序的问题”,“无论是和平还是发展,中国都是现行国际体系的受益者。”建立一个更加高效和有弹性的国际货币制度,核心是确保货币汇率和资本流动稳定有序,重点失调和债权国与债务国的利益冲突和矛盾,这既是打造自由国际经济秩序的必然,也是1944年布雷顿森林货币会议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20国集团会议的核心主题(或重要议题)。

未来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在国际金融改革问题上,将遭遇一个结构性的力量对抗。或者说,在金融崛起过程中,中国不可避免地冲击传统金融大国主宰的国际经济秩序,未来中国和美国更加重要的竞争还将在金融领域展开,因为金融崛起将比贸易和生产崛起更加触动美国的根本利益。但是,以“金砖银行”、“亚投行”为代表的跨区域制度安排,标志着主要新兴经济体的决策者们为了摆脱既有国际经济体系的战略锁定。比如,支持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的“亚投行”不但强化了“一带一路”沿线国的交流与合作,还加强了人民币的流通性和可兑换性,以实现大国金融崛起的宏伟图景。或者说,一个新的国际金融新秩序正在渐进形成。在未来10至15年间,是中国金融崛起的关键阶段。一如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世界金融新秩序》中所言,未来国际金融新秩序,包括国际货币新格局,最有可能的还是通过各经济体之间的不合作的博弈而产生,这种不合作博弈的均衡点最可能主导未来国际金融新秩序和国际货币新格局的方向。

原载2016年10月17日《鹤岗日报》第三版“边城书韵”


原创稿件,反对任何网站、新闻客户端、微信公号以及自媒体未经允许以任何形式不署名的转载,若转载或商用请致函致电商洽(qq:472176745)。但是,图书著作权者、译著译者例外。    

新浪微博,欢迎互粉:http://weibo.com/1391089223/

扫一扫,读好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世界金融新秩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