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浮沉,恰如纸鸢

郑宁素
2017-05-15 看过
读罢葛亮先生的《北鸢》,内心甚是激荡。合上双眼,小说里的诸多人物形象逐一浮现,构筑起一出荣辱跌宕的浮世绘,令生于治世的吾辈不禁心向往之。

         纵观全书,葛先生对情节及角色的设定,颇见功力。故事发生在经历剧烈更迭的大时代中,身处其中的每个人亦不自觉的随着外部环境的震颤而改变,社会与个人的发展形成了密不可分的辩证统一关系。在历史朝前迈进的洪流之中,蕴藏着无数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如纸鸢翔天般有起有落。因此葛先生也特意塑造出纷繁多姿的登场人物,并不局限于男女主角,从而使得整个故事的展开与推进显得更加的有血有肉。熙熙攘攘的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才更显出由盛转衰时的落差与寂寥。如此这般谋篇布局,大有采撷《红楼梦》及《白鹿原》神韵的影子。

        在整体情节的安排及走向上,着力凸显出“小我”与“大我”紧密交织的关系。全书以卢文笙、冯仁桢两人的人生际遇为主线,讲述了身处民国乱世之中这二人的相知相许,同时也着力叙述了二位主人公成长历程中发生的种种变故,既有双方家族的缓慢中落,也有至亲好友的失意殒落,从而借由小人物的生活折射出大时代的宏景。

        与此同时,全书紧扣“鸢”这个意象,不仅二位主人公因鸢结缘,而且在命悬一线的紧要关头(如护送伤员转移、传递战斗位置),鸢也屡次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成为二位主人公成长道路上最具有象征意味的事物。同时透过书中人物的讲解以及读者自行理会,不难发现“鸢”就代表着每个人,顺势而为即可自由翱翔,但若想一意孤行逆天而为,却又如纸般脆弱,转眼即逝。是昌或是亡,关键在于操控者,也就是每个人本身。书中的人物,用各自不同的结局做出了诠释。

       葛先生在落笔的过程中,并没有刻意花太多精力去描摹所处民国时代的具体面貌,大抵是想让读者不要过多拘泥于特定的社会环境,而是更加关注故事本身。这样的操作也暗含了不同时代的人物最终都会殊途同归的寓意,可谓巧思。

      此外,葛先生在某些细节上的布置也令人眼前一亮。令笔者印象最深的有两处,一是开头的楔子部分,短短的篇幅已将全文的男女主角及核心意象悉数交代,而后故事的铺展仿似顺着楔子中主人公的回忆倒带一般;二是卢文笙回忆起幼时父亲家睦带其放纸鸢时的情景,寥寥数字融情于景,令人动容,也仿佛在向朱自清《背影》的经典段落致敬。

     故事的结尾,葛先生设计的十分开放,留给了读者足够的想象空间,让每位读者可像高鹗一般续写自己心中的“大结局”。盖如前文所言,人生浮沉,恰如纸鸢,怎可轻易盖棺论定?

     作为一名年近不惑的现代作家,葛先生执笔七年专心叙写, 在一偿自己为祖辈叙写故事的夙愿之时,也为读者带来了阔别已久的民国时期长篇巨制,真乃读者之幸。

    人生如戏,亦如纸鸢,望君善待,莫负流年。
2 有用
0 没用
北鸢 北鸢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